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6章 李先生的吩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花夜神为什么绕来绕去的,故弄玄虚?

    因为她怕死。

    怕死并不是多丢人的事。

    必须知道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,是有多么的不容易,无论是狗熊还是英雄,男人还是女人,老人还是小孩,自凡是活着的,都怕死。

    人怕死,也是人的天(性xing)。

    尤其像花夜神这种,明知道最多还有两个月好活的人,对生命的留恋,要比那些无病呻吟者,还要强好多倍。

    痛苦,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最起码,痛苦能证明人还活着。

    李南方算是看出花夜神为什么绕来绕去了,更知道继续追问下去,她也会顾左右而言他,绝不会说出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李南方再呆下去,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这时间,他还不如去找展妃呢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碎玻璃的响声,就像花夜神的心,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在被贺兰扶苏抛弃后,又被李南方抛弃了。

    抛弃,是一个多么可恶的字眼。

    她出生没多久,就被那个显赫的家族抛弃。

    她对贺兰扶苏(情qing)窦初开后,苦苦痴恋了他数年,结果也被抛弃。

    因她是百年罕见的夜色老虎,克死了生(身shen)父母,被家族抛弃后,无论她有多么的不甘,她都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为避免被她克,一再委婉拒绝她的追求,这也有(情qing)可原,毕竟他不是普通人,他肩膀上担负着的重担,还不是儿女私(情qing)能化解的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,又是凭什么抛弃她呢?

    “就因为,我不敢说出轩辕王?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很久了,感觉心碎后脸颊就冰凉的花夜神,才慢慢地睁开了眼,喃喃自语:“可你知道吗?我不告诉你,你还能多活一些(日ri)子。这段(日ri)子里,你该与我呆在一起才对。”

    有碎玻璃被踏碎的喀嚓声,从背后传来,带着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不用回头,花夜神也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其实,除了白秘书与贺兰小新之外,就没谁敢擅自来天台上了。

    哦,不对,还有两个人可以。

    一个就是拦都拦不住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一个呢,则是请,都请不来的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白秘书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背后,把手里一(床chuang)薄薄的锦被,盖在了花总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她肯定看到花总的脸颊上,有明显的泪痕。

    也应该看到李南方离开了,还是穿着他那(身shen)大路运动服。

    她却没说什么,只知道一宿没谁的花总,这会儿需要好好休息下。

    为她盖上锦被后,白秘书转(身shen),又要蹑手蹑脚的退下去时,花夜神说话了:“他走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扔下那两个不文雅的字眼后,早就走了,花夜神还问——可能是习惯?

    还是某种不想人知道的企盼?

    白秘书停住叫板,犹豫了下才问:“是那个李南,李先生吗?”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她问的就是李南方,不是别人。

    白秘书稍等片刻,马上说:“他没走。”

    闭着眼的花夜神,猛地睁开了双眸。

    白秘书这次没有等花总再询问,主动汇报:“他去大堂前台找到老金,要了个档次最高的客房,点了一桌最贵的菜。还问、问——”

    “问什么?”

    花夜神微微侧脸。

    “问老金,花总您有没有收藏美酒。他说,他只喜欢喝白酒。如果花总您有收藏的话,那就把最好的酒,连同那桌菜一起,送到他的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最好的酒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在去年时,从贵州王总手里,天价买来的一箱上世纪五九年的茅台。”

    “老金给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白秘书下意识的嗤笑一声,说道:“那箱茅台,花总您可是特意嘱咐过,无论是任何人来,任何(情qing)况下,都不能拿出——”

    花夜神打断了她的话:“告诉老金,把那箱茅台,搬到他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白秘书愣住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告诉老金,把那箱茅台,都搬到李南方的房间里,随便他喝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几乎是一句一顿的,把话重复了一遍,才问:“听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蓦然间感受到一股子凉意的白秘书,哪敢再说半个没听明白的字?

    同样,老金“有请”白秘书抬手,扇了他一耳光,才确定自己没听错,慌忙跑向了后面的地下藏酒室。

    这间贵宾客房,是七星会所档次最高的三间客房之一。

    也是专门用来招待顶级贵客所用的,除了花总最好的朋友贺兰小新之外,还从没有第二个人,入住过这三间客房中的任何一间。

    这三间客房,与其说是客房,倒不如说是摆设品,(身shen)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客房面积有多大,内里装饰的有多么奢侈——文化程度实在不一般的李老板,除了摇头连声叹息说浪费之外,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文字语言,来描述他所处的环境了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最顶级的三间客房,就在花夜神的私人空间楼层下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除了新姐偶尔来下榻外,就没第二个人来享用过的客房,每天都会有专人清扫卫生,案几果盘中的水果,也都是每天都换的。

    数年,如一(日ri)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见李先生手抚镶着金边的马桶,嘴里不住赞叹,却用手指甲偷偷抠金子,抠了几下把手指甲差点掰弯,也没抠下来后,站在他背后的金经理,恭声请问。

    他语气虽然恭敬的不得了,可看着李先生的目光里,却带有浓浓的鄙夷神色。

    就好像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城里人,看乡下来的土包子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看着老金的脸,神色玩味。

    老金想抬手,捂住有几条清晰掌痕的脸,但接着就放弃了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胆敢质疑白秘书传达的花总命令,被狠抽一耳光,是最轻的处罚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是荣耀。

    这证明了他老金在花总心目中,还是有一定地位的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白秘书也不会拿耳光抽他,而是直接让他卷起铺盖滚粗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问:“老金,你脸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弄你妹。

    明知道我是被人抽了耳光,还问。

    不问,你能死吗?

    老金心里骂了句,表面却陪着笑:“呵,呵呵,是、是不小心碰了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有人碰到脸后,能碰出好像被女人狠抽耳光的样子呢。老金,快说说,你是怎么碰出来的,也好让我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长你妹!

    老金心中暗骂,苦笑道:“李先生,您大人大量,就原谅我的有眼不识泰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。就好像,你被人抽嘴巴,是我的过错那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双手抄在口袋里,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有眼不识——不对,应该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,李南方是没太多好感。

    老金又不是聋子,也不是傻子,应该能听到李先生说要最高档的房间,喝最好的美酒,更该看出他与花总呆了一整个晚上。

    假如李南方与花总,只是一般关系,他们能抵足夜谈吗?

    既然不是一般的关系,那么李先生的要求,就代表着花夜神的要求。

    可老金居然不鸟代表着花总的李南方,把他带进了一般贵宾房,送来了两瓶普通茅台。

    就这种对花总吩咐阳奉(阴yin)违的家伙,不被抽耳光,绝对是天理难容的。

    李先生没有再给他一耳光,就算是很给他面子了,稍稍讽刺他几句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咦,这酒好像不一般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坐在沙发上,就惊讶的(挺ting)直了腰板,打开了那箱白酒的包装。

    有着收藏古董好习惯的李南方,在鉴别陈年旧货方面的造诣,肯定很高。

    仅仅从酒箱子上,他就看出这酒很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动作粗鲁的撕开包装,老金心里疼的几乎要滴血——哼,这酒,何止是不一般呢?

    为了收藏这箱建国十周年庆的茅台,花总可是亲临贵州,找到王老板,以六千万的天价,才收购到的。

    建国十周年的茅台,不管味道有多么的醇美,它都只能是喝下去后,何很快就能化成尿液洒出来的液体。

    单瓶高达一千万的天价,其实就是把它当古董收购的。

    这种酒,那绝对是不可再生产品,喝一瓶,少一瓶的。

    一杯一两,一两就高达百万。

    饶是老金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,可在看到李南方打开一瓶,直接用喝茶的茶杯,咚咚地倒满,接着一口闷后,心疼的又在滴血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告诉李南方,知道你喝下的这一杯,造价几何不?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一瓶白酒能倒四茶碗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每茶碗是二两半的白酒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一般来说。

    不一般的来说呢,则是因为这厢茅台,库存接近六十年后,水分早就发挥的,只剩下六两左右了。

    一千万,买六两白酒,合着每两接近一百七十万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口闷掉二两半,足足就是四百多万啊。

    四百多万的东西,就这样一口没了,就算不是老金的东西,他也心疼的要死。

    关键是,牛嚼牡丹啊。

    从李老板一口闷的豪爽动作中,老金觉得,他以往常喝的酒,应该是十几块钱一瓶的二锅头。

    二锅头,才能与李先生这(身shen)大路货的运动服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尤其听李南方闭眼沉默片刻,说“好酒,就是好酒,就是比二锅头好喝多了”后,老金真想双膝跪地,高举着双手呐喊,造孽啊,老天爷,求您发发慈悲,打个霹雳,把这混蛋给劈了吧!

    李南方睁开眼,很奇怪的问:“你好像很心疼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老金腮帮子鼓了几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已经心疼的,说不出一个字来了。

    “学成文武艺,卖给帝王家。老金,你有听说过这句话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倒上一杯,依旧一口闷后,拿起筷子夹了个海参,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老金闷声闷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心想,你牛嚼牡丹,与这句话有个(屁pi)的关系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