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1章 敢和我玩真的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楼天台上不但有游泳池,东西两侧还栽种了许多长青的花树。

    两人高的小假山,潺潺细水从高处淌下,落在几平米大小的人造小潭中,不时有银白色的鱼儿,灵巧的跃出水面,发出噗通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到来,惊动了绿化林中的一只夜鸟,扑楞着翅膀发出啾啾的叫声,一闪消失在了远处的灯火中。

    走到花夜神旁边的藤椅前,也没等人邀请,李南方坐了下来,除掉鞋子的双脚,顺势搁在了白色圆桌上,几个盛着水果,美酒的银盘前。

    初冬的西北风刮来,咸鱼的味道迅速弥漫。

    也唯有李南方这种没品的人,才会当着花夜神这等极品美女,做出这种动作。

    很享受的抽了下鼻子,李南方抬手拿过一个苹果,吭哧咬了一口,又拎起一瓶葡萄酒,直接对着酒瓶子吹了两口,才惬意的叹了口气,喃喃地说:“唉,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啊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始终没说话,就像没嗅到让人反胃的咸鱼味,也无视了李某人的存在,只是左手端着酒杯,呆呆望着远方,任由发丝在夜风中飞舞。

    “和你说话,没听到?”

    被无视的感觉,让李南方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花夜神继续无视他。

    “聋了?还是傻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左脚抬起,慢慢靠向花夜神的脸。

    几年前的一个晚上,许久不见的李南方,叶小刀俩人畅饮一番后,喝了个酩酊大醉,直接出溜在地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半夜叶小刀醒了,是被李南方伸到他脸上的臭脚,给熏醒的,刚爬起来就狂吐不已,事后差点和他拼命,由此可见这厮的臭脚,臭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曾经得意洋洋的自夸,说只需亮出他的双脚,蚊蝇都不敢靠近的,绝对是最先进的生化武器,熏谁谁死。

    现在,就这样一只威力无边强大的臭脚,慢慢凑近了花夜神的脸,那股子生化臭气,肯定早就触动了女人的嗅觉神经。

    相比起男人,女人对这种臭味更加的敏感。

    但花夜神却依旧无动于衷,双眸直勾勾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很有种挫败感,羞恼成怒了,索(性xing)拿脚尖去蹭她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花夜神还是——不动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却能看出,她的眼角,在不住地轻颤着。

    看来,她在极力忍耐李南方的无礼。

    堂堂七星会所的大老板,能对贵族群体的扛把子林老太说滚,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林康白的右腿砸断,就像拍死一只苍蝇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她干嘛要忍耐李南方的无礼呢?

    难道说,因为她曾经向展妃出卖过我,所以才觉得愧对与我,用甘心嗅我臭脚的方式,来表示她深沉的歉意?

    李老板心中这样天真的想着,脚尖挑着她琼鼻稍稍往上掀起,嘿嘿一笑正要说什么,突觉眼前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惊叫一声,左脚用最快的速度缩回。

    饶是他缩回的速度够快,可叫脚后跟还是刺痛了下,有新鲜的血腥气息,迅速在空中弥漫。

    笃的一声轻响,一把雪亮的水果刀,狠狠刺在了圆桌上。

    刀尖深刺实木圆桌内,足足三厘米。

    得亏李南方缩脚够快,要不然花夜神这一刀,应该能把他大半个脚掌消掉。

    更该让李老板大念老天保佑的是,花夜神是在重病中挥出这一刀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只紧握着刀柄的右手上,崩起的筋络,连灰蒙蒙的星光都遮不住,李南方就知道她现在真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卧槽,你特么和老子玩真的?

    察觉出不对劲的李南方,张嘴刚要骂出这句话,放下酒瓶子站起来和她理论呢,虚抬起的右手,却凝在了半空中,再也不敢妄动一下。

    只因他蓦然发现,他如果放下酒瓶子,或者做出任何他想做的正常动作时,花夜神都有可能趁机,对他发动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所以,他唯有一动不动,全(身shen)的神经绷紧,眼角余光死死盯着那只手。

    花夜神也不动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两个人都变成了雕塑。

    扑棱棱,那只被惊走的夜鸟,在周围盘旋了几圈,实在找不到更安全的栖息地后,唯有再次飞了回来,落在了花木中。

    有汗水,从李南方额头慢慢淌下,淌在了眼睛里,很涩,涩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就像他的——心。

    遭遇展妃暗算后,李南方就知道花夜神的(身shen)份,不仅仅是七星会所老板这样简单了,应该也是隐藏在都市中的高手,与展妃一样,来自某个神秘的流派,或者是组织。

    可他真心没想到,花夜神的功夫居然这样高。

    (身shen)患重病的她,仅仅是挥出了一刀,就让李南方领略到了她的厉害,这还是因为她在挥出这一刀的同时,爆发出的强烈杀气。

    杀气这玩意,是与人本(身shen)功夫的高低,曾经灭掉多少人,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通俗点来说就是,一个人的功夫越高,杀的人越多,她在杀机顿现时爆发出的杀气,就越是犀利。

    正是凭借杀气,李南方才能确定花夜神是个极度危险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怕。

    花夜神再厉害,也是在重病中。

    (身shen)患重病的人,就像喝醉酒开车的,车技再怎么高超,反应也会有所迟钝,发挥出平时百分之三十的水平,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额头有冷汗淌下,那是因为他此时右手,左脚,都悬浮在空中,却必须保持一动不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又不是木偶,胳膊抬起后能竖一辈子。

    换谁,谁也会在几分钟后,累得有汗水淌下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不累。

    她只需(挺ting)直腰板,攥紧水果刀就好,占据着以逸待劳的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这个优势,也弥补了她重病在(身shen)的缺陷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能肯定,她还是不会支持太久。

    如果(身shen)患重病的人,仍能保持着没病时的绝佳状态,那也就太小看病魔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只需等。

    与她僵持下去,一点点消磨她所占据的优势,直至平衡,最后再到她完全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只需等到花夜神颓势显现,就是李南方暴起发难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当前占据绝对优势的花夜神,之所以不敢擅自发动攻击,那是因为她在重病之下的(身shen)体,不足支撑她把优势,通过行动来形成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所以呢,她也只能等。

    死靠。

    心中期盼李南方先支持不住,无论是拿着酒瓶子的右手,还是虚抬着的左脚,稍稍一动,就会露出她猝然发动的致命破绽。

    可惜很明显的是,实践经验比她丰富太多的李南方,早就看到这一点了,才在汗水几乎要迷住眼睛时,仍能保持全(身shen)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时间,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    滴答一声轻响,一滴晶莹的汗珠,从花夜神握刀的手腕处,滴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被汗水泡的到生疼的双眼里,浮上了笑意。

    开心的笑,却带着冷森森的残酷。

    他就搞不懂了,他只是本色调戏了下这个女人,以这种方式来表示俩人关系有多亲近——她可以生气,骂他,拿巴掌拍开,甚至端起酒杯泼他一脸酒水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怎么就,要杀他呢?

    难道,她忘记俩人在迪厅内,曾经做过十几分钟夫妻的现实了?

    对于这种无(情qing)无义的女人,李南方还用客气吗?

    既然你能杀我,那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呢?

    时间好像凝固了那样,这种无法形容的极度压抑,让旁边小水潭中的鱼儿,也觉得难受,忍不住跃出水面,发出啪哒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轻响,花夜神嘴角艰难的抿了下,右手手背上的筋络消失。

    重病之下,她的体力实在无法支撑,她能长时间与李南方生死对峙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缓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需缓一口气,休息哪怕是一秒钟,她就能重新与占住先机。

    一秒钟?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一秒钟的时间,确实不算长,但放在高手(身shen)上,确实相当关键的,生死攸关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紧抿的嘴角,还没有松开,就听砰地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这就酒瓶子砸在桌子上后,发出的爆裂声。

    爆裂声还在花夜神耳边回((荡dang)dang),茬口犬牙交错,锋利无比的残破酒瓶子,就已经刺向了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她想(身shen)子后仰,躲开酒瓶子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做出这个动作,一只手就已经抢先掐住了她的后脖子,封死了她的退路。

    她也想拔出刺在圆桌上的水果刀,狠狠刺进李南方心脏,与他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的反应,却比她想象的,还要快太多。

    趁着花夜神精神不济,稍有松缓时,李南方纵(身shen)扑来时,是俯(身shen)的,右手抓着酒瓶子,左手掐住她后脖子,(胸xiong)口却压在了刀柄上。

    我死了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就这样死去,死在他手里,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我没想到,这小子的功夫这样厉害,怪不得当初能让星神铩羽,受辱。

    可是,在我两次施展(阴yin)阳鬼功对付他时,他怎么会是那样的不堪一击?

    哦,我知道了,他那是在装的。

    呵呵,李南方,连你在(性xing)命攸关时,都能和我装,我还能相信什么,才是真实的?

    不真实的世界,实在没什么可值得我留恋、

    与李南方同归于尽的机会也丧失后,花夜神反倒是心中平静了,心思电转间就想了这么多,幽幽一声叹息上,闭上双眸,等待锋刃刺穿咽喉的剧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就会结束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,李南方看在俩人曾经发生过的肌肤之亲份上,应该会给她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给她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不让她痛快死去的意思呢,并不是说要在扭转颓势后,就好像猫玩老鼠那样,尽(情qing)的肆虐她,还有可能就是,让锋利无比的玻璃茬口,只轻触在她白嫩的咽喉肌肤上,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,李南方随手把酒瓶子抛进了游泳池内,松开她的后脖子,重新坐回到了他坐着的藤椅上时,顺手拿了颗葡萄,填进了嘴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