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97章 请证明你是男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克劳馥走过来后,才发现李南方长相很清秀。

    看上去,比刚才被((逼))到连个(屁pi)都不敢放的乡下人,更不像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艾微总裁,也许只是感激他的救命之恩,才看走眼了。或者,他能在战场上救下总裁,只因机缘巧合罢了,根本不像我所想象的那样凶险。这男人,没什么值得我特别关注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居高临下俯(身shen),咄咄((逼))人的((逼))视李南方时,克劳馥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更多的,则是失望。

    嘴上冷笑:“你怎么能确定,他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也是个男人。所以只要是跟着我混的男(性xing),都是真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终于抬起了头,放下茶杯,目光平静,与克劳馥对视着:“克劳馥小姐,我这样回答,你满意吗?如果满意的话,请去那边坐下。让你们站着和我说话,不是我们华夏人的待客之道。”

    想都没想,克劳馥就一口拒绝:“我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皱了下眉头,问:“那,我该怎么做,你才能满意?”

    “给我证明,你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无声的冷笑时,又稍稍俯(身shen),高(挺ting)的鼻子,几乎都能碰到李南方的脸了。

    受地心引力的影响,她(胸xiong)前那俩篮球,几乎要从敞开着的风衣领口内跳出来,砸在李南方脸上,把他憋死。

    对女人证明自己是男人的方式,有很多种。

    比方大吼一声,一拳把桌子砸个凹痕。

    要不就跑出去,抱着街灯杆子,拿脑袋猛撞,出血后都不哭。

    再不然呢,在街头上看到哪个男人体格魁梧强壮,和他单挑等等。

    如果让大力哥来选择的话,他会去牵一头驴去屋里,半小时后再出来,淡淡地说,等(春chun)暖花开时,就会有一头小毛驴出世了——

    这些方式,李南方都不屑用。

    歪着下巴想了想,忽然抬起右手,从克劳馥的风衣领口处伸进去,用力捏着,啧啧赞叹有声:“嗯,很大,很软,也很有弹(性xing)。手感尤其的好,证明里面没有填充硅胶等恶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后,屋子里死一般的静寂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了,李南方居然光明正大的伸进克劳馥衣领内,摸了这个,再摸那个,并给出了非常中肯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不是在耍流氓吗?”

    陈大力在呆((逼))了至少三秒钟后,才醒悟过来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喃喃出声。

    对大力哥这句话,李南方很不满,皱眉骂道:“草,你懂个(屁pi)。事实证明,让一个女人相信你确实是个男人,唯有这种方式,才是最简单,也是最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又摸到另外一个时,李南方稍稍用了点力气,若有所思的说:“当然了,最最管用的方式,自然是把这个女人睡了,让她给你生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始终毫无动作的克劳馥,终于张嘴,发出一声能直冲斗牛的尖叫声,抬手狠狠抽向李南方的脸。

    克劳馥是什么人呀?

    是国际上最最顶尖的三大超模之一,拥有最最标准的完美三围,是全世界无数男人的梦中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每走一步,都是以“万美金”来为计量单位的。

    她如果要把自己(身shen)价长时间的保持下去,那么她就不能像那些为了出名,就不断闹出绯闻的女星那样,必须洁(身shen)自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克劳馥成名这么多年来,传出过不少说她自持(身shen)价,态度傲慢等新闻,但却从没任何的绯闻。

    唯有她不和某个男人闹出绯闻,那么她才能成为更多更多男人的梦中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自凡是在大庭广众下,所有和她接触的男人,撑破天会出于礼貌,亲吻下她的手背,象征(性xing)的拥抱下罢了。

    哪敢有人,这样光明正大的耍流氓,直接把手伸进她怀里,摸来捏去的啊?

    当李人渣的咸猪手伸进她怀里去,她之所以没有反抗,也没有尖叫,并不是她很享受——是彻底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做最最可怕的梦中,克劳馥都没梦到过这一幕。

    却在现实中,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能不羞愤(欲yu)狂,抬手要狠抽李南方的嘴巴吗?

    先给他来一嘴巴,然后再通知律师,把这臭流氓给告个倾家((荡dang)dang)产!

    她这样想,没有任何的不对之处,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。

    可站在李南方的立场上呢,自然不会当着众手下,被一大洋马狂抽耳光后,再付出惨重的代价了。

    抬手,啪地一声抓住克劳馥的手腕,稍稍用力往怀里一拉。

    大洋马就塌金山,倒玉柱般的趴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再顺手拿过一个绿皮塑料文件夹,李南方毫不客气的抬起,重重抽在她撅起的美(臀tun)上。

    这个大洋马昨晚在走秀时那搔首弄姿的样子,早就让李老板“看不顺眼”了,现在既然有教训她的机会,当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混蛋,流氓!你敢、敢打我!?”

    克劳馥真被气疯了,拼命的挣扎着,想爬起来与他对掐。

    为防(身shen),她可是柔道三段,跆拳道绿带。

    不过在李老板面前,这段那带的,统统不管用。

    他只是左手加了一分力气,克劳馥就觉得手腕几乎要断了那样,疼的眼前发黑,再也没法动一下,唯有被他拿着文件夹,在丰(臀tun)上接连狠抽了十多下。

    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,冷冷地说:“我最喜欢抽女人(屁pi)股了,尤其是像你这种漂亮的女人,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傻了,才会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华夏有句老话说的很在理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她这时候真要与李南方抗衡,(身shen)体受疼不说,尊严也会被践踏到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说国际顶尖超模克劳馥,在华夏被一小作坊主,给按在桌子上打(屁pi)股,那绝对会震惊世界,继而衍生出好多个版本的负面新闻,名声势必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很多算是名女人的女人,总是摆不正位置,觉得她天生就该被人膜拜。

    女王般那样。

    无论她做什么,别人唯有配合的份儿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觉得,这些所谓的名女人,能这样嚣张,其实都是被惯的。

    她们再怎么出色,不也是个两个肩膀扛着个脑袋的人吗?

    不也是会生病,吃饭喝水生孩子,拉——算了,像李老板这样有品位的男人,是不屑说那种让人反胃的话,盖因他在欣赏美女时,只会欣赏她的长腿她的(胸xiong)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敢打我。我、我要告你!我要把你告到破产,让你十八辈都还不完,你给我造成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双手反捂着(屁pi)股,慌忙站起来后退几步,满脸都是委屈的泪水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被扁了,还硬撑着咬牙威胁自己的人,李南方从来都不会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云淡风轻的笑了下,伸手把座机推了过去:“现在就可以给你的律师打电话了。看在我们还是合作伙伴的份上,我就不收你国际长途漫游费了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一把就抓起话筒,开始拨号。

    但只拨了几个,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她说出这番话后,李南方声色俱厉的威胁她,说你敢打电话,我就把你草了——

    要不,就是百般哀求,说姑(奶nai)(奶nai)啊,咱们有话好好说,刚才老子冒犯你,纯粹是鬼上(身shen),(身shen)不由己啊。不信你问问在场的,这座大楼里是不是死过人?

    那么,克劳馥会马上拨打私人律师的电话,让他速速组团来青山,不把这人渣搞到破产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没威胁她,更没哀求她,反而把座机给她推过来,还很大方的不收她漫游费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凭什么这样有底气?”

    “他是真傻,还是真有不惧我告他的底气?”

    克劳馥拨号的手,慢慢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打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好心的说:“忘记你私人律师号码了?你经纪人知道吗?要不要我帮你查询下?”

    别看李老板从头至尾,都很淡淡然的装((逼))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在极力忍耐,心烦的要命呢。

    尽管他早就有所心理准备,知道林家会动用媒体的力量来黑他。

    可在看到新闻报道,颠倒黑白,大泼污水后,愤怒指数还是蹭蹭地上涨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董世雄等人的主心骨,哪还用陈大力暴跳如雷,要去把某个臭女人的满嘴牙打碎啊?

    他本人早就冲出去,找到所有大肆污蔑南方黑丝的人,用蛮力把他们((操cao)cao)翻了。

    人坐在哪个高度上,就得担负多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被林家狂泼污水,李南方能做的唯有忍耐,别再惹没必要的乱子了。

    他小姨送的那顶绿帽子,已经把他压的快崩溃了,这时候再发怒,结果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极力安抚自己时,克劳馥却又来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你妹的,是人不是人的,就想来拿捏老子。

    老子真是受够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,鱼死网破好了。

    鱼死网破,就是李南方的“底气”。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,克劳馥越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却又不好认输,唯有骑虎难下,站在桌前僵持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经纪人的作用,就凸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快步走过来,刚要说话,桌子上的手机,叮叮咚咚的爆响起来。

    别人打电话时,最好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每一个有素质的人,都懂得的浅显道理。

    少妇经纪人,与随后跟上来要与克劳馥并肩作战的维多利亚等人,都暂时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在屏幕上点了两下,端起茶杯闷声问道:“什么事?我正忙着呢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为压制心中的怒火,多喝水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喝水时,完全可以把手机扩音器点开,边喝,边通话。

    “哟,亲(爱ai)滴,你火气不小呀。怎么,最近没有女人陪了吗?要不要飞来纽约,我给你降降火?还知道我公司在哪儿不?世纪大道一号。我会安排露丝下去接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内,那个(娇jiao)嗲的声音说到这儿时,克劳馥的少妇经纪人,脸色巨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