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87章 我天生就该怕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乌黑色的光芒,在灯光下一闪而过时,发出了轻微的嗡嗡龙吟声。

    那只即将扑倒林依婷后背上的哈士奇,就像被高速疾驰而来的汽车,狠狠撞上那样,随着黑色闪电悠地消失,前扑的(身shen)子,横飞出去,重重撞在了三米之外的另外一个汽车前盖上。

    笃的一声轻响声后,哈士奇才来得及发出它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声叫。

    新鲜的狗血,好像箭那样从它脖子上斜斜的窜出,喷泉那样。

    它被乌光撞在车盖上的(身shen)子,没有掉下来。

    只因,它被一把贯穿它脖子的黑色军刺,活生生钉在了汽车盖上。

    只想按照杨逍的意思去做事,才能活命的哈士奇,徒劳的挣扎了几下,脑袋一歪,不动了。

    已经闭眼接受噩运践踏的林依婷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吓的不会哭泣了,只是看到那只狗被钉死在汽车盖上后,又下意识的回头看向了仓库门口。

    不等她把头完全转过来,一片绿色的云彩,就飘了过来,把她连头带(身shen)子的,都蒙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绿色的雨披,湿漉漉的披在(身shen)上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林依婷却觉得,这是世界上最舒服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,是谁?”

    她听到了杨逍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,依旧那样平静,丝毫没有因为有人忽然出现,破坏了他的好事就生气。

    他是我的保镖!

    姓杨的死变态,你死定了!

    我要杀你全家,刨你的祖坟!

    完全是下意识的,林依婷在心中这样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在青山,除了她的保镖之外,还能有谁在她最最危险时,能及时出现?

    同样,除了她的保镖之外,还能有谁,在钉死那只死狗后,能用雨披,遮住她无暇白嫩的(身shen)子?

    “我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可是当李南方的声音,淡淡地响起后,林依婷就愣住了,猛地抬头,从雨披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怎么,会是李南方!

    他是她的死敌。

    昨天的电话中,她明明已经告诉他,她会使出浑(身shen)的解数来,把他玩死。

    就像下午,她明明有狙杀他的机会,却又放过了。

    只因,她不想,让他死的太容易。

    可她万万没想到,在她最最危险的时候,却是李南方及时出现,一下就把那只死狗弄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会来救我?”

    脑子里瞬间乱成一团的林依婷,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理睬她。

    一呢,是他不屑回答这个蠢女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二来,则是在他走近这个帅气到不像话的男人时,藏在(身shen)躯内的黑龙,忽然就暴躁不安起来,从丹田气海中冲天而起,促使他快点转(身shen),用最快的速度,逃走!

    黑龙从没这样怕过谁。

    哪怕在金三角,被秦老七、荆红第十合力痛扁他时,也没这样怕过。

    就像,老鼠见了猫。

    黑龙的这种极度恐惧,李南方能清晰感受到,更受它感染,用力咬住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他咬得很用力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就出血了。

    唯有尝到自己鲜血的滋味,用疼痛,李南方才能竭力控制这副躯体,不受黑龙的掌控,能牢牢的站在原地,与杨逍对视着。

    其实,杨逍是见过李南方的——照片。

    尤其黑色军刺,犹如黑龙横掠长空般飞来,把那只哈士奇活生生钉死在车盖上后,杨逍就能确定来者就是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就像他能及时踢起脚下一个汽车零件,就能为哈士奇挡住军刺,却没有任何动作那样。

    明知道来者是谁,杨逍还问他是谁,那是他要进一步确定。

    苦((逼))彩民中了特等奖后,不都是反复看彩票的吗?

    李南方的出现,好比在烈火中,忽地浇下一桶汽油那样,让杨逍的双眸中,骤然腾起邪恶的火焰。

    有个仿似来自远古洪荒的声音,在火焰中呐喊:“你,终于来到我面前了么!?”

    只要能看到李南方,别说是死一只哈士奇了,就算林依婷本人被几只恶狗撕成碎片,杨逍都不屑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“哪个李,哪个南,哪个方?”

    “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紧攥的双拳里,指甲已经刺破了掌心。

    唯有不断的疼痛,才能让他遏制不住嘶吼咆哮的黑龙,才能让他牢牢站在原地,才能让他与杨逍的眸子,毫不退缩的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你呢?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杨逍。”

    杨逍轻轻说出自己名字后,又问:“你很怕我,对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这样问李南方,他会立即冷笑着回答:“切,我怕你个毛。是怕你忽然会长出两个脑袋,还是会怕你要把你老婆送给我?”

    可杨逍在问他这句话后,他却在沉默片刻,慢慢地点头:“是,我很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就好像,我天生就该怕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他没撒谎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会怕一个从没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,还是个超级大帅哥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就是怕杨逍。

    怕的要命!

    李南方以前也怕过人,那个在青山西郊把他逆推了的鬼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鬼女人给予他的惧意,与杨逍给予他的,简直是不可同(日ri)而语。

    面对鬼女人,李南方还敢反抗,凭借他的人(性xing)。

    但在杨逍面前,他的人(性xing)——却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杨逍却笑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李南方,还是林依婷,都觉得眼前一亮,昏黄灯泡下的仓库,居然随着他的笑容,色彩瞬间明艳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够坦言很怕他,让他很得意:“那你为什么,不赶紧转(身shen)就跑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:“我为什么要逃?”

    杨逍愣住,眨了下眼睛:“因为你害怕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你是一回事,但不会因为怕你就转(身shen)逃走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笑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的笑容,没有杨逍笑起来时那样惊艳,让人顿觉眼前一亮,可林依婷却觉得,他的笑,才是真的笑,有血有(肉rou),带着她所熟悉的人(情qing)味。

    “哦?你明明怕我怕的要死。可你却不逃走。李南方,你真是个怪胎,不愧是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又笑了下,用更轻的声音说:“我再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去逃走。要不然,你就会死。明白,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三个呼吸的时间,换算成秒钟后,大约是六七秒左右。

    六七秒的时间,在林依婷看来,也就眨巴几下眼睛就过去了,就算能跑,又能跑多远?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对于李南方来说,别说是六七秒了,就是一秒钟也是很关键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高手,分秒必争。

    六七秒钟,足够李南方跑出仓库,奔回展台现场,藏(身shen)万千观众中了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不、不要走!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双眼微微眯了下,貌似转(身shen)就要跑那样,林依婷连忙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没有理睬她。

    无论她在大声疾呼什么,都会被他当作是放(屁pi)。

    他想做什么,他自己说了算,不是林依婷说了算,不是他害怕的杨逍,也不是(身shen)躯内藏着的黑龙。

    现在,无论他想做什么,都是李南方说了算!

    他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六七秒钟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看到李南方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后,林依婷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以为,李南方没有逃走,是听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自恋的女孩子,却从不去想,李南方凭什么会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没走。”

    杨逍脸上的笑容,慢慢地收敛,缓缓向前踏了一步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跟着后退,却咬牙坚持住了:“我没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死的。你真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着,再次踏步向前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慢,每走一步都仿佛脚下拖着铅块那样,但李南方却能清晰感受到,一股子他无形的压力,犹如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初在金三角,秦老七,荆红第十两大绝顶高手联手对付他时,李南方都没感受到这般强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就证明,杨逍比从没败过的秦玉关,荆红命联手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想承认这个事实,可又无法否认事实,唯有更加用力握住双拳,慢慢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他闭眼,是因为他骇然发现,他如果始终保持与杨逍的对视,他的精神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杨逍的眼眸深处,带着让黑龙缩成一团的深邃邪意。

    反倒是闭上眼后,李南方觉得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,闭上眼能帮他暂时屏蔽杨逍眼眸深处的东西,却不能帮他鼓动起黑龙,与人决一死战!

    没有黑龙协助的李南方,武力值要下降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振作起来,我们与他决一死战!以前,我从没有求过你,现在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闭上眼后,嗅觉,听觉更加灵敏的李南方,清晰感受到杨逍已经走到了他面前,只需微微向前一凑,就能鼻子碰到他的鼻子了。

    可黑龙,还在发着抖,不住发出呜咽的哀鸣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,希望它能振作起来,与他同舟共济,与杨逍死拼到底。

    黑龙没有任何的勇敢反应,只是不住地哀鸣,埋怨他怎么不听它的话,刚才快点逃走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轻轻叹了口气,睁开了眼,松开了紧握着的双手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死定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死定了,那么干嘛要死在恐惧中呢?

    黑龙怕,那是黑龙的事,与李南方无关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人(性xing)的武力值再低,也要放手与杨逍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李南方睁开眼时,就听杨逍轻声说:“你终究,还是太弱小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奇怪,杨逍在说话时,从嘴里吐出的气息,居然——很好闻。

    真正的幽兰香气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在说话时,居然吐气如兰,恶心不?

    杨逍转(身shen),到背着双手走向远处:“我在云阁山上,曾经遇到个女人。她说,李南方这个名字,是天底下最好听的名字。李南方这个人,是天下最帅的男人。你怎么看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