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72章 冬天的第一场雪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好久都没消息的龙城城,忽然给李南方打电话,总共说了三句话。

    三句话,一个重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她不想儿子出生后,却没有爸爸。

    她这样说,就是告诉李南方,她已经知道他为了个蒋默然,在京华七星会所与林家对抗,结果招下了死仇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豪门,尊严受到如此的打击后,都会把李南方当作不死不休的敌人。

    可能是怀了李南方孩子的缘故,龙城城居然能猜到他被((逼))急后,会采取江湖手段反击。

    那样无可厚非,也很符合李南方的行事作风,毕竟没谁在拥有反击能力时,却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只是那样一来,李南方就再也无法从华夏呆下去了,势必会流落番邦,再也不敢回国,等同于龙城城的儿子一出生,就没有父亲。

    她更是在警告李南方,千万别用那种手段来反抗。

    表达完想表达的意思后,龙城城没有再给李南方任何辩解的机会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相当郁闷。

    林家都已经派狙击手来对付我了,你却还不许我用我最擅长的手段反击,这是故意((逼))着我去死吗?

    什么不想让儿子刚出生就没有爸爸啊?

    我如果不反抗,他还没出生就是遗腹子了。

    老是被动挨打,不是李南方喜欢的方式。

    可为了没出生的儿子——只要不死,随便林家折腾吧。

    特么的,谁让老子欠那小兔崽子的呢?

    反正(身shen)边这些人,就没一个正常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喜欢岳梓童,利用毒瘾百般凌辱她,结果被抓走蹲监狱去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脑子进水,主动邀请冯大少同去云阁山享受浪漫洞房花烛夜,完事后却又死皮赖脸的缠着老子。

    林依婷被贺兰扶苏一脚蹬,却把账算到了我头上。

    花夜神被她好姐妹展妃整的那样惨,还得需要老子去给解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在灰色谷开出了一块世纪之玉吧,还又被胡老二给拿走。

    “唉,我(身shen)边这是聚集了一些什么人啊?怎么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精神都不正常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头疼的想去撞电线杆子时,手机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这次是陈大力打来的。

    接通手机后,不等他说什么,李南方就大吼一声:“都特么的去死,别来烦我!”

    陈大力被吓毛了,在那边吭哧半天后,才小心翼翼的说:“老板,我说完后再去死好,好吧?是这样的,据我夜观天象,掐指一算——咳,据我从手机上看到的天气预报表明,今天傍晚,很可能会有雨夹雪。今年的,第一场雪。我们是不是提前,采取点必备的措施?”

    入冬后,老天爷就不再像农历五六月时那样任(性xing)了,想下雨就下雨。

    他只会下雪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早上出门时,天气还好好的呢,怎么临近傍晚了,却又(阴yin)天了?

    不用大力哥夜观天象,掐指一算,李南方也知道今晚肯定有雨夹雪。

    因为,已经有细细的雨丝,随着西北风从天上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气转(阴yin)的这段时间内,李南方不是低头偷看人家女孩子的大长腿,就是打电话,还真没空注意到老天爷,是什么时候变得脸。

    冬天好吗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,不好。

    冬天来临后,大街上再也看不到白花花的大长腿了,那是每一个男人的损失。

    要不下雨,要么下雪。

    李南方最烦的,就是雨夹雪了,又湿又滑。

    再加上西北风的肆虐,今晚要在会展外面走秀的国际超模们,感觉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陈大力说的没错,是该采取防雨雪措施了,总不能真让(身shen)(娇jiao)(肉rou)贵的国际超模们,在雨夹雪中走秀吧?

    真要那样?

    是造孽。

    冬天,有时候也会打雷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必须得抢在打雷之前,给陈大力打电话,让他速速去做防雨雪措施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天气预报特别看重这个“预”字。

    预报,就和预言那样,只管说出来,至于大庭广众信,还是不信,那就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,所以天气预报准的时候不多。

    这次超准。

    说是傍晚会有雨夹雪,就下起了雨夹雪。

    西北风也更大了,足足四五级左右的样子,让习惯了沐浴在阳光下畅想未来的青山人民,感觉特别的别扭,心(情qing)也不好了,不愿意出门了。

    连门都不愿意出了,谁还愿意去看时装节啊?

    就算有为了祖国时装业发展,不惜冒着雨雪前来会展观看的,谁会舍弃暖烘烘的大厅,去后面那个垃圾场遗址,去看该死的露天演出?

    真以为,大家伙的智商很低,会信那些撒传单的,说今晚会有数名神秘国际超模亮相青山国际会展中心——的后面,垃圾场的遗址?

    南方集团这家小破公司的老板,脑子里肯定包着的是屎。

    正常人,谁会大言不惭的说这些?

    还数名神秘的国际超模,将亮相他们的露天大展台。

    数名——能有一名国际三流超模,给他走秀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,他们家搞得那台子倒是不错,因不受空间限制,台子又宽又大,被专业舞台设计人员忙活大半天后,再配上超级大的液晶大屏幕,倒是有几分国际范。

    一看,就是下了大本钱的。

    但一个台子,一个大屏幕,再好的音箱,就是能让青山人民冒着雨雪捧场的理由吗?

    人们看的不是这些,是腿。

    腿!

    知道什么是腿吗?

    不是男人那毛茸茸的复古腿,更不是中年大妈粗壮的大象腿,而是腿模那修长,白嫩,水灵到掐一下就会冒水的美腿。

    很多群众都知道,一双美腿之所以被称为美腿,和它们主人的相貌,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尤其是名声。

    唯有这双腿的主人,名气足够大,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美腿。

    所以,没有哪个前来参展的群众,会相信有真正的美腿,今晚会亮相会展中心后面的垃圾场遗址。

    自然,也就没谁稀罕去后面看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些来青山打工的外地人,因不愿意花单价一百元的门票钱,偏偏又(爱ai)看(热re)闹,啊,不,是看美腿,所以早早就聚拢在了那边。

    有打着伞的,有穿着雨披的,甚至还有披着塑料布的。

    穿的——通过鞋子,也能看出他们的穿着。

    据西区黑道老大麾下排名第二的悍将小顺子观察,就没一个人的鞋子,能超过五十块。

    连鞋子都不值五十块的人,会欣赏真正的艺术吗?

    哼哼,他们的眼里,只有一条条(肉rou)光光的大白腿而已。

    哪像花钱买票进会展中心的那些群众,基本个个都是擅于发现美,并真心赞扬美的艺术家?

    外面那些人的品味,哼哼。

    恶心。

    低俗!

    当小顺子把他自己的真实感受,都如实禀报给老大大乌鸦后,老大嘎嘎的笑了。

    这笔钱,赚的容易啊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今天午后,大乌鸦正在某茶馆吃红烧(肉rou)呢,北区某位著名的官方人员,派人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,就递给大乌鸦一个黑色方便袋。

    大乌鸦疑神疑鬼的打开,低头一看,虎躯立即狂震。

    乖乖,里面至少有十捆以上的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“今晚,去东区会展中心后面,把那场走台秀搞黄。这些就是你的。事成之后,还有一半相送。不要问是谁指使你做这件事,你可以叫他雷锋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就是某官方人员的代言人,对大乌鸦说的。

    要说差五百多分就考上清华北大的大乌鸦,最大的本事是什么,那么无疑就是打架,捣乱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简直就是为他量(身shen)定做的啊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便秘了,才会拒绝这个好事。

    立即点起麾下四大金刚,十三太保,乘坐三十七路公交车,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遵照“雷锋”的指示,在南方集团的产品走秀没正式开演之前,大乌鸦是绝不会动手的。

    其实刚来到会展中心后,大乌鸦还是很担心的。

    会展后面垃圾场遗址四周,居然有很多穿老虎皮的人,在那儿晃悠。

    带队的,正是大乌鸦宁可去回家揍他爹,也不敢惹的白老虎。

    提起白老虎——东区四大区的老大们,简直就是满肚子的辛酸泪啊。

    有哪位老大,没被白老虎给收拾过?

    特么的,这南方集团的老板,究竟是什么来头,居然能劳驾白老虎亲自带队,为他的演出保驾护航?

    大乌鸦表示不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二十万的现钞魅力,实在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晚上,警方要想认准人后,再抓人的难度太大,大乌鸦真想放弃本次任务。

    “都特么的给我听好了,等会儿闹起来后,谁要是不幸被白老虎抓住,胆敢供出我是幕后大老板。哼哼,后果自己想哦。”

    大乌鸦的这番话,让小顺子等人切(身shen)体会到了当老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老大可以躲在会展中心内,通过手机视频,遥控指挥外面的兄弟,可劲儿闹腾。

    风刮不着,雨淋不着不说,关键是安全啊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人家是老大呢?

    小顺子等人心里默默地想着,齐刷刷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大乌鸦蹲在会展中心旁边胡同口,以非常严峻的态度,再次给各单位讲解今晚的行动任务时,一个小弟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演出,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大乌鸦忽地一声站起来,扔掉了手里画图的粉笔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弟连连摇头:“开幕式还没有开始呢,他们的演出怎么会开始呢?”

    大乌鸦抬手,就把小弟脑袋搂住,夹在腋下,让他吸了口特醇腋臭后,才骂道:“那你叫唤个毛?什么来人了?”

    “来了一帮观、观众!还,还打着五颜六色的旗子。去、去会展中心后面了。”

    被熏得一个劲翻白眼的小弟,抬手指着会展后说道。

    大乌鸦立即带人跑向了后面。

    老远,就看到数百人,手挥各色小旗,很有组织有纪律的,向露天舞台那边走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