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32章 不许闭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洗手间内对着镜子清洗脸上的口红时,李南方眼前又浮现上了花夜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曾经多么的端庄优雅,让人看到她后,只会发自内心的去尊敬她,甚至去讨好她,希望她能对自己笑一笑,就能高兴老半天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又是一副什么样子呢?

    文化程度实在一般的李南方,真想不出合适的词汇,来形容当前的花夜神。

    总之,只要一想到她白如宣纸般的皮肤上,那块茶杯口大小的青紫色,李南方心里就堵得慌,想找到展妃,用比那晚在荒山中还要下流一万倍的手段,把她彻底的摧残崩溃。

    花夜神始终没说出,展星神为什么要暗算她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但他却能从花夜神的故弄玄虚中,推测出展星神暗算她,应该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无论花夜神是否依旧在痴(情qing)于贺兰扶苏,都无法掩饰她开始慢慢接受李南方存在的事实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一旦发自内心的去接受某个男人,那么她就只会呵(爱ai)男人,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从中能断定,就因为花夜神不想害他,才遭到了展妃的暗害。

    现在花夜神的样子,李南方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就像他在离开天台时,明明骂她欠草,其实却因为太在意她——不被男人在意的女人,男人是不屑对她说那俩字的。

    他不忍再看花夜神的样子,所以在离开时,也不会当面和她告辞,却又总是挂着她,心里当然不爽了,看到老金居然整来一辆破箱货后,无名怒火腾起,一个嘴巴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人在看一个东西不顺眼时,不是东西不行,而是因为心(情qing)不爽。

    给了老金一嘴巴后,李老板心(情qing)奇迹般的好了,看着小箱货也顺眼了,开门上车,把两只袋装烤鸭扔在副驾驶座上,点火挂挡走人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问,甚至不用回头看,李南方也知道背后七星会所大楼的平台上,有双(热re)切的眼睛在盯着这辆车,目送他消失在长龙般的街灯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记挂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双手扶着天台水泥护栏的花夜神,再也看不到箱货的后尾灯后,嘴角慢慢浮上一个凄惨的笑容:“你越是临走时不来见我,证明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,越重。李南方,你这是(爱ai)上我了么?唉,何苦呢?我,只是个不详的女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他,在尝过夜色老虎的滋味后,也会(爱ai)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,仿佛从九幽地狱内传来的声音,从花夜神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这个人,就站在她背后,说话时吐出的气息,能吹到她脖子上。

    可花夜神此前,居然没有丝毫的知觉。

    过电般猛地一颤这句话,都无法形容花夜神听到这个声音后的反应。

    眼前一阵晕眩,(身shen)子摇晃了下,直接俯(身shen)从半人高的水泥护栏上,头上脚下,往一百多米下的楼下摔去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回头,她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从被展星神暗算后,花夜神就知道王上会在某一刻,忽然出现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轩辕王,好像特别喜欢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人后——这应该是个传统。

    这种突兀的现(身shen)方式,能最大可能体现出他的神秘(性xing)。

    现在他终于来了,而且是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白天,轩辕王是女人形象时,花夜神或许会大着胆子,跪在地上哀求原谅。

    白天的轩辕王,有女人该有的心软。

    可这是在子夜时分,轩辕王是男人形象,也拥有男人该有的戾气,以及残暴,花夜神如果再跪在地上哀求他,只会遭到他更加残酷的折磨。

    每个男人的骨子深处,都隐藏着或多或少的残暴因子。

    女人越是哀求他,他反而会越兴奋,折磨人的手段,花样百出。

    所以花夜神宁肯跳楼,摔成一张(肉rou)饼,也不会想回头看到轩辕王。

    最起码,摔成(肉rou)饼的过程中,只会疼一下子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,要比被轩辕王折磨,好太多倍。

    原来,死,其实也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可怕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这种轻飘飘的感觉,我早就该跳楼的。

    望着百米下方的灯火,花夜神有了终于解脱的轻松,好像在云端里穿行,惬意的想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她没闭眼,而是努力睁大了,看向了东边长街的尽头。

    她希望,在她生命即将结束的这一瞬间,她能再看到那辆小箱货的后尾灯。

    只因,那辆车里,坐着她来这个世界上后,所拥有的唯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曾经被他强上过,尽管那时候她有反抗的能力,鬼知道却没反抗,任由那个男人夺走了她宝贵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他曾经被她逆推过——想到骑在他(身shen)上,长发飞扬,纵横驰骋的英姿,她就想笑。

    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无论她这辈子有多短暂,命运有多悲惨,她都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唯有被男人上过,也上过男人的女人,才能称得上完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是完整的女人,那么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?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男人在临走前,曾经委托老金传话,说让她安心养病,别的什么都不要管,一切包在他(身shen)上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是丈夫对妻子说的话,李南方不会不明白,他在说这番话时,把她放在了什么样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样,她也等于有了丈夫,变得更完整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该笑。

    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笑了。

    笑声犹如银铃般那样清脆,悦耳,在薄薄的雾霾中回绕,穿行。

    笑声,在她右脚脚腕忽然剧痛时,就像被剪刀剪断那样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无法描述的恐惧,就像恶魔那样,一下子掐住了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她被一根丝带缠住脚腕,嗖地拽回到平台上时,也被拽回了残酷的现实中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花夜神后脑重重磕在了平台上,眼前金星直冒,耳边好像被晴天霹雳振过那样,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轩辕王既然已经来了,那么她连自杀,都成了奢侈。

    一只冰冷到让人联想到坟墓的手,捏住了她咽喉。

    她只能被迫张开嘴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意识到什么,想极力用舌头封住嘴巴时,一阵清凉已经滑进了咽喉。

    凉飕飕的好舒服,入喉即化,琼浆玉液般。

    花夜神停止了无谓的挣扎,再也不动,连呼吸也奇迹般的松缓下来,仿佛很享受这种清凉。

    可她努力瞪大,望着星空的双眸里,为何浮上浓浓的恐惧?

    一张脸从西北方,慢慢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很英俊,很英俊的脸。

    李牧辰今晚都没资格看到的这张脸,无偿的送给了花夜神。

    这张脸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无论是把无关分开,还是组合在一起,都是完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白天,这张脸出现在大街上,花夜神敢肯定,会让所有女孩子都尖叫着扑上来,试图亲吻它,并把它带进一辈子的梦中。

    可花夜神在看到这张脸后,极度虚弱的(身shen)子,却急促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双眸的瞳孔,更是不住地锁紧,又扩散开。

    这张在太多女孩子眼中,完美到极致的脸,在花夜神看来,却比最可怕的厉鬼,更可怕。

    亮银色的白发,在星空下随风飞舞,试不住亲吻这张脸。

    “不许闭眼。”

    就在花夜神要闭上眼时,轩辕王说话了:“我记得很清楚,早在七年之前的三月三那天晚上,你就总是在偷看我的脸。现在,我把它给你看了,你怎么又要闭眼呢?”

    “王、王上,请您,请您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(身shen)子虚弱的花夜神,忽然猛地攥紧了双拳,就像诈尸那样,以后脑,双足为支点,猛地反向弯起了(身shen)子,嘴巴张大。

    刚弯起的(身shen)子,接着砰地一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再次弯起。

    再次落下。

    反复。

    她本来苍白的脸上,悠忽浮上了迷人的艳红色。

    这种艳红色,以(肉rou)眼可见的速度,从她双颊,迅速向脖子下蔓延。

    艳红色蔓延到(胸xiong)前时,花夜神再也无法忍受,双手揪住黑色旗袍,用力向两侧一分。

    就在目送李南方开着小箱货离开时,她还是需要扶着护栏才能站立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只是看似很随意的一扯衣服,精致而结实的旗袍面料,就像一张宣纸那样,轻松被撕开,包括内里的黑蕾小罩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,哪怕是(身shen)患重病,整个人都憔悴到不行,可最让她骄傲的部位,却依旧那样(挺ting)拔,白腻,弹(性xing)十足,好像两个灌满水的气球,(身shen)子稍稍一动,就会有迷人((荡dang)dang)漾开来。

    花夜神就是这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她往昔的骄傲,在轩辕王眼里却是那样的可笑,没有丝毫的(性xing)感可言。

    裂帛声,随着艳红色的迅速蔓延,一路向下响起。

    短短半分钟内,花夜神就把那(身shen)造价昂贵的旗袍,给撕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其间,她嘴里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,就像在表演一幕诡异的哑剧。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知道,她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,有数以万计的艳红色蚂蚁,在她(身shen)体四肢百骸里,纷纷扬扬的爬行,噬咬着她的血(肉rou)。

    她只想让这些蚂蚁快点,从她(身shen)体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蚂蚁们爬到哪儿,她就会把哪儿的衣服都撕开。

    蚂蚁们终于爬到了她的双足上,从脚尖爬出来,消失在平台上。

    那些蚂蚁,当然是不存在的,只出现在她的幻想中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只红蚂蚁从脚尖爬出去后,花夜神反弯的(身shen)子,才重重落在地上,溺水之人终于浮出水面那样,闭眼张嘴,长长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晶莹的汗水,在她(身shen)上密密麻麻的,就像露珠,反(射she)着星光。

    急促起伏的(胸xiong)膛,终于慢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她想沉睡过去,什么也不想,最好是永远都别再醒来。

    轩辕王却不想她睡过去,抬脚轻轻踢了下她的关元(穴xue)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花夜神发出的惨叫声,如果她还有力气的话,站在长城上也肯定能听得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