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33章 蒋默然的租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花夜神的关元(穴xue)内刺着一根银针,平时小心着不碰,走路都钻心的痛了,更何况被人用脚踢呢?

    那种疼痛,已经不再是文字语言能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她发出的惨叫,也失去了人类该有的声音。

    用尽全(身shen)的力气,以惨叫来稀释痛苦,却只发出了刚出生几天的猫儿般哭声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望着她的轩辕王,却是一脸兴趣的看着她,闪闪发光的眼里,带着“纯洁”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就仿佛,花夜神这种比死都要疼痛一万倍的惨叫,是他最欣赏的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既然是天籁之音,只听一次怎么能被满足?

    黄豆大的汗珠,从花夜神额头滚落,猛地反向弯起的(身shen)子,刚慢慢落在平台上,他又是一脚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用的力气,比上一次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花夜神所受的疼痛,自然也放大几倍,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,唯有本能的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她没有发出惨叫的反应,让轩辕王有些失望,又抬起了脚,力气再次增大。

    花夜神想死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死,只要能死就行。

    偏偏,她已经被剧痛折磨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想咬舌自尽,也只能做出离了水的鱼儿那样,嘴唇无力的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泪水却不受力气的控制,开闸的洪水那样,哗哗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叫了?不疼了吗?”

    轩辕王有些好奇的踢出一脚,没看到花夜神有任何反应后,蹲了下来,曲起右手中指,对露在外面半寸的银针针尾,轻轻弹了下。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,终于成功满足了他要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花夜神这次发出的惨叫,已经不再是她的(身shen)体了,应该是灵魂。

    轩辕王却很开心,就像小孩子终于找到了最好玩的玩具那样,连续屈指轻弹针尾。

    花夜神又不叫了。

    她的灵魂,也已经被轩辕王折磨到筋疲力尽,双眸瞳孔开始慢慢地扩散。

    她清晰感受到,她又开始在云端里漂浮,朵朵的白云好像棉絮,裹在(身shen)上很舒服。

    暖洋洋的阳光,从云层远处的上方洒过来,洒在(身shen)上很舒服,就像母亲的手,轻抚怀里婴儿的小(身shen)子,温柔的让她要睡觉。

    不再醒来。

    轩辕王却不想她永远睡过去。

    他折磨她,只是因为她背叛了他,还因为觉得她的惨叫声很好听。

    人如果死了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在四大神女眼中,比附骨之蛆还要可怕的银针,却被轩辕王轻易取了出来,又从贴(身shen)处拿出一个黑色的小香囊,用长长的小手指甲,挑出了一小嘬粉末。

    这种粉末,是蛋黄的颜色,虽然只是一丁点,发出的好闻麝香味儿,却能随风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左手捏住花夜神的嘴巴,右手小指一弹,那点粉末就被弹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替她合上下巴后,轩辕王就不再管她,起(身shen)走到护栏前,到背着双手遥望着下面的星火世界,双眼里全是迷醉。

    怎么看,他都看不够这华夏胜景。

    无论是白天,还是晚上。

    如果世界上真有仙境存在,那么他会说,他现在就(身shen)处仙境内。

    凡人来到仙境内后,是不愿意再回到凡间的。

    自涉世后的这些天内,他睡眠的时候特别少,每天最多也就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时间,都被他用来欣赏这个世界,舍不得睡去。

    尽管他欣赏世界的样子,其实就是发呆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都是看着,看着,就站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带着冬季寒意的夜风,吹起他亮白色的长发,遮住他的脸颊时,他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。

    双手依旧到背在(身shen)后,腰(身shen)好像标枪般的(挺ting)直。

    发出轻轻鼾声的人,不止是他,还有花夜神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遭到展星神暗算后,睡得最香甜的一次,没有任何的痛苦,全(身shen)肌(肉rou),神经最大限度的放松,被恶毒折磨的生理机能,正在她香甜睡眠中,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。

    她做梦了。

    梦到了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脸色(娇jiao)羞的倚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双手捧起了她的下巴,慢慢抬起她的脸。

    这样,他们就能四目相对了,无比深(情qing)的。

    她羞涩的笑了下,垂下眼睫毛时,贺兰扶苏慢慢低头,来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黑蝴蝶翅膀般的眼睫毛,轻轻颤动了下时,她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蓦然发现,已经慢慢捉住她红唇的男人,不再是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着哈欠,流着泪,左手把着方向盘,右手拿出香烟,低声骂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他很纳闷,明明刚死猪般沉睡了十四个小时,刚醒来没多久,怎么又困了呢?

    其实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人若从太长时间的睡眠中醒来后,不但不会觉得精神百倍,反而会更加嗜睡。

    就像宿醉的人,醒来后会头疼(欲yu)裂,无精打采,但只需再喝上几杯后,精神头就会好多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把车子贴边,再眯一觉?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,心中刚浮上这个念头——猛地跺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所有的困意,都随着忽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那个人,挡在了车前,嗖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想找死也别来找我啊。哥们开的是辆破箱货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着,摘挡拉起手刹,开门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要看看这个装((逼))犯是谁。

    忽然出现在他车前不说,还到背着双手背对着车头,昂首(挺ting)(胸xiong)做出一副远眺的恶心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用拳头好好教训教训他,估计李南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喂,你特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跳下车子,怒冲冲的张嘴刚要爆粗口,却又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再给他两个胆子,他也不敢骂这个人。

    好像还从没有谁,敢当着荆红命的面骂他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跋扈到一塌糊涂的林老太,也不敢。

    有些人,天生就具备需要人来敬畏的气质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骂,更不能动手,李南方唯一能做的,就是陪着笑脸献上孝心了:“荆红十叔,夜深气温低,您不在家陪我王阿姨,怎么会独立街头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吗?”

    荆红命头也不回,淡然的语气里,居然带有了不该有的幽怨:“已经十年了,只要我在京华,只要我能回家休息,哪怕只有半个小时,我都要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了看天,觉得现在距离天亮,至少还有四个小时呢,他不回家陪老婆,跑这儿来站大街,又算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“我家里,没有多余的(床chuang)。”

    “呃,荆红十叔,您不会是在暗示我,让我给您置办家具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实在搞不懂,荆红命怎么会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儿子结婚后,就和儿媳妇搬到北省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转(身shen),看着李南方,认真的解释道:“就算逢年过节,他们回来也不会住家里,而是住酒店。并美名其曰,给我们老两口提供完整的两人世界。所以,我们家只有一张(床chuang)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越来越糊涂,眨巴了眼:“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荆红命再说话时的声音,分贝提高了好多,还带着强烈的不满:“你竟然和我说,那又怎么样!”

    看出他有发怒的趋势后,李南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,刚要说您老人家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您家只有一张(床chuang)这种破事,干嘛要和我说时,猛地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蒋默然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时,李南方为了蒋默然,可是和京华林家直接放对,这才招惹了林老太亲自出马,差点被人拿拐杖把脑袋砸成烂西瓜时,花夜神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为保证蒋默然的绝对安全,让李南方放心去忙他自己的事,荆红夫人主动提出,要把蒋医生带回家作伴的要求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求之不得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可不放心让蒋默然独自留在京华。

    任谁,在想到荆红命所处的位置后,都不会去考虑他家有几张(床chuang)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里,基本也都准备客房的不是?

    堂堂的最高警卫局大局长,家里还能缺少蒋默然容(身shen)的小(床chuang)铺?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可很明显啊,荆红命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蒋默然去他家后,只能与荆红夫人住在一起,可荆红命总不能也——

    “十叔,您也太、太抠了吧?”

    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李南方,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了:“像您这么大的人物,居然吝啬到家里只有一张(床chuang)的地步。这要说出去,谁会信?”

    荆红命的脸色不好看了:“你以为我是在放(屁pi)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摇手,果断的及时后退。

    果然,荆红命的右脚,擦着他的裤子扫过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荆红命是从来都不苟言笑的,更别说对谁动手动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很清楚,他和叶小刀一样,在老龙腾的几个鸟人眼里,就是受气包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看到受气包却不动手动脚,就像酒鬼看到库存六十年的国酒,却不喝一个道理,难受的要死。

    不愧是成名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荆红命一脚踢空后,也没太得寸进尺,只是轻哼一声:“儿子出生时,难产。你王阿姨差点折在上面,我很内疚。在她脱离危险后刚醒来,我就对她做出了一辈子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一张(床chuang),一辈子。

    一辈子,只要能回家,就不再外面。

    这就是荆红命对妻子的承诺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可笑。

    却偏偏,带着甜蜜的温馨,让李南方无法笑出声,唯有弯腰,对他深鞠一躬。

    荆红命却不怎么买账:“你以为,你给我鞠个躬,就能让我安心违背诺言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:“唉。我怎么做,才能让您安心?”

    “听说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想了想,才说:“你在缅甸灰色谷,开出了一块世纪之玉?”

    李南方腮边哆嗦了好几下,接着态度欢快的说:“十叔,我个人觉得,蒋默然不能白白住在您家的。这样吧,我就把那块世纪之玉贡献出来,算作是她住您家的租金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