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51章 岳梓童想生个儿子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玫瑰,你是我的花,你是我的(爱ai)人,是我一生永远(爱ai)着的玫瑰花。一朵花儿开,

    就有一朵——”

    厨房里,李南方摇头晃脑,好像打摆子那样哆嗦着,嘴里哼着这首《你是我的玫瑰花》,左手抓着炒勺,右手里的勺子上下翻飞,还不时的玩个花。

    如果被外人看到,肯定会以为他是个幸福指数相当高的居家好男人,大清早的就爬起来,给老婆做饭,不但没有丝毫的怨言,反而会把做饭当作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只是,可惜这厮是个聋子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不是聋子?

    草,别逗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聋子,他怎么会对在三十里之外,都能听到的女人凄厉惨叫声无动于衷?

    哦,原来果然不是聋子。

    真是聋子的话,那么他也不会在惨叫声响起时,手里上下翻飞的勺子,会脱离歌声,给惨叫声打拍子了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贺兰小新也该醒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在发现镜子里的她,变成那么丑陋到恐怖后,心里会有多么的害怕,李南方不想去管。

    他只想给小姨做一顿丰盛的早餐,哄她开心,把他当一般男人就好。

    “唉,男人太出色了,反而会成为一种罪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惨叫声嘎然而止后,李南方右手里的勺子,也失去了上下飞舞的动力,在炒勺边缘重重磕打了几下,左手一颠,勺里的西红柿炒鸡蛋,准确落在旁边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竟然没有一点汤汁溅出来。

    这证明李南方炒菜的手艺,更进一层。

    昨晚误会小姨是个不要脸的,轻轻拍打了她那(娇jiao)嫩的脸蛋两下,结果却让她对自己彻底失望后,李南方就琢磨着,该采取什么样的有效措施,才能弥补小姨所受的伤害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李南方选择了做饭。

    古人早就云了,女人就没有不好吃的。

    越漂亮的女孩子,嘴巴就越馋,越刁。

    通过她的(阴yin)、啊,不对,是通过她的嘴——好像也不对,应该是通过她的胃口,征服她的人,是最切实可行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要让她吃过男人做的饭后,就再也忘不掉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这信心,更有这把握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南方要想随时把小姨伺候好,那么原先躲在暗中,观察哪些不长眼的,敢趁他不在家时,欺负他的人的计划,就要彻底的泡汤了。

    嗨,只要能把小姨哄好,谁还管计划不计划的?

    天大的计划,也没有哄好自己心(爱ai)的女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天刚放亮,李南方就驾车跑到不远处的蔬菜超市,捡着小姨最(爱ai)吃的,买了满满好几大方便袋,又在厨房忙活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收工。”

    啪的打了个响指,看着餐桌上那八道色香味美的精致菜肴,李南方都被馋的咽口水。

    他还就不信了。

    会有哪个漂亮女孩子,能抗拒得了他绞尽脑汁才做出来的这顿佳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来点美酒?虽说早上就喝酒,有些装((逼))的嫌疑。但早上炒这么多好吃的,就已经是在装((逼))了。装一次是装,装两次也是装。”

    在毛巾上擦了擦手,解下腰间的围裙,李南方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:“可惜,老金还没有把我库存六十年的国酒送来。要不然,小姨吃着佳肴,喝着美酒,肯定会龙颜大悦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超然国酒,诚然是个遗憾,但李南方还记得,小姨的酒柜里,好像还收藏了一支八几年的拉菲。

    虽说那玩意苦不拉唧的好像马尿那样,可却是(爱ai)美女人的最(爱ai),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哄好他小姨,至于贺兰小新——谁是贺兰小新?

    哦,你说刚才那个鬼哭狼嚎的女人啊。

    怎么了,你问她的惨叫声,怎么会嘎然而止啊。

    嗨,那是被镜子里她那张脸给吓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满脸上除了蝎子就是蜘蛛,要不就是蜜蜂蜈蚣,别说是她这种把自己容颜看的比命还重的了,就是一般女孩子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白白嫩嫩的脸上,整的和昆虫开会似的,不被吓坏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活该。

    直接被吓死,也活该。

    “哼,谁让她那么欺负小姨了?”

    把岳梓童一年前高价从别处淘换来收藏的拉菲,倒在醒酒器内时,李南方听到了轻缓的脚步声,从外面客厅的楼梯上传来。

    连忙放下酒瓶子,李南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出餐厅,抬头看去,就看到小姨她老人家,左手扶着楼梯扶手,步伐优雅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一(身shen)素白色的运动装,白底黑面的平底帆布鞋,头上戴着一顶(乳ru)白的棒球帽,墨染了般的秀发,束成马尾,随着她迈步走下来的脚步,上下晃动着。

    晃的那叫一个飘逸,整个人纯洁的,就像天山上的雪莲花儿,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关键是脸色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点的幽怨,哀怨这怨那怨的,透过天窗的金色朝阳洒在她脸上,看上去好像镀上了一层金光,搞得好像观音菩萨下凡似的,让人忍不住想屈膝膜拜。

    下跪膜拜就免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宁可不要这房老婆,也不会学老谢那样,为了哄老婆跪搓板。

    男儿膝下有黄金,这虽然是句(屁pi)话——这是李南方以前每次缺钱花时,都会低头看看膝盖,才得出来的结论。

    但也有着它一定的道理,所以他肯定不会学怕老婆的老谢,最多只会笑面如花的快步走到楼梯口,抬手做出虚扶的手势,恭声说道:“小姨,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做出虚扶的手势,只是摆明他的态度,可没打算岳梓童会理睬他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岳梓童竟然微笑着,把左手放在他手心里,和声问道:“南方,你怎么没多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靠,她这反应,很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岳梓童“和蔼”的表现,让李南方心里咯噔了下,来不及多想就笑着解释:“最近睡眠太多,其实不睡也可以的。小姨,您打扮的这样英姿飒爽,这是要去外面踏青吗?”

    踏青,是(春chun)天刚来到时才用的名词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入冬,野外的荒草已经枯萎了,还踏的哪门子青?

    不过文化程度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的李老板,能够想到用这个名词,来形容小姨要野外游玩,也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同样不会在意,在他殷勤搀扶下走向餐厅:“是啊。我想去云阁山,上香拜佛。”

    “云阁山?”

    李南方对这地方还算略有耳闻,帮小姨拉开椅子后,随口问:“上香拜佛,怎么忽然想到要拜佛了呢?想拜佛,可以去千佛山啊。千佛山上的佛多,名气也大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款款落座,解释道:“名气大,不等于灵。我早就听人说,云阁山那边的佛特别灵验,一直想去那边的,始终没机会。”

    微微昂起圆润的下巴,任由李南方为她系上了餐巾,岳梓童回眸看着他,轻声说:“我去那边,主要是两件事。一件事,就是感谢佛祖能保佑你,能从那块死地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眼睛,一下子湿润了,很有几分泫然(欲yu)啼的样子,声音也有了些哽咽:“小姨,您、您对我太好了。南方无以为报,唯有以(身shen)相许,给您当牛做马,肝脑涂地,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带皱眉头的。”

    把所有能想到的合适成语,都毫无保留的贡献给敬(爱ai)的小姨后,李南方都被自己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唉,傻孩子,你感谢我做什么呢?我是你小姨啊。我不对你好,还能对谁好?”

    岳阿姨轻轻叹了口气,抬手为李老板擦了擦眼角,继续说:“第二件事呢,就是要去许愿。希望,今年元旦,我能平安走进结婚的(殿dian)堂吧。来年的此时,再抱个大胖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受惊了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国家提倡早婚早育,女孩子二十周岁就可以嫁人生儿子,但那只是提倡好吧?

    真响应这个号召的,十个女孩子里,能有一个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岳梓童这种商场女强人,芳龄才二十二岁,就要结婚产子——貌似在说笑话呢吧。

    再说,李南方还没做好要结婚,当爸爸的准备啊。

    是,龙城城已经怀了李南方的孽种,他已经算是个准爸爸了。

    可他这个爸爸当的,啧,啧啧,只管播种插秧就行,至于孩子什么时候出生,出生后又是谁来抚养,他压根不用管的,所以也不是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就不同了啊。

    真要怀孕了,李南方不但要当至少一年的老妈子,好好伺候她,而且还要担负晚上起来给孩子换尿片,打扫卫生等一系列工作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小夫妻俩都在家伺候儿老子了,开皇集团、南方集团交给谁呀?

    岳梓童,李南方,分别是各自公司的灵魂人物,一天不去那些人就会不知道怎么活了——公司还怎么腾飞啊,不破产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

    想到为了个儿老子,就有可能放弃小两口各自的大事业,李南方越想越心惊,连连摇头:“小姨,您今年才二十二岁,这么着急当妈妈干嘛呢?再说,你真要在家(奶nai)孩子后,公司怎么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这次出事,让我蓦然明白了很多道理。人活着,最重要的不是挣钱,而是自己的家庭。钱够花就好了,可孩子却是我生命的延续。如果。”

    用力抿了下嘴角,岳梓童低头说道:“如果以后,我不幸出点意外,那就永远见不到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神色黯然,嘴唇动了动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坐下。来,陪小姨吃饭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莞尔一笑,轻轻拍了下他的手:“让我看看,你的手艺有没有长劲。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李南方做饭的手艺,有了明显的进步。

    岳梓童吃的是赞不绝口,一顿饭足足吃了四十分钟,直到一声刺耳的车喇叭声响,从别墅院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一推饭碗,站立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