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91章 以后不要再来看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电视上,正在播放东省卫视的晚间新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盼着新闻能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,当新闻结束后,就是半分钟的广告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三十秒里,会播放三到五个广告。

    南方黑丝的广告,会占十秒钟。

    她知道的这样清楚,那是因为她在被带来这地方之前,就曾经斥巨资,安排董君去和包括央视娱乐频道在内的,三十多个地方卫视签过播放合约了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(身shen)处东省,所以她在拿到与东省卫视的广告合同后,特意看了眼播放时间。

    东省卫视会在今晚七点半,到零点的这段时间内,总共播出七次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过了五次。

    还是没看够。

    虽说广告片的主演,不是新姐指定的韩慧桥,而是比南韩人更加出色的展妃,也算是狠狠抽了她一巴掌,让岳梓童扬眉吐气了一番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呢?

    别忘了,这个广告片的创意,是贺兰小新想到,并最终确定下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代替韩慧桥的展妃,在其间发挥的有多出色,都只能说是贺兰小新的功劳。

    是她的成就!

    至于鬼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运,居然能请到展妃来当救火队员的岳梓童,充其量也就是个跑腿的罢了。

    新姐还在外面逍遥自在的话,她傻了才会把这点小成就看的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现在,这点小成就,却成了她最大的精神支柱之一。

    “新姐我如果投(身shen)演艺界,现在妥妥是个天后级别的巨星。哼,到时候换我来拍这个广告片,我能把展妃甩十七八条街。”

    总算等到南方集团的广告播出,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的看完后,贺兰小新顿时失去了再看的兴趣。

    双手从毯子里伸出来,用力搓了几下,又哈了几口气:“唉,可惜啊,这么好的广告片,却没有好的模特,在青山时装节上走秀来配合它。”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声未落,有冷风不住往里灌的铁窗外,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高腰皮靴踏在水泥地上时,发出的声响,顺着门外的长廊能走出老远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脚步声后,贺兰小新先是保持侧耳的动作,倾听了几秒钟,随即从(床chuang)上一跃下(床chuang),扑到了铁窗前,被冻得发红的脸,紧紧贴在铁窗上,努力向外去看。

    从这纷沓的脚步声中,她能听出她最希望听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穿着军装在走路时的脚步声,带着一股子让女人心折的节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虽然是他亲姐姐,可同时也是女人。

    既然别的女人,能为扶苏走路时那种铿锵的节律而心折,她怎么又不能呢?

    来了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几个是持枪的军人,距离一号囚室十米处,停住脚步,双手端枪,分列在走廊两侧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脚步不停,但在走到五米处时,又有人停下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人走到了一号囚室前,是贺兰扶苏,与拿出钥匙开门的军人。

    军人开门后,抬手向贺兰扶苏敬礼,双脚一磕,啪地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“扶苏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刚进来,贺兰小新就扑上去,在他军装口袋里乱找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拿出了一盒烟,刚要撕开,却又扔掉。

    继续翻别的口袋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她想要的特供,刚才还能冷静看电视的贺兰小新,居然一把抓住弟弟的衣领子,尖声问道:“怎么没有给我带烟来啊!”

    借着昏黄的灯泡,看到发丝零乱,贵妇气质((荡dang)dang)然无存的姐姐,贺兰扶苏鼻子一酸,轻声说:“昨晚,你也没吸烟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?呵,昨晚没心(情qing)吸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愣了下,松开他的衣领子,用力咬着嘴唇,慢慢给他整理着衣服:“扶苏,无论何时,都要穿着军装。唯有你走的更高,更远,才能对家里那些嫉妒你的,形成永久(性xing)的震慑力。”

    让贺兰扶苏永远扎根军界,是贺兰小新早年就给他定下的发展计划。

    是她用她的高智商,在军政两届反复权衡过,再根据他的(性xing)格脾气,才最终决定的。

    看着眼里狂劲消退,又恢复正常的姐姐,贺兰扶苏耳边传来了九年前的声音:“扶苏,你的(性xing)格决定你不适合在政坛上走到太高。但特别重视守规矩的军方,却能为你提供更大的舞台。好好干,一定不要辜负妈妈的期望,与贺兰伯当儿子这个(身shen)份。”

    九年来,他始终按照姐姐定制的计划,半步不错的走到了现在,不但成为了贺兰家最出色的第三代领军人物,更是与大理段氏的段储皇齐名。

    任何人,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都会感到自豪,骄傲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是这样,甚至私下里觉得,他的能力就是出众,就算不按照姐姐定制的计划一步步来,他也能走到今天这个高度。

    但当他得知,姐姐居然是金三角最大的南区大毒枭,是贺兰家的敛财童子后,他才蓦然醒悟,原来他能走到今天的高度,不是他有多大的本事,而是姐姐在背后为他付出了太多代价。

    姐姐为了他,可以随时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原本被他以为对他倾斜大量资源,是因为他很优秀的贺兰家,其实就是贴在姐姐(身shen)上的吸血虫,异常的贪婪,一发现事(情qing)不对劲后,就会马上把她推出去,来保全自己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,让他的世界观全部改变,对自己再也没有信心,更对姐姐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能亲自带人把贺兰小新从岳家带走,是贺兰扶苏再三向家族要求,才得到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知道,姐姐所犯下的罪行太多了,随便拿出一条来都够枪毙的资格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出面,贺兰小新被人带走后,是必死无疑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法律,是相当严正的,不容亵渎的。

    而且贺兰小新在被枪毙之前,贺兰家还要从她(身shen)上榨出这些年来,在外面私自储存的财富。

    就像贺兰小新为帮李南方安排广告的那一个多亿,就是她动用的“私房钱”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笔钱,泄露了贺兰小新在过去数年中,瞒着家族在外私藏了钱财,从而引起了注意,这才决定让她去死之前,把所有钱都榨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智商高到近乎于妖孽的女人,她是不该犯下这种原则(性xing)错误的。

    她犯了。

    她反思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后来她得到了一个她不愿意承认的答案,那就是她(爱ai)上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女人的智商降低,基本都是在(热re)恋期间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她犯下的这个低级错误,所以才让贺兰家看出她有油水可榨,不想她就这样被处死,于是开始千方百计的保护她。

    恰好贺兰扶苏主动去提这个要求,贺兰家就顺手推舟,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满心要保护姐姐的贺兰扶苏,并没有意识到这点。

    相反还很感激家里,能够为了帮他,不惜动用了重量级的资源。

    他没看出来,贺兰小新在被带到这所军方监狱中后,却慢慢琢磨过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但她绝不会告诉贺兰扶苏这些。

    要不然,获悉真相后的贺兰扶苏,会更加质疑自己的智商,进一步失去自信。

    这对他以后的发展,没有丁点的好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是个好女人,但她绝对是个称职的好姐姐。

    “姐,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抱住姐姐,让她的脸贴在自己心口上,轻轻拍打着她后背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有动,闭上眼,就这样静静享受着来自男人(胸xiong)膛的温暖,倾听他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很久,姐弟俩人都没说话,可她的呼吸声却渐渐急促了起来,更不断的吸鼻子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知道,她的毒瘾犯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当然不会指责她什么,松开她走到门外,对五米处的军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那个人手里拎着一个箱子,刚要过来,陪他在一起的人却说话了:“贺兰少校,时间差不多到了。”

    谁想监狱里探监的话,都会有时间限制的,说几分钟,就几分钟。

    尤其是军方监狱,这方面的要求更加严格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很清楚,却不在乎,冷冷地说:“我今晚就不走了,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监方陪同的人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按照监狱定制的规矩,来履行他自己的职责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贺兰扶苏只是一般人,胆敢对他这样说,他都懒得解释,直接命令十米之外的军人,强制(性xing)把人赶走。

    谁敢反抗,就地格杀好了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偏偏是贺兰扶苏,休说是他了,就算是军方监狱长,也不敢因为他违反探监规定,就对他动粗啊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说完这句话后,就不再理他,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箱子,转(身shen)走进了囚室。

    这人愣怔了会儿,唯有快步走出去,得向监狱长汇报啊。

    “超过探监的时间,就不要纪录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沉默很久,才给出了答案,不等他说什么,就在那边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监方会怎么处理探监时间超时,贺兰扶苏根本不会去考虑。

    把箱子放在(床chuang)上,打开,从里面拿出两条保暖内衣,还有一条羊毛织就的毛毯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把抓起了这些东西,扔掉旁边,然后就看到了个宽屏的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里当然不会有手机卡,就算是有,也不会有信号的,这是信号盲区。

    “拿这玩意来干嘛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重重吸了下鼻子,随时把手机翻倒了旁边,终于看到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条没有任何商标的白色封皮香烟。

    她双手颤抖的厉害,几下都没拆开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拿过去,替她拿出一颗,放在了她嘴上。

    点燃后,贺兰小新深深吸了一口,(身shen)子立马不颤抖了,闭上眼,仰起下巴很久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烟雾在肺里转了个圈时,那种无法形容的烦躁,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再睁开眼时,双眸已经恢复了该有的理智:“扶苏,我在这儿很好。这一个月内,你就不要再来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摇头:“我不放心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