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8章 一切都是为了儿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太阳慢慢爬过头顶,打着哈欠往西边落时,一辆乌黑铮亮的轿车,徐徐停在了一座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边位处京华远郊,风景秀丽,视野开阔,站在山脚下稍稍抬头,就能看到明十三陵。

    车子从主干道驶上这条路后,行人就已经很少了,除了附近的果农之外,几乎没什么游人。

    毕竟只要是来这个方向的游人,基本都是奔着十三陵而去的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们是奔着这边来的,也不会被(允yun)许靠近小山的。

    早在距离山脚下这条青石板小路五百米外,就会被忽然从旁边果林里冒出来的人拦住。

    他们会礼貌的告诉游客,这儿是私人场所,请游客止步。

    知趣的游客就会止步,去别处溜达。

    但也有不知趣的。

    比方两年前北城某位司局的大少,兴趣所致非得跑山上去打兔子,喝令随行者把拦住者,给他拖到一旁,把腿打断。

    腿真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但却不是拦路者的,而是那位司局大少。

    大少被打断腿后,他家老爷子勃然大怒——不对,应该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据说,在得知孙子擅闯那座无名山后,老爷子都差点尿了裤裆,顾不得已经是七十岁的高龄,吩咐两个儿子,立即带他来这儿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哦,别忘了,把这是要害死全家的纨绔给带上,不许包扎断腿。

    司局他爸这样害怕,盖因他在年轻时,曾经给住在那座山的老者,当过警卫员。

    也正是看在这层关系的份上,老者并没有责怪司局他爸,只是淡淡地说,孩子是好孩子,就是教育他的老子太混蛋了——

    从那之后,就再也没有谁敢擅闯这座无名山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也是第一次来,才知道那位传说中的长者,居然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。

    熟读近代史的龙城城很清楚,有一些为华夏做出过大贡献的长者,下野后不喜欢住在闹市区,而是选择一个清净的地方,来颐养天年的。

    山上有一栋占地面积不大的独门小院,就是很平常的那种,青砖红瓦,小院四周都是果树,远远看上去,人们会以为这是果农的房子。

    但没谁知道,住在这的老人年轻时,曾经在共和国叱咤风云过,被西方国家誉为华夏最强硬的鹰派人物代表。

    肚子已经开始显怀的龙城城,跟随被秘书搀扶的爷爷,顺着青石板小路,走到了独门小院门前。

    说是独门小院,其实连大门也没有,就是用一圈篱笆,把三间瓦房给圈起来罢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有一块小菜地,种着白生生的萝卜,绿茵茵的小白菜等菜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材高大的老者,弯腰拿着铁锨,正在给白菜培土。

    还有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,也穿着很普通的衣服,干脆蹲在地上,直接下双手给白菜培土。

    中年人戴着近视眼镜,文绉绉的样子,应该是老者的生活秘书。

    老者秘书抬头,对龙老笑了下,接着继续埋头干活。

    老者却像没听到他养的田园犬,看到陌生人在吠叫那样,依旧低头,专心干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龙老轻轻挣开秘书的搀扶,已经佝偻的(身shen)子,忽然(挺ting)直的好像标枪那样,尽可能大踏步的走进篱笆墙内,顺手摸过倚在墙上的一把铁锨,在手里吐了口口水,干起了活。

    望着忽然不再老态龙钟的爷爷,龙城城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。

    尽管在来之前,龙老已经明确告诉她,要来见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不相信,在明珠咳嗽一声,整个明珠都会感冒的爷爷,会“精神抖擞”的给老者打下手,干农活。

    从两个人的默契配合中,她可以看出两位老者,年轻时肯定合伙种过地。

    龙老加入后,老者秘书就很自觉的退出了菜地,洗干净手后,开始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泡茶。

    “唉,老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老者轻轻叹了口气,拄着铁锨站起来,回头看着龙老,淡淡笑着说:“小龙,你也老了。岁月,不饶人啊。”

    啪地一声,龙老脚后跟一碰,抬手给老者敬了个标准的军礼,声音有些哽咽的说:“报告营长,铁血三连连长龙光耀,前来报到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为,老一辈的长者在见面后,还会以以往的军职见礼,有一定的矫揉嫌疑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有这个想法的人,永远都无法理解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并肩而战而能存活下来的战友们,有多么深厚的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慢慢地举手,回礼后,老者才说:“走,去那边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城城,快过来,给你花爷爷见礼。”

    龙老点头答应了声,转(身shen)对龙城城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龙城城立即乖巧的走上前,双手放在腰胯之处,屈膝行蹲礼。

    老者特喜欢年轻的后辈,给他行礼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他老封建,而是因为这种复古礼节,能让他产生他还很年轻的错觉。

    为人民做出过大贡献的老者,有资格享受这种看似可笑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小娃,很俊俏。不错。就是眉宇间的戾气多了点,这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老者上下打量了龙城城一眼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城城没有抬头,可她居然能清晰感受到,老者在说这句话时,那双混浊的老眼里,曾经有一抹犀利的寒芒闪过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,心脏仿似漏掉一个节拍,后背也有香汗冒出。

    老者居然能从她的眉宇间,有不利于腹中胎儿的戾气。

    明明,龙城城已经把这股字戾气,掩藏的很好了,他怎么能一眼看得出来?

    老者并没有等龙城城说什么,就抬脚走向了石桌那边。

    龙老也没说话,侧(身shen)立在旁边,等老者走过去后,才跟在他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以往那样聪明伶俐,善解人意的龙城城,这会儿有了些手足无措感,不知道该不该跟过去,还是站在这儿等,唯有悄悄看向了老者的秘书。

    正在给老者满水的秘书,正背对着龙城城,但却像知道她在做什么那样,藏在背后的左手,偷偷向篱笆院门口指了指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小龙啊,你还没资格站在这儿,听二老说什么,还是赶紧去外面等着吧。

    龙城城顿时如蒙大赦,连忙点头道谢后,转(身shen)走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走出老远来到一棵果树下后,龙城城才长长松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更加丰满的(胸xiong)口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刚才她站在院子里时,明明就一栋小院,两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,可她却仿佛处(身shen)于龙潭虎(穴xue)中,稍稍有点不慎,就会立即被看不到的某种气流,给搅成粉末那样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种杀气,比她所知道的任何杀气,都要强大太多倍,磅礴无疆,让她倍感自己渺小可怜。

    百人斩杀手的杀气,龙城城施展(阴yin)谋手段害人时的杀气,与这种杀气相比起来,那绝对是萤火虫企图与皓月的区别。

    这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军旗一挥就有数万儿郎,手持钢枪犹如洪水猛兽那样,踩着遍地敌人、战友的尸体,卷向敌方阵地时,才有资格具备的杀气。

    能够具备这种杀气的人,放眼整个华夏,也没有第二个人了。

    老者姓花,是龙老的老上级。

    据说,七星会所的花夜神,与他好像有那么一点牵扯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谁敢去论证。

    花老与花夜神是否有关系,龙城城并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她这次跟爷爷来无名山觐见花老,是她不顾(身shen)怀六甲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结果。

    自从她知道李南方在七星会所得罪林家后,就知道那厮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怀上他的孽种,李南方就算脑袋被林家的人拧下来,她也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她真心不想,她儿子在出生后,就没有爸爸。

    或者,儿子他爸,是个被林家追杀到海角天涯的亡命徒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为了儿子。

    为了儿子,龙城城敢徒手与狮子搏斗——这可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男人,永远都无法理解,母(性xing)有多么的坚强,自私,伟大。

    京华林家,就是个与明珠龙家齐名的存在,这次李南方得罪死他们后,龙城城要想让儿子出生后,就能看到父亲,那么只能被迫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这种事,她是不敢请求父亲的。

    求,也没用。

    毕竟她怀的是孽种,她爸恨不得一脚把她踹流产,再连同林家一起整死李南方呢,怎么可能去帮忙讲(情qing)?

    所以,她唯有去求不问世事的龙老。

    龙老的觉悟,就是比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高许多了,看出孙女确实稀罕腹中孩子后,只好答应她。

    龙老可是活成精的人,就算答应孙女拉李南方一把,也不会傻到让龙家出面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京华无名山的花老。

    如果说林老太是仗着能活,才活成贵族圈内的泰山北斗,那么花老则是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要说全华夏不买林老太账的,也唯有花老了。

    林老太或许还敢在龙老面前摆谱,但在花老面前——哪儿凉快,就去哪儿呆着去吧。

    一个大把年龄都活在狗(身shen)上的老妪,怎么可能与为人民做出大贡献的名宿相比?

    假如只是为了孙女,龙老是不敢来打搅老营长的。

    他是在听说,林老太被花夜神给骂了个狗血淋头,沉默半晌后,才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些,龙城城则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人渣,你可知道为了帮你,我已经把我所掌控的七成资金,都无偿还给家里了么?以后,你要敢不疼(爱ai)我儿子,我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龙城城左手轻抚着小腹,远眺十三陵方向喃喃自语时,背后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目送龙老在龙城城的搀扶下,慢慢走下山后,花老双眼微微眯了下,淡淡地说:“更生,王鲁阳还在人民(日ri)报社那边工作吧?”

    秘书更生踏前一步,轻声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派人去青山吧。”

    花老微微冷笑:“现在有些人,好(日ri)子过久了后,已经忘记这天下是怎么来的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