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6章 来找茬的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方集团规模再小,也是个公司,李南方也是个老板。

    就算青山最大的领导,打电话找李南方,也得喊一声李老板的。

    这是最起码的礼貌,是教养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人可以在打电话时,直呼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比方谢家婆娘,比方岳阿姨——

    但这些人在直呼李南方的名字时,肯定不会这样用这么(阴yin)森的语气。

    聋子都能听得出,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对于来者不善的角色,李老板从来都不会畏惧。

    尤其听对方的声音,有些耳熟,还很年轻后。

    对年轻的女孩子,李老板总是会特别包容些,端起水杯慢悠悠喝了口,才说: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对面女孩子立马确定他是谁了:“你就是李南方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会听不出我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孩子冷笑:“李南方,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坦然说道:“像我这种(日ri)理万机的大忙人,哪有闲心去记一些阿猫阿狗的声音?”

    不等女孩子说什么,李南方喀嚓一声放下了话筒。

    明摆着的,对方就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对于来找茬的人,李老板从来都没什么好态度的。

    叮铃铃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,那边的女孩子,非得要让李南方知道她是谁,然后再说出她打电话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很重要吗?

    她的目的?

    靠了,想搞毛,尽管放马过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有必要逞口舌之能吗?

    女人的嘴巴,除了吃饭喝水之外,就只有另外一种功能了。

    但绝不是用来骂人,威胁人之类的。

    叮铃铃。

    电话继续响。

    仿佛李南方不接听电话,她就会把座机打爆那样。

    等铃声第六次响起来后,李南方才拿起了话筒。

    这次,女孩子没有敢让李南方猜她是谁,上来就自报家门了:“我是林依婷!李南方,你敢再挂掉我电话,试试!”

    试试就试试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,李南方放下了话筒。

    林依婷?

    不就是京华林家的大小姐,林康白那个瘸子的亲妹妹,贺兰扶苏的未婚妻,那晚在七星会所张牙舞爪,却被花夜神给震住的女孩子吗?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别人,看在她(身shen)材相貌也不错的份上,忽然间又无聊了的李南方,说不得还会和她搭讪几句,聊聊今天的天气,她大姨妈来时会不会肚子疼之类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林依婷,那就免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就算是用脚丫子,也能猜出林依婷为什么要找他的。

    无非是林家在七星会所吃了大亏,林家把满腔怒气都洒在他(身shen)上,通过了官方途经,给青山这边施加压力,取消了南方集团在会展中心的展台资格。

    再给他打电话,说这只是林家收拾你的开胃小菜,接下来就会大餐陆续呈上,给你想不到的“意外惊喜”。

    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李老板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如果怕豪门的威胁,就不会岳家的儿媳妇怀了他的种,更不会把贺兰小新几乎折磨致死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龙城城,贺兰小新来说,区区一个不成熟的林依婷,实在提不起李南方的斗志。

    她(爱ai)怎么玩,就怎么玩。

    无论玩出哪种花样,李南方都会奉陪到底,都不带说一声怕的。

    座机,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看着座机,李南方叹了口气,有些兴趣缺缺:“终究是不食人间愁滋味的青涩小苹果,稍稍受点委屈就要发誓要毁灭整个世界。如果你是贺兰小新,龙城城那种妖孽,就不会主动腆着脸的来找骂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看在这是未来便宜小舅子媳妇的份上,李南方这个当姐夫的,还真不好对她爆粗口。

    可座机一个劲的响,也不是个事啊。

    别忘了他手下所有干将都撒出去了,随时都有可能给他打电话汇报(情qing)况的,林依婷总是拨打,会影响他工作的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好再次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可从没哪个人,让林大小姐拨打这么久的电话,尖声叫骂的声音,几乎把李南方耳膜给震裂了。

    只好把话筒放在桌子上,任由她混蛋,流氓,人渣的一顿狂骂。

    她骂了足足一分钟,翻来覆去就是这几个词,一点点的新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想我有着五千年文华传承的华夏,把骂人的词汇整理起来后,再让人照本宣科的去骂,肯定骂个三天三夜,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由此证明,这些贵族人士在品味提高的同时,也抛弃了这类的文华传承。

    等到用时,才会这样单调,枯燥,苍白,没意思透了。

    “就不能变点新花样?要不要我教给你怎么骂人?”

    等林依婷骂累了,要喘口气时,李南方趁机插嘴:“比方,你在骂我是人渣时,不能忘了威胁要睡我一万年。总是保持着我在下,你在上的单一动作,不把我榨成人干,你誓不罢休——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混蛋,混蛋——呜,呜呜。”

    林依婷又叫骂了两声后,忽然呜呜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骂哭了?

    我还没有拿出真本事来呢。

    听到哭声后,李南方在有些惊愕的同时,也多少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对方,终究是刚走出象牙塔的豪门贵女,人虽然有些臭(屁pi)的高傲,也勉强算是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个缺点,那就是最怕女人哭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哭老公还是(情qing)人,都是那样的楚楚可怜,让人不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我不骂你了,你先别哭了。有什么事,直接说。给你五分钟的时间,我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个混、你陪我的扶苏哥哥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我陪你的扶苏哥哥?

    这话带有一定的歧视啊,你是在怀疑我抢走了贺兰扶苏?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扶苏哥哥怎么可能会离开我?”

    “啊?哦,搞了半天,是贺兰扶苏把你给踹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天在会所时,贺兰扶苏曾经说过,他不配给林家当女婿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李南方自己满(屁pi)股的屎都没擦干净,哪有心(情qing)去管别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?

    再说了,他也很清楚豪门间的联姻,可不是五好市民偶尔出轨去找小姐,完事手机转账后,立马提上裤子走人,以后在大街上相见,也会假装不相识。

    豪门间的联姻,那是带有强烈利益色彩的。

    关系一旦确凿了,就不能轻易分开,要不然有可能会引发派系斗争。

    慢说那天李南方根本不在乎贺兰扶苏怎么说的了,就算关心,也会觉得他好说,却不好做。

    所以,当林依婷哭着告诉他,贺兰扶苏竟然真把婚约解除后,李南方才会吃惊。

    “扶苏哥哥踹、离开我,都是你害的。都是你!李南方,我要和你势不两立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含着金钥匙出生在豪门的林依婷,思想相当的“单纯”,并没有意识到林康白强行非礼蒋默然的行为是错误的,林老太不分青红皂白的跋扈,更是直接引发贺兰扶苏反感林家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那天如果李南方没有干涉林康白非礼蒋默然,惹出那么大的乱子,贺兰扶苏就不会离开她。

    李南方,就是她失恋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失去痴(爱ai)男人的女人,就会变成偏执狂,只会把失去幸福的责任,全部推在别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正如林依婷现在所说的这样,不就是蒋默然被林康白强行非礼了吗?

    别说还没有得手,就算真得手了,那又怎么样啊?

    区区一个小医生而已,大不了事后林家拿出个三五十万来补偿她就好了。

    听她说到这儿后,李南方的耐心终于被她的“理所当然”消磨殆尽,淡淡地说:“林依婷,你该庆幸,我不是贺兰扶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贺兰扶苏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的冷笑道:“我会先把你肚子搞大后,再把你一脚踹到非洲黑矿去。据说,那边的工人,特别喜欢虐怀孕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混蛋,你流氓,你人渣。”

    林依婷被气疯了,又开始尖声叫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婊砸。”

    对这种人彻底失望的李南方,不再客气:“其实你连婊砸都不如。最起码,婊砸还能分得清是非,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势,让顾客心甘(情qing)愿的掏钱呢。你又算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既然贺兰扶苏已经把她给蹬了,李南方就没任何顾忌了:“你凭什么,以为你们林家的人,就该祸害别人,却不用担负责任?难道说,你那玩意是镶金边了,所以人才高贵?真这样的话,那我下次非得见识见识。放心,我会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林依婷被他骂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本事,对我使就是了。不管是玩白的,还是黑的,老子都接着。”

    骂一个在通(情qing)达理方面连婊砸都不如的女人,李南方并没有任何成就感,咔嚓放下了话筒。

    其实,在发现林依婷的世界观很不对后,李南方除了辱骂她之外,还可以给她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又不是她爸,凭什么要教育她该怎么做人呢?

    这种女人,不吃次大亏,她永远都不会明白,其实她也就是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叮铃铃,座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还真够((贱jian)jian)的,很喜欢被骂。好吧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看都没看来电显示,李南方就抓起话筒:“我说你怎么这么((贱jian)jian)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((贱jian)jian)呢?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莫名其妙的脆生生声音,从话筒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听出是白灵儿,连忙笑的解释:“刚才有个神经病,总是打电话来(骚sao)扰我,让我不胜其烦——白警官,请问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白警官也没在意,直截了当的说:“我刚从局座那儿得到消息,青山乃至东省所有从事模特行业的公司,今天一早都接到电话,不许与南方集团合作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