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88章 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那个人,说了两句大实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知道,就在他即将崩溃时,看似随便一伸手,就能把他掐死的杨逍,怎么忽然转(身shen)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种让他倍感绝望的压力,也悠忽散去。

    他搞不懂杨逍为什么要放过他。

    但他不会去问。

    问别人你为什么不杀我的行为,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傻((逼))行为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妨碍,李南方心思电转,猜测杨逍的来历,以及为什么要放过他。

    从而忽略了杨逍这番话,只是出于自吹的本能,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杨逍忽然转(身shen)。

    他明明只是转了下(身shen),可却从三米外,悠忽到了李南方面前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不该存在的鬼魅。

    却又真实存在着。

    仅仅这个速度,就彻底打消了李南方与他决一死战的念头。

    真要那样,他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再次,鼻子几乎贴着鼻子,让李南方再次嗅到了他的如兰气息:“你也觉得,你的名字比我的好听,你长的比我还帅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回答,就听林依婷大声叫道:“他的名字,绝不如你的名字好听!他的人,也比不上你帅!李南方,你快点这样说,快点!”

    林依婷恨死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恨不得喝他的血,吃他的(肉rou),抽他的筋,扒他的皮。

    再把他挫骨扬灰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却迫切的希望,李南方能按照她所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就因为她倔强的否认,杨逍一点都不帅,结果就落到了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那只被钉在车盖上的哈士奇,林依婷就想呕吐,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所以她希望,李南方千万别重蹈她的覆辙。

    不就是夸杨逍的名字好听,说他人长得帅吗?

    只要他能放她走,哪怕让林依婷在三年内,总是这样夸他也行。

    林依婷并没有意识到,她在明明恨死李南方时,却又不想他重蹈覆辙的行为,是相当矛盾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在她的本心里,李南方再怎么该死,但终究是个人吧?

    她也是个人。

    在无法抗拒的危险面前,能屏弃前嫌,团结起来一致对外,从来都是人类的共(性xi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珠一动,用眼角余光扫了眼林依婷,才对杨逍说:“我的名字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又开始笑了。

    他非常喜欢李南方在他的强力威胁下,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南方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的笑容凝固:“就是比你的好听。我的人,就是比你长得帅。”

    看到杨逍脸色忽变后,李南方更加开心:“那个这样说的女人是谁?你能不能告诉我啊,我也好去感谢她。”

    扑楞一声!

    依着李南方的眼里,竟然没有看出杨逍是怎么抬手的,五根冰凉的手指,就死死锁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用手掐住别人的脖子,让他喘不过气来,看着他双眼翻白,舌头像小狗那样伸出来,是李南方最喜欢玩的动作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上班路上,当着很多人,他还曾经这样对付过岳梓童。

    还真是眼前报,还得快啊。

    这才过去一个白天,就换成他被人掐住脖子,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可以笑啊,假装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笑容,看上去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这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让杨逍死死盯着他的双眸中,邪气更加凛然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以为,杨逍要学他对付岳梓童那样,慢慢地锁紧五指,让他小狗般吐出舌头翻白眼时,杨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很愤怒,觉得尊严被践踏的一塌糊涂:“草,你特么的要杀就杀,要刮就刮。三番两次的玩老子,又算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杨逍又笑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记凶狠的右钩拳,狠狠砸了过去:“我让你笑!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黑龙的配合,凭借李南方的人(性xing)武力值,这一拳也足够开碑裂石。

    真要一拳打在杨逍下巴上,铁定能把他下巴打脱臼,满嘴整齐的白牙,被直接打碎。

    呼地一声,李南方这凶狠的一拳,几乎是擦着杨逍的下巴疾飞而过。

    李老板这样的高手,在如此近的距离,击出的这一拳,怎么可能会放空?

    更让他倍感匪夷所思的是,他没有看到杨逍躲闪。

    难道老子眼花了?

    这个念头浮上李南方脑海中时,左拳又狠狠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,他暂缓了力道,来增加准确度。

    呼,这一拳,又放空了,几乎是擦着杨逍的下巴。

    几乎的意思,就是快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快了,也只是快了。

    连续两记重击,都被杨逍诡异躲过后,李南方狂(性xing)大发:“你妹的,我就不信打不到你!”

    杨逍有没有妹妹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在接下来的短短一秒半内,几乎是不间断的,连续砸出了十余拳。

    每一拳的目标,都是杨逍那帅气的下巴。

    可杨逍的下巴,就像不存在的幻影那样,无论李南方的动作有多快,都放空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更生气,可以说是暴跳如雷:“你妹的,有本事你别躲,快让老子把你下巴打碎!”

    在吼出这九个字时,只进攻不防守的李南方,又攻出了九拳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碰到杨逍的下巴,哪怕一点点皮。

    真像猫玩老鼠那样,杨逍没有介意李南方爆粗口,只是满脸的兴趣,与鼓励——他在鼓励李南方,继续来啊,他很喜欢这个游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李南方终于打在了杨逍的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却不是用拳头打在他下巴上,而是忽然急速提起右膝,重重顶在了他的胯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在耍流氓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嚷着要打碎杨逍的下巴,人家也把全部精神,都用在及时摆动下巴躲避他拳头上了,他却忽然提膝,顶人家胯间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耍流氓,又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对于男人来说,胯间绝对是一击致命的害部位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南方是在暴怒的(情qing)况下,这一膝盖用上了全力。

    于是,杨逍那优雅从容的脸色,一下子紫红,涨成了茄子颜色。

    (阴yin)谋得逞后,李南方纵声狂笑:“哈,哈哈,就算你(奸jian)似鬼,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!”

    他有一万个把握,杨逍胯下受到他这狠命一击后,就算不死,也会变太监的。

    我特么让你小((逼))养的耍酷,以后就去泰国演出挣钱养家糊口吧。

    纵声狂笑的李老板,正要把这句话喊出来,就觉得肚子上好像被八百磅的大铁锤,给狠狠砸了下那样,(身shen)子(情qing)不自(禁jin)嗖得一声向后飞去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李南方炮弹般向后疾飞的(身shen)子,重重撞在了一个货车驾驶棚上。

    那么厚的铁皮,愣是被他后背砸出了一个窝子。

    这一侧的车窗玻璃,哗啦一声全碎了,落了他一(身shen)。

    他却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只因肚子太疼了,肠子都要被杨逍一脚踹断了吧?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真、真疼。”

    耳边,传来林依婷焦急大喊他名字,让他快点爬起来逃走的声音时,李南方总算从剧痛中,慢慢清醒了过来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,脸色铁青的杨逍,正一步步的走过来,浑(身shen)散发着((逼))人的戾气。

    再帅的男人,脸色铁青时的样子,也不会好看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觉得,这个样子的杨逍,要比刚才帅了好多倍。

    尤其他走路时,一瘸一拐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妹的,这姿势简直不要太帅。

    “可,可这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对自己那悍然致命一膝,李南方有绝对的把握,能让杨逍不死也得变成太监。

    偷袭别人的行为,为君子所不齿。

    不过看在敌人过于强大的份上,李南方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干掉这死变态,休说是让李南方玩不要脸了,就算让他重新接受岳梓童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?

    他在付出失去男人尊严的大代价后,所得到的,却只是杨逍走路不得劲。

    看得出,他胯下应该很疼,很疼,但绝对没有变成太监!

    如果他真变成太监了,就算他(身shen)体素质再怎么强悍,也无法像现在这样,能站着走路的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快走!快点爬起来,逃跑呀!他过去了,过去了!”

    林依婷的尖叫声,打断了李南方试图从科学角度,来分析杨逍为什么还能走路的沉思。

    这让他相当不爽,瞪眼骂道:“草,你以为老子不想爬起来跑路啊?我、我特么的爬不起来啊!”

    肚子疼还倒罢了,关键是把驾驶舱都撞了个大窝子的后背,仿佛脊椎骨断裂了那样,让李南方再也无法动弹一下,唯有眼睁睁看着杨逍,以相当别扭,奇怪且又帅到**的姿势,慢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短短的七八米,杨逍铁青的脸色,居然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他盯着李南方的眼神,冷的就像万年积雪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抬起了右脚,踩在了李南方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“明年的今天,就是老子的祭(日ri)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甘的喃喃说着,低头看向了那只脚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他居然笑了:“喂,你的脚好小哦,也就是三八的吧?不像男人,倒像个娘——娘们!”

    那只好像是娘们的小脚,猛地用力,李南方(胸xiong)口的(胸xiong)骨,立即有了明显的塌陷,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咔吧,咔吧声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断了,李南方也得把他要说的话,说完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低着头。”

    杨逍冷冷地说道:“这样,你就能看到你的五脏六腑,因无法承受外界的高压,会从你嘴里慢慢地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最好别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,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倔强的仰起脸,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杨逍面无表(情qing)的说着,稍稍收回了点力气。

    这样,能方便李南方把话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在把我五脏六腑都压出来时,也会有屎尿出来。”

    临死之前,李南方都没忘记拿话来恶心人。

    看向了林依婷,笑着说:“那个女人虽然愚蠢透顶,但她终究是个美女。想我李南方堂堂男儿,就算是要死,也不能在美女面前死的这样窝囊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