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89章 你确实比我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在说出这句话时,无意中看到杨逍喉结猛地动了几下,紧接着好像触电般的把脚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奇怪:“喂,杨逍,你不会真是个娘们,女扮男装的吧?”

    “放、胡说,你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杨逍脸色大变,声音也粗了很多,再次抬起右脚,作势要踩李南方的心口。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((贱jian)jian)人,在这个诡异可怕的杨逍放过他时,实在没必故意用恶心话来激怒人家,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以后在我面前,嘴里最好放干净点,以免惹怒了我,真把你——踩出来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闭嘴后,杨逍脸色稍缓,冷哼一声倒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距离李南方近了后,这厮会真那个什么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纯粹是煮熟了的鸭子,嘴硬。

    哪怕他明明看出杨逍有喉结,绝不是女扮男装的,更知道人家要想干掉他,貌似不要太简单,可还是忍不住地双眼一翻,(阴yin)阳怪气的说:“随便你了。无论你怎么对我,老子都在这儿。真以为,老子是那怕死的蠢女人,会被你这个死变态给吓得连话也不敢说了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林依婷气的要死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动弹,她肯定会跑到李人渣面前,抬手把他满嘴牙给抽掉,再怒问他:“你不拿这种话来刺激那死变态,你会死吗?”

    不刺激杨逍,李南方当然不会死。

    但他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想当年,咳,话说堂堂的黑幽灵,可是单挑过秦老七,荆红第十联手的好汉,什么时候被一个人拿臭脚踩住(胸xiong)口,威胁说要把五脏六腑给踩出来过?

    这是在践踏他的人!

    李南方一直以为,你可以践踏他的尊严,但绝不可以去践踏他的人——尊严被践踏后不会疼,人在被践踏后,到现在肚子,后腰都疼的要骂娘啊。

    打又打不过,难道还不许用嘴来找回点场子么?

    “老子骂人,管你(屁pi)事。先管好你自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不耐烦,抬手扶着驾驶舱慢慢站起来:“老子如果不是为了救你,会被这个死变态,当屎踩吗?尼玛,我真该假装瞎子,让你被那个大狗给草了。”

    脸色始终是惨白色的林依婷,听他这样骂后,猛地涨红:“混蛋,你、你在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次,杨逍居然没生气,反而到背着双手站在那儿,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们吵架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咎由自取的。你如果呆在京华的乌龟窝里,不来青山和我作对,那你怎么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到这儿时,忽然闭嘴,左手揉着后腰,靠在了驾驶舱上。

    杨逍愣了下,向前一步走: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渴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杨逍关心的问:“想喝水?”

    “去给我拿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有气概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,你稍等,我马上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(身shen)形一闪,已经冲出了仓库。

    林依婷呆呆望着门口,傻了般似的。

    她平时虽说也(爱ai)看那些无聊的肥皂剧,但偶尔也会看古装片,所以知道“武林高手”这个成语,更有一段时间,也很着迷金大师的《倚天屠龙记》系列武侠小说。

    她却从不相信,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现实生活中会有那种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存在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亲眼目睹了。

    杨逍用事实证明了,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,并不是作者杜撰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是,真实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就在她盯着杨逍闪(身shen)进去的传达室发呆时,就听李南方低声问:“喂,这个死变态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我也是在你展台帐篷下看到他的。他非得((逼))着我说他长得帅,我不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于是,你就差点被一个大狗给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那就好好说话。如果不是老子来的及时,你就被那个大狗给强女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和我呲牙咧嘴的,你又不是大狗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揉着肚子:“你知道他为什么乖乖听话,给老子去拿水了吗?”

    林依婷反对道:“能不能别总和我自称老子,老子的?”

    “老子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那你说,他怎么会乖乖听你的话,去给老、给你去拿水了呢?”

    林依婷实在不愿意,和这种没素质的斗嘴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真会气死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根牙签,李南方倚在驾驶舱上,剔着牙,慢悠悠的说:“他,喜欢看咱们吵架。”

    林依婷一呆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子说,他喜欢看咱们吵架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看向了门外,微微皱眉,若有所思的说:“如果老子没猜错的话,这个死变态应该是来自消息非常封闭的地方。而且,他平时接触的人不多,并不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林依婷忍不住打断他的话:“不谙世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拉下了脸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林依婷有些奇怪:“怎么,我这个成语用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男人在说话时,最好不要擅自打断,显摆你多有文化。”

    看在当前俩人得齐心协力,千万不要窝里斗的份上,李南方原谅了她,继续说:“从他((逼))着你,((逼))着我说他的名字好听,夸他长得帅,以及喜欢看我们吵嘴等迹象上来看,老子能断定,他在社交这方面的经验,不会超过五岁的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说白了,他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。”

    想到把自己完虐的高手,居然只是个(身shen)手高强,可思想单纯,很容易哄骗的土鳖后,李南方一下子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现代是个大力开发智商的时代。

    高智商人群,绝对能碾轧那些就知道动手的莽夫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问,他的智商并不输给贺兰小新多少,那么对付杨逍这种不谙世事,不对,应该是土鳖,应该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把智商利用好了,说不定还能把他收为小弟。

    想到真把杨逍给收为小弟后,可以让他出面帮自己去做有损李老板英雄形象的坏事,李南方心里就美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悠忽间沉浸在臆想中时,并没有注意到林依婷微微皱起了眉头,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矿泉水瓶子,忽然递到他脸前后。

    杨逍拿水来了。

    为再次证明自己某个计划的可行(性xing),李南方神色冷淡的说:“帮我拧开盖子。”

    杨逍的处事思想再单纯,这时候也看出李南方在故意使唤他了。

    微微冷笑了下,他正要抬手把矿泉水扔出去时,李南方又及时说话了:“不然,我不会再和那个女人吵嘴,让你看(热re)闹,从中吸取你最渴望的处事方式。更不会告诉你,你试图用一条大狗来欺负她的行为,是一种能引起公愤的犯罪。”

    杨逍双眸闪烁了下,却没说什么,按照李南方的吩咐,帮他把矿泉水瓶盖拧开:“还需要,我喂你喝水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从杨逍满脸跃跃(欲yu)试的神色中,看出他真想喂自己喝水后,李南方连忙讪笑了伸手夺过矿泉水。

    他是真怕被这不谙世、不对,是土鳖给呛死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以说话,就是和她吵架了吧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等李南方品酒般,小口小口把整瓶水都喝下去后,杨逍才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上全是你是傻子吗的神色,问他:“我为什么要和她吵架?”

    杨逍一愣:“你刚才吵了啊。你说你口渴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他的话:“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。刚才我有和她吵架的兴趣,现在没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笑了:“李南方,你玩儿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啪的打了个响指:“恭喜你,又从我这儿学了一招。”

    杨逍嘴角用力抿了下,(身shen)形一晃,鬼魅般飘到林依婷(身shen)边,抬脚踩住她后背:“李南方,我数到三。你如果还说不想和她吵架的话,那么就等于是你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杨逍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!”

    李南方快速喊完三个数:“我替你喊完了,你可以踩死她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双颊,有了明显咬牙时才会出现的反应,右脚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林依婷顿觉得腰间剧痛,张嘴要发出惨叫,大骂李南方混蛋加八级时,那只脚却又忽然踩在了她后脑勺上,迫使她整张脸压在了车上。

    呼吸都艰难了,哪儿还能骂出声音?

    杨逍忽然变幻踩住林依婷的部位,那是因为李南方曾经说个一番让他恶心的话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踩爆林依婷的脑袋呢?

    只会有红白相间的脑浆淌出来。

    脑浆虽然更可怕一些,不过杨逍却不会反胃。

    人的头颅骨是很坚硬的,要想踩爆需要更大的力气,杨逍轻吸一口气,正准备猛地踩下去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会听你的?你让我等等,我就要等等。”

    杨逍酷酷的样子,问李南方。

    傻((逼)),你如果真不听我的,早就一脚踩下去了,哪肯说这些废话?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嘴上说道:“在你踩死她之前,我想先告诉你一个道理。等你听我这番用二十四年,才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后,你就会发现,作为一个名字比我的还要好听,长得比我还要帅的男人,用这么残忍的方式,对待一位美女,是多么的没素质,会被亿万群众所不齿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承认,我的名字比你好听,我的人比你还要更帅了!”

    杨逍大喜,松开踩着林依婷脑袋的右脚,一个健步跳到他面前:“哈,等我以后见了岳梓童后,我肯定会把你说的这些话,告诉她。让她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了下,随即恍然:“那个说我的名字比你更好听,我比你长得更帅的,是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杨逍点头,看似很随意的说道:“昨晚在云阁山,她和姓冯的男人睡过后,和我这样说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