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96章 碰不得的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早在来华夏之前,克劳馥就已经知道李南方是谁了。

    她能从艾微儿提到李南方时的眼里,看出明显的、的什么呢?

    那应该是克劳馥十四岁时,暗恋英俊的表哥时,才会流露出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让她无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艾微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更知道雅萍集团在世界商场版图上的重量。

    说艾微儿就是商场上的英国女王,没有任何的夸张意思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样一个需要克劳馥都需要仰视的女王,却暗恋华夏的一个小作坊主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李南方救过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电影看多了,克劳馥能自动脑补出李南方当初怎么冒着枪林弹雨,把艾微儿母女解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谓是一着招不慎,三个人就会全部“阵亡”。

    任何人,都该感激那个救自己母女的英雄。

    只是让克劳馥很不解的是,救命之恩与暗恋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就因为李南方救国总裁母女,艾微儿就要以(身shen)相许吗?

    这好像很合理,也很扯淡。

    克劳馥与艾微儿接触多了,当然很清楚她的原则(性xing),有多么的强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会把私人感(情qing),与工作掺和在一起。

    克劳馥却发现,艾微儿偏偏这样做了!

    那么就证明李南方,是相当出色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正常女人,都会对相当出色的男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克劳馥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所以还在英国时,她就暗中琢磨,等来到华夏后,要“好好”的会会李南方。

    只是等她来到华夏,演出都完成三分之一了,雅萍总裁暗恋的那个家伙,却始终没露面。

    这让她在好奇之余,也有了正常的不爽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她克劳馥也是国际三大超模之一,无论去哪儿都算是一号人物了,名流显贵见得多了,哪次不都是倍受别人的尊敬?

    怎么屈尊来到被模特界称为“不毛之地”的华夏,给一个小作坊主的杂牌走秀时,他却拽着个架子的不出现呢?

    这摆明了没把姐姐放在眼里,当作是一般小模特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不给人面子,太有辱克劳馥的顶尖超模尊严了。

    恰好,今早大家起来后,在新闻中看到那些讨伐“低俗”的报道,这怒火蹭地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妹的,姐姐承认南方黑丝是超世界水准的产品,但你们也不能如此对待我们啊。

    不行,非得讨个说法才行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欧美国家,克劳馥她们如果发现哪家媒体摸黑自己后,立即一纸诉状——废话少说,法庭见!

    但这是在华夏。

    尽管相关律法中,也明确提到她们有某些权力。

    可她们在咨询过律师后,才知道只要是在华夏,要想解决这件事的难度,估计能把她们拖到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的地步。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现代社会,时间就是生命,就是金钱啊。

    大家伙去找李南方好了,恰好见识下这个让总裁都暗恋的狂人,问问他干嘛要怠慢我们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不顾经纪人的苦劝,(身shen)价最高的克劳馥,带着六个姐妹,气势汹汹的杀来了南方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谁敢阻挡,就是杀谁,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但大家伙齐刷刷的拿眼睛,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场,就能让阻拦者肾虚——一路畅通无阻,杀到了二楼老板办公室。

    男人要想引起女人的注意,不是故意摆酷,就是发(骚sao)。

    女人要想引起男人的注意呢,则有很多种办法,比方克劳馥进来后,就表现出的强硬姿态。

    女王般的。

    也果然起到了该有的效果,在她们面前,董世雄等人都有些自惭形秽,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克劳馥心中得意,表面却更加的酷。

    可出乎她意料的是,李南方居然比她们七个人加起来,都要酷。

    七个活色生香的国际大美女啊,就算组团去了火星,也能把外星人全部震住。

    但这个家伙,却端着水杯喝茶,眼皮子都没抬起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还真仗着与艾微儿总裁关系不一般,就把我们当一般打工仔了呀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冷淡态度,让克劳馥真生气了,冷笑一声正准备说什么呢,忽然就有个小丑,也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,厉声喝斥她们:“我们李总的名字,也是你们随便叫的!?”

    大力哥在生气怒喝时的威慑力,还是很强大的,毕竟是在街头上混过多年了,杀鸡宰狗的事不知干了多少次,也养出了那么一点点的杀气。

    克劳馥等人都被吓了一跳,(娇jiao)躯齐刷刷的颤了下。

    既然为维护老板的尊严,必须与梦中(情qing)人作对,那么大力哥只能狠心把她们当作土鸡瓦狗,一声断喝过后,看到她们被吓得浑(身shen)发抖后,心中当然得意了。

    瞬间,就有了莫大的自豪感,维护老板尊严的态度,更加的坚决。

    向前踏出一大步,模样凶狠的盯着克劳馥,厉声说道:“别以为你们是小有名气的模特,就把自己当作了不得的人物,敢对我们老板——”

    大力哥并不知道,克劳馥被他断喝一声给吓得(身shen)子发抖,纯粹是他嗓门太大,又是突兀的响起,(娇jiao)躯发颤只是(身shen)体本能的反应而已。

    压根,不是被他的凛然气势给震住。

    就在大力哥“趁胜追击”时,克劳馥忽然摘下墨镜,也向前踏出一步,猛地俯(身shen)低头,碧蓝色的双眸瞪大,与他直直对视着:“是,我们就是小有名气的模特,我们就是把自己当作了不起的人物了,我们就敢直呼你老板的名字了。那又怎么样啊,你咬我?”

    克劳馥的个头本来就高达一米八三,脚下又踩着九寸高的细高跟,加起来足足一米九还要多。

    而大力哥呢,才一米七五左右。

    本(身shen)他就比人家矮了一头,再加上女人天生就显高,所以克劳馥在与他对视时,要俯头才行。

    立马,大力哥就感觉一座山歪了——

    尤其克劳馥(胸xiong)前那俩篮球,对男人形成的威慑力,更不是一般的厉害。

    陈大力下意识的后退,免得被这座歪倒的山给砸死。

    这回换成克劳馥趁胜追击了,他退一步,她就跟一步。

    步步紧((逼)),双眸始终死死盯着他,给他形成了无法承受的压抑感:“切,就你这样的乡下人,敢和我甩脸子,发脾气,也不看看你(身shen)高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停步,不需再((逼))我了。要不然,我、我可就真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被一步步((逼))着后退的陈大力,很快就推到了墙边,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“你翻脸啊。只管翻!你敢打我一个试试。一巴掌,我就能让你倾家((荡dang)dang)产,十八辈子都还不完。”

    都几乎把大力哥((逼))的很想变成壁画,或者变成壁虎,嗖地爬上天花板后,克劳馥依旧是咄咄((逼))人,伸手咚的一声,拍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正宗的壁咚。

    冷汗,从大力哥的额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女人会这样的泼辣。

    同时更清楚,克劳馥威胁他的这番话,绝不只是单纯的恐吓。

    像克劳馥这种档次的超级名模,一般都会为自己(身shen)体重要部位,专门入保险的。

    那双长达一米一六的长腿,是她最大的本钱,也是最先入保险的。

    就别说是断了了,就算被忽然跑出来的野狗咬一口,保险公司也得赔付她巨额赔偿金。

    其次是她这张千(娇jiao)百媚的脸。

    再就是她引以为傲的(胸xiong)。

    这三样,就是她年薪上千万美金最大的保障。

    陈大力真敢动手,在她脸上抽一巴掌,或者在她(胸xiong)前推一把,这就是大事故了。

    马上,就会有国际上最著名的大律师,组团来到青山,找到大力哥,拿出账单来和他好好说道说道了。

    “草,你们眼巴巴的看着我被这女人威胁,倒是来帮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被壁咚在墙上的大力哥,这会儿就像可怜的小猫(咪mi),压根不敢与克劳馥对视了,唯有从她胳膊下看出去,用目光向王德发等人求援。

    前车之鉴正在进行,王德发他们傻了,才会跑过来解围。

    没看到维多利亚等人,都已经摘下了墨镜,虎视眈眈的盯着大家呢?

    您大力哥如此英才,都被人((逼))的这般狼狈了,我等真要为你出头解围,还不得被这些女人给吓死?

    “说话呀,动手呀。你不是说要对我不客气的吗?来,我等着你对我不客气呢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得势不饶人,冷笑着说:“你还是男人吗?真要是男人,那就对我不客气一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大力哥很想哭。

    他想告诉他的梦中(情qing)人,他是地地道道的纯爷们,以往可是拿着她的画报卷起来,夜深人静时狂撸多次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除了缩起脖子当乌龟,还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就在大力哥无法承受克劳馥的强大气场,精神即将崩溃,闭眼大喊“哥我不是男人,请你放过我吧”时,一个天籁之音,从静悄悄的屋子里响起。

    很淡,就像白开水煮萝卜,都没放盐那样:“我可以给你保证,他是个男人,真男人。”

    在这么吓人的气氛下,能站出来为大力哥解围的人,除了他的老大之外,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放下你傲慢的臭架子,来理睬我了么?”

    克劳馥心中冷笑,霍然回头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端坐在大班椅上,右手拿着茶杯,不曾抬头。

    “哈,还在摆你的臭架子呢!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子后,克劳馥快被气的吐血了,再也顾不得理睬陈大力了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那边。

    大力哥这才长长松了口气,连忙抬手擦汗,小心肝儿砰砰地跳,无限感激老板真仗义。

    可又为老板担心:“这女人用对付我的方式,对付老板您,您该怎么办?又有谁,能为您解围?别忘了,这女人可是碰不得的啊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正如大力哥所担心的那样,克劳馥快步走到办公桌前,立即做出双手扶着桌沿,猛地俯(身shen),((逼))视了下去的动作。

    老板,该怎么办?

    陈大力等人心中这样想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