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40章 这是龙潭虎穴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着那张妩媚的笑脸,岳梓童恨不得扑上去,用指甲把它撕碎,再用脚狠狠碾进土里去。

    然后栽上一朵牡丹花,来年盛开的肯定很旺盛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不仅仅贺兰小新是她精神食粮的“衣食父母”,更因为李南方托人传达的信息。

    我会回来的,老婆。

    岳梓童坚信,他既然这样说了,那么哪怕他老的没了牙,不能走路了,用手爬,也会爬回来,喊她一声老婆的。

    老婆。

    以往,每当岳梓童听到别人说,或者想到这个最大众化的称呼时,都会觉得俗不可耐。

    什么狗(屁pi)老婆啊?

    年轻轻的女孩子,硬生生被喊老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俗了,哪像古代都是喊夫人,((贱jian)jian)内——

    但她现在再想到这个称呼后,却觉得除了这个词之外,就再也没有哪个词,能形象的诠释出男人(爱ai)女人的深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就为了这个老婆。

    就为了听李南方,能在她面前,亲口喊她一声老婆,岳梓童也要忍。

    眼睁睁,看着贺兰小新把龙珠抱在怀里,坐在沙发上,轻抚的动作,就像抚摸她的(情qing)人:“龙珠,龙珠,你真是个好东西啊。我敢肯定,你就是为我而存在的。只是假借别人的手,才来见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有些恶心,就为贺兰小新的极度自恋,忍不住地说:“你该问问它,龙珠,龙珠,谁是天底下,最不要脸的女人?”

    童话故事《白雪公主》里,有个邪恶的王后,拥有一面魔镜,每天早上起来后,都会问问它,谁才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,岳梓童把这个老少皆知的桥段,(套tao)用在了贺兰小新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没在意,咯的一笑,真认真的问:“龙珠,告诉我,谁才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女人?什么?你说是谁?大声点。哦,是岳梓童啊。我家童童,怎么就不要脸了呢?哦,原来她甘心雌伏在我的胯下,让我当作胭脂马,挥鞭策马奔驰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转(身shen)就跑,双手捂着脸,磕磕绊绊的跑上了楼梯,砰地关上了她卧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关门的力气是那样大,大到几乎把整个别墅,都震的一颤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看着她的卧室,纵声(娇jiao)笑起来:“童童,你怎么跑了呢?跑就跑吧,还捂着脸。这,妥妥没脸见人的节奏啊。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没觉得,生活原来是这样充实。

    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,只需假惺惺的洒几滴美人泪,就会有傻乎乎给她当替罪羊。

    她的(性xing)取向发生了问题,只需顺其自然,就能让骄傲如岳梓童,乖乖任由摆布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龙珠,堪称无价之宝的龙珠,就变成了她的。

    她想活五百年——算了,活那么久干嘛?

    她又不是王八,她是活色生香的美女,十六年的时光,就已经足够她无憾的闭上眼了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下午,贺兰小新都坐在沙发上,痴痴抚摸着她的龙珠,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满足,沉浸在她幸福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直到有个男人的声音,忽然从耳边响起:“请问,你是岳梓童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长长的眼睫毛,扑簌簌的眨了下,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男人看上去,应该有五十岁了——不对,是四十岁。

    也不对,是三十岁。

    还不对!

    特么的,这长相比女人都要英俊,下巴上却长着胡茬的男人,是谁啊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盯着男人,木楞了足有十秒钟,才启齿一笑,声音甜滋滋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在问出这三个字时,右手已经借着(身shen)子的掩护,悄悄伸到了案几下面。

    案几桌面下面,有个黄豆大小的按钮,红色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意外发生,她只需按下这个红色按钮,负责保护她安全的保镖,就会用最快的速度,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红色按钮,岳家别墅内总共有三十二个。

    楼上她的卧室内,楼梯拐角处的扶手上,厕所的马桶下面,院子里车位前那块花砖的凹痕里。

    无论她在什么时候,按下哪一个按钮,那些保镖都会在她规定的时间内,出现。

    不出现?

    没听到?

    好吧,祝你前往医院手术台的路上,一路平安。

    她在回国后的这段(日ri)子里,已经有三名保镖,被送上了医院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这些保镖,是她自己花钱培养的,不是她去金三角时,从京华征调过来的。

    说是保镖好听点,说是私奴更加准确。

    她掌控着他们的绝对生杀大权。

    同样,贺兰小新在没有按铃时,这些保镖如果敢私自出现,也会被打断双腿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别墅区保安老刘,前些天晚上能听到她卧室里传出的动静后,却没遭灾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让你们干什么,你们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让你们什么时候来,你们就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现在,我要你们来!

    贺兰小新偷着按下红色警报器按钮后,脸上的笑容更迷人了,看着男人的眸光,也更加——冰冷,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她不管这个穿着很大众,长相却很出众的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又是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需知道,在没有经过她的(允yun)许下,这个男人悄无声息出现在她(身shen)边的行为,要付出他的双腿,才能获取新姐的原谅。

    “我姓胡。”

    男人好像没察觉出,贺兰小新看着他的眼神里,带着“你很快就要倒霉了”的冰冷兴奋,如实回答她的问题后,想了想又说:“我来自俄罗斯,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空听他来自哪儿。

    无论他来自哪儿,与他的双腿要被打断,有个毛线的关系?

    打断他的话:“你擅自闯进我家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家?你真是岳梓童?”

    男人没回答她,好看的眉毛皱了下,端详着那张脸:“不对啊。别人告诉我说,岳梓童今年才刚二十二岁。就一含苞未放的小姑娘。可你,应该盛开很久了。而且,从你眉梢眼角来看,你已经拥有了两个男人。这怎么可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呢,岳梓童的声音,从楼上传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岳梓童吧?”

    男人抬头,看着走出卧室的岳梓童,微微皱着的眉头绽开,笑着点了点头:“嗯,这才是我想象中的岳梓童。水灵灵,白嫩嫩,小黄花似的。用手指甲稍稍一掐,就会有水冒出来。”

    还从没有谁,当面这样夸赞过岳梓童。

    李人渣也没有。

    无论她妆扮的多漂亮,哪怕那个混蛋心里被她的美而震惊,也只会昧着良心,说些“老黄瓜刷绿漆”之类的话,来可劲儿打击她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男人,第一眼给她的印象,绝对已经五十多岁了。

    五十岁的男人,就已经是老男人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是喊她一声大叔,都是把他往年轻里叫了。

    可就这样一个男人,却对她说出了这番话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不胜赞叹的样子,仿佛遇到了七仙女的董土鳖。

    偏偏,他的目光里只有对美的欣赏,没有任何的龌龊神色。

    所以岳梓童只是觉得脸红了下,却没有生气,关上门快步走下了楼梯:“是的,我就是岳梓童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如果有事的话,你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的。我家,不是随便外人能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随便外人能来的?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莫名其妙的样子,问:“这儿是龙潭虎(穴xue)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就看到有三个男人,飞快的从别墅帖子铁栅栏上翻(身shen)跃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人也像是有所察觉,回头看了看去。

    三个神色彪悍的男人,已经冲到了别墅客厅门口,齐刷刷的停步,看着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男人依旧很奇怪的问:“小黄花,你说你家不是外人能随便来的。那么,他们怎么能可以呢?”

    男人说着,先是抬手指了指门外那三个人,接着又之指了指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:“只因,这就是我家。外面那三个人,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吃惊:“他们三个,都是你的人?不可能,绝不可能。我是不会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这人在装((逼))。

    装吧,装吧,你的双手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冷笑,把龙珠放在沙发上,端起案几上的一杯红酒,慢慢地晃着,问道:“怎么会不可能呢?你这次,真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这双眼,该抠下来,当玻璃泡踩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放下酒杯,故作小儿女姿态的,轻轻鼓掌,用协商的天真语气:“等会儿,你把眼睛抠下来后,让我踩好不好?”

    男人像聋子那样,没听到她在说什么,只是看着她,接连摇头:“不对啊。我是不会看错的。到目前为止,你面相上只被两个男人睡过。外面那些男人,怎么可能是你的人呢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脸上的笑容,一下凝固。

    按照普通老百姓的说话习惯,一个女人如果对人说,某个男人是她的人,那么就代表着某个男人,和她睡过,或者是正在睡着的。

    可贺兰小新不是普通老百姓,她说这三个保镖是她的人,就是能绝对服从她命令的奴才。

    和男人解释的,相差甚远啊。

    你这是自己在找死了,别怪我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用力咬了下嘴唇,正要淡淡地吩咐保镖做什么时,岳梓童抢先说道:“贺兰小新,等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看着她,很认真的说:“我希望你能明白,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。无论他是谁,只要是来找我的,都是我的客人。所以,你不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懒得听她说完,再次端起酒杯:“把他拖出去,全(身shen)废掉。等晚上,再活埋在对面那棵大树下吧。”

    三个保镖闻言,立即鱼贯窜进了客厅内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这个动作来看,他们都是高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