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56章 谁是你老板娘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说毛啊?草,你嘴里好像含着个黄瓜似的,快点说!”

    每当看到狗子这个忠心有余,能力不足的小弟,大力哥总会升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,恨不得拿大嘴巴招呼他。

    “国际会展中心的负责人说,咱们被取消了后天在那边的展台资格!”

    看到大力哥举起右手走过来后,担心会被抽耳光的狗子,总算能正常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大力一呆,接着大嘴巴就抽了过去:“特么的,你乱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大力哥发怒。

    让腿模穿上南方黑丝,迈着风(骚sao)的步伐,在国际会展中心的展台上走秀,可是每一个南方人翘首以盼太久的。

    为能在本次时装节上,把南方丝袜一炮打响,李老板与他这群小弟,付出了多大的心血?

    新竹难书啊。

    这是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但真心不容易,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已经确定有克劳馥这样的超级腿模前来助阵,休说是陈大力这种考虑问题总(爱ai)用下半(身shen)的雄(性xing)动物了,就连董世雄这个老成持重的,想起来也是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当南方黑丝展现在大众视野中的同时,包括央视某频道在内的,全国三十多家地方卫视,都会播放由展妃主演的广告片。

    当展明星轻启朱唇,徐徐说出“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”时,台上走秀的超模,就会用手指甲一划腿上的黑丝。

    砰然一声,黑丝断裂,果露出超级(性xing)感的大白腿——

    卧槽,世界如果不为之疯狂,老天爷都不会愿意的!

    南方集团能否腾飞,就要在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大家盼着赶紧黑天时,狗子却忽然跑进来,说会展负责人取消了南方集团在会展上的走秀展台。

    如果不狠狠给他一嘴巴,怎么能抒发大力哥惊闻此消息后的激动、啊,不,是震惊之(情qing)?

    狗子捂着腮,后退两步,满脸的委屈:“陈处长,我没有乱说。负责会展中心工作的牛主任,就在外面呢。”

    青山的国际会展中心,在青山东区。

    原职东区招商局副局的牛主任,是会展的一把手。

    陈大力记得可是很清楚,当初他奉李老板之命,速速前往那边预订展台时,牛主任可是笑面相迎,满嘴的客气话,让他听后,浑(身shen)都会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当然了,牛主任对大力哥客气,那是因为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十万块的银行卡砸出去,就为能在会展预订个好位置的展台。

    而牛主任呢,也不是那种收礼不办事的,反正会展空间够大,给谁不是给啊?

    好位置,当然得先就着本土企业挑选了。

    “放(屁pi),我才不信牛主任会——”

    陈大力怒声说着,再次举起了右手时,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陈处长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及时喝止陈大力别再动粗,抬头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牛主任,他一个人来的,脸上带着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“牛主任,您好。有什么事,您直接打个电话,我们过去就好了。您怎么亲自来了呢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无论董世雄心里想什么,他都能保持顶梁柱该有的镇定。

    “唉,董副总,一言难尽啊。”

    牛主任与董世雄握了下手,叹着气,看向了狗子与王德发。

    意思显而易见,无关人等,都滚粗。

    “狗子,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明白了,挥手让狗子出去后,才说:“这位我们集团的王德发,王副总。都是自己人,牛主任您请说当面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是处长,王德发是副总,都是南方集团的绝((逼))高管,当然有资格倾听牛主任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会展中心的主任,在普通人眼里,还是很有权利的。

    只是牛主任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,就是蝼蚁般存在的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听招呼,分分秒秒的就能被捏死。

    牛主任掏心窝子的说,给他传达“取消南方集团参与本次时装节资格”通知的领导,曾经隐晦的告诉他说,这是京华那边某个大人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人物,姓林。好像,与你们南方集团老总,有点过节。我知道的就这些了。董副总,对不起,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牛主任简单叙述了遍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不等董世雄说什么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牛主任走很久了,大家还保持着呆((逼))的状态。

    早就订好的展台被取消,会展中心不但要退还南方集团的订金等,还要按合同赔付一定的损失,这是小事。

    甚至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李老板,是怎么得罪那般大人物的,也是小事。

    关键是,时装节开幕在即,南方集团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东风却特么改为西风了。

    这事,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今晚,来自英国的国际超模克劳馥一行,就要抵达青山了。

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轻轻叹了口气,最先发言:“我们被取消会展资格的消息,暂时严密封锁。我们兵分三路。我负责去机场迎接客人。王副总呢,你给老板打电话。陈处长,你给岳总打电话。无论怎么样,我们都不能慌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这番话时,肚子里一个劲的往上冒苦水。

    他以为,京华林家之所以这么玩,还是因为李南方罩着他与林晚晴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因此而愧疚的切腹自杀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唯有立即采取有效措施,积极寻找对策。

    无论是王德发,还是陈大力,现在都养成了以董世雄唯马首是瞻的习惯,对他的命令没有丝毫违逆,立即分头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晚上还去不去机场,迎接美腿女神,他们俩人表示——美腿女神是谁?

    手机叮叮咚咚响起来时,岳梓童刚好从云阁山的小寺庙内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没说渴,冯大少就(屁pi)颠(屁pi)颠的买水喝了。

    神色麻木的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显,岳梓童直接拒接。

    休说大力哥只是李南方一个不成器的小弟了,就算李人渣亲自打来电话,她也懒得接。

    不过陈大力最大的优点,就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岳总这边明明拒接了,他还继续打。

    一次,两次,三四次。

    第五次响起来时,本想关机的岳梓童,无声叹了口气,总算给了他点面子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陈大力急吼吼的声音,震得岳总耳朵疼。

    往旁边拿了下手机,又看了眼在那边排队买水的冯大少,岳梓童走到了寺庙后面。

    后面是片竹林。

    好像有寺庙的地方,就会有这东西。

    看来,和尚们都特别(爱ai)吃竹笋。

    岳梓童淡淡地说:“我在哪儿,你有权利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我当然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连忙解释了下,紧接着吐字清晰的,说明了为毛给岳总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来了点精神,但却是陈大力看不到的幸灾乐祸:“还有这事啊?呵呵。我知道了,你给我打电话,是希望我能像上次那样,给你们集团充当救火队员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是有这么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这时候哪敢否认,立即施展出他的马(屁pi)神功:“岳总,在我们心目中,您就是南方集团的正道大总裁,是我们的老板娘——”

    大力哥对女人心思的了解,还算是略有心得的。

    知道一些岳总与李老板某些事,所以肯定她超喜欢听别人称呼她为老板娘。

    他正在考虑,一句话内有两个以上的老板娘,会不会造成语句不顺时,老板娘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冷冰冰,没有一点感(情qing):“谁是你老板娘呢?”

    大力哥顿时懵((逼)),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他智商也算可以,能根据岳梓童说话的语气,就能分析出其间所包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陈大力,我警告你。以后,你敢再喊我一声老板娘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冷笑着警告了大力哥一句后,岳梓童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童童。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呢,原来你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回头看去,就看到满脸(春chun)风吹不走的冯大少,拿着两瓶梨汁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看看竹子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随口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竹子呀?”

    冯大少递过一瓶梨汁,说道:“这个好办。等我们结婚后,我会在别墅后面,为你专门栽种一片竹林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转移了话题:“晚上,我想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喝酒好啊。

    你不说,我还想找理由和你喝几杯呢。

    真以为本少没看出,你(情qing)绪很不对劲,邀我来云阁山,很可能是受刺激了?

    嘿嘿,我就怕你忽然反悔。

    只要你能喝酒,肯定会喝醉,那么我就可以——啊,哈哈。

    心中暗笑的冯大少,立即点头,说没问题的,这就马上打电话,让人把他爸收藏的美酒送来云阁山。

    今晚,他要与岳总开怀畅饮,不醉不睡。

    酒喝多了后,就会犯困,尤其昨晚没休息好的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昨晚没睡好,新姐更没睡好。

    他们俩齐齐飞上云端时,已经整整喝了两瓶白酒。

    太阳快要下山时,隐隐听到手机铃声的李南方,才慢慢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在餐厅内。

    (身shen)材丰满超级棒的贺兰小新,上半(身shen)趴在桌子上,头发还被李南方采着,妩媚的脸蛋,都已经被他胳膊肘,给挤压的变形了,依旧睡的呼呼地。

    古人云,女人(身shen)上有驮骨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块骨头是驼骨,没谁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(身shen)材再在怎么小巧的女人,也能承受住庞大男人长时间的重压。

    更何况新姐(身shen)材丰满,趴在她后背上大睡一觉的李南方,体重也不是太重呢?

    餐厅的空气中,依旧弥漫着特殊的味道。

    满地都是盘子,残羹剩饭,这是被趴在餐桌上的贺兰小新,在尖叫中扫到地上的。

    她光滑且又丰盈的后背上,有很多齿痕。

    李南方稍稍有些——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不想咬的,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,很有受虐狂倾向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会用旗袍,把两个人紧紧捆在一起,让他把她当(床chuang)来睡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