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31章 李南方出现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杨老板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又询问了李牧辰很多正常人都已经忽视了的生活常识。

    比方外界的男老板,外出时都穿什么行头,戴什么样的手表,他戴惯了的戒指,应该戴在哪根手指上。

    外界的美女,为什么要把嘴巴涂的那样红,穿那么短的裙子,踩那么高的小皮鞋,拎个看上去多余的包包,又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再比方,他该用什么样的染发剂,才能让他晚上就会变白的发丝,始终像白天那样,是他所钟(爱ai)的乌黑色。

    外界的男人,能不能有一头飘逸的长发?

    能保证无论走到哪儿,都能住酒店、而不用睡在树上的(身shen)份证,李牧辰多久才能给他办妥。

    等等,等等。

    杨老板孜孜不倦的不耻下问,让李牧辰第一次痛恨自己,怎会就不是个白痴呢?

    如果她是白痴,就不用在杨逍露出很傻很天真的本色时,觉得很可笑,却又不敢笑出来,唯有用手偷着狠掐自己的腰间软(肉rou),来提醒自己,眼前这个人有多么的可怕了。

    总算,杨逍走了。

    问清楚了他能想到的问题,基本满意,于是这才满意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今晚忽然出现在李牧辰面前,自始至终都没告诉她,能够解开他(禁jin)锢的黑龙是谁。

    杨老板不说,李牧辰自然不敢问。

    他走了足足五分钟了,弯腰恭送他离开的李牧辰,才慢慢地抬起头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在与杨逍相处的这段时间,对于李牧辰来说,就像接连跑了三个马拉松那样累。

    她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,只想躺在椅子上,沉沉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睡醒后,她就按照杨老板的吩咐,去接触段储皇,开展大江以南的工作,为长老会那些老不死的,继续赚供他们享乐的钱。

    刚要躺下,风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叮当叮当的铃声,并不是太响,可听在李牧辰的耳朵里,却像晴天霹雳那样,吓得浑(身shen)一颤,差点从长椅上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是林汉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,出现了。

    在八仙女无微不至的全方位伺候下,李老板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他一觉醒来时,窗外的星辰已经在眨眼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再是在浴缸内,而是在柔软舒适的大(床chuang)上,八个真空穿轻纱长裙的女孩子,排排坐分果果那般,围着大(床chuang)坐了一圈,没谁说话,更没谁玩手机。

    就这样干巴巴的坐着,看着四仰八叉躺在大(床chuang)上竖旗杆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他惊讶,不是八仙女怎么还没走,更不是她们怎么就没趁他睡觉,逐个的轮流把他逆推——而是,他没想到自己会睡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任何人只要认识了叶小刀那样的朋友,拥有了苏雅琪儿那样的(情qing)人,要想滴酒不沾那是绝对不可以的,酒量小了都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的酒量很大,最高纪录是在能喝了整整四瓶伏特加后,还能把一俄罗斯黑道老大的咽喉割断,最终驾车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就因为怀揣这两公斤不倒的本事,李南方在喝酒时,从来都不曾在乎过,什么白的红的啤的,一概通杀,早上时才会那样得瑟,喝了两瓶库存六十年的茅台。

    他太小看“库存六十年”,与“国酒”这两个概念了。

    库存六十年的国酒,经过岁月的沉淀后,已经脱离了酒水的范畴,说它是真正的琼浆玉液,也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李南方一口气喝了两瓶后,能酩酊大醉沉睡十多个小时了,就算换成大闹天宫的孙猴子,估计也得去调戏嫦娥妹妹。

    看着环肥燕瘦的八仙女们,李南方呆愣很久后,才慢慢醒过神来,问现在是几点了,他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小时就是子夜,李先生安寝时间长达十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十四个小时?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那妹子有些夸张,要不就是在显摆她们的母(性xing)魅力,婴儿不就是在母亲的怀里,才会睡这么久,这么香甜吗?

    他觉得,他在除了昏迷,与还睡在襁褓里时,就从没睡过十个小时以上的觉。

    只是他再不怎么相信,也改变不了他睡了十四个小时的事实,最终只能把原因归纳为国酒,名不虚传啊。

    八个仙女,还都盼着今晚能被李老板临幸呢。

    只因金经理说了,等她们被开封后,每个人都将得到一百万的奖金。

    这么多姐妹陪李老板嘿咻,过程会不会很香艳暂且不说,但肯定会很轻松。

    能够轻松挣到一百万的机会很多吗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是否定的,所以这八个漂亮妹子绝不会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,甚至有人已经在想,等拿到这百万奖金后,明天就去某品牌店,买下那款以往只是垂涎,却舍不得买的包包了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姓李的这个混蛋,却不给姐妹们秒挣百万的机会?

    大家伙无比体贴的为他有洗了个澡,都已经口服事前避孕药了,他却穿上那(身shen)烧包的立领中山装,二话不说抬腿走人。

    这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有道是断人钱财,犹如杀人父母。

    八仙女虽说是弱不(禁jin)风的小女子,可面对共同的杀父母仇人时,还是爆发出了强悍的战斗力,不知道是谁发一声(娇jiao)喊,张开双手带头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鸟无头不飞,有人带头后,其他七个人立即紧随而上,一窝蜂似的,嗡地一声扑了上去,有骑在李老板背上,用双手搂住他脖子,两条腿缠住他腰的。

    有抱住他胳膊,却用两条大长腿锁住他一根腿的。

    有左手抱住他左腿,右手去解他腰带的。

    还有索(性xing)撕开轻纱长裙,直接把他脑袋死死搂在(胸xiong)前不放的。

    总之,八个在女孩子腰(身shen)化成八条八爪鱼,把李南方紧紧缠住,亲嘴的,(娇jiao)哼的,抓着他一只手死命向腿中间放的——

    彻底懵((逼))的李南方,瞬间就被淹没在了(肉rou)林之中,喘气都是个问题了,哪儿还有力气与心思,享受当前的超级浪漫?

    又不能用强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用强,虎躯一震把这些(娇jiao)滴滴的妹子,拳打脚踢给打发到角落中去,那么他还算是个人吗?

    不能用强,更不能失去贞洁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外招惹那么多女人,一万个对不起小姨了,如果此时再被八仙女给逆推了,那他以后怎么给岳梓童解释?

    实话实说?

    别逗了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他是什么货色的岳梓童,肯相信他是被迫的才怪呢。

    打又不能打,挣又挣不出,就在满嘴都是嘴唇印子的李南方,最后一道防线即将崩溃时,忽然灵机一动,高声喊道:“花夜神,快来管管你这些手下!”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花夜神在七星会所,那就是绝不许任何人明处、暗中亵渎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,都已经养成听到花总这两个字后,就会立即(挺ting)(胸xiong)抬头,目不斜视的本能习惯。

    更有夸张点的,哪怕是见到一盆花后,都会立即收敛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所以,当李南方忽然喊着花夜神的名字,让她来管管这些手下时,八个几乎要疯狂的女孩子,就像听到起(床chuang)号的职业军人那样,立即松开搂抱着他的手脚,迅速而又整齐的,站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等她们四处流盼的美目,搜寻花总倩影未果时,衣衫不整的李老板,已经左手提着裤子,右手抄起地上的鞋子,丧家之犬那样冲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啊,姐妹们,我们上当了,他要逃走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走!”

    “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上啊!”

    随着八仙女的(娇jiao)声呐喊,基本全光的女孩子们,呼啦一声扑向门口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,李南方大力关上了房门,风驰电掣般的冲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只要能逃到下面的大厅内,就不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,那些几乎全光的女孩子们,敢这样追到下面去。

    正如李南方所预料的那样,女孩子们在追出包厢,来到楼梯口后,就齐刷刷的停住了脚步,用无比哀怨的声音,(娇jiao)呼她们的百万哥哥,快点回来。

    傻子才回去。

    我靠,老金这是要陷害忠良啊,找那么多女孩子陪我,这是要把我榨成人干啊。

    简直是用心险恶。

    对于用心险恶的人,李南方从来都没什么好感,所以看到老金后,抬手就是一记大嘴巴。

    老金立即被打懵圈。

    看到有个衣衫不整,满脸都是红印子的家伙,忽然从楼梯上走下来后,老金立即快步迎上去,准备看看这是谁,训斥他怎么搞成这样呢,结果就挨了一嘴巴。

    刚要勃然大怒,才发现这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立即,火辣辣的腮帮子不疼了,殷勤的笑容,花儿般的绽放在脸上,连声请问李先生有什么吩咐。

    如果觉得抽他耳光很爽,他右脸还是原装货,不曾被谁抽过,可以无偿奉献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右手,伸出三根手指头:“第一,替我转达花夜神,让她安心养病,不要胡思乱想,一切都包在我(身shen)上了。第二,把我没喝完的四瓶茅台,派人给我送到青山。第三,准备一辆普通的车子,加满油。第四——”

    对李老板明明说三个要求,却会说出三个以上的要求习惯,老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,更不会多问半句为什么,只会尽最大可能的,满足他的每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除了第三个要求,会让老金感到有些为难后,其它几个要求对老金来说,压根不算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第三个要求,是准备一辆普通的车子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,怎么可能会有普通的车子呢?

    哪一辆,不是市值七八十万以上啊,李先生也太为难人了。

    幸好老金的副手机灵些,提议后厨买菜用的小箱货,应该能达到李先生的要求

    小箱货才十万出头,绝((逼))算普通车子了。

    在洗手间内把脸洗干净,整理好衣服的李南方,跟随老金来到小箱货前——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又一个嘴巴抽了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