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43章 别墅后面有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如果荆红命没这么厉害的武力值,就好了。

    无论他有多么的德高望重,李南方都会给他一大嘴巴,问他能好好说话不。

    说个话而已,总是云山雾罩的,有意思吗?

    这就是大人物啊。

    也唯有大人物在说话时,才会有这幅德(性xing)。

    不过,李南方也相信,所有大人物的一言一行,都包含着其特有的深意。

    那么,十叔怎么特意会劝我,不要伤害贺兰小新呢?

    他应该很清楚,我是主动给她当替罪羊的,最多也就是不齿她的恩将仇报,也不会把她怎么着的。

    他还提到了贺兰小新的父亲,说贺兰伯当是个英雄。

    这算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荆红命的车子已经走很久了,李南方还站在餐馆门口,望着那个方向皱眉深思。

    又是一辆黑色的车子,仿似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,徐徐出现在了李南方(身shen)边,打断了他的沉思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个(身shen)材高挑,穿着包(臀tun)短裙,平底小皮鞋的盘发女郎,迈步下车:“李先生,局长派我送您返回青山。车上,有您最需要的美酒佳肴。您在吃过后,还可以稍事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上下打量了她几眼,笑道:“妹子,你也是最高警卫局的?你说你长得这么漂亮,腿这样长,干嘛不去当个享受生活的小白领,非得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事呢?如果你有这个意愿,可以去我公司啊。到时候,你给我当小秘书好了。吃香的喝辣的的,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包(臀tun)女郎眉梢一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开门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他在想,老子这样说话,是不是也有几分十叔说话时云山雾罩的风度了?

    包(臀tun)女郎说的没错,车上有李南方此时最需要的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这辆黑色大越野被高手该装过,除了前面的驾驶座没动之外,后面被改装成了房车。

    有小冰箱,小电视,小餐桌,小酒柜,小(床chuang)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一个坐便器。

    草,这就一活动小旅馆啊。

    餐桌上,摆放着李南方最(爱ai)的红烧肘子,一大盆,怕不得有五斤(肉rou)?

    就是酒少了点,只有一瓶,不过却很合李南方的口味。

    京华老牌名酒,牛栏山二锅头。

    铁瓶子盖都生锈了,商标发黄,一看就是库存好多年的了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后,舒缓优雅的钢琴曲声,从车厢内四角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电视,品着美酒,吃着红烧肘子,前面还有个车技相当棒的包(臀tun)美女开车,这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啊。

    就是这乐事的代价,着实高了点。

    唉,足足两千万美金呢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的话,老子真该在灰色谷,把龙珠卖给李牧辰的。

    可就算卖给她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那两千万的钞票,还不同样会被这些鸟人搜刮一空?

    吃饱喝足,又在坐便器上小蹲几分钟后,暗中叹息着的李南方,双手抱着后脑勺,平躺在了那张小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他刚躺下,车顶就徐徐打开了。

    外面,是看不出这辆车有天窗的。

    天窗格外大,就像奥迪q7的天窗,漫天的星辰,瞬间就一览无余了。

    在优雅舒缓的钢琴曲中,一瓶老酒下肚感觉浑(身shen)发(热re)的李南方,被窗外夜风舒服的吹着,闭上眼没多久,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从京华到青山,距离大约是五百公里。

    乘坐高铁大约两个小时,驾车走高速的话,最快也得接近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样算来,等李南方回到青山时,应该就是子夜时分了。

    夜,深了。

    月亮慢慢爬到了头顶,光辉也越发的亮了。

    月光亮了后,星光就会黯淡许多。

    就好像在看到岳梓童与新姐后,保安老刘立马更觉得,家里那个黄脸婆——算了,看她给老刘家生了一双可(爱ai)儿女的份上,老刘是绝不会做出那种让糟糠之妻下堂的没良心行为。

    但,趁着子夜来临,悄悄去三十七号别墅去后院,听个墙根,应该不算是背叛当年对黄脸婆发下的海誓山盟吧?

    那种好像一万只猫儿齐声叫唤的声音,简直是特么的太爽了。

    比那天籁,还要天籁啊。

    只可惜,让两个女人发出这天籁之音的人,是女人。

    老刘敢肯定,今晚三十七号别墅二楼,那间悬挂着粉红色窗帘的卧室内,会发出那种让他着迷的叫声。

    嗯,就仿似一万只猫儿,在(春chun)天到来后,齐齐的叫唤。

    老刘敢这样肯定,那是因为在傍晚,他与侄子小明巡逻时,亲眼看到那两个美到不行的女人,在别墅门口就敢打(情qing)骂俏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钱人啊。

    可你们再有钱,能住这种上千万别墅,就能忍心让某个男人打光棍,两个女人混在一起吗?

    老刘心里这样想着,慢慢爬过了别墅后院的铁栅栏。

    他侄子小明,还在前面的路上巡逻呢。

    老刘说肚子有些疼,要找个地方方便下,偷偷“方便”到这儿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当叔的心黑,不想把好东西拿出来和你分享,实在是因为你是我侄子,怎么好意思的,带你来做这种事?”

    蹑手蹑脚爬下铁栅栏后,老刘警惕的向四周飞快扫视了一圈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群山沉寂,风在徐徐的吹,树梢缓缓的摇动,已经没有了虫儿的叫声。

    一切,安全。

    “能发出一万只猫儿声音的美女们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刘心中深(情qing)的呼唤着,猫腰正要快步穿过荒草丛生的小院,去那间亮着灯的卧室下听墙根时,忽然就看到,粉红色的窗帘上,猛地多了个人影。

    那个人影扑在了窗户玻璃上,应该是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尽管隔着粉红色的窗帘,可老刘还是能看出,这个人影应该是这栋别墅的户主,姓岳的那个美女。

    他能分辨出这是谁,那是因为另外一个美女的(身shen)材,要比她丰满些。

    火眼金睛的老刘,隔着窗帘还能看出,这个美女浑(身shen)是光光的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曲线,是那叫一个玲珑。

    “怎么,要在窗口完假凤虚凰的游戏吗?我喜欢。你们最好是把窗户推开,半(身shen)探出窗外——城里人,不都(爱ai)这样玩儿吗?”

    老刘心中祈祷着。

    但那个扑在窗户玻璃上的美女,却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刚要转(身shen),一个人影出现了,走的很慢,却没停步。

    这个人影,应该就是那个(身shen)材丰满的美女了。

    只是老刘有着纳闷,她的曲线怎么不玲珑呢?

    哦,她是穿着衣服的。

    草,不但穿着衣服,好像还披着披风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搞毛呢?

    老刘心中纳闷时,这个人影已经走到姓岳的美女(身shen)影前,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在老刘的亲眼目睹下,那个人慢慢地凑到了姓岳的美女脸前,稍稍呶起嘴巴,做出了要索吻的姿势。

    岳姓美女做出了闪避的动作,却被那个人双手捧住了下巴,强硬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岳姓美女应该是屈服了,任由小嘴被人捉住。

    屈服的很到家,她也主动伸手,搂住披风美女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玩、玩女王游戏?”

    忽然间,老刘想到了同事们闲聊时,聊过的那些荤段子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。不然,两个美女还能怎么玩儿?又怎么会,发出那么悦耳的声音呢。”

    老刘终于想通了,心儿顿时狂跳起来,(热re)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近距离观战。

    不,是倾听。

    为避免那俩站在窗前的美女,会忽然掀起窗帘,开窗向后看,老刘聪明的卧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要匍匐前进,向为解放全人类的战士那样,冲向敌人罪恶的碉堡!

    刚爬了下,忽然有水滴落在后脖子上。

    老刘下意识的伸手,擦了把脖子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今晚月朗星稀的,天晴的杠杠地,没下雨啊,那怎么来的水呢?

    是从别人嘴里吐出来的口水。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一个人鬼魅般的出现在老刘(身shen)边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,一双眼睛在黑夜里,闪闪发光,带着好像是讥诮的笑意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被发觉了。

    老刘的头皮,顿时麻了,所有的头发,都刷地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和这个人说,他偷着爬进人后院,并没有要做坏事的想法,就是想听听,那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张嘴解释,他的(身shen)子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像风筝那样,嗖地就飞过了后院一人多高的铁栅栏。

    老刘人还在半空中,眼前就已经发黑了。

    啪哒一声,老刘好像破麻袋那样,摔落在荒草丛中,翻了几个滚,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花园别墅区的后山有鬼。

    这是老刘第二天中午,才被侄子小明找到,把人中掐紫才醒来后,脑海中浮上的第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在老刘的家乡,流传着见鬼后,绝不能告诉任何人,要不然鬼就会找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绝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,当然以后再也不敢去三十七号别墅后面,偷听那天籁之音了。

    今天子夜时分的天籁之音,绝不会因为老刘见鬼了,就会绝响。

    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当岳梓童明显进入状态,纤细的腰肢扭动着,死命往她(身shen)上贴后,贺兰小新心中笑了。

    为尽(情qing)享受,昨晚她给岳梓童的香烟里,再次加大了一号的药量,还掺杂了少量的三号。

    三号,是能让烈女眨眼变成((荡dang)dang)、妇的绝佳药品。

    新姐不喜欢岳梓童太((荡dang)dang)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是她不喜欢利用三号,来让岳梓童太((荡dang)dang)了。

    她喜欢用“技术”,把岳梓童调教成那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在添加三号时,要精密计算了。

    药(性xing)不能太显,要不然岳梓童就会逐渐丧失理智。

    玩弄没有理智的女人,实在没意思,新姐不齿。

    同样,药(性xing)太小了,岳梓童就会本能的排斥,就算是被迫配合,动作也会僵硬。

    所以,唯有把度掌控好。

    要让她在新姐的调戏下,逐渐找到((荡dang)dang)的状态,理智清晰的主动配合。

    从目前来看,药(性xing)刚好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反应,让新姐很满意。

    邪恶的笑着,举起了手里的鞭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