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45章 他终于爱上了岳梓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好像过了一个世纪,又像只过了一瞬间,岳梓童才清醒过来,看着李南方的眼神,灵动起来。

    特意修饰过的红唇,剧烈颤抖着:“男、南方,你回来了——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她幻想了无数句看到李南方后,该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结果到头来,她在真看到李南方后,却问他吃饭了没。

    “吃,吃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里好像喊着一根黄瓜,模糊不清的回答。

    在岳梓童发呆时,他又何止不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就像他小姨总是幻想,有朝一(日ri)看到他后,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所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,他也是想过好多次了。

    相(爱ai)的人,就这样。

    整天腻在一起时,因为蚊子腿般的事,就有可能吵的脸红脖子粗,甚至极度厌恶对方,恨不得他立即出门左拐,找辆大卡车撞死拉倒。

    可当不得已的分开,而且有可能这辈子再也不能相见后,却又做梦都想把对方揉进(身shen)体里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真心想给小姨一个惊喜的。

    他小姨却反过来,给了他一个砸破他脑袋,都无法想象的大惊喜。

    (身shen)无寸缕把她姣美(身shen)材彻底暴露在灯光下不说,脸上还描眉化眼,当前最流行的妖精妆,眼角有血红的火焰,嘴唇红的好像要滴血,乌黑发丝斜披下来,遮住了小半张脸。

    不但没有遮住她的美艳,反而营造出了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另类(性xing)感,让男人只看一眼,就会觉得口干舌燥,鼻血长流,恨不得扑上去把她扑倒,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尤其她最傲人的部位,颤巍巍的,上面还挂着无数个血红色的小红水滴。

    空气中,有浓郁的酒香在弥漫。

    不用问,她(身shen)上洒了红酒。

    在女孩子雪白的(胸xiong)前,洒上红酒,再用舌头去((舔tian)tian)——话说,这也是男人最(爱ai)的调调之一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目光,从她的脸上,慢慢滑落到她的(胸xiong)前,看着那些小红水滴,笑了。

    很古怪的笑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想笑。

    想狂笑,昂首向天。

    但当他张大嘴巴,已经做出狂笑的动作来时,却又一点点声音,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因,悠忽间,他又很想哭。

    嚎啕大哭,像个孩子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的样子,就像数以万计的刀子,咻咻的飞过来,狠狠插在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在清晰感受到这种无法描述的痛苦后,李南方知道,他(爱ai)上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他,终于,(爱ai)上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无可救药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穿衣服,与别的男人,或者女人,在子夜时分,做这种该和李南方才能做的事,假如是被迫的话,李南方不会有当前心如刀绞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法,他还会更加的自责,以后加倍的呵护岳梓童。

    只因岳梓童被人欺负,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正是他的冲动,无能,连累了她。

    问题是,岳梓童不是被迫的啊。

    被迫的女人,谁会在遭到别人的(性xing)侵犯时,还要描眉画眼呢?

    休说岳梓童这种具备一定武力值的小刁蛮了,就是普通弱女子,也不会这样做吧?

    妖精装,红酒洒(身shen),很有(情qing)调嘛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如果有人告诉李南方,说他小姨是被迫的——神说抽神,佛说抽佛,不把满嘴牙都打碎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南方所看到的,所想到的,都已经被岳梓童当前的(性xing)感妖精形象所左右,全然忘记了她真有可能是被迫的。

    她被贺兰小新暗算,染上了毒瘾啊。

    染上毒瘾的女人,为了能吸毒来填补无法描述的空虚,休说是让她化妖精妆,(身shen)上洒红酒了,就算让她围着青山市(裸luo)奔一圈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。

    真特么的一((贱jian)jian)人。

    我早就知道她是个((贱jian)jian)人了,怎么还那样想她?

    我就不该着急回来。

    永远留在金三角,与隋月月,(爱ai)丽丝她们过那种醒掌杀人权,醉卧美人膝的生活不好吗?

    干嘛要火烧尾巴似的,非得跑回来找她呢?

    我不来,她过的更好,这小(日ri)子更充实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望着左手捂着(胸xiong)口,右手捂着下面,轻摇着腰肢慢慢走过来,满脸都是我好想你样子的岳梓童,李南方心里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瞬间,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、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走到李南方面前后,才发现他脸上的笑容很古怪,忍不住地问道。

    就像李南方终于承认,他已经(爱ai)上了她那样,岳梓童也没觉得,光着(身shen)子站在他面前,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反正,她已经是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还是。

    既然是两口子,私下里呆在一起时,穿着衣服多碍事?

    (爱ai)他,就坦诚相见。

    这就是岳梓童对(爱ai)(情qing)中心思想的理解,把自己的优点,缺点,全部让她男人看清楚。

    俩人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起,都已经忘记地上还躺着一个贺兰小新呢。

    发现这个敢拿拳头痛扁她的人,居然是李南方后,新姐的懵((逼))指数,相比起这对男女来说,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正如岳梓童从被她狠虐的疯狂动作上,所分析的那样,哪怕全世界的人,都相信李南方能回来,她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只因她为了能让李南方老死在异国他乡,可谓是绞尽脑汁,费了天大的心血。

    就算有秦老七等大人物的帮衬,那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别忘了,那些鸟人再厉害,也厉害不过国家去。

    自负惯了的新姐,觉得她就是国家——所以,才能放开胆子,尽(情qing)享受她的(性xing)福生活。

    现实,却像李南方砸到她下巴上的重拳,一下子让她懵((逼))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臭脚,就踩在她(胸xiong)膛上,也感觉不到疼了,只是呆呆望着他,双眸中的愤怒,早就被恐惧所代替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被她恩将仇报的李南方,等会儿会怎么折磨她。

    瞬间,她自己都觉得,做的好像过分了些。

    蛊惑李南方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为她当替罪羊,不感激人家,反而为他有可能偷着回国,布下层层的杀人陷阱也倒罢了,关键是,她还欺负人家未婚妻啊。

    这,特么还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?

    此时的新姐,是多么希望,她能化成一只蚂蚁,找个地缝钻进去,永不见天(日ri)。

    希望,有时候就是扯淡。

    所以,在李南方的右脚还踏在她(胸xiong)口上时,她只能乖乖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嗯,那个什么,静观其变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没别的办法了不是?

    踩在某处很舒服的李南方,看着岳梓童,眨巴了眼睛,有些奇怪的问:“我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笑了。你一直在笑。笑得,很,很讨厌。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定定的望着他,抬起捂着(胸xiong)前的右手,去抚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,即将碰到李南方的脸时,始终挂在他脸上的笑容,蓦然收敛,挥手:“笑你。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一记相当清脆的耳光,在岳梓童左脸颊上绽放。

    力气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无论岳梓童有多么的对不起李南方,她都是他的小姨。

    李老板(身shen)为晚辈,就算必须抽她耳光,又怎么能太用力了呢?

    岳梓童的脸,被李南方一巴掌抽的向后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。

    为维持(身shen)子的平衡,她捂着下面的左手,本能的向旁边急促挥舞了下,把旁边化妆台上的一杯红酒,顺势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轻响,玻璃杯摔碎,酒水迅速在淡青色的地板上蜿蜒流淌,像一条小蛇。

    更像,血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心,随着玻璃杯的摔碎,碎了。

    她盼了他那么久,忍辱负重的。

    终于盼到他来了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脚踩七彩祥云的,可他刚才窗外空调外机上空翻进来的样子,好帅啊。

    简直是帅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她努力强撑着最后一丝坚强,强怕自己别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——那样,他的心,会很疼,很疼的。

    她为他想了那么多,就像她企盼了他那么久,结果却等来了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无论这记耳光的力气,有多大,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他这一巴掌,把岳梓童所有的(爱ai),委屈,都抽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她像木偶那样,保持着被抽耳光的动作,侧脸看着那张粉红色的大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大(床chuang)上,摆放着好多游戏道具,可谓是应有尽有,有皮制的,钢制的,甚至还有一(套tao)木质的枷锁,就是什么戏曲里演的《苏三起解》时所戴的那玩意。

    这些道具,都是贺兰小新从国外搜罗回来的,造价不菲。

    基本上,岳梓童俩人都已经试了个遍。

    别问感觉怎么样——如果可以留言评论的话,贺兰小新肯定会给卖家连点三十二个赞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好像(性xing)、奴那样的被折磨时,依旧坚信李南方会回来的岳梓童,望着那满(床chuang)的道具,呆愣很久后,笑了。

    不能不承认,画着妖精妆的岳梓童,在笑起来时,比最妖媚的妖精,还要更胜三分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打我?”

    岳梓童嘴角轻轻抿了下,慢镜头般的回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。

    能动手解决的问题,就没必要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叶小刀曾经说过的这句(屁pi)话,从李南方脑子里闪过,然后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力气,要比刚才那一耳光还要小。

    为毛要小呢?

    岳梓童明明依旧自甘堕落,却恬不知耻的还笑,就该把她嘴巴打歪,让她笑个够才对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闭上眼,轻轻叹了口气,睁眼问道:“还打么?没打够的话,我替你好了。其实,我也无比讨厌自己这张脸的。如果,它能被巴掌打丑了,那么我会幸福很多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岳梓童抬手,给了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右手刚落下,左手又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,就是传说中的左右开弓。

    她自己抽耳光的力气,可比李南方抽她时的大太多。

    应该是全力!

    几个耳光下去后,就有鲜血从她嘴角淌了下来,发丝凌乱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能几巴掌就把自己抽的目光都呆滞了,这也是个本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