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3章 她无话可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路狂奔回来的路上,岳梓童最担心的,就是等她回家后,才发现李南方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与贺兰狐狸一起,撇下她这个可怜的小姨,去双栖双飞了。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当岳梓童停下车子,迫不及待抬头看向客厅那边,从敞开着的房门里,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家伙后,提在嗓子眼的心儿,这才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只要李南方没走,岳梓童就有一万个把握,能让这小子“破涕为笑”,继而感激涕零的抱住她,一个劲的说,以后再也不敢误会小姨,不动她一根手指头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可以用别的动她。

    别墅院门口也敞开着,岳梓童正要把车子开进去时,却又迅速倒车,把车子贴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这是冯云亭的车子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,有什么资格,能驶进她与小外甥的(爱ai)巢中?

    左手开门,右手抓起后座上的小包,岳梓童急不可待的跳下车子,顾不上整理下凌乱的秀发,不整的衣衫,就快步走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在被杨逍吓坏转(身shen)逃下山时,岳梓童可是摔倒七八次。

    因极度恐惧而冒出的冷汗,把衣服塌透,秀发粘在了额头上。

    总之,她当前的模样很狼狈,就像被没礼貌的男人接连推倒过几次那样。

    她没整理仪表再去见李南方,那是因为她想让小外甥看到她这样子,能真心感受到,她是多么想见到他的迫切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毒瘾发作时,她都能想到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谁要敢再说小姨(胸xiong)大无脑,她会大嘴巴伺候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想到了这个细节,却没注意到,她在从后座拿起小包时,还连带拿了一串塑料包装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名字的官方名称,叫安全(套tao)。

    有几个的包装已经拆开用掉了,却依旧与没用的产品连在一起,随着岳总急促的步伐,在夜风中随风飘舞着。

    这串十只装的安全(套tao),是冯大少与他小(情qing)人,去野外游玩(性xing)趣所致玩车战时的遗留品。

    昨天凌晨接到岳总盛(情qing)相邀的冯大少,在刚过去的一整天内,都处在高度亢奋状态中,早就忘了车后座这东西了。

    决心要献(身shen)的岳梓童,也是心神不定的,同样没有注意到这玩意。

    老天爷,绝对是个有着恶作剧心理的老变态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也不会让小姨在着急去见小外甥时,随手一抓包,就把这东西也抓在手中,拎着走进客厅,来到李南方面前后,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他想看不到都不行。

    那玩意的包装很精美,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特别刺眼。

    尤其岳阿姨一副被男人在野地里推倒数次的狼狈样,与这玩意配合起来,那叫一个相当默契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没走,简直是太、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停住脚步,看着李南方,把所有当小姨的自尊啊,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啊,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就像她在回来路上想的那样,语气真诚的说:“南方,对不起。我错了。我向你道歉。以后,我再也不会这样任(性xing)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他只是古怪的笑了下,目光从她贴着秀发的额头,慢慢往下看,经过她的眼睛,鼻子,小嘴巴——最后,落在了她右手拎着的小包处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呀?难道,你不相信我在说真心话?”

    这厮的古怪反应,让岳梓童有些生气,刚要习惯(性xing)的喝斥他,话到嘴边却又猛地想起她要温柔,像长辈那样呵护他,像妻子那样体贴他:“说话呀,你。如果你不愿意说话,不说也行。如果你想打我,我、我不会还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总算是说话了:“冯大少就是不行。足足十五个小时的时间,才把你推倒三次。可惜我没在场,要不然我肯定拿大嘴巴抽他。他特么的给我们男人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、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不然,她怎么会听到这么荒唐的话?

    她惊讶的发问时,下意识的抬手,用右手小指去挠耳朵时,被抓在手里的那一串东西,啪哒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然后呆住。

    她想请老天爷来作证,她也不知道刚才手里怎么会拿着这玩意。

    一盒十只装的安全(套tao),已经用过三个了。

    被撕开的塑料包装,豁豁牙牙的,就像怪兽的嘴巴,在她眼里瞬间放大了上万倍,一口就把她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手里拿着用过三个的安全(套tao),又因冷汗湿透重衣后,在下山路上摔倒过,搞得好像被人推倒那样。

    别说是李南方了,就算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在看到她当前的狼狈样子,看到这些安全(套tao)后,都会以为她被冯大少那个什么过。

    呆愣愣望着地上的安全(套tao),岳梓童忽然发现,她浑(身shen)都是嘴,也无法解释清楚,她确实有报复李南方的决心,但(阴yin)差阳错下,却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谁会信?

    她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冯大少忽然发病,她相信这会儿正在——无论她是不是存着报复李南方的心,要对冯大少献(身shen)。

    也不管她有没有真献(身shen)了,她都错了。

    错的离谱。

    错的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屈膝,蹲了下来,拣起那串恶心的安全(套tao)。

    然后,走到门后,随手丢在废纸篓内,才转(身shen)看着李南方,苦涩的笑了下,轻声问:“你怎么,还没有去休息?饿了没?如果饿了,我去给你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下面吧,你的手艺,我不敢恭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下搁在案几上的双脚,站起(身shen)走向了厨房:“你呢?饿不饿?饿了,我多下点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摇头:“不是很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饿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厨房内,带上房门时,吹起了《妹妹想哥泪花流》的口哨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争吵。

    就像他们都不怎么在意,岳梓童是不是在十五个小时的时间内,被冯云亭在野外推倒过三次。

    甚至,李南方都没问,岳梓童干嘛还要拿安全(套tao)来他面前,恶心他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没解释,她怎么就拿这东西进来了。

    从她早上跳上冯云亭的车子,午夜才模样狼狈的回家后,大错就已经铸成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任何的解释,吵闹,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倒不如省点力气,想想自己以后的打算。

    有荷包鸡蛋的香气,从虚掩着的厨房门缝里传出来时,岳梓童发现了案几下面,放了几条特供香烟。

    几条,就是数百颗。

    一天来一颗的话,岳梓童也能在两年内,不用被毒瘾所拖累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端着两碗鸡蛋面,走出厨房时,岳梓童刚好吸完一颗烟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刚才岳梓童明明说不怎么饿,李南方也没说要给她下面,可当他端上面条后,她还是很有礼貌的道谢后,拉过一碗,拿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反正这是在你家。我这个房客,在下面条时,捎带着给房东下一碗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客气的摇头,用脚挑过一个锦墩,坐在了岳梓童的对面。

    面条那么烫,这厮就像没感觉那样,端起饭碗,抄起筷子,哗哗地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没他这么皮厚,用筷子夹起几根面条后,凉凉还要吹口气,才姿势优雅的吃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李南方就把空碗放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夜宵,是不用吃太饱的,这样对胃不好。

    拍了拍肚子,李南方看着低头吃面的岳梓童,笑道:“忽然想到了一个与‘樱桃小口’的段子,给你讲讲?”

    “特好笑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头也不抬的说:“如果特别好笑,那就等我吃完,免得喷你一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喷我一脸,很有内涵啊。段子的好笑程度一般,是个老梗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上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不是桌子上的特供,是他自己买的那种。

    话说在古人眼里,什么才是真正的樱桃小口呢?

    真正的樱桃小口,就是在吃面条时,刺溜一声,面条进去了,面条上带着的菜叶子,却被挡在了嘴外面。

    “哈,每当想起这个段子时,我都会纳闷。比牙签粗不了多少的小嘴,男人怎么用?”

    李人渣讲着讲着,思想又开始滑坡时,却看到有晶莹的泪水,从岳梓童双颊上,滴落在了面中。

    她却像是不知道,依旧一小口,一小口的吃着面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感觉自己的笑声,无比的刺耳,双腮鼓了下,闭上嘴,闷头吸烟。

    一碗李南方在一分钟内,就能吃完的面,岳梓童用了足足半小时。

    她吃了多久,泪水就滴了多久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总是说,女人是水做的呢。

    她吃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也很干净。

    就像吃完这顿面后,她就会去刑场上英勇就义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下的面,也比我下的要好吃很多。”

    推开空碗,岳梓童拿起纸巾擦了擦嘴,看着李南方:“贺兰小新,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把她撵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她是被军人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犹豫了下:“以后,你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没问,她怎么会被军人带走,只是点了点头,问:“你,会不会想她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李南方才说:“会。因为她,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比我,还可怜吗?”

    “最起码,她从来不屑做折磨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着,站起来:“时候不早了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天亮后就走,永远都不会来这个家了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他相信,他不说,岳梓童也知道。

    躺在硬邦邦的木板(床chuang)上,李南方忽然有了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到底是舍不得岳梓童呢,还是舍不得岳梓童呢——

    谁知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觉醒来时,窗外的天,刚蒙蒙亮。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冷,太阳公公也越来越懒,早上六点半搁在夏天,早就光芒四(射she)了。

    下(床chua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展开双手,惬意的打了个哈欠后,开了门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了岳梓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