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5章 我在地狱里等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花夜神把为贺兰扶苏本准备的西装,顺势送给李南方,除了图省劲的缘故,最主要的还是想借此机会,彻底与深沉到心伤的(爱ai),说再见。

    同时,也算是为她数年的苦(爱ai),寻找一个寄托品。

    说白了,李老板就是被她当做了备胎。

    李南方特别讨厌给人当备胎,他本(身shen)就不缺少女人,而且个个都是出色的女孩子,这就好比一个千万富翁,会接受别人的施舍吗?

    所以,他宁可继续穿这(身shen)大路货的运动服,让脚丫子捂的难受,也不会接受花夜神送他的这(身shen)西装。

    这也明确表明了他的态度,不会接受花夜神。

    他回来,是因为花夜神说,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看在夺走她第一次的份上,李南方可以听她把故事讲完,反正现在他也不是太着急回青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没有谁喜欢给人当备胎的。”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是什么态度后,花夜神苦笑了下,轻声说:“其实,我也不想这样做,只是我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活头。我不想,在临死前,还带着这份苦恋去地狱里,继续遭受相思之苦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数年对贺兰扶苏的痴(情qing),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一副千斤重担,压在她肩头上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活在这个世界上时,她可以喝下自己酿出的苦酒。

    但死了呢?

    就像她所说的这样,实在不想担着这副重担去(阴yin)间,所以就想把担子卸在别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夺走她第一次的李南方,无疑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李老板也觉得,他就是那个人,所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,唯有闷头吸烟。

    花夜神慢慢地伸过手,抚住了李南方放在圆桌上的左手,低声说:“我希望,这两个月的时间,能让我慢慢地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斜眼看着她,嗤笑一声:“切,哄鬼呢?你苦恋他那么多年,他在你心中早就根深蒂固。你却说要在短短两个月内,忘记他而接受我。你摸着良心说,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花夜神贝齿轻咬了下嘴唇,沉默片刻后,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用摸着良心,也知道在两个月内,无法让李南方代替贺兰扶苏在她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搁在圆桌上的脚,看着东边的太阳,再次打了个哈欠:“所以呢,两个月的时间,就不够用的。你需要半年,甚至三两年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笑笑:“我没那么多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如果我说,你有呢?”

    花夜神愣了下,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你要去找星神?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是叫展妃,还是叫展星神?”

    “展妃,展星神都是她的名字,随便你怎么叫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叫展妃吧。嘿嘿,每想到妃子这名字时,老子总有种我是帝王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龌龊的笑了下:“而且我觉得,她也(挺ting)适合当妃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正色道:“李南方,我警告你。你别以为你曾经凌辱过她,就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:“你以为,你被她暗算了,就代表着我也会遭到她的暗算?并不是所有人,都像你这么笨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狂妄的家伙,花夜神很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如果今晚就是她的大限,她会把她所知道的所有事,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展星神可能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,她背后站着的那个组织,那个人。

    轩辕王。

    在花夜神心目中,轩辕王有多可怕?

    可怕到她除非今晚就死,才敢说出她所知道的那些秘密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能多活多久,就要遭受多久的罪。

    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呀,这样古怪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歪着头:“怎么不说话了?继续说,有什么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看他总是臭(屁pi)的自大模样,花夜神忽然失去了和他详谈的兴趣,淡淡地说:“星神能暗算我,可她却解不了我所中的毒。天底下,唯有一个人可以救我。但她却不会救我,只因我算是背叛了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来兴趣了:“先说展妃,她是怎么暗算你的。”

    意兴阑珊下,花夜神索(性xing)直白的说:“用一根银针刺进了我的关元(穴xue)。李南方,你该知道关元(穴xue)在哪个位置吧?如果不知道,那我可以脱掉衣服,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脱了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精神头更大了,胳膊肘压在桌子上,(挺ting)直腰板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话,抬手慢慢掀起了旗袍——

    金色朝阳刚好跃过大楼天台水泥护栏,洒在了女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在重病之中,憔悴的不行,皮肤也失去了应有的光泽,苍白的好像宣纸那样,唯剩一点的活力,却又偏偏带着让人心悸的美。

    这是花夜神在成年后,第一次向人“展示”她的(身shen)体。

    她和贺兰小新的关系那样好,都不曾让新姐见识过,她是一只老虎的本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将死,实在没必要太在意这副臭皮囊了,哪怕有人用刀隔在她脖子上,她也不会让最**的部位,就这样坦然暴露在李南方的目光下。

    她的第一次,是被李南方在迪厅夺走的不假。

    可那时候,黑灯瞎火的,李老板又是采取的“狗刨式”,怎么可能会看到她的(身shen)子?

    宣纸上,有一团青紫色,大约有茶杯口那样大。

    青紫色的正中间位置,有一根(肉rou)眼几乎看不出的亮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展星神暗算她时,刺进她(身shen)体里的银针,约有两毫米在外露着,牛毛那样细。

    这么细的一根银针,展星神竟然能在水下,悄无声息的刺进人(身shen)体里,力道之巧,认(穴xue)之准,不愧是烈焰四大神女中,暗器功夫最厉害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细如牛毛的银针,却能让花夜神关元(穴xue)周遭,出现这么一大块青紫,足够证明银针上所淬抹的毒药,有多霸道。

    也诡异。

    花夜神刚把旗袍撩起,小内褪下时,李老板眼里还都是促狭神色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还恶趣味的慢慢地伸手,用手指按了下青紫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听到了牙齿打颤的声音,花夜神的(身shen)子,也猛地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很疼。

    应该比刀子割(肉rou)还要疼。

    李南方敢肯定,如果他真用刀子,来凌迟花夜神,这个骄傲且神秘的女人,眉梢都不一定会动,更别说会牙齿打颤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缩回手时,脸上的恶趣味不见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没良心的家伙,真切感受到花夜神当前的痛苦后,也不忍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他从椅子上站起来,绕过桌子走到花夜神面前,屈膝蹲下,为她小心提上了黑色小内,放下了旗袍。

    始终抬头看着金色朝阳的花夜神,说话了:“满意了没有?是不是,很有成就感?能够这样正大光明看我(身shen)子的,普天下也唯有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觉得有多荣幸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(身shen),低头看着她的眼睛,想了想才问:“要想解除你的痛苦,除了找展妃之外,还要找谁?”

    他没问花夜神,怎么不把银针取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银针取出来,就能解决痛苦,花夜神就不会这样憔悴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眼眸一转,笑了:“怎么,你要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,说:“虽说你把我当备胎的态度,严重伤害了我男人的骄傲,自尊。可你有句话说的没错,你终究是我的女人了。既然你是我的女人,那么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你,就这样香消玉损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话。

    等了半分钟,李南方有些不耐烦:“哑巴了?”

    花夜神忽然问:“你今年贵庚?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说:“恭喜你,徐娘半老的年纪,还能吃到我这样的小鲜(肉rou)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幽幽叹了口气,闭上眼:“我很惊讶,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。你走吧,李南方。我——我会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在地狱里等我吗?”

    花夜神睁开了眼,就像不认识他那样,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南方非常讨厌,花夜神神色表(情qing)动作,来代替说话的习惯:“有什么就说什么,别这么故作玄虚好不好?你那地方都被老子看光,也品尝到了其中的乐趣,怎么还这样拿捏?”

    放在以前,他敢这样说话,花夜神早就抄起圆桌上的水果刀,一刀刺过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没有,只是乖乖地说:“我知道你怎么能活到现在了。因为,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打了个哈欠,才说:“展妃要杀我。可你觉得,我会怕她吗?我能虐她第一次,也能虐她第二次,第三——直到她再也没有胆子,敢生出杀我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该知道老子不是在吹。可你还说我会死,那么能杀我的人,就绝不是展妃了。他是谁?你又是怎么笃定,我能被他杀死?难道你忘记,我也很厉害的了?”

    被李南方冷嘲(热re)讽过后,花夜神不好再用神色表(情qing),来代替说话了:“李南方,我实话告诉你。哪怕你再厉害一万倍,你有荆红命他们帮助,那个人要想今夜三更死,你就活不过五更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耐烦的摆手:“就那个人是谁。我特么的可就奇怪了,我追问那个人是谁,就是想帮你。明明只需说出那个人是谁,我该去哪儿找他就行了。可你总是在这儿饶来绕去,故弄玄虚。对你这种人,我只有两个字相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绕过花夜神,快步走向天台门口。

    他明明要送花夜神两个字,可还没说出来就要走,那是他很清楚,女人肯定会问他。

    女人哪怕是临死了,好奇心也不会有丁点的减少。

    果然,他快要走进天台门口时,花夜神的声音,从背后轻飘飘的传来:“哪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欠草。”

    很有君子风度的,说出这两个字后,李南方砰地一声,大力关上了天台玻璃门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大响,门玻璃落下,碎了一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