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57章 我被贺兰家抛弃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蹑手蹑脚走出餐厅时,贺兰小新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抹得意的微笑,从她嘴角翘起,随即消失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从早上到现在,她根本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她始终是醒着的。

    包括李南方醒来看到她妩媚的脸蛋,被他的胳膊肘给压变形时。

    睡着的人,上半(身shen)趴在桌子上,背上还驮着个人时,或许不会有太多感觉,最多觉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但醒着趴在桌子上,背上驮着个人呆这么久,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。

    被压得血脉不畅还在其次,关键是要在数小时内,始终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不说,还要让心跳,呼吸,(身shen)体的每一寸肌(肉rou),都假装处在睡眠中,这就相当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一般人能玩得了的,李南方也不一定能做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做到了。

    她的忍耐力,就像她反复无常的(性xing)格,(性xing)取向那样,变态的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只要懂得忍耐,能忍耐的人,基本都是能成大事的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在装睡的这段时间内,贺兰小新肯定是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可她想得又不多。

    只因她始终在想三个人,她自己,李南方,与岳梓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人很聪明,外表刁蛮跋扈其实很善良的岳梓童,为报复李南方私下约会冯云亭的行为,是蠢到姥姥家的错误。

    这也是因为,她太在意李南方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以为,狠狠伤害自己后,就是报复李南方了,却不知道她的任(性xing),也给贺兰小新创造了趁虚而入的机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犯过大错,她在李南方心里,就是个((贱jian)jian)人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她却比任何女人,都懂得了解男人。

    错,是懂得了解李南方。

    天下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就足可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发现李南方的与众不同后,就不再对其他任何男人感兴趣了,坚信只要能死死抓住他,这辈子就非常的精彩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得意的耍了李南方一把,登上冯云亭的车子绝尘而去时,肯定也猜到这厮心里无比的失落,痛苦,想抓狂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岳总想要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她却忽略了家里的贺兰狐狸,会趁着李南方继续有人,来证明他其实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时,趁虚而入,代替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个懂得男人最需要什么,要模样有模样,要权势有权势的女人,只要能竭力配合失落的李南方,让他从她(身shen)上,重新找回他没被女人抛弃的自信,那么她就距离完全掌控他,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童童。这辈子,新姐我无以为报,唯有来生给你当牛做马了。”

    闭着眼的贺兰小新,喃喃说出这句后,心底最深处始终紧绷着的神经,才蓦然松开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语言,能形容王德发终于拨通李老板的电话后,是有多么的激动。

    话都说不清楚了,声音里也带有了哽咽:“老、老板,我是王德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王德发。稍等。”

    听出老王语气相当不对劲后,李南方回头向餐厅那边看了眼,快步走过去,带上房门后,才走出了客厅,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清凉的晚风,从别墅对面山丘远处吹来,就像冷水洗面那样,让李南方精神一振,颓唐之意全消,倚在岳梓童那辆大奔车头上,倾听王德发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青山时装节召开在即,克劳馥等国际超级名模,今晚就会抵临青山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挥斥巨资,拿下的数十家地方卫视广告,就像一群已经做好启动准备的运动员,就等时装节开幕,超模走秀时,以铺天盖地之势,向全国人民展现南方丝袜的独特风采了。

    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青山时装节,就是南方黑丝能否一鸣惊人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最最关键的时候,王德发不知道的京华林家,却横插一脚,踩灭了开始冒烟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林家这一招相当毒辣,对于南方集团来说是致命(性xing)的,就像经验丰富的抓蛇人,一把抓住了毒蛇的七寸。

    任由它的本事再大,也唯有张大嘴巴,徒劳的挣扎。

    李南方敢肯定,如果不是贺兰小新投出的广告,资金数目超额,地方卫视众多,任林家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法控制所有的地方卫视,更不能冒着赔偿巨额赔偿金的风险,喊停广告,那么他们肯定会让南方丝袜,永远都不能在电视广告中露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因此憎恨京华林家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他姓林,家中子弟因与他发生争执,而被连累林康白腿被打断,林老太颜面顿失后,也会把满腔的怒火,都撒在他(身shen)上的。

    也只能撒在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砸断林康白腿的花夜神,如果是任人欺负之辈,那么七星会所也不会成为华夏的顶尖会所。

    而让林家损失惨重的蒋默然,又被荆红命罩着——除了搞他之外,还能搞谁?

    取消南方集团在会展中心的展台资格,只是林家打击李南方,来维护百年豪门尊严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林家没有任何的动作,反而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只是,理解林家,也没对遭受他们打击而吃惊,愤怒,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林家关键时刻看似小打小闹的出手,却给南方集团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来处理,你不用管了。告诉董世雄,按时去机场迎接国际超模们。放心,有我在,天塌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稍稍沉吟片刻,又淡淡地说:“以后我如果不在,再遭遇什么困难的话,不要给岳梓童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记住了。我会告诉董副总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王德发在社会上厮混了那么多年,当然能从李南方的这句嘱咐中,听出不寻常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李老板的私事,他可不敢多嘴问什么。

    最多,在挂掉电话时,小心请问李老板什么时候才能回青山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青山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已经出手,昨晚也来到了岳家,李南方就没必要再隐藏自己行踪了。

    那就站在明处,与所有试图要打击他的各方势力,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吧。

    东风吹,战鼓擂,当今世上谁怕谁?

    豪言壮语说出去后,李南方在给王德发极大信心的同时,自己也有些(热re)血沸腾。

    但沸腾的(热re)血,只会给予人蓬勃的战斗力,却不会起到实际(性xing)的作用,来解决当前的困难。

    该怎么才能在后天晚上七点,让克劳馥等国际超模,穿上南方丝袜,迈着风(骚sao)的猫步,向世人展现绝美的风姿,就是李南方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恰好,也能稍稍减轻岳梓童“背叛(爱ai)(情qing)”的烦躁。

    那个蠢女人既然决意不再回头,那就由她去吧。

    呵呵,真以为李老板除了她之外,就再也找不到老婆了?

    真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餐厅桌子上,就趴着个绝代尤物呢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是李夫人的最佳人选,可还有隋月月,蒋默然,甚至闵柔、白灵儿等人呀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,貌似也不输给岳梓童多少。

    想到回国短短数月的工夫,(身shen)边就聚集了这么多出色的女人,李老板心(情qing)愈发的好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用力摇摇头,把岳梓童最后一丝的残影,从脑海中甩出去后,李南方开始考虑正事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正事,当然是要解决能南方丝袜能重新出现在会展中心展台上。

    要想产品重新出现在展台上,那么就得迫使京华林家让步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付,他是没这个颜面,让林家让步的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荆红命。

    如果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出面,就算林家再不甘,也会给他个面子的。

    同时,也会欠下林家的大人(情qing)。

    如果为了南方丝袜出现在展台上,就让荆红命去欠大人(情qing)的想法,简直是蠢不可及。

    荆红命被李南方从心中划去后,花夜神的影子,冉冉浮起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看清她的样子,就被李南方抬手按住她脑袋,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花夜神已经为他做的够多了,而且自(身shen)又重病缠(身shen),李南方再麻烦她,那他还是个人吗?

    “龙城城?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上一颗烟,喃喃自语说出孩子的妈后,也摇头否定了。

    俩人关系名不胜言不顺的,而且她刚与岳清科离婚,肚子里怀了别人的孽种,自顾不暇呢还,哪有心思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?

    最能帮李南方通过高层,能劝说林家收回打击的三个人选,都被接连否定后,他能想到的,就只有餐桌上趴着的那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嘴角,有晶莹的口水淌下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可(爱ai)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贺兰小新,秀眉明明微微皱起,脸上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模样,提醒着李南方,她再怎么腹黑,也只是个需要男人的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弯腰伸手,把她横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嘴角,勾了勾,很自然的伸手,搂住了他的脖子,脸颊贴在他(胸xiong)口,却没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光滑的肌肤上,在灯光下有一层细细的,亮晶晶的晶体。

    那是俩人在抵死缠绵,让她几近虚脱时,流出的汗水,冷却后的产物。

    抱着她泡在温度适中的水上,在她(身shen)上洒上沐浴露,为她轻轻擦拭时,李南方忽然懂得了,什么才是真正的“滑如凝脂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,需要我帮忙做的?”

    她还是闭着眼,享受着李南方的服务,梦呓般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说王德发说的那些,而是先把七星会所内发生的那些事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睁开了眼,看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发现,这双从来都带着高傲跋扈的眸子里,有了浓浓的悲哀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,为什么要悲哀?

    那是因为,李南方不说这些,她(身shen)为贺兰家的大小姐,居然不知道两天前的七星会所内,曾经发生过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被贺兰家,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轻笑了下,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