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36章 再也洗不白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六。

    以往不管是礼拜几,只要是在家,岳梓童都会在太阳刚露头时,外出五公里的晨跑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太阳已经老高了,她却还没有从房间内出来。

    穿着一(身shen)亚麻色家居服的贺兰小新,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,拿着遥控器,不住地调换着电视节目,还不时的抬手掩着小嘴,打个哈欠。

    叮咚,门铃声从客厅门后的小喇叭里传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向外看去,就看到一辆黑色小商务停在别墅院门前,(身shen)穿红色外卖工作服的小哥,站在门前向这边摆手。

    自从李南方走后,岳家别墅的厨房里,就再也没有开过火。

    充其量,烧个(热re)水,两个人泡个大碗面。

    不愿意泡面了,就会叫外卖。

    无论是吃泡面,还是吃外卖,俩人也不是坐在一起的,而是一个在餐厅的餐桌上,一个在客厅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谁也不和谁说话,完全是陌生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偏偏每当夜色来临,她们就会在一个卧室内安寝。

    据别墅区保安老刘说,前天晚上在追一只叼走他鞋子的流浪狗时,(情qing)急之下违反保安规定,擅自翻到了岳家别墅后面的私人小院里时,无意中听到二楼敞开着的窗户内,传来了女人的叫声。

    有一双儿女的老刘是正道过来人,当然能听出半夜传出的女人叫声,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告子都说食色(性xing)也了,别墅的男女主人半夜做那种事,就像吃饭那样正常,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可确实很奇怪啊——老刘等人都知道,岳家别墅内没男人,只有两个美到不行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居住的别墅卧室内,却传来那种叫声,不能不让人胡思乱想啊。

    唉,这么美的女人,怎么就不喜欢男人,却非得玩儿假凤虚凰的把戏呢?

    看到穿着亚麻色家居服的女人,走出来拿盒饭时,老刘眼前立即浮上一幕香艳的画面——接着连连摇头,抬手抽了下同伴的后脑勺,低声训斥道:“别乱看,走了。那种女人,也是你能对着流口水的?”

    老刘的同伴,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,小名叫小明,是老刘的本家侄子,上个月才来青山,跟着他干保安的。

    小明咕噔咽了口口水,不(情qing)不愿的跟着老刘快步走向远处。

    边走,还边回头,不住地整理板正的保安制服。

    就像雄孔雀看到雌孔雀,就喜欢开屏那样,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看到美女时,也总是会做出整理衣服的举动,希望能引起美女的注意。

    好像知道小明心里在想什么那样,拎起食盒的美女,居然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后,美女冲他柔柔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小明的魂儿,立马飞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声音在狂喊,她对我笑了,她对我笑了!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就在小明心儿咚咚跳个不停,魂儿不知道飞哪儿去时,一声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侄子直直迎着汽车走去,慌得老刘连忙一把抓住他胳膊,及时拽到了路边,大声骂道:“特么的,你这熊孩子,走过路还魂不守舍的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三辆黑色的大越野车,带着生冷的劲风,擦着小明(身shen)子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“卧槽,哪儿来的车子?这么横,在别墅区开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被吓出一(身shen)冷汗的小明清醒了,再也顾不得去回想美女姐姐妩媚的笑了,冲车子用力吐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拎着食盒走进客厅时,二楼传来吱呀的开门声响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,就看到岳梓童从她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发丝零乱,衣衫不整,白色睡袍松松垮垮的穿在(身shen)上,露出大半个雪白的左肩,以及小半个饱满的(胸xiong)膛。

    肩膀上,还有两个明显的齿痕。

    那是昨晚贺兰小新玩疯了时,用嘴给她咬的。

    她也没沾到便宜,肩膀上同样有几个齿痕,比她咬岳梓童的更狠,都见血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种成就感。

    以一号来威胁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后,岳梓童逐渐(爱ai)上了女人间的那种游戏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,不用贺兰小新说什么,岳梓童都会去她房间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,一个人学好很难,但学坏却可能一个晚上就出徒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这些天的表现,就有力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光着脚走出来的岳梓童,看都没看贺兰小新,默默地走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后,她就迅速脱掉睡袍,随手抛在地上,冲进洗手间,打开淋浴的凉水。

    冰凉的水,呲呲轻响着洒在她(身shen)上后,让她(身shen)子猛地一阵站立,泛起一层粉红色的小疙瘩。

    拿起香皂,她拼命在(身shen)上搓,拼命的洗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(身shen)子很干净,昨晚去贺兰小新房间内时,刚泡过一个(热re)水澡。

    此时无论怎么搓洗,都没有污垢。

    岳梓童自己也知道,她(身shen)子很干净,真正脏的,是她已经堕落了的灵魂。

    灵魂,可不是清水,香皂能洗涤得了的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发了疯似的洗,就像以往的早上,几乎要把皮给错破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黑了,再也洗不白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懒洋洋的声音,忽然从洗手间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动作一僵,猛地回头,恶狠狠看着那个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倚在门框上的女人,从牙缝里吐出了一句话:“谁让你来我房间的,滚。”

    没有岳梓童的许可,贺兰小新不得来她屋子里。

    这是她被迫屈服在新姐的(淫yin)威下后,提出的唯一条件。

    她的卧室,被她视为最后一方净土,不许邪恶的女人涉足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被骂后,也没生气,伸手捻着肩上的一缕发丝,懒洋洋的说:“下面有人找。保险公司的人,好像是从国外,给你托运了什么值钱的东西,老多保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滚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拿着香皂的右手,手背上有淡青色的脉络崩起。

    这就是要把香皂砸在贺兰小新脸上的前兆了。

    新姐可不想被砸个乌眼青,悻悻的冷哼一声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出现,彻底打乱了岳梓童例行公事般的“赎罪”节奏。

    她没觉得,这女人是在骗她。

    那么,谁会从国外给她托运东西来呢?

    岳梓童可没在国外的亲朋好友——李南方!

    忽然间,岳梓童心儿咚地一跳,想到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傻乎乎主动给贺兰小新当替罪羊的李南方,此时不就在金三角吗?

    金三角就是国外啊。

    想到可能与李南方有关后,岳梓童再也顾不得洗澡了,(身shen)上的沐浴露还没清洗干净呢,就关掉淋浴,拽过浴巾胡乱擦了几下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院子里停着三辆大黑越野车,足足七八个(身shen)穿黑西装的彪悍男子,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看上去四旬出头,三七分的发型,梳的油光铮亮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银灰色的西装,白衬衣扎着蓝领带,一看就是——干保险的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保险箱,双手紧紧抓着箱子把,并没因被这么多人保护,也已经来到岳家别墅院子里,就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从他八分认真,两分紧张的神色表现中,贺兰小新能断定箱子里的东西,非常值钱。

    或者说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沙发上,打开盒饭准备进餐的新姐,不屑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压根就没有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亿,算不算多?

    肯定是很多了啦。

    可就在前天,新姐大笔一挥开出一个亿的现金支票,交给董君,让他专程负责南方丝袜的广告工作时,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男人箱子里的东西,能价值一个亿吗?

    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。

    新姐用筷子夹起一片西红柿,动作优雅地送到小嘴里时,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刚才,她可是有请这些人来屋里坐坐的,谁知道中年人却客气的说,在院子里等岳总好了。

    那你们就在院子里等吧,木头桩子般傻乎乎的站在哪儿。

    慢慢嚼着味道一般的西红柿,贺兰小新又想,到底是谁给岳梓童从境外托运东西呢,我可没听说过,她在国外有什么亲朋好友,除了那个被她坑苦了的蓝旗老大佐罗。

    哒,哒哒,急促的脚步声,打断了贺兰小新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先妆扮好了。还换上(套tao)裙,穿上小皮鞋,搞得好像着急去见(情qing)人那样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眼角余光,扫向急步下楼的岳梓童后,嘴角不屑的撇了撇时,正要再去夹菜的手,僵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(情qing)人?

    不对,不是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是未婚夫。

    她的未婚夫,本大小姐的御用替罪羊李南方,不就是在国外吗?

    那个可怜孩子虽说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,可他仍然能委托保险公司,给岳梓童托运什么东西回来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人的出现,很可能是受李南方的委托而来后,贺兰小新淡定的心,不知道为什么,一下子乱了。

    筷子一扔,起(身shen)跟着岳梓童快步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院子里,被七八个黑西装簇拥着的中年人,看到岳梓童走出客厅后,立即给旁边同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个人马上拿起手机,放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有张美女照片,正是岳梓童。

    确定来者没错后,中年男人微微一笑,簇拥着他的保镖们,立即散开,呈一字形站在他背后,双手放在腰后,双腿叉开,昂首(挺ting)(胸xiong),标准的海军陆战队站姿。

    “您是开皇集团的岳总,岳梓童女士吧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左手拎着箱子,伸出右手含笑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“岳总,我是康天保险公司在华夏的总经理,冯子善,您就叫我小冯好了。”

    至少得比岳梓童大十八岁的冯子善,与她轻轻搭了下手后,就很知趣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、冯总,你好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只寒暄了一句,就急不可耐的问道:“是李南方委托你来找我的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