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84章 一山不容二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青山大雪纷飞时,整体气温更冷的京华,早就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今年冬天这场第一场雪,来势会如此的凶猛,大江以北大部分城市上空,都有雪花飘落。

    屋子里,却是如(春chun)般,窗台上的那盆水仙花,正静悄悄的绽放。

    两个穿着家居服的女人,正在案板前包饺子,一边轻笑着交谈着什么,一边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门外,忽然传来大雪被人踩踏时,才会发出的咯吱咯吱声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,怎么回来的这样早?晚饭,还没做好呢。”

    荆红夫人抬头,对丈夫笑了下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荆红命的肩膀上带着厚厚的雪花,一看就是在雪中漫步许久了。

    在下属面前从来都不拘言笑的大局长,其实是个面冷心(热re)的人,看路况很恶劣,就拒绝了专车司机的相送,步行足足五公里,自己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太重要的工作,提前早点回来陪你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立即站起来的蒋默然,荆红命笑了下,轻声回答妻子。

    他没觉得这样说,有什么(肉rou)麻的。

    更不会因守着外人这样说话,就会有损他冷血的威名。

    在家里,在妻子面前,他从来都是有什么,就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十、十叔,您把衣服脱下来,给我。我、我给您拍打下。”

    在荆红命家住好几天了,可蒋默然每次看到荆红命,都会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你忙你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摇头,换上棉拖走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默然,你没必要拘谨的,你十叔就是个面冷心(热re)的。”

    荆红夫人笑道:“他这种人呀,你越和他客气,他反而会觉得你不实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实在的。今天院长找我谈话,想给我加担子时,我也没有拒绝呢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讪笑了声,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历经不幸婚姻后,这个女人变得更加成熟,也聪明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院长之所以要给她加担子,就是在变相讨好荆红命。

    蒋默然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她如果拒绝,就代表着荆红命对院长大人有意见——以后,他就别想再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在青山时,就号称外科一把刀了。好好干,别的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荆红夫人淡淡一笑时,荆红命走了进来:“我们这能收到东省卫视吗?”

    现在电视信号超级变态强,除了几个边疆地区之外,全国所有卫视,基本都能接收到的。

    荆红夫人拍打了手上的面粉,拿过遥控器:“怎么关心东省卫视了?”

    荆红命坐在沙发上,端起了茶杯:“如果有些人不插手的话,央视也能看到南方集团的广告片。”

    京华林家,终究还是插手贺兰家大小姐推出的广告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只能影响央视娱乐,京华卫视这两个频道,以及他们影响力很大的数个地方卫视,但对东省卫视的影响力却不大。

    本来低头包饺子的蒋默然,听到“南方集团”这四个字后,眼睛顿时一亮,抬头看向了电视。

    很巧,荆红夫人刚搜到东省卫视,南方集团的广告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时的小湖,静悄悄的就像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小湖东北方向的低矮,火红枫叶被分开,一个满是疲倦的脸出现,愕然了下,随即大呼:“湖泊,湖泊!赛迪,我们终于找到传说中的东方天鹅湖了!”

    两个历尽千辛万苦的国际驴友,欢呼着跑出来,扔掉行囊,边跑边跑向湖泊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们刚跑到天鹅湖前,数声尖利的唿哨声忽然响起,好多手拿长矛的野人,呼啸着从丛林中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国际驴友顿时懵((逼))。

    等他们清醒过来时,已经被野人们,当做烤串串在了棍子上,下面燃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驴友绝望的祈祷,上帝,圣母玛丽亚救救他们时,背景音乐突地高了起来,悠扬,飘逸。

    一个仙女,迈步走了过来,迎着有些凉意的晚风,洁白的纱裙被吹起,泛着(性xing)感黑色光泽的长腿,轻盈且又优雅的迈动,在左右轻摆的腰肢配合下,走向了野人们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不是展妃吗?”

    青山,国际会展中心后面的现场,数千上万名裹着开皇集团现场亏本大甩卖棉衣的参展群众中,有人终于舍得把目光,从超模的长腿上,看向了大屏幕上的广告。

    在时装节,克劳馥就是天后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在华夏影视圈内,展妃对国民的影响力,丝毫不逊克劳馥在时装界的名头。

    现场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克劳馥,但他们基本也都知道展妃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“乖乖,这才是我的梦中女神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展妃吧?我可是早就在报纸上看到个,她几乎从不接拍时装广告的。尤其这种(性xing)感到迷人的丝袜广告!”

    “靠了。哥们还不相信克劳馥能来我大青山走秀呢?现在不也是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妹的,这南方集团究竟是什么来头啊。有国际顶尖超模助阵不说,还有红遍天的展妃破例,给他们拍丝袜广告!我,真是受惊了啊,啊,啊!”

    “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。”

    当大屏幕上的展妃,轻启朱唇,说出这八个字后,那些抢到黑丝的野人们,也个个狼跳兔奔而去。

    嘴里大喊着:“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。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(身shen)上裹着一千块一件破旧黄大衣的女孩子,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男友怀中,仰面看着他,媚眼如丝轻轻的说道,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现在就回家。等明天,我会带你去商场里,去买让你黑了想家的南方丝袜。”

    男友低头,在她额头轻吻了下时,耳边忽然爆发出一片尖叫声:“卧——槽!”

    这对(情qing)侣愕然抬头,向台上看去。

    他们恰好看到,刚走到t型台上的克劳馥,修长的左腿屈起,左手小指的指尖,膝盖上轻轻一划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来自音箱里的配音声随即响起,裹着克劳馥那条绝世美腿的黑丝,忽然就气球般爆裂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唯独,留下一条白花花的修长美腿,果露在空气中,上万群众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大家伙呆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呼声狂风掠过湖面般响起:“我去,这是什么丝袜!?”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我?丝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!亲(爱ai)滴,我要你穿上这种丝袜!”

    “你妹的,这才是‘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’的真谛啊!”

    听着现场观众,近乎于疯狂的吼叫声,李老板,啊,不对,是李老板娘的俊脸,却黑的几乎要滴出水来,比南方黑丝还要黑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,李南方在接受那个小破厂后,就大力研发一种黑丝技术。

    还不惜拿他自己的名字,来命名这种黑丝技术。

    刚听到这句广告词后,岳老板还表面不屑的嗤笑:“什么狗(屁pi)的黑丝技术?就你那个小破厂,手下那点小破人,要毛没毛,能研发出什么好产品?小姨我之所以大力支持你这个同行,就是看在你是我小外甥的份上罢了。”

    可当看到超模克劳馥等人,只需拿手指一划黑丝,黑丝就砰然炸裂,绽放出无法形容的女(性xing)魅力后,岳梓童才知道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还是大错,特错!

    傻子也能看出,这种黑丝一旦上市,立即就会备受深闺怨妇,含(春chun)少女的最(爱ai),成为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猛虎,来卷整个袜业。

    远离大青山的其它袜业公司,市场所受冲击的力度,暂时还会小一点。

    可她好不容易才搞出一些名气的仙媚丝袜,则会因为与南方黑丝共处青山,首当其冲,成为这只猛虎冲向世界的开胃菜。

    死的,简直不要太惨!

    一山,不容二虎。

    青山一旦有两家知名袜业,那么拥有绝对先进技术的,就能在最短时间内把另外一方的市场,吃的一点都不剩。

    蓦然发觉自己大错,特错的岳梓童,立即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。

    她知道,如果她不赶紧采取有效措施,下个月的今天,她就该率领一众爪牙,蹲在积累成灾的仓库门口,(欲yu)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她用生命,投进全部(身shen)家才换来的些许成绩,就是风吹鸡蛋壳,财去人安乐了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把南方集团据为我有!不然,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冷冽的厉色,从岳梓童眼眸中飞快闪过后,揪着陈大力耳朵的右手,立即三百六十度的旋转:“快,带我去见李南方!敢说半个不字,我把你耳朵拧下来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李老板!”

    陈大力的惨嚎声,在现场上万名观众的尖叫声中,毛的作用都起不到。

    就算听到,也不会有人去管。

    反而会羡慕他。

    并不是任何一个男人,能有资格被岳老板拧耳朵的。

    “这,这就是南方丝袜?”

    自凡是女孩子,都是(爱ai)美的。

    林依婷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恨李南方归恨,可她绝不会恨能让女人在瞬间,就能让(性xing)感魅力值大增的时尚黑丝。

    她也看呆了。

    眼前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浮现上,她穿着南方黑丝,在扶苏哥哥面前含羞带怯走两步的样子。

    再也无法控制要把黑丝据为己有的贪婪本(性xing)。

    现场观众中的(爱ai)美女士们,只想无论如何,也要买南方黑丝穿上。

    林依婷却和岳梓童那样,不仅仅要穿这种黑丝,还奢望能把这种技术,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,能把黑丝技术收在囊中?”

    就在林依婷盯着舞台上的超模们,刻意卖弄风(情qing),让一条条美腿,忽然就绽放在观众视线中时,一个温柔的男人声音,在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依婷下意识的回答后,才蓦然醒悟,猛地转(身shen)看去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杨逍。”

    杨逍抬手,梳了下鬓角的发丝,望着台上淡淡地笑着:“我也很喜欢这种产品。就不如,我们两个联手,把李南方的厂子,抢过来,如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