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2章 我总是这样大人大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觉得,她可能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做梦,她怎么可能主动邀请冯云亭来云阁山,咬牙发狠的,要把自己的清白之躯献出去?

    不是在做梦,她怎么可能会遇到男杨逍这种死变态?

    也唯有是在做梦,她在一路狂奔下山时,才会摔了七八跤,却不知道疼,爬起来继续飞奔,发丝凌乱,衣衫不整,几乎是用扑的动作,冲进了车子里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冯云亭在忽然病发被人抬走时,他的车子钥匙留在了酒店桌子上。

    洞房花烛夜破灭的岳总,意兴阑珊之下要回家,当然不能忘记拿走车钥匙了。

    她这才能有车可乘,点火启动后,车子好像被打了鸡血的疯牛那样,哞哞叫着,快逾流行闪电的,冲上了返回市区的道路。

    人在极度惊恐中,可能会激发潜力。

    搁在平时,就算你拿大脚狠踢岳总的(屁pi)股,她也不敢在盘山公路上,飙出一百三以上的时速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仪表指针,却指向了一百六。

    其间,不知道玩了几次漂亮的飘逸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一次,车子外侧后轮,都已经在悬崖上方悬空了,愣是被她有如神助般的,抢在侧翻之前的一刹那,冲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车子终于来到了一马平川的地界,从后视镜向后看了眼,并没有看到有任何东西追上来后,岳梓童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车速放缓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,她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驾车跑完那些盘山路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知道,她脱险了。

    以后,就算是打死她,也不会再脑子发(热re),做这种蠢事了。

    她要回家。

    她要去找她的小外甥,告诉他,她已经不生他的气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好好的过(日ri)子,让我给陈大力他们当一辈子的老板娘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想到小外甥可能会因为她的回心转意,而激动的满脸通红,猴子般的在客厅内上串下跳,说不定还会把她就地推倒,给她再次烙上“你是我李南方的”的烙印后,岳总的心儿,就开始砰砰的大跳个不行。

    至于家里那个不要脸的贺兰狐狸,看在她也算是小外甥的女人份上,也不用太惩罚她了,让她滚粗岳家别墅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唉,我总是这样大人大量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幽幽叹了口气后,抬手捂着嘴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    该死的毒瘾,又开始发作了。

    想到小外甥可能会讨厌自己为吸毒,就放弃尊严,岳梓童整个人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接着,又好了。

    贺兰狐狸说过,小外甥也已经成为瘾君子了。

    以后,小夫妻俩人完全可以抵足,共同吞云吐雾,反正他是金三角南区的老大,搞点一号来吸吸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想到不用抛弃尊严,就能有香烟可吸,岳梓童就精神一振,再次加大了油门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优秀的女孩子,在提到男人时,总会故作不屑的骂臭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毫无疑问的是,她们的(情qing)绪,甚至对待人生的态度,都是受这些臭男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就拿白灵儿来说吧。

    自从泰国回来后,她就像变了个人那样,整天没事发呆,梦游那样。

    让局座等人很担心,有一天她走在路上,会被车撞,走在河边,会忽然跳河,看到歪脖子树,就想自挂东南枝——

    但李南方今晚的一个电话,却让白灵儿重新变回以往那个做事时,风风火火的小老虎。

    她在完全懵((逼))的局座那儿,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后,立马就给李南方打电话,旁若无人的大声说,一切都已经搞定,届时她会亲自带队,前往会展中心外,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,位置可能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其实,局座能批准南方集团在外般展台的位置,何止是不是太好?

    简直是糟透了。

    在会展中心主建筑的后面,一个上周才清理干净的垃圾场。

    任何光鲜的背后,都有肮脏的一面。

    青山国际会展中心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会展大楼的前脸,现代,时尚,处处透着阔气。

    但后面,却是一处垃圾场,与会展同时而生。

    本来。这儿只有建筑垃圾,后来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,往那丢了一袋生活垃圾后,就迅速漫延,一传十,十传百的,短短半年内,就演变成职业垃圾场了。

    在附近居民小区的一再强烈要求后,这个存在数年的垃圾场,终于在上周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,被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但碍于它以前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,只要是来过会展的,就没谁愿意去那儿。

    局座把垃圾场原址,批准为南方集团举办露天走秀展台的所在地,也是无可奈何的。

    青山正在向成为标准一线、文明国际都市的大目标而进军,城市规划等方面的要求,格外的严格。

    以往路边随处可见的烧烤摊不见了,拆除违建的工作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任何企业或个人,都不得占据市民们通行,休闲娱乐的公众场合。

    所以呢,失去进驻会展中心资格的南方集团,要想在外面搞露天演出,那么只能选择那地方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也很清楚,局座能够把那地方批给南方集团,就已经算是“顶风作案”,要担负一定责任了,自然不会有丝毫不满意。

    嘱咐局座一定要给东区分局打个招呼后,就开始给李南方报喜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灵儿怎么好像忽然活了,原来是青山警方的姑爷回来了。你妹的,李南方,你如果再敢惹我们灵儿不开心,我就会让南方集团在青山寸步难行!”

    望着神采飞扬的白灵儿,局座胖胖的脸上,慢慢浮上了可怕的狞笑。

    李南方委托白警官给帮个小忙,算是报答他在泰国力毙黄志强的恩(情qing)而已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,他这个小小的要求,会在以后演变成让他真想拿脑袋撞墙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。白警官,代我向局座说声真挚的谢。等这件事了了后,我们南方集团将向贵局捐赠一定的办公必用品。客气话不多说了,一切看行动。”

    虽说早就知道,白警官帮忙做这件事不要太简单,李南方还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表示过衷心的感谢,又寒暄了几句后,才与白警官互道晚安,好梦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。

    搞定这件事后,李南方马上给董世雄打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按照原定的计划,傍晚时分,董世雄夫妻已经接到了克劳馥等人,把她们就近安排在了一家不起眼的酒店。

    办完这件事后,董世雄、王德发,陈大力等人都没去休息,坐在总部副总办公室内,等待李老板随时下达的新命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午夜来临时,李老板来电了。

    虽说不能在现代、堂皇的会展中心举办新品走秀,可能够有个舞台,供南方黑丝向世界绽放其独特魅力,董世雄等人还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扎高台,组装大液晶,高品质立体音响,发动南方集团所有员工,明天全部走上街头去撒传单等事,对于董世雄他们来说,不是麻烦,只会让他们觉得,活着好充实——

    等敲定这一切后,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老子可就真搞不懂了,现在为建设四化做点贡献,怎么就这么难了。”

    长时间的打电话,浪费了李南方太多的口水,觉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不过精神不错,毕竟下午时,他可是在世间最昂贵的“(床chuang)上”,安睡了接近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休养大半夜后,耗费过度的体力,也有了明显好转。

    最起码,走路时脚步不轻浮了。

    双脚搁在案几上,手里拿着一瓶苏打水,斜斜坐在沙发上,晃着脚尖,闭上眼,想让脑子轻松下时,心却又莫名的疼了下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午夜时分,他相信被军方带走的贺兰小新,已经被转移到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是太担心她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有着近乎于妖孽的智商,坚韧到变态的神经,只要她不想死,就算天塌下来,她也可能重新从废墟内站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心疼,是因为岳梓童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,她就已经与冯云亭走了,现在是午夜时分,他们已经在一起呆了十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一个早就垂涎她美色的男人,一个存心要把折磨自己来报复别人的女人,在一起相处的十五个小时里,会做哪些事?

    李南方不愿意去想。

    却又不得不承认,男女做某种事时,用不了十五个小时的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才被带走的贺兰小新,不也是在短短一个小时内,就迫使李南方梅开二度吗?

    想到冯云亭,与他小姨——李南方抬手,就把苏打水瓶子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烦躁的戾气,不知不觉从心底腾起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已经做的够好!

    就像在他返回青山之前,以主动献出龙珠的代价,从从来不和人做交易的荆红命那儿,换取了两个震慑贺兰小新,帮助岳梓童的条件。

    真以为,像秦玉关,胡灭唐那种骄傲的鸟人,是随便一个人就能与他们通话,请他们来家里站站的?

    李南方就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怎么就看不出,他有多么的在乎她呢?

    就因为他在亲眼看到她与“奥特曼”乱来时,误会了她,给了她两巴掌,她就忽视了他所有的努力,不惜主动献(身shen)给冯云亭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承认,在岳梓童走出别墅时,他因为“心碎”而没有阻拦的行为,会成为他一辈子的疼。

    但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无论多么疼的伤口,总能慢慢愈合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慢慢忘记岳梓童后,与喜欢他的女孩子,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比方,白灵儿。

    想到虽然莽撞,其实还是很可(爱ai)的小老虎,以后可能会成为孩子他娘,李南方的心(情qing),总算又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唉。天亮后,就走吧。这地方虽好,却不是老子能住的。”

    抬头缓缓扫视了眼装修豪华的客厅,李南方叹了口气时,有雪亮的车灯,从别墅院门外,照了进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