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60章 老天爷的意思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灵儿回到家时,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

    自从泰国回来后,她整个人就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工作中,还是独自在家里,她都不像以往那样“活泼”了。

    秀眉总是微微的拧着,沉默的时间,远比说话的时间更长。

    她这种不正常的状态,被局座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私下里不止一次的和老马等人商量,该用什么样的办法,才能让她重新活泼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白灵儿(性xing)(情qing)的改变,是因为去泰国抓捕黄志强时,经历了相当血腥残酷的经历。

    别看她以往在青山飞扬跋扈的,得瑟到不行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头上的警徽,以及局座的罩着。

    泰国之行的残酷,彻底打碎了她的自信,让她开始学着思考人生了。

    偏偏,这种事又急不得,不是你写错字后,拿橡皮擦去后,重写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唯有利用国内温室般的环境,慢慢化掉她所受的惊吓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那个混蛋,能跟随她一起回来,并立马成为青山警方的姑爷就好了。

    有他在,白灵儿肯定就像在脑门上,贴上了太上老君的“急急如律令”的护(身shen)符,神马邪魔鬼祟,统统靠边站了。

    可惜那小子,好不容易洗清是毒枭的嫌疑后,又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回来,呆在白警官的(身shen)边,做她最忠实的走狗——局座曾经与几位副局坦言说过,青山警方,肯定会给予他最大的方便,就算他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强抢民女,都不带管的。

    局座的良苦用心,白灵儿当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也察觉出自己最近精神不对头,一个人无所事事时,总是会胡思乱想些不好的事,所以希望能多做点工作,来充实下空虚的人生。

    今晚,就是由白灵儿带队,协助军方在南边的花园别墅区,开展了一场城市反恐演习。

    以前她也参加过这种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本次军方行动的规模,要比以往大很多。

    不但出动了城市装甲车,十数辆勇士军车,还有大批的狙击手,海军特战队员参与,那如临大敌的阵势,让负责外围警戒工作的白灵儿,都开始怀疑这不是演习。

    而是真刀实枪的行动了。

    任务结束后,白灵儿带队赶回市局,向亲自坐镇值夜班的局座,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在市局时,白灵儿还是很有精神的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当她推开自家房门后,双腿就像灌了铅那样,再也不想多走一步,坐在沙发上不想动了呢?

    很奇怪,只要她一坐下来,眼前就会浮现出李南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坏坏的笑,他假装不行了的狼狈样,他要残忍撕开黄志强的狠戾。

    等等,等等细节,就像放电影那样,从她眼前一幕幕的徐徐走过。

    也幸亏李南方的出现,不但把她与同事们从死伤悬崖上拉了回来,更赢得了百万美金的补助金。

    那笔资金没有走公账。

    局座冒着乌纱帽被撸的危险,私分了它,只给去泰国出任务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两名伤残了的同事,每人三十万美金。

    白灵儿等人,均分了其它数十万。

    再加上省厅、市局为他们能完成任务的奖金,除了那两名伤残人士外,人人算是发了一笔横财。

    白灵儿不在意这些钱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,在她想起李南方时,他能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给个电话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白警官刚想到这儿,案几上的手机,叮当噗嗤的响了起来,李人渣的大名,在屏幕上欢快的跳着舞。

    “卧槽,老天爷真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白警官,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一把抄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急不可耐这个成语,都无法形容白警官接通电话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不等手机那边的人说什么,她就急急的问道:“李南方,你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青山。”

    站在贺兰小新卧室窗前,向后山眺望的李南方,有些奇怪白警官的接电话速度,怎么会这样快。

    “青山哪个地方?”

    白灵儿又急急的追问:“快说地址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夜深人静的,咱们孤男寡女的见面,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混蛋呢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骂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白警官忽然无声的抽噎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更加奇怪,也有些无奈:“好吧,好吧,我随便你骂。别哭了。唉,你不知道,我最头疼女孩子哭吗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我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重重吸了下鼻子,很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和我来往,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了片刻,才说:“白警官,请相信我,我不是在骗你。我呢,现在就特么是倒霉的代名词。谁和我走的近了,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给白灵儿打电话,也是迫于无奈的。

    青山时装节召开在即,他必须得搞定展台,要不然此前所有的努力,都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而且据说,本次时装节是青山举办过的历届时装节内,规模最大的一次。

    届时,不但国内知名企业参展,还有几家外国品牌。

    影响力增大后,前来为南方丝袜做免费宣传的——记者群,也会相应增加。

    堪称备受国内外瞩目啊。

    如果南方丝袜无缘本次盛会,绝对是无法弥补的大损失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特别讨厌这个“但”字,却又不得不承认,正因为它的存在,才能更形象叙述处他当前的无奈。

    但因为荆红命、花夜神、龙城城,尤其是贺兰小新的被带走,李南方就再也没有上层路线可走了,就连岳梓童、哦,不,是冯少(奶nai)(奶nai)这条线也没了,他还指望什么,能让会展中心那边改变主意?

    白灵儿?

    不行,不行,她职务太低了。

    指望她来抗衡京华林家,李南方还不如找根电线杆子撞脑袋呢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特么的,又是这个字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在考虑很久后,还是决定给白灵儿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放弃了让南方丝袜,在国际会展中心中大展风(骚sao)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是把眼光,瞄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京华林家再牛((逼)),好像你也无权干涉,青山本地企业,在会展中心外面大街上扎上舞台,在时装节开幕时,让国际超模风(骚sao)走步吧?

    扎高台,弄液晶大屏幕这些琐事,对于董世雄他们来说,没有任何难度。

    到时候,李南方会让公司所有员工,都走上街头,广撒传单。

    会展内展示他们的,会展外展示南方集团的,这就有些打对台赛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谁能更吸引观众,吸引免费帮忙宣传的记者群,李南方不用问后果,只想笑。

    麾下拥有克劳馥这种国际顶尖超模的南方集团,如果还输给会展里面那些企业,那么李南方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但——咳。

    但南方集团要想在外扎高台,唱大戏,那么势必得经过警方的(允yun)许。

    没有在警方备案的任何演出,都是非法的,随时都有可能被城管队,挥舞着盾牌驱赶。

    找警方备案,简直是不要太简单啊。

    一来呢,这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二来呢,李南方刚帮了青山警方一个大忙,如果局座不批准的话,他就敢去非礼局座夫人。

    为确保露天演出不会出问题,李南方决定在开演之前,他是不会露面的了。

    那么,请欠他一个大(情qing)的白灵儿出面,为他甘效犬马之劳,就成必须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稍等,我马上给局座打电话。不,不,我马上赶往市局,亲自向局座汇报此事。”

    听李南方一再强调,说他除了请白警官帮忙之外,实在是走投无路后,白灵儿心中腾起的超级存在感,让她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办事干脆利索,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白警官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她就抓起衣服,披在(身shen)上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她回家时,头顶满天的繁星,觉得很冷。

    她出门时,头顶还是繁星满天,但心里却有股子名为“(爱ai)(情qing)”的小火焰,在乎乎燃烧,心里暖洋洋的,舒服到不行。

    冯云亭就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很舒服,很舒服的,尤其看到岳梓童小脸酡红,双眸迷离,向外一**狂洒魅力时。

    他不怀疑,岳梓童现在特希望,他能绅士般的走过去,把她从桌前搀扶起来,两个人额头对着额头,相互扶着双肩,(身shen)形慢慢旋转着,跳着圆舞曲,走向(套tao)间那张舒服的大(床chuang)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。

    但——可。

    可就在冯大少知道时机已到,准备站起来时,左肩忽然针扎般的奇痒了下。

    (身shen)上忽然痒了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拿手挠挠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特么的,怎么越挠,越痒呢?

    刚开始时,还是左肩痒,很快就是脖子痒。

    这痒,就像长了腿那样,从冯大少的左肩开始走起,迅速向全(身shen)漫延,连他跨下那杆就算拿老虎钳子掰,都掰不弯的钢枪都没放过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怎么回事?

    关键时刻掉链子,都无法形容冯大少此时的愤怒。

    好似一万只蚂蚁,在浑(身shen)游走,噬咬的冯大少,嗷嗷惨叫着站起来,撕开(身shen)上的衣服,不住的用手狠抓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他还能站着抓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他干脆躺在地上,满地的打滚了。

    所发出的惨叫声,比杀猪还要难听,当然能惊动酒店老板,以及给他送美酒来后,也顺势住在酒店里的手下。

    冯大少都这样了,岳梓童还怎么献(身shen)?

    “把他捆起来,立即送医院!”

    害怕这人死在自家酒店的老板,很快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断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声令下,三五个服务生扑上来,好像抓猪那样,把他死死按在地上,用绳子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冯大少那个手下也慌了,哪还顾得上再理睬岳梓童。

    反正他又不认识岳总,还以为她是冯大少众多(情qing)人中的一个呢。

    边给冯大少他爸打电话,边脚不沾地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吗。我都决心自虐了,结果却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人都走好久了,岳梓童才从懵圈状态中清醒过来,苦笑着摇摇头,脚步踉跄的走出了房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