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39章 我会回来的,老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早就知道箱子里装的是玉石了。

    同贺兰小新一样,出(身shen)豪门的岳总,对玉石的了解程度,也远比普通人要多。

    猜到箱子里的玉石,应该会价值数百万美金后,她并没有太激动。

    可当冯子善打开密码箱,掀起箱盖,一道(日ri)光都无法掩盖的淡绿色光芒,刷地一闪而过后,岳梓童还是下意识的,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岳总不是没见过玉,更知道玉石中最好的品种,就像干净无瑕的玻璃种。

    她却从没见过这么大块的玉石。

    这是个粗粗加工过的玉石,圆形,海碗口那样大,内里晶莹透彻,却又仿佛包含着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从客厅上方天窗内投(射she)下来的阳光,洒在玉石上,泛起荧绿色的淡淡光泽,透着远古洪荒时代的神秘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玉石就对女(性xing)有着无法描述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无论是老婆婆,小萝莉,还是风华正茂的岳总等候年轻人,都会被它们的神秘,所深深的迷恋。

    岳梓童半张着小嘴,紧盯着玉石呆愣了足足半分钟后,才慢慢地弯腰,伸手,小心翼翼的捧起了玉石。

    没谁会怀疑,这是一颗大号玻璃球,成本最多只有几块钱。

    只因玉石就是玉石,有着玻璃制品永远都没有的神秘魅力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任何专家的鉴定,在场所有人都能确定,这就是一块世所罕见的珍惜玉石。

    小冯那带有磁(性xing)的男低音,及时缓缓的响起,就像赵忠祥老师在解说《动物世界》那样,(春chun)天来了,动物们又到了交、配的季节。

    不对,是这样说的:“这块玉石,出自缅甸灰色谷。是灰色谷开坑十数个世纪以来,开出的第四块世纪之玉。但李南方先生,却给它取名为龙珠。”

    “龙珠?”

    岳梓童满脸,满眼都是痴迷的神色,梦呓般的喃喃说道:“对,龙珠。也唯有龙珠这个名字,才能形象的形容,它的样子,它的神秘,它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龙珠是怎么开采出来的,开采之前,从毛料中发现它的主人,又是做了些什么事,冯子善不是很清楚,当然也没必要说那些。

    他只需告诉岳梓童以下几点就是了。

    第一,这块堪称世纪之玉的龙珠,是李南方先生开采出来的。

    第二,龙珠面世后,现场曾经有人开价两千万美金,试图收购它,却被李先生果断拒绝了。

    第三,李南方高价委托康天保险公司,从缅甸运来青山,务必亲手交给岳梓童岳总。

    “第四。”

    小冯说完前三点后,在说第四点时,特意加重了语气:“李南方先生还委托我们,在把龙珠交给您时,帮他传达一个动作,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传达一个动作,一句话?”

    岳梓童慢慢抬起头,看着冯子善:“哪个动作?又是哪句话?”

    冯子善抬手,在自己心口,用力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岳梓童愣住:“这,这就是他要你传达给我的动作?”

    冯子善没说话,只是点头,再次抬手,重复了一遍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我心里,有你。

    或者说,无论我(身shen)在何方,你都住在我心里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南方要用这个动作,来表达出的意思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,泪水毫无征兆的,从岳梓童双眸中淌下。

    泪水晶莹。

    滴落在她怀里的龙珠上,从泪珠里反(射she)出的太阳光泽,更加璀璨。

    “那句话,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片刻,岳梓童才轻吸了小鼻子,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冯子善说出这五个字后,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很明显的,他还没把李南方委托他们传达的话说完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说完呢?

    应该是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羞于启齿的话,正常人谁会拜托人转达呢?

    李南方就能干的出来啊,只因那厮就是个混蛋。

    不折不扣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催促小冯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,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旁边的贺兰小新,在看到龙珠的一刹那,秦玉关“赐予”她的震慑力,就消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也幸好还有一小半的威慑力,才能让她保持着该有的冷静,没有扑上去,一把抢过龙珠,用最大的声音尖声大叫,说这是我的,我的!

    对于玉石的喜(爱ai),贺兰小新尤甚岳梓童。

    尤其知道龙珠是李南方送给岳梓童的后,心中的不忿,几乎要让她发疯。

    只想掐住李南方的脖子,嘶声质问他,为什么不把龙珠送给她!

    新姐是不在乎价值区区数百的玉石,但她却真心在意价值两千万的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两千万美金的现钞摆在她面前,她最多只会撇撇嘴,说一箱子散发着铜臭的废纸而已,有什么好争抢的?

    但价值两千万美金的龙珠呢?

    小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这可是缅甸灰色谷开坑一来,出现的第四块世纪之玉。

    哪怕这块世纪之玉一文不值,仅仅凭借它是灰色谷上千年来,才开出的第四块这句话,她也会不择手段的,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龙珠。

    把它放在苏黎世拍卖会上,能拍出两千万美金的高价不假。

    但如果无论给多少钱,李南方都不卖呢?

    那么龙珠就可能价值四千万,八千万,甚至四亿美金。

    唯有拥有龙珠的人,才能说它想价值几何,就价值几何的权力,才是最让贺兰小新着迷的。

    “我惹不起秦玉关,可我却能控制岳梓童。哈,李人渣给你的东西,不就是等于给我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里笑了,神色淡定起来,看向了冯子善。

    冯子善犹豫了足足半分钟才说:“老、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愣住,随即秀眉皱起。

    岳总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就算小冯你是秦玉关的人,可你也不能随便喊我老婆呀。

    我岳梓童,岂是那种人尽可夫、不对,是那种随便被某个男人,就能喊我老婆的人?

    你是想把满嘴的牙,都换成烤瓷的吧?

    好吧,看在你帮我出气,狠踩贺兰小新的份上,你想要换哪个档次的烤瓷牙,随便你挑选好了。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微微眯起的双眸里,有寒芒一闪后,冯子善立即知道她误会了,慌忙解释道:“李南方委托我向岳总转达的话就是,我会回来的,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的,老婆。”

    冯子善第三次重复着,第三次抬拳在自己心口,用力砸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心中肯定会懊悔,我刚才干嘛要犹豫不决呢?

    岳梓童双眸中的冷森之意,立即烟消云散,(身shen)子微微晃了下,抱着龙珠踉跄后退几步,蹲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的,老婆——你说,你会回来的。你喊我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傻笑了起来,喃喃地说:“混蛋,谁是你老婆呢?我是你小姨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少儿不宜,但冯子善却觉得,出门后最好马上忘记,不对任何人说。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在心里,再三警告自己,不会对任何人说了,可当车子驶出岳家别墅后,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拨通了秦秘书的电话,狗腿气度十足的,把他见到岳梓童后,所看到的每一幕,所听到的每一句话,都详细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提小冯有多狗腿,也不提老秦是什么反应,单说岳家别墅内。

    小冯等人是何时走的,走之前又说了些什么,岳梓童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完全沉浸在了李南方委托人转达给她的那句话中,从没有过的幸福感啊,让这个倍受同类摧残的女孩子,一个劲的流泪,半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唯有紧紧抱着那颗龙珠,在心里默默地,一遍一遍重复那句话。

    就在她被李人渣那句特狗血的话,给感动的一塌糊涂时,一双恶毒的手,从她怀里抢走了那颗龙珠。

    这双手的主人,自然是贺兰小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的龙珠,看的时间已经够长了。再看,我真怕蹦到你眼里,再也拿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蔑的,对恍若做梦般抬头看着她的岳梓童笑了下,双手捧起龙珠,眸光迷离,喃喃地说:“不错,不错。那个混蛋,在他悲催的一生里,总算做对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就是给这块世纪之玉,取名为龙珠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名字外,什么瑰宝之类的,都配不上它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李南方送给我的,还给我!”

    就在贺兰小新忘(情qing)欣赏着“她”的龙珠时,岳梓童总算清醒了,尖叫一声从沙发上跃起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在无比强烈的贪婪支配下,贺兰小新的武力值猛增,居然一脚把特工出(身shen)的岳梓童,踢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(身shen)子后跌时,一把抱住了她的右脚,狠命的一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就哎呀呀着,摔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极其清脆,狠辣的耳光声,从新姐那吹弹可破的嫩脸上,蓦然绽放。

    不等她数清楚眼前总供有多少小星星,肚子上又挨了重重一拳,打得她双手捂着肚子,变成个大虾米那样,从沙发上滚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趁着岳梓童心神激((荡dang)dang)时,她可以一脚发威。

    但岳总终究是受训六年的特工出(身shen),近(身shen)格斗的本事,狠虐十八个新姐,问题还不是太大的。

    砰地,又给了她一脚后,把龙珠死死抱在怀里的岳梓童,才咬牙切齿的说:“((贱jian)jian)人,你敢再和我争抢,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杀了我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疼的嫩脸都已经狰狞了,却笑着,从地上坐起来,胳膊压在沙发上:“岳梓童,你当然有杀我的本事。可你这么多天了,怎么不杀我,却狗那样的跪伏在我面前,求我上你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脸色的血色,悠地褪尽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,让她瞬间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的没错,每当毒瘾发作后,她唯有放弃所有的尊严,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“乖乖,把龙珠给我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晃了下脖子,吃吃地笑着:“当然了,你也可以说不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