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73章 岳总的一番痴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很多翘首以盼的人来说,盛大的时装节已经徐徐拉开帷幕,老天爷却偏偏来捣乱,这绝对是让人很郁闷的事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却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雨夹雪下的越大越好,西北风最好是像小刀子那样,嗖嗖地刮。

    那样,街头上就不会有人了。

    街头上连个人毛都找不到,又有谁会去会展中心后面的垃圾场遗址,去欣赏南方集团的黑丝走台秀?

    没有人,李南方等人长时间为此忙碌的心血,就会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岳梓童相信,当西北风刮来第一片雪花后,小外甥肯定会手指着老天,跳着脚的骂娘。

    想到他气急败坏,大喊“老天要亡我”的样子,岳梓童就想笑。

    这是老天爷怜她对小外甥的一番痴(情qing),特意给她好好表现,打动那个负心汉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从天气预报上看到,今夜会有第一场雪降临青山后,岳梓童立即下达了一个,让所有下属员工不解,暗中骂娘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有不参与会展工作的员工,包括青山区域内各大工厂的职工,今晚七点之前,必须赶赴会展中心——的后面,观看由南方集团举办的露天走台秀。

    除了婚丧嫁娶生病出车祸脑子进水者之外,所有人都不许请假,更不许擅自中途退场。

    这个季度的奖金,与本次活动挂钩。

    你去呢,季度奖照发不误。

    你不去呢,对不起,会有公司专人,拿这笔钱来雇佣合法公民,前往那边捧场。

    这个很不通(情qing)达理的命令,上到她这个堂堂老总,下到扫地的大妈,都得一丝不苟的执行。

    老天爷仿佛要真心成全岳阿姨,帮她打动小外甥,所以在六点半左右时,大片大片的雪花,随着细细的雨丝,在西北风的夹裹下,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气温,也从中午时的二十度,骤降到零度左右。

    在这么糟糕的天气里,自凡是没有应酬的,谁不想早点回家老婆孩子(热re)炕头,再办点俩人都爽的好事?

    只是没谁会和钱过不去。

    季度奖虽说不多,可清扫大妈也能拿到上千块了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尽管接到命令后,大家伙都怨声载道,可还是得乖乖按照岳总的意思,自备雨披,挥舞着公司统一发放的各色小旗子,排成一排排的纵队,在各部门主管的带路下,向会展中心徒步行军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大家只为岳总这个很不讲理的命令气坏了,没谁去考虑她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。

    队伍从开皇集团停车场出发后,大家逐渐琢磨过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老王,有没有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啊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如果不蹊跷的话,哥们会在别人都回家时,却傻子那样,冒着雨夹雪,顶着刀子风,徒步行军吗?哎哟,我刚买的皮鞋哦,足足六百多块呢,这就泡水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谁开的车子呀?这样糟糕的天气,还开这么快,着急去投胎吗?”

    “小李,你脑子好用,给大妈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五十多岁的清扫大妈,与另一个大妈相互搀扶着,低头迎着风艰难跋涉着,那么刺骨的雨夹雪,都没浇灭她(身shen)为女人才会有的八卦之火:“咱们公司在会展中心,也有展台吧?运营部的张部长,不就带人盯着那边吗?按说我们必须要去捧场,也该给咱们公司去捧场啊,怎么会给南、南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妈,是南方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南方集团。小李,你给大妈说说,岳总为毛要把咱们都整出来,却给那劳什子南方集团捧场呢?”

    “大妈,这种事吧,我觉得您(身shen)为伟大的女(性xing),应该比我更知道岳总的心思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小李向四周看了眼,压低声音,对大妈循循善(诱you)。

    大妈果然上当了,满脸的吃惊:“啊,你不会是要告诉我老婆子,咱们凤凰鸟一般的岳总,下这个让我活受罪的命令给南、南什么公司捧场,就是要倒追那公司的老板吧?”

    小李还没说什么呢,正腆着大肚子拼命才能跟上的某部长,恰好听到大妈这句话,立即叱喝道:“乱说什么呢?岳总的私事,也是你们能随便议论的?还想不想在公司混了?”

    其实岳总这个不通(情qing)理的命令,只要有点智商的人,就能看出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聪明人却没谁会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小李子只是个跑腿的,大妈只是个清扫工,而部长为什么是部长的原因之一了。

    为向小外甥表达本小姨对他浓浓的呵护之(情qing),穿着雨披,还有小杜在旁边打伞的岳总,当然知道她这个命令会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会管。

    谁让我是你们老总,你们都是靠我来吃饭的呢?

    既然吃着我的,喝着我的,那么就该听从我的命令,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没看到,我这个(身shen)(娇jiao)(肉rou)贵的大老板,也在徒步行军,而且走在最前面,为你们挡风遮雨吗?

    雨水,早就侵湿了岳总的运动鞋,让她的小脚丫感觉到刺骨冰冷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坐在舒服的沙发上,左手端着一杯红酒,右手食指拇指叉开,启动睿智的大脑,盘算着该怎么算计小外甥的。

    可不行啊。

    该表现时,就得可劲儿表现。

    幸好,前面路口右转就是会展中心了。

    你妹的,可算是到达行军地了。

    乖乖小外甥,你就准备为本小姨的大牺牲,而目瞪口呆,再欣喜万分,最后被感动的涕泪横流,最好是歪金山,倒玉柱的,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对我献上深沉的(爱ai)意。

    谁说只有男人会歪歪了?

    女人在歪歪起来时,这境界比男人更高,脑洞开的更大。

    “列队。听我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刚走过会展中心后面,还没看展台呢,本次活动的总指挥助理小杜,就从雨披下掏出小喇叭,转(身shen)(娇jiao)声喊道:“以部门为单位,在部门领导的率领下,尽可能排出放眼望去,人马无边无垠的视觉感。保安队的李队长,一定要打起精神来,高度警惕,力保每一个员工,都不能出现意外!”

    王德发被贺兰小新踢出保安队后,他的同乡李全才顺势上位,接替了他的工作,成了新的保安队长。

    昔(日ri)没被员工看在眼里的保安队,今晚要担负着相当重要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们要保证前来捧场的数百员工,人(身shen)安全一定要得到保证。

    除了留守公司的几个人之外,李全才把所有弟兄都拉出来了,可也就十几号人。

    十几号人,要负责数百人的安全问题,这难度有点大。

    但私下里接到杜秘书电话,说今晚保安队会重重有赏的李队长,拍着(胸xiong)脯的表示,无论有多大的困难,保安队全体弟兄,都会全力克服,确保每一个捧场员工,都会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——

    为此,保安队全体同仁,个个都是全副武装,什么钢盔,防爆盾,呲火电棍托天叉,只要能随(身shen)携带的防爆武器,都披挂上了。

    李全才双手放在肋下,匀速摆动着,小跑着从后面跑来,啪地立正,抬手敬礼:“请杜秘书放心,开皇集团安保处,一定会完成岳总交给的任务!”

    他是大声汇报时,把“开皇集团”这四个字,说的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这也是小杜特意嘱咐过的,就是让南方集团那些人、或者就是干脆某个人,能确定这数百捧场者来自哪儿,能知道岳总对他的痴心有多厚重。

    小杜安排工作时,岳梓童那双桃花大眼睛,就像扫描器般的,飞快的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为保证小外甥能看到自己亲临,她不顾漫天的雨雪,摘下了雨披帽子。

    “真你妹的冷哦。亲亲小外甥,你在哪儿呢?还不赶紧滚出来,当着我的麾下,你的爪牙,对我(肉rou)麻的感谢?”

    岳阿姨水灵灵的桃花眼,从董世雄等人也诧异的脸上,飞速闪过。

    整个南方集团除了董世雄,其他人都没被岳总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其他人,就是一帮靠拍马来哄骗小外甥银子的混子而已。

    可现在,岳总觉得她得重新审视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占地足有三亩地左右的垃圾场遗址,地上铺了一层细细的黄沙,场内有数十根钢管立柱,呈梅花桩的向四周辐(射she),撑起了上方的帆布。

    崭新的军用帆布,把三亩地的上空全部遮掩,任由雨雪再大,也别想落下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南背北,背后有超大液晶大屏幕为背景的展台,绝((逼))是由高水平专职人员搭建的。

    舞台是专业的玻璃钢舞台,就是站在下面能看到里面的龙骨,以及暗藏的小灯泡。

    舞台呈现t字型,高约两米,宽达三米的走秀通道,长约足足二十米。

    后方的横向舞台,则长约十米,宽约五米。

    展台上方,居然是用塑钢玻璃来搭建的顶棚。

    顶棚上的各种演出专业灯,安装的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有正式演出,所有只有顶棚下四角的探照灯亮着。

    舞台的每个角,都竖放着小巧而精致的进口音箱。

    舞台周遭,摆放了上百盆小盆景。

    不用等到演出开始,岳梓童闭着眼就能想象到,等所有灯光亮起,澎湃的乐声响起,(身shen)穿(性xing)感黑丝,细高跟的国际超模,左手掐腰,迈着猫步出场后,现场所有男人的荷尔蒙,就会刺激的他们牲口似的狂叫。

    傻子也能看出,要在短短一天内,就扎下这么堪称华丽的舞台,半天内,就扎好能覆盖两千平米的顶棚,得耗费多少金钱。

    花多少钱,还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被岳总看不起的南方人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搞出这么高档次的排场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南方人的工作能力,并不是岳总想的那样不堪。

    就连岳总都被南方集团的大手笔给惊到了,更何况她麾下这帮儿郎呢?

    “可惜了,这么高档的舞台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岳梓童背后,喃喃地说:“舞台再好,没有专业超模来走秀,也只是个没有内涵的漂亮空架子罢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