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8章 王座下的第四神女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从王副局接到坑爹儿子电话,以最快速度拍马杀进七星会所时,他(屁pi)股下面的椅子,就已经摇摇(欲yu)坠了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下午,他就被请走喝茶,这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他这个级别的官员,不自量力掺杂这个档次的斗争中后,成为牺牲品,是他唯一的结果。

    李牧辰不会关心,只问林汉七星会所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林汉摇头:“没动静。我刚从那边赶来,门前依旧往常那样,车水马龙。”

    京华林家大少林康白,在七星会所被砸断右腿,扔出了会所,难道不该掀起滔天波澜吗?

    更何况,被誉为贵族群体泰山北斗般存在的林老太,当着那么多的人,被花夜神直言骂滚呢?

    辱骂林老太滚蛋,是比砸断林康白右腿更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是个人就该明白。

    但诡异的是,不但昨晚参与现场的众多豪门,不守规矩的七星会所没有动静,(身shen)为本次事件最直接的当事人林家,居然也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不对头。

    相当的不对头。

    别的暂且不说,单说跋扈惯了的林老太,吃了花夜神这么大憋后,怎么可能会忍耐呢?

    她不该倚老卖老的,四处喊冤,请人帮忙找回公道吗?

    李牧辰怎么想,也想不通这些。

    那片树叶,在她半晌的沉默中,被她用手指捻成了碎末,随风飘落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李总不说话,林汉就不敢擅自开口,唯有垂首,眼角余光看着最后一丝残阳,被黑暗慢慢地笼罩。

    天冷了,人们晚饭后来公园散步的人,没几个。

    夜风大了很多,让林汉觉得有些冷时,李牧辰终于又说话了:“段储皇呢,有他的消息没?”

    “段储皇昨晚与我们一起离开会所后,就不知道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林汉请示道:“李总,要不要我给昔(日ri)的同事打个电话,请他们帮忙查一下段储皇在哪儿?”

    大理段氏在大江以北,没有任何的房产,更没有企业。

    北方,自古以来就是华夏的权力中枢所在,大理段氏是在以这种方式,来表明他们的某个态度。

    段家既然在京没有房产,而且依着他超然的(身shen)份,也不会借宿到任何一家豪门,那么他只能去住酒店。

    只要他去住酒店,京华警方就能查出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摇头,说道:“我关注他,只是为了和这个狂人合作而已。一旦被他发现,反而害了我们公司去南方发展的百年大计。”

    想到昨晚在七星会所内,被段储皇无视的那一幕,李牧辰盯着水面的双眸,就有了明显的冷意。

    又沉默片刻后,她才问:“那个李南方,还是没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李牧辰关心的消息中,以李南方的行踪最重。

    从灰色谷俩人相识到现在,李南方给了她太多的“惊喜”,想不被她着重关注,都不行。

    昨晚随人出来七星会所后,李牧辰就特意嘱咐林汉,派专人守在会所对面,密切关注李南方何时出来,又是去哪儿,做什么。

    一旦发现他,要立即电告李总。

    可大半夜,外加一整天过去了,李南方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说明,那厮还呆在会所里,始终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李牧辰明明知道他还没有出来,可还是忍不住的问林汉了。

    林汉的回答,没有出乎她的意料:“没有。我们的人,始终严密监视会所的前后门,都不曾看到他出来过。不过,青山那边倒是传来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早在机场碰到李南方那晚,李牧辰就派人彻查李南方的来历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怪不得不买诚达集团老总的账,原来他是冒牌员工。

    他的真实(身shen)份,是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板,却又兼职在开皇集团当司机。

    虽说市值数千万的小公司,实在无法入得了李牧辰的法眼,但李南方终究是上百人的老板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老板,却去开皇集团,给曾经在墨西哥大展雌威的岳梓童当司机——这事,着实透着蹊跷,引起了李牧辰的强烈好奇心,加派人手赶去青山,要彻查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岳梓童未婚夫的秘密,已经不再像数月前那样不为人知了。

    奉命林汉之命赶去青山摸底的手下,刚过去,几乎没费任何力气,就从一个烧烤摊上,听到了他想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姓陈,叫陈大力。”

    林汉简单叙说:“三子他们刚坐下点了烤串,就听他和(身shen)边人吹嘘,说他是南方集团的安保处长。老板去南方游玩之前,特意郑重嘱咐过他,老板不在家时,公司安全事宜,一切都拜托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吹牛,就不会惹麻烦,与不做死,就不会死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奉命前往青山,暗中探听李南方消息的人,听陈大力提到李老板的名字后,立即留意,倾听会儿后,找了个由头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陈大力,已经有七分醉了,忽然有人坐过来,不由分说的大拍马(屁pi),点酒上菜,当然会龙颜大悦,引为知己,让人轻松把话(套tao)走了。

    “陈大力还告诉三子,他们老板快回来了。但这件事得保密,因为李南方要给岳梓童一个惊喜的。三子自然是满口答应。为保险起见,三子他们又彻查了下,确定姓陈的,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三子他们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还在青山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告诉他们,现在给我盯紧岳梓童。最好呢——”

    沉吟了下,李牧辰才说:“有机会,最好是去她家里搜一下。搜查过程中,多注意玉石之类的东西。如看到大块的玉石,立即拿来给我,我有重赏!”

    李牧辰在灰色谷吃瘪的事,林汉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也早就知道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但他隐隐听陪同李总去那边的保镖,无意中透露过几句,说灰色谷开出了世纪之玉,李总想高价收购,却不曾得手等等。

    李牧辰不说,林汉当然不敢随意问这件事。

    此时听她提到玉石后,林汉立即想到了这些,连忙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牧辰挥挥手,让他去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今天京华的空气质量还不错,星星的亮度比昨晚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李总的名字是牧辰,就是放星星的意思,那么今晚群星璀璨,唯有在星光下闲庭信步会,才能配得上她名字的。

    在京华,你可以不相信过马路的老太太摔倒后,没有人搀扶,但你一定要相信,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治安良好,绝对是全世界第一。

    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有些不现实,可绝对没谁敢在李总星光下独自散步时,敢跳出来非礼她,所以林汉大可不必担心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事实上确实这样。

    李牧辰想着心事,在奥林匹克公园里越走越深时,也没见有什么不良人,忽然从旁边(阴yin)影中窜出来,抱住她大喊妹子,俺好想和你困觉。

    走的有些累了时,李牧辰坐在了花径旁边的小长椅上,整个人都被光线找照不到的黑暗所笼罩,融进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林汉走后的这一个小时里,李牧辰始终在想三个人,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东西,自然就是那块世纪之玉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,则是李南方,花夜神,岳梓童。

    李牧辰从没见过岳梓童,现在想起她,则是笃定李南方开出来的那块世纪之玉,应该会送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李南方那厮太精明了。

    在灰色谷开出世纪之玉后,他好像猜到有人会打那块玉石的主意,当晚住在了灰色谷旁边的警务点,高价聘请数十名警务人员,为他守夜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他还委托某保险公司,连夜用武装直升机运走了那块玉石,让派遣大批人手,埋伏在前往仰光半路上的李牧辰,相当失望。

    那家保险公司运货的手段,简直是老(套tao)到让人发疯。

    连夜用直升机运走玉石还不算,还是被缅甸军方的武装直升机护送出境的,至于出境后去了哪儿,李牧辰到现在都搞不懂。

    可她基本能肯定,李南方既然能拒绝她开出的两千万美金,就证明他要私藏那块美玉,唯有藏在他家里。

    所以假如没有那块世纪之玉,李牧辰才不屑去想岳梓童的。

    曾经在墨西哥大出风头的岳梓童,肯定不是一般女孩子,要想从她手里夺东西,不次于虎口拔牙的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呢?

    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,她只需露出一次破绽,李牧辰的心愿,就有可能会得逞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后,李牧辰把岳梓童的名字,从脑海中剔除,换成了花夜神。

    花夜神有病,非常非常重的病。

    昨晚现场那么多人,没谁知道她到底患了什么病——李牧辰知道。

    那是(身shen)中百(日ri)夫妻后,才会出现的症状。

    百(日ri)夫妻,可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持有的,李牧辰能肯定整个中原,知道百(日ri)夫妻的,区区也就三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是深受百(日ri)夫妻折磨的花夜神。

    一个是给她下毒的展星神。

    一个——就是李牧辰自己。

    加上被刺杀的月神姐,她们就是轩辕王座下的四大神女。

    月夜星辰。

    既然只有三个人,花夜神不会给自己下毒,李牧辰又没有,那么就只能是展星神了。

    四大神女(情qing)同姐妹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原因,让展星神以百(日ri)夫妻来暗算花夜神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从昨晚李牧辰看到花夜神后,就一直在猜测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问题,花夜神与李南方是什么关系,李牧辰同样感兴趣。

    花夜神苦恋贺兰扶苏多少年,这在整个烈焰组织高层里,算不上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数年的苦恋,也让大家看出花夜神对待(爱ai)(情qing)的态度,有多坚贞不渝了。

    “可昨晚,我却发现神姐看向李南方时的眼神,相当的复杂。这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脑海中又闪过昨晚的某一幕时,冥思苦想的李牧辰,(情qing)不自(禁jin)喃喃自语出声,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就有个冷淡的男人声音,从背后响起:“只因,她已经把(身shen)子献给了李南方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