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2章 百日夫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长长吐出一口气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星光,仿佛比刚才她闭眼时,要璀璨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(身shen)冷汗过后,汗透重衣,病(情qing)明显轻了一些,就是浑(身shen)酸软无力,瘫倒在椅子上后,一点都不愿意动。

    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,也没有此时的花夜神感觉累。

    只吐出一口气,就仿佛透支了她所有的力气,双眸重新合上,一片空白的大脑,急速运转着,搜索她还活着的确凿信息。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察觉出,在她无法支撑,露出破绽时,立即扑过来的李南方,夹杂着把她一击致命的杀气了。

    但她,却还活着。

    那股子让她彻底解脱了的杀气,在酒瓶子碰到她肌肤的那一刻,悠忽消失。

    就像,从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让她极度怀疑,她当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因为飞速运转的大脑,怎么分析,都找不到李南方要放过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刚才,她都铁了心要杀李南方了,这个气度一点都不大的家伙,怎么会放过她呢?

    足足三分钟后,花夜神才有了指挥躯体做动作的力气,放在腿上的左手,好像毛毛虫那样,慢慢爬到了女人最**的那个部位,稍稍一按。

    过电般的刺痛,让她(身shen)子猛地一颤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冷汗,也攸地冒出。

    人体周(身shen)约有52个单(穴xue),300个双(穴xue)、50个经外奇(穴xue),共720个(穴xue)位。

    这其间,又分108个要害(穴xue),其中有72个(穴xue)一般点击不至于致命,但其余36个(穴xue)是致命(穴xue),俗称死(穴xue)。

    死(穴xue)又分软麻、昏眩、轻和重四(穴xue),各种皆有九个(穴xue),合起来为36个致命(穴xue)。

    在生死搏斗中,这些死(穴xue)是被当做“杀手锏”来使用的,有歌诀为证:“百会倒在地,尾闾不还乡。章门被击中,十人九人亡。太阳和哑门,必然见阎王。断脊无接骨,膝下急亡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三十六个死(穴xue)中,有一大半在(胸xiong)腹以上,比方百会,太阳(穴xue)等。

    (胸xiong)腹以下的,总共有十四个,其中那就包括会(阴yin)部位的关元(穴xue)。

    人(身shen)上的这些(穴xue)位,绝对是华夏历经数千年,才由各代人摸索出来的,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民族文化。

    与(穴xue)位有关的话题,常见于中医,以及武侠小说中那些武林高手。

    暂且不提用(穴xue)位来治病的中医,单说靠点(穴xue)来制敌的武林高手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为,传说中的华夏古武学中,以点(穴xue)制敌的说服,纯粹是扯淡。

    其实说这些话的人,才是扯淡。

    他们不曾生活在那个时代,所以就不相信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传说。

    可他们也没生活在白垩纪时代啊,怎么会相信恐龙的存在呢?

    好吧,也许会有人说,他们相信恐龙存在,那是因为他们见过恐龙化石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见过耶稣大叔吗?

    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又为毛,整天学那些洋鬼子,动不动就“偶也,买嘎达”呢?

    华夏绝对有古武高手,只是当前华夏盛世,现代化武器又层出不穷,所以那些隐居深山老林中的古武高手,或者流传千年的古武流派,就没必要出来替天行道了。

    那些不相信华夏古武功夫的人,应该听说过俄罗斯最有名的特种部队吧?

    鉴于某些不好说的因素,在这儿就不提那支在全球都有着相当大影响力的俄罗斯特种部队了,只说被他们视为珍宝,绝不外传的军体拳。

    他们的军体拳,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,来华夏从太极拳内提炼出来,再编成最适合他们发挥的拳术,来装备特种部队的。

    那支担负着俄罗斯最高首脑安全的特种部队,只有区区几百人,但个个都是搏击高手,一击致命的最**宝,就是打(穴xue)!

    俄罗斯的那支特种部队,都能用华夏古武功夫,来武装他们的战斗力,成为当世超一流的特种部队,更何况华夏——特么的,好像是有些扯远了。

    书归正传。

    花夜神左手偷偷碰触的女(性xing)最**部位,就有个致命的死(穴xue)。

    死(穴xue)里,刺着一根银针。

    这根银针,就是展星神趁着她在岳家别墅受惊回去,泡澡来缓解恐惧时,暗算了她。

    前面早就说过了,展星神是暗器高手。

    所有的暗器高手,基本都很清楚人体的死(穴xue)所在部位,以及制住某个(穴xue)位后,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展星神暗算花夜神时的这根银针,并不可怕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银针上带有一种除了轩辕王之外,就再也没谁能解开的毒。

    说的再仔细点,这种毒刚入侵人的(身shen)体时,是不会发作的。

    可如果花夜神要把这根银针,取出来时,毒(性xing)就会立即发作,能在瞬间让她血脉逆行,心脏因无法承受大压,砰然炸裂,七窍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展星神在暗算花夜神之前,就已经把她的生死,交给了姐妹俩绝对效忠的对象,轩辕王。

    轩辕王让花夜神活,就会给她解药,让她自行取出银针。

    如果想让她死——更简单,只需不管她,她就会像干死的玫瑰花那样,慢慢地调零,枯萎。

    死亡的过程,只有一百天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根银针上的毒,又叫百(日ri)夫妻。

    夫妻嘛,有时候就是相依为命,生死不分离的关系。

    (身shen)中百(日ri)夫妻后,花夜神就生病了,慢慢地憔悴,力气也一点点的消失。

    得知会所出了大乱子,必须让她露面亲自处理时,花夜神乘坐电梯下去时,都是被白秘书搀扶着的。

    大家伙只看到花夜神憔悴到不行,可除了白秘书之外,又有谁知道,她站那儿与林老太说话时,却需要她透支所有的体力,与坚毅,才能站稳?

    处理完那件事后,花夜神走进楼梯时,就瘫倒在了白秘书的怀中。

    是白秘书把她抱上了天台,放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时,她刚刚积攒了一些力气。

    能够刺出那犀利一刀,又与他僵持这么久,已经是花夜神超水平发挥了。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,促使频临油尽灯枯的花夜神,能与李南方对峙那么久?

    恨。

    是恨。

    无法说明白的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发现李南方,可能是烈焰苦苦搜寻上千年的那个人,花夜神怎么会千方百计的接近他,并两次试探他?

    如果不是试探他,花夜神又怎么会在荒山野岭间,无法约束自己生理上的需要,把他给成功逆推?

    如果没有逆推他,花夜神就不会尝到那种食髓知味的滋味,舍不得把他交出去,才一再为他掩饰。

    结果,却被展星神发现了。

    对权势有着不一般渴望的展星神,立即当机立断,趁着她心神极度不宁的机会,用百(日ri)夫妻暗算了她。

    于是乎,昔(日ri)那么明媚动人的花夜神,就迅速枯萎,每天都要遭受银针的折磨,承受着让她几近疯狂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轩辕王,花夜神心里就怕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宁可去死,也不想以待罪之(身shen),去见轩辕王的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种让花夜神无法承受(身shen)体、精神上双层重压的(情qing)况下,李南方却非得来见她了。

    见就见吧。

    花夜神相信依着她的镇定功夫,还是能较好的,掩藏对他的恨意,早点把他打发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真心话,她着实不甘心放他走的,多想与他同归于尽啊,像生死夫妻那样。

    只是没办法啊,现在(身shen)中百(日ri)夫妻之毒的花夜神,根本施展不出她的(阴yin)阳鬼功,所以唯有眼睁睁任由这家伙来了,又挥一挥衣袖的滚粗。

    可这个混蛋,偏偏用恶心的方式,来((逼))花夜神杀他。

    真以为,花夜神很喜欢嗅他的臭脚味道吗?

    其实在积攒全部力气,狠狠刺出那一刀时,花夜神就有种清晰的预感,她杀不了李南方,却又可能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但能够死在他手里,可能是花夜神当前能想到的,最佳死亡方式了。

    尤其感受到酒瓶锋利的茬口,即将刺喉而过时,花夜神没有丁点的恐惧,只有终于解脱了的轻松。

    老天爷肯定没长眼,不然这混蛋不会及时收手,扔掉了酒瓶子,坐回椅子上,吃着水果,看着他那双臭脚,脚趾头不住的弯曲,饶有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仿佛,刚才俩人从没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那一切,真是个梦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那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拿起个香蕉,剥着皮,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花夜神睁开眼,望着远处的星辰,淡淡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,不用你来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你病得这样厉害,是因为那儿的缘故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口,咬掉大半个香蕉,含糊不清的问:“是不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,得了什么难言之隐,没脸去大医院看病,只能自己熬着?”

    花夜神眉梢猛地挑了下,目光落在天台厚实的水泥护栏上,冷森森的说:“如果你想死的话,直接从护栏上跳下去。我保证,你能摔成(肉rou)饼。不送,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这么好,就连林老太都活的津津有味,我怎么又舍得去死?”

    李南方咽下嘴里的香蕉,满脸奇怪样子的看着她:“看来,你不但(身shen)体有病,脑子也有病。好端端的,却劝我这个快乐青年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,快乐青年?”

    花夜神慢慢扭头,看着他笑了。

    真心的笑容,发自肺腑,没有丝毫的虚假。

    李南方更奇怪了,把香蕉皮随手扔在泳池内,摊开双手问道:“神姐,请问您哪只眼睛,看到我不快乐了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是你,就会听从我的劝解,从护栏上跳下去。或者,让我用刀子,把你的咽喉割断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看着他的眼睛,很认真的轻声说:“只因,这样就能避免,你以后会死的很悲惨,很恐怖的结局了。李南方,我是真心为你好。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能看出,花夜神劝他去跳楼,可能是真心为他好。

    没谁好意思,大骂真心为自己好的人,对吧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