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7章 没有丝毫的动静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美酒,就像美女那样,得有人欣赏才行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再美的女人,整天高高在上的,没人欣赏,敢追求她,只能任由岁月这把杀猪刀,一刀刀把她催老,那么她就是可悲的。

    同理,美酒价值再高,也是拿来被人喝的,要不然它不会有任何的用处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的这些道理,老金都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他横看竖看,也看不出李先生哪儿配得上,喝这种美酒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接下来的话,就让老金觉得,必须得正视他了:“这瓶六十年库存的美酒,如果标价外售,或者放在拍卖会上,至少也得每瓶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老金连连点头:“是啊,是啊,至少也得一千万才行。这可是花总三年前,以每瓶单价一千万,从贵州买来的。啧啧,李先生,没想到你倒是此中行家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毫不客气:“我当然是此中行家,而且‘行’的档次,要比你们花总高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老金精神抖擞,请问李先生何出此言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倒了一杯,端在手里轻轻的晃着:“我如果是你们花总,六千万买来这箱酒后,会喝掉五瓶,只留下一瓶。”

    老金眨巴了下眼,尽显他的无知本色。

    他实在搞不懂,李南方为什么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李南方抬手虚点着老金,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:“知道什么叫物以稀为贵吗?”

    老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,哪怕是个板砖,只要它的数量少到可怜,那么它自(身shen)价值就会噌噌地上涨。

    建国十周年庆的茅台,估计全世界也找不出几瓶来了,所以这箱酒才能高达六千万。

    可在李南方看来,一箱六瓶的数量,还是多了点。

    如果喝掉五瓶,只留下一瓶——那么这瓶酒就可能是独一无二的,它的(身shen)价就会直线上升,一旦对外拍卖,本来能买一箱的六千万,能买到它一半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既能喝了美酒,还能卖出更高的价钱,这种事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反正除了李南方这种牛嚼牡丹的家伙之外,就算世界首富,好像也舍不得几杯喝掉一千万吧?

    那么那瓶酒就会被永远留着,价格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很简单,谁都懂得,老金当然也懂得,只是以前可从不敢去想,会喝掉每瓶单价一千万的美酒。

    现在听李南方娓娓道来后,大有茅塞顿开感,竖起双手大拇指,眼睛盯着案几上的美酒,喉结不住做出吞咽的动作,马(屁pi)拍的咣咣震天响: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。李先生,您的意思是说,最好把其中五瓶酒,都喝掉?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“对啊,我就是这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”

    老金狠狠咽了口口水,谄媚的笑着:“我、我能不能陪您,也品尝下琼浆玉液的味道?这样,我也有了和人吹嘘的资本。呵,呵呵,有谁喝过千万级别的美酒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,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老金愣住,吃吃地问:“您、您不是说要喝掉五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您自己,好像喝不完五瓶吧?要知道,这些酒历经六十年的库存后,酒劲会非常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是担心我喝多了,会伤(身shen)体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就是这意思。”

    老金点头,犹如小鸡啄米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傻,今天要把五瓶都喝掉?”

    李南方翻了个白眼,嗤笑着吩咐:“切,把剩下的这些,都给老子打包。我要带走,回家慢慢喝。老金呀老金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哪儿长出了能喝千万级美酒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老金的脸,一下子就变成了苦大仇深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耍他,就为不听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连个(屁pi)都不敢放,唯有受着,还得陪着笑脸,请问李先生还有什么别的吩咐,如果没有的话呢,他也该去忙了,毕竟(身shen)为大堂经理,他也是(日ri)理万机的。

    李先生有三个吩咐。

    第一,听说七星会所有来了后随便吃,随便玩,吃多久,玩多久,都不会花分文的紫金卡,

    来一张。

    记住,要序列号最靠前的。

    十位数以后的紫金卡,会让李先生觉得没面子。

    第二,派一排漂亮妹子,来伺候李先生。

    他昨晚一整晚都在开导花总,要懂得珍惜生命,不要年轻轻的就想走绝路。

    说的口水都干了,才好不容易让花总,重新对生活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能不累么?

    能不找一排的漂亮妹子,来好好给他垂肩砸背,消化疲劳吗?

    第三,李先生希望他在美美一觉醒来后,能看到一(身shen)崭新的,藏蓝色的立领中山装。

    相比起前两个要求,李南方的最后这个要求,几乎不算事。

    “第四。”

    就在老金点头,转(身shen)要走时,李南方又伸出了第四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老金强忍着暴走的冲动,客气的说:“李先生,您刚才还说,您只有三个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是双眼一翻,冷冷地说:“你听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听错了。对不起,李先生,您请继续吩咐。”

    老金连连点着头,抬手摸了摸脸,被抽耳光后的指印,还有清晰的火辣辣味道。

    “第四,在我睡觉其间,找几个机灵点的兄弟,去外面打听下,看看有什么风吹草动。等我睡醒后,再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那就走呗,还站在这儿干嘛,想喝酒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老金摇着脑袋,转(身shen)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李先生提出的这四个要求,除了后面这三个,他自己就能做主外,第一个,以及李先生要把茅台打包带走的事,他都得即刻向白秘书汇报,聆听花总的最终指示。

    有些人,天生就是犯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老金肯定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李老板和他好说好商量,他非不听。

    结果不知道被谁狠抽一耳光后,这才改变了不把村长当干部的顽固观念,无论吩咐他做什么,他都乖乖照办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犯((贱jian)jian)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泡在舒服的大浴缸内,感受着(身shen)下冲浪式的暗流轻抚,两只脚分别搁在两个漂亮妹子丝绸般双腿上的李南方,惬意的叹了口气,嘴巴呶了下。

    马上,把他脑袋抱在丰满的怀里,以自(身shen)给他当枕头的某漂亮妹子,立即抬手,从同伴手里接过景德镇所产的白瓷小酒杯,放在了他嘴边。

    李南方张开嘴——妹子慢慢把美酒倒进他嘴里,又托起他下巴,动作温柔的辅助他,把嘴里酒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一块爆肚被银筷子夹着,放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当然仍旧在背后妹子的辅助下,李南方才会吃。

    在他喝酒,吃菜的过程中,替他修脚的、轻捏两根胳膊的四个妹子,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宽大的浴室内,总共有七个女孩子伺候他。

    门口外面的客厅内,还有一个弹钢琴的。

    琴声叮咚,优雅动听。

    据李南方目测,这八个美女的年龄,都不会超过二十五岁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个,走在大街上都是回头率百分百的,(身shen)材高挑,模样秀美,外加气质出众,不知道比那些所谓的女星,要高档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可这常人难见的八仙女,现在却都(身shen)穿轻纱长裙,群星捧月般的聚集他(身shen)边,像各代丫鬟伺候土财主那样的,伺候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美女,都是真空穿轻纱白裙的,尤其随他一起泡在浴缸里的这个,衣服紧紧贴在(身shen)上,就和什么都没穿,一个样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男人,在被这么多美女伺候时,都会有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没什么丢人的,很正常啊。

    如果李先生没有竖起旗杆,那么他才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老金总算是会做事了,带领这些美女进来时,曾经直言不讳地说,这八个人可是会所千挑万选出来的极品,每一个都是原装货,文凭最低的,也是大本生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就奇怪了,文凭与美女的魅力,有几毛钱的关系?

    难道女人文凭越高,魅力值就越大?

    这特么纯粹是放(屁pi),没必要理睬的。

    相信这些妹子心里也很清楚,她们被选拔来伺候李南方时,就应该做好了献(身shen)的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南方那方面的功能再牛((逼)),可要想以一人之力,力敌八美,那纯属是做梦。

    但他完全可以每一个都“浅尝即止”,印上他的烙印啊。

    不过那么没品的事,李南方是不屑做的。

    在金三角时,因酒醉碰了个(爱ai)丽丝,他都得费心给安排归处了,更何况一下子多了八个?

    真要碰了,那还不得头疼死他?

    可不头疼,那地方就涨得疼——为了不再理会这些疼,李老板唯有用千万级别的美酒,把自己灌醉。

    人在醉了后,就不必理会这些烦心事了。

    千万级美酒的后劲,还不是不对酒精免疫的人,能享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整整两瓶美酒下肚后,后脑枕在弹(性xing)颇佳山谷内的李南方,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(日ri)头,西斜。

    某公园内,夹杂着明显寒气的西北风,吹过树林时发出的哗啦啦声响中,不断有发黄的树叶,从枝头上,飘飘洒洒的落下。

    打着旋的。

    一片落叶从李牧辰眼前飘过,正要被风卷向前面的小湖水面上时,她忽然伸手,两根比(春chun)笋还要好看的手指,捏住了它。

    背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距离她还有两米时,停住了。

    头上戴着黑色毡帽,(身shen)上披着黑色风衣,脚踩黑色高腰马靴的李牧辰,头都没回,朱唇轻启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林汉微微抬起头,低声说:“昨晚发生在七星会所的那些事,就像从没发生过那样。林家没有动静,各大豪门也没有任何反应。唯一出现点波澜的,就是东城区的王副局,下午被请到相关部门去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星会所那边呢?”

    李牧辰问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