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78章 讨厌被人争抢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陈大力担负着会场的安全工作,现在市局与开皇集团剑拔弩张,大战一触即发了,董世雄不找他,找谁呢?

    想到区区民营企业,居然敢跟市局叫板,而且还是因为私人感(情qing)问题,董世雄的世界观就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点小骄傲。

    除了咱们伟大的李老板之外,还能有谁拥有如此的大魅力,能让堂堂的青山局座、本市十大杰出青年,为争夺他而悍然撕((逼))?

    “大力,大力,你怎么还躲这儿呢?快带你的人过去!一定,绝对要制止冲突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东北角(阴yin)影处找到陈大力,董世雄一把抓住他手腕,就要拖着他走。

    他在寻找陈大力时,就看到不断有开皇集团的员工,向岳梓童(身shen)边靠拢了。

    今晚追随岳总前来捧场的员工,可足足有数百之众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在赶来路上,有多么的怨声载道,他们都是靠岳梓童来养家糊口的。

    现在大老板正与外人对峙,哪怕是装装样子呢,他们也得坚决与岳总站在一起,共同抵抗恶势力——谁不想,那明天就别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民企不同于国家的单位机关,赶走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,还得顾忌这关系,那面子的,领导再三权衡利益后,才会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岳总要想谁卷起铺盖滚蛋,根本不需和任何人商量,乾纲独断一句话话的事。

    青山市局那帮二大爷,再能打,能干得过数百人吗?

    王刚(身shen)为东区分局的老大,眼看局座在自己管辖地盘上,就要被人合围痛扁了,当然是又惊又怒,火气更大,立即喝令(身shen)边人,马上呼叫总部支援!

    最好是把防暴警给他拉来,开着城市装甲车,架起高压水枪,给开皇集团这帮不怕死的,免费洗个冷水浴。

    “我过去?董副总,您还是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董世雄来说,从小就在街头上的混的陈大力,比谁都清楚这时候他要是出面,端出会场主要安全负责人的架子,劝说双方能否有话好好说——

    市局那边不会把他怎么样,可岳梓童会立即拿小巴掌抽他:“小样的,老板娘的事(情qing),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对峙人群,好像斗鸡那样越走越近,从来都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,也都打了鸡血那样,占据最佳有利位置,随时准备抢拍大战触发的精彩瞬间,董世雄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仰天长叹:“李老板,您现在哪儿呀?”

    李老板幽幽的声音,好像从坟墓里传来那样:“担心个毛?再给他们八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在这儿打架斗殴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!”

    董世雄,陈大力俩人愕然片刻,随即霍然转(身shen)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穿着军绿雨披,头上也戴着绿色雨披帽子的李老板,抬手放嘴上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老板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正如在顶棚扎好后,他悄悄的走。

    与叶小刀一起。

    真像他所想的那样,听说李南方被某小美女派人用狙击步枪锁定后,刀爷的兴趣,就呈几何形式暴增。

    趁着陈大力等人忙活时,给李南方使了个眼色,俩人先后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借着雨夹雪,雨披的掩护,林依婷要想再锁定李南方的行踪——除非她爸,就是老天爷。

    有些事,电话里说不清楚,必须得见面详谈。

    急匆匆走过某胡同口的行人们,肯定谁也想不到,那两个倚在树上,酷似一对好基友般低声交谈的男人,就是李南方与叶小刀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为,像叶小刀这种档次的国际金牌杀手,要想办理个把人,应该很简单,几乎就是虎躯一震,敌人就惨叫一声,摔倒在地上偶我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任何事(情qing)的成功,都没有所谓的偶然(性xing),要经过长时间的淬炼,沉淀后,才能取得一定的成绩。

    演艺圈内有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

    虽说现在很多当红影星,能够成名的最关键,是(床chuang)上一分钟,台上十年丰——但这短短的一分钟,她们也得玩出老百姓想都想不到的花样,那同样需要长时间的((操cao)cao)练。

    叶小刀出任务时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会收起以往的嬉皮笑脸,目光闪烁时,偶尔会闪过一抹冷厉,以绝对认真的态度,侧耳倾听李南方介绍林依婷的(身shen)份,背景,人脉,以及(性xing)格。

    当然了,刀爷最关注的,还是林大小姐是否真是个原装货,她的(胸xiong)围真有李南方所说的那样,是36f吗等等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行动前的慎密策划,才能有效保证叶小刀在任务中,以最短的时间内,完成他预订的目标,再从容撤退。

    叶小刀一旦出马,林依婷——就会从女孩子,变成女人。

    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林依婷太狂妄,不把老百姓当人看,李南方也不会蛊惑叶小刀去找她。

    能够可着自己(性xing)子,去惩罚这种自以为是的人,是叶小刀的最(爱ai)。

    他不用担负道德上的谴责,更不用为林依婷被伤后,要担负某种责任。

    不把老百姓当人看的女人,从来都是叶小刀最恨的,也绝不会把她当人看。

    年幼小妹被女人给害死的惨样,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抹平的伤害。

    等他们订制好详细的计划时,会展中心这边的烟花,已经映亮了这边的天空。

    今晚会有受林家指示的各路记者,齐聚会展中心后方的南方集团走秀现场,拍下真实的照片,来供他们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知道了,所以他必须得在现场守着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在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人家记者们现在又不会发文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想在报纸上看到让他愤怒的报道,也得等到明天早上的。

    但等他与叶小刀做贼似的,分头赶回现场后,才发现实际(情qing)况,要远远比他所预料的,更恶劣。

    岳阿姨,局座分别率人前来的捧场的行为上,李南方是高举双手欢迎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太迫切希望有人来捧场了,为在一天内搞定这个展台,董世雄他们几乎都忙脱力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只有本公司那小猫三两只捧场,他们的心血也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为此,李南方是真心感激小姨,局座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不能因为被李老板感激,就要剑拔弩张的大打出手啊。

    尤其他们这样做的理由,更是让李南方烦到不行,居然是为了争抢他。

    难道,堂堂的李老板,是人人得而要之的货物吗?

    这让他想到了在茶馆,岳梓童与花夜神争抢他的那次。

    对岳梓童的厌恶感,更深了一层。

    那次在茶馆,岳梓童与花夜神争抢他,只是为了所谓的面子。

    这次与白灵儿争抢他,应该不是为了面子,而是为了找个“接盘侠”。

    明明,岳梓童已经亲手给他戴上绿帽子了,又有什么脸,来与白灵儿争抢他呢?

    碍于当前正值南方集团能否腾飞的关键第一步,本次走秀也包含了董世雄等人的心血,李南方必须要忍。

    那就躲在暗中,看(热re)闹吧。

    你们(爱ai)怎么玩,就怎么玩,反正我今晚是不准备露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定主意后,却看到董世雄等人急得不行,终于忍不住现(身shen)了。

    董世雄等人顿觉有了主心骨,不再慌张了,悄声说:“老板,您说他们不会发生冲突,这可不一定。从心理学上来说,在恶劣的天气影响下,人们控制自己(情qing)绪的能力,就会大大降低的。万一他们冲动下,真大打出手,那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时间去读什么心理学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有些担心真会出事,稍稍沉吟片刻,对董世雄说:“你去嘱咐后台的总导演,让他不要受现场事件影响,就按照演出计划进行。”

    演出计划中,一曲激昂的舞曲终了后,就会有客串模特登台,迈着猫步走几步,给接下来的国际超模,提前(热re)场。

    但台下忽然的剑拔弩张,干涉到了总导演,迟迟没有安排节目。

    双方真要打起来,现场大乱的(情qing)况下,谁能保证演员们的人(身shen)安全?

    董世雄得令,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力,你也按计划行事,吩咐会展中心内的兄弟,随时听候你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用力点头,转(身shen)去了。

    躲在会场角落(阴yin)影里,李南方倒是不用担心被岳梓童等人看到,也没必要戴着雨披帽子了。

    冰凉凉的,真心不舒服。

    抬手把雨披帽子摘下来,李南方愣了下:“唉,怪不得老子被人戴了绿帽子。我自己选择雨披时,不也是要了个绿色的?”

    砰,砰砰!

    舞曲声再次响起,同样的激昂人心。

    按照演出计划,第二个节目,就会换成动感些的钢琴曲,那样比较适合客观模特走步。

    董世雄去了后台,找到导演后,建议改变播放曲目。

    要震撼力超强的舞曲,这样能有效稀释台下的剑拔弩张气氛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舞曲声再次炸响后,立即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色包(臀tun)短裙,大v领子露后背,银色细高跟的美女,双手掐腰从后台登场,面带若有若无的妩媚笑意,脚步随着音乐卡点,袅袅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大力趁机在台下高喊:“哇噻,好漂亮的妹子哦!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王德发这个老闷(骚sao),也开始大吹口哨。

    尖叫,口哨,高喊妹子我(爱ai)你,想和你困觉这种活,对于被老王,大力哥熏陶许久的众手下来说,简直是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几个漂亮妹子的陆续登场,再加上南方集团这些不要脸的乱搅和,很快就把局座与岳总之间的火药味,给冲淡了。

    相互用鼻音,冷哼一声后,重新落座。

    领导都落座了,助阵的众手下再斗鸡似的互瞪,那就有些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“切,虚张声势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屑的冷哼一声时,就听东南角入口处有人高叫着:“闪开,闪开,都给我闪开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