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3章 是,我舍不得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花夜神劝李南方跳楼自杀的眼神,是那样的真挚,带有一般人无法抵抗的蛊惑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产生了明显的错觉,就仿佛不按照她所说的去跳楼自杀,就是祖国与人民的罪人,还能连累十八代祖宗。

    幸好李南方没祖宗。

    他只要把他当亲生儿子养大的师母,与关心他的老谢等人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抗住了花夜神的蛊惑。

    笑了下,拿出烟盒问:“我能吸烟吗?”

    “唯有君子,才会守着女士想吸烟时,请问对方介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没能蛊惑李南方去跳楼,花夜神有些失望,眸光落在了他那双臭脚上。

    君子,是绝不会当着美女的面,亮出他的臭脚的。

    既然李南方不是君子,想吸烟时还问能不能吸烟,那就太矫揉造作了。

    “君子也是人,觉得鞋子捂脚很难受后,也想把它们解放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上一颗烟后,索(性xing)把臭袜子揪了下来,放在了鞋子上。

    他现在特后悔,怎么就怀疑荆红夫人对他的拳拳(爱ai)护之心,故意买了双造价四十五元的民族品牌运动鞋呢?

    他没丝毫诋毁民族品牌的意思,只是对粗制滥造出这种质量低劣鞋子的小作坊,表示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捂脚也还罢了,但制鞋时的甲醇,别太超标了好吧?

    那些人,肯定不知道甲醇对李先生,有着深切的伤害,会皮肤过敏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手机捡起来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看他拿手抠脚,实在有些不能忍受了。

    她要给白秘书打电话,把她搀扶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在这儿多呆一分钟,就有被这双臭脚熏死的危险。

    香喷喷的花夜神,却被臭脚熏死,那她会死不瞑目的。

    能呼叫白秘书的手机,被李南方趴在桌子上,拿酒瓶子刺她时,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脚,没错,就是伸脚,用两根脚趾头,把地上的手机夹起来,递向了她。

    花夜神闭上眼,满脸都是痛苦的呻吟道:“李南方,乖乖南方,快过来,让我用刀子,把你的咽喉割断。或者,你割断我的也行。无论怎么样,都别这样恶心我了,行不?”

    “这证明,你真心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松开脚趾,让手机当啷一声落在桌子上,淡淡地说:“听说过明末清初第二大汉(奸jian)洪承畴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明末清初,着实出了几个重量级的大汉(奸jian)。

    排名第一的,当然非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莫属。

    洪承畴,则是荣获亚军。

    其实当年洪承畴兵败被虏后,还是很有骨气的,以绝食来反抗满清集团。

    可皇太极却觉得这是个人才,真心不想他死,要把他收服,为己用。

    要收服一个人,那么就得找到他的缺点。

    满清人通过细密的观察,终于找到了洪承畴的致命缺点,那就是这个人,其实对世界还是相当留恋的,绝食寻死,只是要报答赏识他的崇祯皇帝罢了。

    洪承畴在蹲大牢其间,有灰尘落在了他(身shen)上,他屈指一弹——就是这一弹指间,暴露出了他最致命的缺陷,满清人立即由此作为突破口,把皇帝最宠(爱ai)的一房妃子,派来施展美人计,哼哼唧唧中,把他给折服了。

    也成为了压垮明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一个决心要死的人,会注意个人卫生吗?

    那是扯淡。

    洪承畴如果真心要为国捐躯,怎么会在意灰尘落在(身shen)上,脏了他的衣服?

    同理,花夜神真心要死,又怎么会在意李南方的脚,臭,还是不臭?

    听李南方忽然提起洪承畴后,花夜神的双眸瞳孔,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她当然听说过洪承畴,也知道他是怎么被满清人搞定的,更知道李南方拿他来作比喻,其实就是在讥笑她,内心不想死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问道。

    花夜神嘴角不住抿了几下,螓首微垂,艰难地说:“我、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正常人没谁想死的,想死的人,都不是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点上一颗烟,说:“现在,你能把你那的难言之隐,和我说说了吧?”

    花夜神抬起头,不答反问:“你先说,你刚才为什么不杀我?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:“我没有杀自己女人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就像被蝎子蛰了下那样,尖声叫道:“我才不是你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我的女人,是我说了算的。就像,你不承认我是你男人,是由你说了算的。我没兴趣,在这个问题上和你磨嘴皮子。无非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从椅子上站起来,接连抬脚,把那双害他在美女面前丢脸的鞋子,踢到了那边绿化带里。

    接着,又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放着这么一大池子清水,浑(身shen)都粘糊糊时不洗个澡,绝对是苍天都不能原谅的浪费。

    李南方脱衣服的速度,丝毫不次于他小姨第一次见到他时,脱衣服的速度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眨眼间,他就寸缕不剩了,迎着凉爽的夜风,伸开双手做了几个扩(胸xiong)运动,迈步走到了泳池边上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有些男人真心不要脸,丢尽了天下所有男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如果某个组织,要评选当世十大不要脸的奖项,李南方绝对能排名其中的。

    当着备受华夏诸多纨绔尊敬的花总,他就自顾自脱光了(屁pi)股,不但没有丝毫的羞愧感,还在纵(身shen)跳下泳池之前说:“给你秘书打个电话,让她给我从里到外,从头到脚准备一(身shen)新衣服。低于十万块一(身shen)的,不考虑。”

    噗通一声,水花四溅,李老板好像梁山伯里的好汉浪里白条那样,在清澈的泳池内,肆意畅游。

    望着不要脸的这厮,花夜神的眼角,一个劲的突突。

    她实在搞不懂,李南方在她面前,凭什么这样随便?

    就因为俩人曾经有过肌肤之亲?

    还是,为了接近他,借给他一个亿,又与岳梓童把他当宝贝般的争夺?

    花夜神才不相信,就凭李南方的智商,看不出刚才她是真心要干掉他的。

    既然他能看出,为什么还能这样无赖,流氓呢?

    就因为,他看出她,不想死?

    花夜神想不想死,与李南方无赖不无赖,有很大关系吗?

    越想,花夜神脑袋就越疼,发出一声((荡dang)dang)人的低吟,拿起手机开始呼叫白秘书。

    她是真够了这个混蛋,所以吩咐白秘书,务必用最快的速度,把寝室衣柜里,珍藏好多年的西装拿来,让他穿上赶紧滚蛋。

    李老板畅游到第二圈时,白秘书急匆匆的走上了天台,双手捧着一(身shen)板正,崭新的高级西装。

    看到李老板在泳池里畅游后,白秘书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本来,花总为了李南方,居然挑战整个贵族群体时,白秘书就觉得有些不值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敢劝说花总。

    只因她也很清楚,林老太的嚣张,深深刺激到了花总,如果不出面的话,七星会所在华夏特殊的地位,就会迅速下降。

    会所地位下降,总比为了一个李南方,得罪整个贵族圈要好许多吧?

    可当白秘书看到这一幕后,她才知道她错了。

    她严重低估了李南方与花总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只是普通关系,李南方敢在花总面前这样放肆吗?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关系,那么花总也不会让她,把这(套tao)西装拿出来,给李南方穿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这(身shen)西装,对花夜神来说代表着何种意义,白秘书却知道。

    这是花总在暗中,偷偷为扶苏公子定做,希望俩人喜结连理时,在婚礼上穿的。

    这(身shen)西装对与花夜神的意义,与蒋默然摆放在单位更衣室内那双高跟鞋,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 可也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蒋默然准备的高跟鞋,在几个月后就穿上了。

    花总准备的这(身shen)西装,已达数年之久,但却仍没被它的主人穿上,反倒是今天拿出来,要送给那厮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这也代表着,花总正式放弃了追求扶苏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暗中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,白秘书把西装放在藤椅上后,对花总微微点头,转(身shen)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无论花总做出什么样的抉择,白秘书都只有遵命办事的份儿。

    好像一条欢乐的小鱼,在泳池里畅游了十几圈后,李南方才游到池边,胳膊肘放在台子上,抬手擦了把脸,满意的问:“要不要下来,上演一段碧水鸳鸯的精彩桥段?”

    花夜神没有理睬他。

    是个正经女人,就不会理睬这种无赖的调戏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东方。

    遥远的东边天际,已经泛起了鱼肚白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,马上就要来到了。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,被人当做耳边风后,李南方也没觉得没面子,又说:“要不,给哥讲个故事也行。正所谓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。泡在碧波中,倾听美女讲述她可怜的(身shen)世,坎坷的经历,倾诉她苦闷的心事,这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真想狠抽他耳光。

    再无赖的男人,也不能无赖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哦,你都口口声声的说,花总有可怜的(身shen)世,坎坷的经历,苦闷的心事了,却又说倾听她讲述这些,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唉,老天没眼啊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该打个霹雳,把这混蛋直接劈翻在泳池内,让他死鱼般的漂在碧波中,那才是人生中的一大盛景吧?

    “不说啊?那就算了。我这人很有原则的,从来不会强求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自夸了一个,深吸一口气,猛地沉下了水面。

    他给过花夜神倾诉苦闷的机会了,她却不珍惜,那么她为此闷坏了自己,就不能再怪他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卧槽!是哪个混蛋,在泳池内乱扔碎酒瓶子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急速沉下水面,就火箭般窜了上来,惨叫着抬起了右脚。

    “什么碎酒瓶子?”

    花夜神呆愣了下,忽然想到了什么,噗嗤一声的笑了。

    天,仿佛一下子亮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