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59章 请替我姐姐打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些在那方面堪称可怜的军人,肯定对那悦耳的女人叫声感兴趣。

    也很想去看看——

    还是免了吧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贺兰扶苏的脸色终于不再平静,全(身shen)都散发出让人心悸的戾气。

    他的双拳紧攥着,很想一拳打在旁边的玻璃上。

    最好呢,碎玻璃能把他手腕动脉割破,失血过多而死,也比站在这儿,感受他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都在受伤害,可他却无能为力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,岳梓童,是贺兰扶苏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一个,在他(身shen)后的浴室内,如饥似渴的逆推李南方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,却在远郊的云阁山上,与不成器的冯大少,共享烛光浪漫。

    正如他很清楚,姐姐为什么要这样疯狂那样,也很清楚岳梓童去了哪儿,又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昨晚,他比李南方早来青山一个小时,看到了所有不想看到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但他得忍。

    等待京华那边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果昨晚在李南方折磨贺兰小新时,他草率的跳出来,那么姐姐不但会死,而且这些年为了他往上爬的努力,都将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他不想姐姐被任何人欺负,包括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宁愿,昨晚李南方杀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正如,他想杀了冯云亭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杀贺兰小新,所以贺兰扶苏也没有杀冯云亭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由杀人家。

    他真要出面阻止,岳梓童肯定会更加羞恼成怒,更加破罐子破摔,可能随便找个看门人,就把好事给办了。

    苦追她六年之久的贺兰扶苏,可能比李南方更加了解她。

    不能杀想杀的人,是种痛苦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他占有最重要的女人,却不能阻止,更痛苦。

    幸好,痛苦的人不只是贺兰扶苏一个,还有李南方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后,贺兰扶苏攥紧的双拳,稍稍松了点。

    人就这样。

    当一个遭遇不幸时,就希望别人也能像他这样遭遇不幸,那么他心里的痛苦就会减少许多,心理也会平衡些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无比在意岳梓童,可最终得到她的,却是冯云亭。李南方,你其实比我快乐不了多少的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心中颓丧的苦笑几声时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背后楼梯上,传来了清脆,而有韵律的高跟鞋声。

    重新妆扮过,穿着整齐,嘴唇点了一点红的贺兰小新,浑(身shen)都洋溢着(性xing)感的清(春chun)美,就像她在明处的(身shen)份,开皇集团的副总,标准的白领丽人。

    “扶苏,让你久等了。稍后,代替我对战士们说一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到贺兰扶苏背后,犹豫了下,双手放在了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我,会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有回头,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扶苏,你不该来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双颊,鼓了下: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要记得保重自己。没任务时,多去林家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刚说到这儿,就被贺兰扶苏打断了:“林家,不配拥有我这个女婿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脸色一愕,接着恢复了正常,低低的笑着:“嗯。林依婷本人,心眼也太小了点。不是你的佳配。那你说,除了岳梓童外,还有哪家姑娘,被你看中了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摇头,刚要说再也没谁时,却又改变了主意:“姐。你放心,我会给你找到让你满意的弟媳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想起,今天,很可能是姐弟俩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就怕你会在一棵树上吊死。岳梓童,已经不配你去拥有了。以后,找到让我满意的弟媳后,别忘了告诉我一声。我,我会为你转告给咱爸妈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动作温柔的,为他整理了下本来就很板正的军装。

    又从背后伸手抱住他,脸颊贴在他背后,闭眼沉默片刻后,低低说了句再见,扶苏。

    擦着他的肩膀,贺兰小新快步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姐!”

    泪水,忽地从贺兰扶苏眼角淌下,伸手去抓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头也没回,加快脚步迈步走下台阶:“扶苏,在我踏出这一步后,你就已经没有姐姐了。你,一定要牢记这一点。要不然,咱爸妈和我,都不会原谅你的!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猛地抬头,任由泪水在脸上横流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了。

    她刚走下台阶,几个军人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抓住她胳膊,稍稍用力把她反扭,戴上了军用手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军人,立即把一个黑色头(套tao),戴在了她头上。

    马上,两个架着她胳膊的军人,几乎是让她脚尖都不点地的,把她架上了一辆城市装甲车。

    其他军人,立即纷纷跳上勇士军车,连同所有死忠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军人打扫卫生的速度,简直是不要太盖。

    除了空气中还弥漫着没被夜风吹散的血腥气息外,别说是弹壳了,就是一丝血迹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就仿佛,岳家别墅院子里,从没发生过激烈的枪战。

    城市装甲车刚开出岳家别墅,足足十数辆勇士,就从别墅区西方缓缓驶来,簇拥着它向东方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岳家别墅的门前,还有一辆勇士,开车的军人站在车门前,迎着微凉夜风的(身shen)躯,在街灯照耀下,(挺ting)直的就像一杆标枪。

    这是专供贺兰扶苏乘坐的。

    士兵在等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,却在等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等我做什么?我们两个人之间,好像无话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了过来,穿着藏青色的立领中山装,皮鞋擦的铮亮,人模狗样的,就是走路时脚步有些轻浮。

    没办法不轻浮。

    他男(性xing)功能再怎么强悍,被贺兰小新从早上就不但榨取到现在,还能直立行走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。

    这句话,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背后,贺兰扶苏忽然转(身shen),狠狠一拳打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被打了个乌眼青色,(身shen)子更是踉跄后退好几步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别看李老板荒(淫yin)无度一整天了,其实还是能躲开贺兰扶苏这一拳的。

    他没躲。

    抬手揉了揉眼睛,他才问:“给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放任梓童去犯错,却无动于衷的。她现在——肯定已经后悔的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知道岳梓童去干嘛了,当前又是和谁在一起,李南方没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也没有马上回答他这个问题,低头在点上一颗烟后,他才淡淡地说:“我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尽力了,她就不会走极端,去伤害自己?”

    “贺兰扶苏,你怎么知道我没尽力?难道,你要让我像狗那样,跪在她脚下,抱着她双腿,求她别去做傻事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吐了口烟雾,继续说:“你苦追她这么多年,应该比我更清楚,她那人是什么德(性xing)。如果我不求她,她或许还能自己想得开,反悔。如果我真去求她。呵呵,说不定她会在车里,就和姓冯的成就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说话。

    只因李南方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脾气,就是这样**。

    “她(爱ai)怎么着,就怎么着吧。谁也挡不住。就像刚才,你也不是眼睁睁看着你亲姐姐,被你手下人押走,有可能,一辈子再也看不到她?”

    李南方倚在玻璃门上,双眼无神的看着门外,叹了口气:“唉,有些女人,总是会做一些她以为很了不起的事。其实,她们蠢的要命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抬手,用力擦了擦脸,说:“你也打我一拳,用点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我为什么要打你?”

    “替我姐姐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,也不忍。你姐姐已经够可怜了。如果在你们姐弟最后一次见面时,发现你变成熊猫眼,她会意识到她终于错了。就会——丧失活下去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抬手拍了拍贺兰扶苏的肩膀,认真的说:“唯有她活着,我们才有希望把她捞出来,不对吗?”

    不等贺兰扶苏回答,李南方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临走前,曾经告诉他一些事,让他知道她留下了太多让贺兰家不敢灭口以保清白的后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不会在短时间内,担心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该做的,就是赶紧想办法,搞定南方集团能去会展参展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贺兰扶苏他们来的太快了,不然凭借贺兰小新满肚子的坏水,肯定能给他想到好办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有拳头砸在脸上的闷响声,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走上楼梯的李南方,脚步顿了下,头也不回的喃喃自语:“自己打自己还这样用力,看来你是决心不见你姐了。这样也好,贺兰小新死守秘密的决心,就会更大些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临走前,告诉李南方,说在她卧室的枕头里,藏着一个优盘。

    那里面,装着贺兰家太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不惧折磨的守口如瓶,李南方能为她保护好这个优盘,那么她就没有(性xing)命之忧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优盘外,在她衣柜里还有几条香烟,香烟的配方,以及烟厂在南疆那边的秘密所在处。

    那是专门给岳梓童“准备”的。

    她能用这些香烟控制岳梓童,李南方同样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男人,其实最(爱ai)玩别人的老婆了。尤其是冯大少的老婆,还是你的前未婚妻。想象一下,已为冯家媳妇的童童,跪在你面前哀求你,随便你玩,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爽?”

    想到贺兰小新说过的这番话,李南方就想追出去,把她从装甲车里揪住来,把她嘴巴抽歪。

    那个腹黑的女人,明知道她活着回来的希望不大,还是想她所在意的男人,这辈子都被她这番话恶心。

    “世界上,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?”

    看着那些烟,手里的优盘,倚在衣柜门上的李南方,自言自语的说:“我真该告诉你,老子因为被万蛇噬咬过,对任何毒品都是免疫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