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7章 林家接触而来的报复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毫无疑问,如果能把青山街头也能控制,林家也会通过自(身shen)势力,不许南方集团在会展后面扎台子的。

    这种百年豪门在华夏的势力,简直不要太盖。

    局座今天凌晨才给南方集团批了会展后的空地,今早八点刚上班,就接到省厅某位领导的指责电话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因局座在青山市局宝座上的这些年,工作表现一直很出色,即将被提拔到省厅工作,这位领导在指责他不该乱批地时的口气,还是相当婉转的。

    局长能有出色的表现,主要是白灵儿在这数月间,给市局几次立下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单说在小青河畔搞定两个死杀,前往泰国抓捕黄志强这两件案子,就获得了很高的加分。

    手下得力(爱ai)将,为她男朋友找个空场地来演出,这算过分的要求吗?

    不但不过分,还是好事,毕竟租用场地得花钱吧,那是给地方上创收呢。

    哦,就因为李南方得罪了贵人,就连公民该享受的最起码权力,也丢掉了吗?

    还通过高层来施压,指责局座“乱弹琴”。

    真以为局座是任人可捏的老实人吗?

    如果局座真是这样的,那他就不配在这个位置上坐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听出那位领导的指责意思后,局座语气立即冷了下来,根本不需特意给李南方巧辩什么理由,完全可以公事公办的态度,就让领导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“局座说,他只能帮你到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简单叙述一遍后,又说:“市局做主,把会展中心后的空场地租用给你,这没什么问题。关键是,他从那位省领导的话里,听出所有模特公司都不会与你合作。没有模特怎么办?你总不能让你们的员工客串吧?”

    白灵儿潜意识内,已经把李南方的事,当作她的事来办。

    不,是来担心了。

    局座告诉她,不但没有模特与南方集团合作,今晚演出时,还会有东区官员,在会场“执勤”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些值夜班的官员,也都是听从林家安排的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敢明目张胆的捣乱,可肯定会在暗中动手脚,比方指使一些小混混之类的闹场。

    白灵儿表示,这件事李南方不用担心,青山市局刑警队长亲自带队维护治安,如果真让人现场捣乱成功,那她也没必要再穿这(身shen)警服了。

    “白警官,替我谢谢局座。还有你,在帮我时,别表现的太明显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沉吟片刻,刚说到这儿,就被白灵儿打断:“觉得我做不好?”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: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怕连累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说道:“局座位子在那儿摆着呢,就算林家对他有意见,但只要他能行得正,坐得端,没谁能把他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自凡是能爬到局座这个位置的人,谁的背后没有大人物罩着?

    如果局座依法办事还被林家为难打压,那么根本不用他做什么,他所在的派系大人物,就会替他把这些麻烦摆平。

    官场上的斗争,从来都讲究个平衡,没有哪个派系,为了私事就忽略别家派系的利益。

    不过白灵儿的位置,在大人物眼里,就差点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林家发现她与李南方走的近乎,真要发狠打击她,估计局座所在的派系,在权衡过利益后,会选择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官场上没有对错,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劝我了,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执意要跳出来帮忙的白灵儿,在即将收线时,又说:“不确定消息,今晚所有参与时装节的记者,都不会给你们捧场的。”

    在白灵儿看来,所有记者都被嘱咐不给南方集团“捧场”,并不是多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的眉头,却立即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相比起局座被人指责,今晚会有人闹事这两件事,所有记者不会给南方集团捧场,才是林家使出的最大杀手锏。

    记者,可是早就号称无冕之王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手里的笔杆子,能直接影响广大群众对某件事的看法。

    现代是经济社会,任何行业都已经被铜臭所污染,包括记者。

    所以记者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的丑闻,也是经常发生的。

    京华林家,在宣传口这块的影响力,相当大。

    虽说不敢擅自插手几大报刊,央视等重量级的媒体,可——区区青山国际时装节,有什么资格,能让这些重量级的媒体关注?

    所以这次来青山的记者群体,基本都是各地方卫视的时尚,娱乐频道。

    林家要想在这方面做点手脚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预见,一旦这些记者们嘴巴歪歪,就算南方集团的演出再精彩,也可能被他们泼上比如“低俗”之类的污水。

    到时候,非但起不到李南方想借用媒体来宣传自己产品的初衷,反而会变成让人把南方黑丝给污蔑臭了的反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会把这个担心,告诉白灵儿。

    一来,告诉了她,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二来,只能让她白白为李南方担心。

    “唉,林依婷,这就是你说的开胃小菜吗?”

    与白灵儿说再见后,李南方低低叹了口气,拿起桌子上的签字笔。

    签字笔在他右手五指间,灵巧的转着花,眼花缭乱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把签字笔狠狠刺向了桌子。

    笃的一声闷响,签字笔居然刺进红木办公桌内,深达半寸。

    他真有些烦了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,他并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为保护蒋默然,把林康白痛扁了一顿。

    在七星会所时,他还任由林老太拿拐杖,把他砸了个头破血流,连个(屁pi)都没敢放。

    他做的还不够吗?

    他为什么这样忍气吞声?

    还不是为了想遵循师母的意思,做个好孩子,走正道,办点正事?

    可为什么,这些所谓的大人物,却偏偏不许他走正道呢?

    难道,非((逼))我使出最娴熟的江湖手段,来拼个你死我活吗?

    那就拼吧。

    反正这是你们((逼))我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冷笑了下,拿起手机拨通了叶小刀的电话。

    刀爷可能在大街上浪呢,周围有纷杂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(情qing)不怎么样,刀爷心(情qing)更不怎么样,张嘴就骂:“草,又有什么毛事?告诉你,刀爷昨晚值夜班,到现在还没休息。哈欠。诅咒黑心老板三年内不举,不许下夜班的员工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草,就你这种不服管教的呆((逼)),会给人去打工?”

    刀爷前段时间,确实给人打过工,受李南方委托跑去开皇集团,给岳梓童看家护院的。

    可他只在开皇集团呆了一天,就把老板给炒了鱿鱼。

    这件事李南方很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才奇怪,除了岳梓童之外,还有哪个被诅咒的老板,有资格能让叶小刀给他打工。

    “废话。我现在可以说是(身shen)无分文,不打工怎么挣钱去泡妞?”

    “老子有钱,你可以和我借,三分息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饿死不吃嗟来之食,刀爷我自尊心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家公司打工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问出这个问题,就听手机内传来别人的叫骂声:“叶小刀,你特么的还想不想干啊,站在路边墨迹个茄子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人的叫骂声后,李南方眉梢突突挑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这骂声,简直是太熟悉了,不是他麾下与王德发并成两大拍马高手的陈大力,又是哪个?

    叶小刀,竟然在南方集团工作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还被陈大力骂来骂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预见,大力哥的后果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,陈处长,我马上过去——那个谁,我不和你聊了,领导叫我呢。特么的,这破公司,这该三年不举的臭老板,就知道无(情qing)剥削我们底层大众啊。”

    手机嘟的一声响,剪断了叶小刀的骂骂咧咧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真心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想不到,在西方世界绝((逼))威名赫赫的叶小刀,会来他公司当一名保安。

    肯定是保安。

    能够给陈大力呼来唤去的人,除了安保处那些人,还能有谁?

    这特么就是现实版的“兵王回归”的。

    很多网络小说里,不都是这种烂大街的狗血桥段吗?

    在外呼风唤雨的兵王,回国扮猪吃老虎的去某公司当保安,装((逼))踩人,最后与美女总裁成就好事,过上了所有男人向往的醒掌杀人权,醉卧美人膝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,人家兵王都是去美女老板的公司当保安啊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的老总,是美女吗?

    摸了摸自己裤裆里那个家伙事,李南方脑海中忽然升起某种极度恶心的画面,(情qing)不自(禁jin)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他给叶小刀打电话,是想“委托”刀爷,用江湖手段去对付林依婷。

    反正那个狂妄无知的女人,已经被贺兰扶苏给蹬开了,李南方就能放开手的去收拾她了。

    他也相信,叶小刀肯定很乐意去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林依婷是个美女。

    自凡是和美女沾边的事,就是不给钱,刀爷也会像嗅到死鱼烂虾的苍蝇那样,立即挥动着翅膀,嗡嗡的飞上去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把意思说出来,就被叶小刀藏在眼皮子底下的现实,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。

    只要叶小刀能在他(身shen)边,无论是存着何种恶趣味来的,那么反击林家这件事,就不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碍于(身shen)边有很多人牵挂,李南方现在就像被戴上紧箍咒的孙猴子,浑(身shen)的本事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藏在暗中的叶小刀,却能肆无忌惮的去做。

    甚至,能比李南方做的更好!

    “岭南陈家,也是个不次于京华林家的存在。结果,不也是被叶小刀给搞得吃个哑巴亏,再也不敢动弹了?如果他仅仅是叶小刀,还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脸上露出(阴yin)笑:“他背后的秦玉关呢?那可是大神。老秦,我总算是找到机会,让你为勒索我,付出代价了。希望,你不要太头疼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