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49章 你越生气,我越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不知道怎么从贺兰小新房间内出来的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。

    她只是死死的闭着眼,牙齿用力咬着手指,希望自己被黑暗吞噬,永远都不要再回到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李南方那古怪的笑容,那力气不大的一耳光,让岳梓童瞬间觉得,她是那么的丑陋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,为了一颗香烟,就死不要脸的甘受贺兰小新的羞辱呢?

    她该去死的。

    与贺兰小新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如果那时候她死了,李南方会痛苦万分,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她,郁郁寡欢,说不定为了纪念她,还会终生不娶。

    不对,是终生不再碰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她那时候没死啊。

    她已经堕落了。

    堕落到任由人肆意羞辱的地步,为了一颗香烟,女孩子最起码的尊严不要了。

    虽说贺兰小新也是个女人,可想到她网罗的那些道具,挨个试了一遍不说,还要按照她的吩咐,描眉画眼,搞得的像个妖精、不,像个婊砸那样,说那些话,还被李南方看到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就越后悔,没有在那时候死去。

    现在死?

    现在死,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。

    她的丑态,已经被小外甥全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觉得她就是((贱jian)jian)人了,死就死吧,假惺惺给她发丧后,就可以继续泡别的女人去了。

    而她,只会像被李南方穿过的臭袜子那样,随手扔掉后,就再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结果,不是岳梓童想要的。

    既然现在去死,已经没有丁点的价值,那她干嘛还要去死呢?

    干嘛要去死呢!

    我不但不要死,我还要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哈,李南方,你不是不要我吗?

    你妹的,混蛋,天底下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吗?

    你不要本小姨,就凭借我这花容月貌,魔鬼(身shen)材,雪肌嫩肤,想找个比你更帅的男人,还不是小意思吗?

    吸毒,又怎么样了?

    被贺兰小新借机要挟,给丫的当牛做马,又怎么了?

    本小姨喜欢,愿意!

    有钱,还特么的难买愿意呢。

    我愿意啊。

    哈,我特么愿意当个为了吸毒而抛弃尊严的坏女人,谁能管的着我啊?

    岳梓童并不知道,她已经被李南方给那两耳光,刺激到进入魔障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休说自己会去卧轨割脉了,就算李南方此时站在她面前,劝她去死杀,她也不会。

    她要活着。

    没有尊严?

    可以。

    继续给贺兰小新当牛做马?

    答应。

    会被李南方骂为是((贱jian)jian)人,臭婊砸?

    行啊,反正嘴巴长在你嘴上,你(爱ai)说是你的事,该怎么活下去,却是我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会骂我是((贱jian)jian)人,是婊砸吗?

    那我就给你((贱jian)jian)一个,婊一个。

    反正你不会再要我了,我(爱ai)怎么活,管你一毛钱的关系呢?

    你会生气?

    好啊,最好是能把鼻子气歪,气的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你越是生气,本小姨就越((贱jian)jian),越婊。

    气死你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想到李南方会被自己给气傻了的样子,岳梓童忽然得意起来,哈哈的笑着翻(身shen)坐起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,她已经回到了自己卧室内,就趴在(床chuang)上呢。

    没有开灯,窗帘也没拉开,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她一伸手,就从(床chuang)头柜上抓起手机。

    这是她房间,其间布局可谓是了如指掌,就算是闭着眼,她也知道哪些东西在哪儿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亮了,发出的蓝幽幽的光线,映照在岳梓童的脸上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能看到,肯定会被吓一跳,以为看到了女鬼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开锁,进入手机主屏幕时,手指却停住了,双眸死死盯着锁屏的画面。

    手机锁屏画面是个男人,坐在她家客厅沙发上,正闭着眼,张大嘴,抬手要打哈欠,模样丑死了。

    像岳总这种很有品味,档次的极品美女,怎么可能会搞一个丑男人在手机上呢?

    除非,这个没品没档次的家伙,是她心里最看重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,喜欢你了呀。”

    盯着手机屏幕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泪水滴落在男人张大的嘴巴上时,岳梓童才喃喃地说着,纤巧的右手拇指,从屏幕上滑落,擦干了泪水。

    然后,点开了手机主页面,找到设定里的壁纸,再找到锁屏主屏的那张男人照片,毫不犹豫的删除,换上了一张她自己的照片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关上手机,再点开后,锁屏画面就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岳美女,看着你多养眼啊。以前我傻了,才会把他的照片放手机上,贴(身shen)携带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笑了笑时,耳畔仿似传来女人凄厉的惨叫,叫骂声。

    有些耳熟呢?

    哦,本小姨想起来了,在次卧里还有一对男女,正在享受他们的幸福私生活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叫吧,叫吧,管我几个事。”

    喃喃轻笑了几声,岳梓童拿着手下(床chuang),赤足走到(床chuang)前,刺啦一声,拉开了窗帘。

    别墅后山,丛林茂密,借着星光,一眼就能看到山巅位置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玻璃,岳梓童随意扫了眼山巅时,不知怎么回事,她好像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下意识,她再次抬头看去——黑黝黝的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哪有人?

    “就算有人,又管我几个事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岳梓童在今晚在心里,嘴上说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唯有不再关心世界的人,才会喜欢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在电话簿中,找到云世界冯云亭大少的号码后,岳梓童点了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。

    如果冯大少没有去夜场寻开心的话,那么他应该是在睡眠中。

    所以手机嘟嘟的响了十声也没人接后,岳梓童也没生气,继续重拨。

    终于,在她第三次重拨时,冯大少含糊不清,还特别不耐烦的声音,终于从手机内传来:“谁啊?有病吗?这时候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,任何人在被手机铃声惊醒后,都会满肚子火,看都不看来电显示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理解,声音很平静的说道:“我是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“岳梓——童?童童,是你?”

    多次苦追岳总未果的冯大少,一下子清醒了,咕噜爬了起来,睡意全无,双手捧着手机:“童童,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还没回答呢,一条大长腿搭在冯大少腰间的女孩子,睡眼蒙眬的嘟囔道:“干嘛呢,大半夜的和人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女孩子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,绝不会用这种报怨语气和冯大少说话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谁啊?

    真以为她已经陪冯大少睡了几天后,就是他女朋友了?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唉,现在的女大学生啊,智商超低,(爱ai)把玩笑当真不说,还特别拜金。

    “去一边!”

    冯大少不耐烦的,把那根腿掀到旁边去后,才猛地醒悟,手机那边的岳梓童,很可能已经听出他(身shen)边有女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苦苦追求岳总多次,冯大少当然不在乎这些,哥们(身shen)边就是有妞儿陪着,谁能管得着?

    可问题是,冯大少到现在都没放弃追求岳总啊,现在被她听到这边有女人后,能对他有好印象吗?

    冯大少连忙解释:“那、那什么。童童,刚才是、是电视里传来的声音。我睡着前,忘记关电视了。这就关上,你稍等。”

    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赞了个,冯大少捂住手机听筒,抬脚就把又要把腿放在他(身shen)上的女孩子,从(床chuang)上蹬了下去。

    女孩子被摔的哎哟一声叫,再也不困了,瞪大茫然的双眼里,全是檬((逼))的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冯大少懒得说什么,抬手指着门外,脸色严峻,张嘴无声的说道:“给我出去。速速的!”

    做梦都想成为冯家少(奶nai)(奶nai)的女孩子,哪敢违逆冯大少的意思,连忙用毛毯裹着(身shen)子,乖乖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房门刚关上,冯大少才松开手机,和颜悦色的问:“童童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思想已经进入魔障了,人却没有,分析判断的能力也在,当然能从手机内传来的女孩子中,猜出什么事,冯大少又是在极力掩饰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在乎,只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问道:“明天星期天,你有什么安排吗?”

    其实此时已经是星期天了,还有几个小时,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冯大少当然不会指出岳总犯错误了,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说没事。

    他有事的。

    昨晚上(床chuang)之前,就已经答应女孩子,说是要逛街,给她买个包包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梦中女神询问,休说是陪那个拜金女去买包包了,就算天亮后要登上火星,他也会说没事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去云阁山上香求佛,想让你陪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岳梓童又说:“就咱们两个人去。早上九点你来我家接我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云阁山,是青山西南远郊的一座小山,风景不错,山上有座年代久远的小寺庙。

    云阁山景区还没有被开发时,就是一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鸟去那边拉屎了,可要说起上香求佛的话,比起抬脚就到的千佛山,那可是远太多了,佛也好像不如这边的灵啊。

    云阁山的佛灵不灵,路途远不远等等,冯大少才不管,只要能和岳总一起,就算没佛,就算去火星,他也会欣然前往的。

    就他们两个人去啊。

    两个人!

    这三个字,可是相当有内涵的,最好是去撒哈拉大沙漠。

    等冯大少一口气说出第八个没问题后,岳梓童才挂掉了手机,随手扔在了(床chuang)上,迎着窗外的青山,昂首,绽开双臂,闭上眼,惬意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客厅上方琉璃吊灯发出来的光,立马从外面洒了进来,在地上投映出一个长方形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回头,始终保持着展开双臂的动作,对着窗外,闭着眼,轻轻哼起了黄家驹的《喜欢你》。

    看到她依旧(身shen)无寸缕的站在窗前,摆出《泰坦尼克号》里女主的姿势,好像随时都会奔月那样,李南方干咳了声,缓步走了过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