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53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连她的脸都舍不得刮花,只是拿着纹(身shen)机,装模装样在她鬓角位置刺了个小黑点,又怎么舍得干掉她?

    撑破天,也就是凶神恶煞般的吓唬她一番罢了。

    对此,新姐真心表示无所谓。

    尤其在找到枷锁钥匙,拿下那该死的东西,回头对着镜子查看(屁pi)股上的刺青后。

    看到那条眼镜蛇的瞬间,贺兰小新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她真没想到,李南方的刺青功夫,居然这样高。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,白嫩有弹(性xing)的(臀tun)瓣上,被纹(身shen)机一阵呲呲后,肯定会丑陋到让她哭晕在厕所。

    实际上,那条眼镜蛇却栩栩如生,昂首吐着信子,随着她做了几个摆(臀tun)动作,居然好像要活过来那样。

    雪白。

    漆黑。

    (性xing)感。

    邪恶!

    这四个因素集合在一起后,蓦然爆发出一种致命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脱下破碎的奥特曼制服,垫着足尖在镜子前来会的走了两圈后,贺兰小新脸上浮上痴迷的陶醉。

    她,居然(爱ai)上了自己的,(臀tun)。

    对曾经辣手摧花李人渣的恨意,也烟消云散,变为了感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她的魅力值,又怎么会忽地上升至少两个档次?

    让她恨不得变成两个人,一个人双手撑着桌子,高高撅起美(臀tun),而另外一个贺兰小新,则手舞皮鞭,在她背后策马奔腾,不知疲倦,哪怕到死,也是笑着去的。

    没有谁能理解,(性xing)取向有问题后,还又超级自恋的女人,是怎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总之,贺兰小新在被自己的美(臀tun)迷住后,刺痛的火辣辣感觉就消失了,愉快的洗了个澡后,从衣柜内找出了一件特定的黑色旗袍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餐厅门口打电话时,她就已经躲在门后,听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相比起李南方来说,贺兰小新在这方面的智商,高的简直要吓死人。

    尤其李南方在惊悉小姨要结婚生子,结果才知道她选择的那个男人不是自己,瞬间懵((逼))后,贺兰小新仅仅是凭借岳梓童的脸色,短短几句电话,别墅门前的汽车,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承认,岳梓童用这种狠狠伤害自己,来报复李南方的愚蠢行为,是受她所刺激。

    不过新姐是不会因此自责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相比起她曾经遭遇的不幸,岳梓童所受的刺激,简直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在婚后,一心只想做个好妻子后,夜半被人上完后才发现那个人,根本不是她丈夫,而是她丈夫派来“伺候”她的好友,那么岳梓童肯定会直接发疯,毁掉所有能毁掉的东西,再自杀。

    但贺兰小新却活了下来,非常坚强的。

    最终,变成了掌控自己命运的女人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但没有因伤害岳梓童,让她自暴自弃而自责,反而心中窃喜。

    这样,她就更有把握,能“独吞”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目送脑子里肯定漂拖鞋的岳梓童,坐上冯云亭的车子绝尘而去后,贺兰小新拿出烟酒,甩掉已经穿上的高跟鞋,垫着脚尖,蹑手蹑脚的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她觉得,自己赤着小脚的样子,要远远比穿着高跟鞋更(性xing)感,动人。

    也确实这样。

    看到她出现后,李南方看她的第一眼,不是她更(娇jiao)媚的脸儿,也不是她高傲的(胸xiong),葫芦形的胯部,修长的美腿,而是她的脚。

    纤巧,白嫩,十个脚趾头都涂抹明黄颜色的秀足,在黑色旗袍的衬托下,就像无数把小钩子,能死死抓住男人的眼睛,勾出里面雄(性xing)特有的贪婪。

    对于送上门的美色,李南方很少有拒绝的时候。

    尤其在他心(情qing)实在不怎么样的时候。

    抬手招了招,话都没说一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立即摆着腰肢,袅袅婷婷的走到他(身shen)边,拿着香烟的左手,灵巧的搂住他脖子,屈膝直接坐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男人们都喜欢这个调调,仿佛怀里坐着个美女后,他就成了能征服世界的君王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女人是在用这种方式征服他。

    看出他不愿意说话后,贺兰小新也没说什么,打开烟盒,拿出了一支香烟,放在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这是加了料的。

    而且,里面的料,要远远比给岳梓童吸的更多。

    根据贺兰小新的推算,已经染上毒瘾的李南方,只能吸这种香烟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乖乖的叼上香烟,右手在她美(臀tun)上不安分的游走后,贺兰小新笑了。

    很得意。

    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要见到的李南方,痴迷她的(身shen)子,与她有着共同的“业余(爱ai)好”,他们才是同类人。

    岳梓童这种假正经的,就该滚粗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李南方的魔爪,从他腿上跳到地上,贺兰小新弯腰去拿岳梓童用个的酒杯。

    她拿来的香烟里,是加了料的。

    拿来的美酒中,同样加了料,是那种男人只要喝一口,就会火气冲天的。

    她弯腰趴在餐桌上,伸手去拿酒杯时,美(臀tun)很自然的撅起。

    手指刚碰到酒杯时,刺啦一声轻响——她穿着的黑色旗袍,从(臀tun)瓣上方三寸处,忽然裂开。

    一条通(身shen)漆黑,盘卧在一轮皎洁圆月上的眼镜蛇,就随着这声轻微的刺啦声,毫无征兆的,出现在了李南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贺兰小新特定的旗袍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上去,比酒店门前礼仪小姐穿的那种,款式还要严谨些的旗袍,后面其实是开缝的,只是粘住了而已。

    只需女人做出弯腰撅(臀tun)的动作,稍稍用力,就会把开裆处挣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贺兰小新现在的闺房造诣,绝对算得上是大师级别了,哪怕看似很随意的一个动作,都能在瞬间爆发出,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抗拒,心(情qing)无比烦躁的李南方,干嘛要抗拒?

    当假装不知道“后门”已经大开的贺兰小新,终于拿起酒杯,开始倒酒时,李南方已经抱住了她的腰,没有丝毫的前奏,动作粗暴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有盘子被男人采住头发,狠狠按在餐桌上的女人,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摔成了几瓣。

    一块锋利的瓷片,崩起时恰好刺在一只秀足上,有鲜血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刚刚有所感觉到疼,脑袋猛地被男人拽起,疼地她闭眼,张嘴,发出一声悠扬的啼叫。

    慢慢地,太阳爬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太阳,要比夏季时温柔了太多,照在(身shen)上暖洋洋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的枫叶,正在努力绽放它们最后的美丽,像火那样无声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云阁山的风景,如画。

    但在冯大少眼里,再美的风景,也比不上(身shen)边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她明明只穿了(身shen)普通的运动服,却比高级宴会上那些穿露背晚礼服的女人,美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这,可能是(情qing)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吧?

    冯大少心里这样想着,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,从行囊中拿出一把伞。

    打开,殷勤的举在了岳梓童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晒晒太阳是很舒服的事,冯大少却给岳美女打伞,摆明了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可不多此一举,他又怎么能有机会,与岳美女几乎是零距离相处?

    心急,永远都吃不了(热re)豆腐的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自付是花丛小圣手的冯云亭,心里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尤其在他还没搞懂,岳梓童怎么会忽然大半夜给他打电话,加重语气说只有他们两个人来这边游玩的真正原因之前,他是绝不会轻易冒犯她的。

    休说是像别的小(情qing)侣那样,相互搂抱着,旁若无人站在路边亲个嘴儿了,就是牵手,冯大少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,只欣赏绅士风度的男人。

    唯有先用绅士风度打动她,等时机成熟后,再露出野兽的一面,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男人终究要变成野兽的,要不然女人就会离开你。

    冯大少无比渴望,他变成野兽的这一天,能早点到来。

    却又急不得。

    唯有用那句名言,来安抚自己悸动的心,冬天已经来了,(春chun)天还会远吗?

    云阁山的风景真心不错,空气质量更是闹市区没法比的,就是路途遥远了些,开车也得足足一个小时,眼看就要到达东岳泰山了。

    其实,云阁山与青山市区的千佛山,燕子山等山脉一样,都算是泰山的余脉。

    从风水学上来说,泰山就是一条龙。

    那么,云阁山等山,就是这条龙在戏水时,扑腾起来的浪花儿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市区太远,刚开发等原因,所以前来云阁山的游人,并不是太多。

    多了,就没意思了,长城上都是密密麻麻人脑袋的画面,让各方驴友想起来,就会心悸不已的。

    “累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来到一个刚开辟出来的平台上后,冯大少体贴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完全体贴岳梓童,是体贴他自己。

    被酒色掏空的(身shen)子,才爬了一半的山路,就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岳梓童,现在依旧是健步如飞的,两条仿似永不疲倦的大长腿,总是吸引冯大少的目光,让他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他狂追岳梓童,美色反倒是其次,关键是女孩子背后的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成功迎娶岳梓童,开皇集团就是嫁妆,那么云世界集团就是如虎添翼,能在最短时间内,跻(身shen)为国内知名企业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岳梓童,看了眼冯云亭:“去那边小亭子里,休息下?”

    不等冯大少说什么,岳梓童秀眉一皱:“还是算了,那里面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云阁山的游人再怎么不多,每天的客流量也得在一千左右。

    这个平台呢,又是开发区特意开辟出来,供给游客歇脚用的,所以那边小亭子里,坐了大约十几个人,有喝水的,还有拿手机拍照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想和这些人挤在一起,倒不是说她清高,而是她本心内,不想让人看到她与冯大少,状态亲密。

    冯大少可不知道这些,嘿嘿笑道:“呵呵,这不是问题,你稍等。看我怎么让那些人,都乖乖的走开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