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9章 岳总该关心的人是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在为时装节忙碌时,岳梓童也在做相同的工作。

    不过她可比李南方轻松了太多,麾下人才济济,她只需把握大方向,就是她说怎么办,众手下就让她的意图,尽最大可能的完美实现。

    同样,开皇集团是东区最大的民营企业,每年要替本区安排十余个无业人员下岗,为广大民营企业,做出了一个相当正面的表率。

    那么国际时装界在青山东区地盘上召开,就算没有所有企业的展台,也得有开皇集团的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用这边派人去联系,会展牛主任就主动打电话询问,岳总最中意哪个位置的展台,还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等等。

    总之,南方集团与开皇集团在会展中心,是两种待遇的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事都由专门的下属负责,根本不需岳总为此劳心,就把一切工作都做的井井有条了,可她在上班后关注的第一件事,就是与时装节有关的。

    这没什么奇怪的,毕竟本次国际时装节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,早在上周时,就已经有数十家参展品牌,上百名时尚娱乐记者入住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青山时装界的一次盛会,越是在家门口,开皇集团越要有出色的表现,岳梓童当然要密切关注了。

    她的小秘书小杜,也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工作,手里拿着的资料厚厚一叠,光看,就得看半天。

    但是小杜早就多次翻阅,并捡着重要的来背诵了。

    她有把握,无论岳总问到哪个环节,她都能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良好的敬业态度,也是岳梓童比较欣赏她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下午上班时间刚到,小杜就走进了办公室,开始为午休的岳总泡茶。

    刚泡好,(套tao)间的房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岳总的精气神,明显比早上时好许多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修长嫩白的脖子里,那道被小杜注意到却不敢随便问的掐痕不见了。

    等岳总坐在大班椅上,端起茶杯时,小杜整理了下手里的资料,正要说什么时,就听岳总问道“小杜,知道有关南方集团在会展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南、南方集团?”

    小杜呆愣了下后,思绪立即飞出大楼,越过公路,飘向了斜对面那栋四层楼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斜对过,前段时间刚成立了一家公司这件事,对于开皇集团任何一个员工来说,都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很多人关心。

    大家之所以关心南方集团,那是因为那家公司的一位副总,原先在开皇集团工作过。

    如果那位王德发王副总,原先在开皇集团工作时的职务,就是副总,或者其它部门的主管,大家伙就算是关心,程度也不会太高。

    公司有高管跳槽到别家公司去,甚至独自创业的事(情qing),这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原开皇集团安保处的保安队长,又算是什么高管了?

    还不是主动辞职跳槽,是被开皇集团辞退的。

    偏偏,就是这位已经年过四旬,据说只是小学刚毕业的猥琐大叔,被开皇集团辞退去了南方集团后,居然直接被任命为公司副总,薪水在两万元左右。

    草,从草鸡一跃飞上枝头变成凤凰的王德发,华丽丽的蜕变过程,用“奇迹”这个词都无法形容了。

    是传说。

    所有传说中的人物,不都是会被人羡慕嫉妒恨,被时刻关注着的吗?

    所以与其他员工那样,小杜在闲暇之余和人聊天时,也经常提起南方集团,并对那边的老总很感兴趣,他得有多么的寡助啊,才会用一个开皇集团踢出去的老保安当副总。

    只是小杜从没想过,岳总居然也对南方集团感兴趣。

    尤其在时装节开幕在即,午后上班后不过问自家工作,先问那边。

    “岳总问南方集团是什么意思?是存在看笑话的心思,还是看在王德发曾经在这边干过好多年的份上,单纯的关心他?”

    一楞神间,小杜就想到了这么多,开始分析岳总这样问的目的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轻响,打断了小杜的思绪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杯盖,轻轻碰了下茶杯。

    虽然她只是盯着茶杯,并没有看小杜。

    小杜却在看到她秀眉微微皱起后,心中蓦然一惊,意识到自己犯错了。

    岳总看出她在发愣时,心里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一个合格的秘书,在老总询问某个问题时,不应该胡思乱想,只需站在客观的角度上,来回答这个问题就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老总听后,心里会怎么想,那就不是她所考虑的事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从岳总一个很随意的动作,就能猜出她想怎么样的闵柔来说,小杜终究还是差了点事。

    幸好这个错误,并不是很大,小杜的反应的速度够快,立即端正态度:“岳总,午后刚一上班,我就听一位前来公司洽谈业务的客户说,南方集团被取消了在会展中心参展的资格。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见她犹豫,眉梢松开的岳梓童问道:“而且什么?你尽管说,说错了也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小武说,上面有人好像故意整南方集团。”

    小武,是小杜刚谈的男朋友,目前在东区分局工作。

    岳梓童来兴趣了:“哦?小武有没有详细的告诉你,上面要怎么故意整治李、南方集团?”

    林家通过上层途经,取消南方集团在会展中心资格,白灵儿为其申请在会展后面扎高台等事,普通人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小武是东区分局的,要想知道这些不要太简单,并当作把妹的由头,告诉了小杜。

    小杜暗中感激男朋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把这些当闲话来说,她肯定无法回答岳总的问题:“小武还听说,青山大局座为此很生气,在办公室里拍了桌子,嚷着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人民的?某些人,简直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取消南方集团的参展资格也还罢了,干嘛要躲在暗中派人闹事,又刻意指使各大媒体记者,试图摸黑南方集团的产品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小杜这样说后,岳梓童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在商场上,岳总对某些事(情qing)的理解,可不是白灵儿那种没几两脑水能比的。

    被取消参展资格,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,会有人指示不良人员,会在南方集团的露天展出其间故意闹事,这也算不了什么,只要安排足够的安保人员,维护现场秩序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刻意安排众记者,来通过媒体摸黑南方丝袜呢?

    那对苦心准备良久,始终神秘兮兮准备在时装节一鸣惊人的李南方来说,绝对是毁灭(性xing)的打击。

    等小杜更加详细的重复了遍后,就看到岳总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不是忽青忽白的那种变幻,而是时而秀眉皱起发愁,时而眉梢绽放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小杜觉得,岳总现在心里很矛盾。

    应该是一边盼着南方集团就此被毁掉,一方面却又想找个办法,来帮他们解决这个难题。

    女孩子心思不但慎密,还有浓浓的八卦精神。

    小杜是女孩子,当然也会有这些优缺点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岳总是这种神色后,小脑筋就立即开动了。

    暗想,难道岳总对王德发有那意——呸,呸呸,你胡想什么呢?

    岳总是什么样的人啊,她是能面对数百武装歹徒也能凛然不惧的女中巾帼,能够配上她的男人,好像也只有万里迢迢赶去营救她的贺兰、好像是叫贺兰扶苏来着。

    王德发只是已经有了老婆孩子的猥琐大叔,就算再回炉修炼一万年,也配不上岳总一根小手指的。

    那么,岳总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啊,我想左了,想左了。

    岳总关心南方集团,根本不是因为王德发,很可能是那个从没露过面的老板。

    小杜猛然间想到这儿时,岳梓童抓起了手机,飞快的拨通了个号,等那边接通后立即问道:“南、李南方,你现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问出这句话后,才意识到小杜还在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只是用手捂住了手机听筒,抬头看了小杜一眼。

    这就是让她走人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小杜明白,马上放下手里的资料,一句话也没说,转(身shen)快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办公室,关上房门后,小杜才喃喃地说:“李南方?难道说,他就是南方集团的老总吗?”

    小杜来开皇集团的时间并不是太长,可秘书这个工作,本来就担负着为领导扫听消息的功能,所以她很快就凭借她的秘书(身shen)份,真诚的笑容,与市场部那些女人们打成一片,称姐道妹的了。

    任何公司的市场部,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。

    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,因独特的工作(性xing)质,所以个个基本都是交际花,人脉遍天下,什么古今中外,天文地理的,就没有她们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消息她们都如此关注了,更何况本公司的呢?

    饭后茶余,小杜几次听她们提到过一个人名,李南方。

    说李南方是刑满释放人员,来公司就业后,被安排在了小车班。

    只是那小子明显不是个安心工作的主,上班第一天就把小车班的同事们,挨个虐了一顿。

    就这种人,无论谁当公司老板,都会把他给踢出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打架过后,愣是没被踢走,因为他有后台——据说,原岳总的秘书、现在公司新生产基地总裁助理闵柔,曾经追过他几次,却被婉拒了。

    一个蹲过监狱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值得闵秘书那等小黄花倒追?

    不仅仅如此,岳总对他的态度,好像也很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八卦之火熊熊燃起的小杜,下意识的走到窗前,看向了斜对面的南方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李南方正在打电话:“睡觉啊。午饭过后不好好睡一觉,怎么对得起这精彩的人生?岳总,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我觉得,就算你吃饱了撑的实在没事干,也该给冯大少打电话,互诉短暂的离别之苦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