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74章 态度傲慢的老板娘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方集团被取消会展的资格这件事,在开皇集团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尤其大家一路顶风冒雪的徒步行来途中,当然会把所有的怨气,都发泄在岳总——那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他们唯有暗中咒骂南方集团的老板,最好是三年不举。

    同时,也更为南方集团被取消会展资格,而大快人心,继而纷纷向同事打探,更多有关南方集团的消息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被大人物刻意打压后,不但被取消了参加本次时装节的资格,而且还不会有任何专业模特,来他们的露天展台走秀。

    所以呢,才会有人在震惊于眼前这皇宫般豪华的展台后,发自肺腑的感到可惜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回头看,只是在心中得意的笑:“呵呵,王副总,你可说错了。我小外甥竭力才搞出来的大场面,怎么会没有专业模特走秀呢?等会儿,你们就知道了。给他走秀的模特,不但是专业的,还是国际超模。尤其那个克劳馥,据说每走一步,都是以上万美金来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,你们就忘(情qing)的大叫吧。我对你们的要求不高,眼睛可以发绿,可以狼嚎,但千万别流口水。毕竟,你们代表着开皇集团呢。”

    岳总秀眉皱起,心中暗付李南方怎么还没露面时,董世雄已经率领南方集团的一众中高层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任何人解释,单单从开皇集团众儿郎手里挥舞的小旗子上,写着的“南方集团”四个字,董世雄他们也能看出,岳总等人是来捧场的。

    正在为这鬼天气,赶跑了街头吃瓜群众而犯愁的董世雄等人,看到岳总等人后,会有多么的震惊,激动,感动,那是文字语言无法描述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就不描述了。

    用实际行动,来代表南方集团对岳总发自内心的感谢,更加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岳总,谢谢,谢谢!我代表我们南方集团老总,一百七十五名员工,对您的雪中送炭行为,表示发自肺腑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快步来到岳梓童面前时,董世雄习惯(性xing)的伸出了右手,眼里都快冒出激动的泪花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视而不见,对他伸出来求握的手。

    只是淡淡地问:“你们李总呢,怎么没看到他?”

    伸手求握,却被遭到无视,尤其是当着一众麾下员工,任何人都会感到尴尬的。

    心眼小的人,说不定还会嫉恨扫他颜面的人。

    董世雄也尴尬,可他绝不会因此嫉恨岳总。

    只因他很清楚,他们两口子在被人((逼))的走投无路,都准备买包耗子药吃的时候,是谁对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,为他们提供了不被人欺负的避风港。

    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岳梓童,则是李南方的未婚妻,是他们的老板娘。

    胆敢嫉恨老板娘,这是妥妥不想过了的节奏。

    董世雄也是个聪明人,僵硬在半空两秒钟的右手,立即很自然的抬起,擦了擦没有雨点的额头,神色坦然的回答:“对不起,岳总,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李总去哪儿了。刚扎顶棚时,他还在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总(爱ai)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戏,岳梓童也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也知道董世雄绝不会隐瞒她,最多也就是心里失落:“唉,人渣没有看到本小姨冒着风雪前来的辛苦状,无形中本次行动的感动值,被拉低了不少。但愿,等会儿闹事的混子,能闹出花来。那时候,本小姨再好好表现一番好了。”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岳梓童点头,淡淡地吩咐:“董副总,安排下我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还请岳总您放心,我会做到最好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立即弯腰,点头,满脸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再说什么,轻舒玉臂,脱下了雨披。

    习惯(性xing)的,秘书小杜立即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却接了个空。

    小杜,几乎所有开皇集团的员工都看到,岳总拿着雨披的右手,伸向了原开皇集团的保安队长、现任南方集团的副总王德发。

    关键是,看都不带看他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,岳总这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地被岳总这个相当傲慢无礼的动作,给震惊了,忍不住地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诚然,王德发以前是在岳总手下混过,每次见面都需要绝((逼))的仰视。

    但那是以前啊。

    不是现在!

    现在,王德发早非昔(日ri)阿蒙,不再是岳总麾下的保安队长了,而是堂堂南方集团的副总,这(身shen)份是大大的提高,好像坐了火箭那样。

    所以呢,休说王德发是南方集团的实权副总了,就算他是开皇集团的副总,岳梓童也不能把他当秘书,不,是当奴才使唤。

    因为岳总如果把雨披递给杜秘书的话,就绝不会看都不看她一眼了。

    这,就是红果果的硬踩啊。

    “老王要发怒了。”

    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李全才,望着老脸明显一红的王德发,确定他就算不羞恼成怒说什么,可也会采取无视的态度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但实际(情qing)况呢,却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王德发不愧是最先追随李老板的绝((逼))心腹,别的本事没有,可拍马的功夫,与识时务的态度,却是一直不服气他的陈大力,难以追及的。

    他的老脸或许确实红了下,但随即就像菊花那样,层层叠叠的绽放开来,弯腰,伸出双手,接过雨披的动作,就像臣子在接圣旨那样,带着发自肺腑的尊崇,与感激。

    关键是,人家还大声说:“能够为岳总效劳,是我王德发敲烂十七八个木鱼,都敲不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马(屁pi)拍的,太有水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简直是太、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难道,他不知道,他此时代表的不是他个人,而是南方集团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某敢断言,随着他这个奴颜婢膝的动作,从此后南方集团,就被我们开皇集团死死踩在脚下,永不翻(身shen)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多微楞过后的开皇集团众儿郎,都在为岳总大展神威,借助一个雨披,来狠踩南方集团,大壮开皇集团声威时,有个不怎么和谐的嗤笑声响起:“切,你们知道个毛啊?只看到老王奴颜婢膝了,为什么不想想他为毛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有脑子转的慢的,立即追问:“是啊,老韩,他为毛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老韩冷笑着反问:“哼哼,那你先回答我。我们,冒着暴风雪来此,又是为毛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给南方集团捧场——”

    这人说到这儿后,猛然醒悟了。

    岳总干嘛要下达强制(性xing)的命令,让大家伙冒雪跑来这儿捧场?

    她又不傻,也没谁听说南方集团的老板向她求援,她就自己腆着脸的来讨好——对,就是来讨好。

    向南方集团的神秘老板讨好!

    一个高贵冷艳,且又单(身shen)的美女老板,刻意讨好一个人的目的,是什么?

    当然是神女有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岳总确实在倒追人家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突兀的说出这句话后,连忙张嘴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没人看他,更没谁训他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心中琢磨:“唉,说什么我们硬踩南方集团啊。如果非得说是硬踩的话,那么也只能是岳总自己,以老板娘的(身shen)份,硬踩南方集团的员工,来树立她的威信而已。王德发不是拍马,更不是简直太不要脸。是太聪明了,不愧是传说中的幸运儿啊。”

    打算借助指派王德发感觉受辱,会羞恼成怒的机会,来树立自己强大威信的岳梓童,看到他的反应后,也是愣了下,心中苦笑:“童童啊童童,你这双桃花眼是该抠掉了。这么个玲珑八面的人物,却在你公司里,当了那么多年的保安。还有董世雄,甚至那个混子般的陈大力,都是人才啊。”

    (阴yin)谋没得逞的岳梓童,迅速调整好了心态,淡淡地嗯了声,在林晚晴的陪同下,走向了贵宾席。

    国际会展中心内,是没有任何贵宾席的。

    展台那么多,人们需要不住的走来走去,弄些桌椅在台前,会碍事的。

    可南方集团的展台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空间,就只有他家一个展台,那么完全可以在最佳位置,安排好适当数量的贵宾席,恭请各位贵宾安坐。

    桌子上摆着酒水,果盘,甚至还有香烟。

    贵宾们完全可以边吃边喝,边看大长腿了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众人可是有组织,有纪律的,董世雄并没费力气,就帮杜秘书,把数百人安排的井井有条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是没有座椅的,只能站在那儿,充当捧场的吃瓜群众角色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没说去哪儿吗?”

    坐下喝了口(热re)茶,把寒气驱走后,岳总感觉浑(身shen)舒服了太多,问相陪的林晚晴。

    对于林晚晴,岳总当然不会再摆出高傲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对林晚晴,也稍稍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去墨西哥参加袜业联盟大会,就不会与林(春chun)海一起被绑架。

    老林呢,可能就没机会扮演恩将仇报的小人角色,最终犯了众怒,把自己搞了个家破人亡,唯有遇到李南方的林晚晴,算是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虽说老林的家破人亡是咎由自取,善良的岳总,在林晚晴面前,还是有些内疚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和她说话时,语气就相当的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岳总,李总走时,我们都在忙碌,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林晚晴可没因她家家破人亡,就迁怒于岳梓童,只会站在李南方利益的角度上,开回答岳总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点头,又问:“那,你们李总,有没有安排专业的保安力量,来预防有人捣乱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林晚晴微微一笑:“陈处长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撇撇嘴:“且,就凭那个混子,能把安全工作做到水泼不进?”

    “岳总有所不知,除了陈处长他们之外,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林晚晴刚说到这儿,东南角的会场入口处,忽然传来叫骂声:“草,你特么踩老子脚了,找死啊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