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20章 李南方要见花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荆红夫人要带蒋默然去她家,哪儿是没人陪?

    是为她提供最贴(身shen)的保护。

    她这样说,只是给蒋默然留点面子,让李南方去忙他自己的事,不用担心蒋默然的安全罢了。

    真以为,是个人就能去荆红家过夜?

    这是她最明确的表态,警告那些想动蒋默然的人,真要下手之前,最好是想清楚。

    王子涵为什么要对蒋默然这样好?

    不好不行啊——丈夫那样看重李南方,绞尽脑汁的才把他洗白,让他回国是做大事的,总不能为了保护蒋默然的吧?

    所以,为了让李南方安心去做他该做的事,王子涵唯有担负起保护蒋默然的责任。

    王阿姨都这样说了,李南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唯有自豪而已。

    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,给他(情qing)人当保镖,这绝对是最大的吹牛资本啊。

    至于满心的感谢,还是藏在心底最好,有道是大恩不言谢。

    俩人安排蒋默然的安全问题时,当事人没有任何的发言权。

    蒋默然却不会有丝毫的不满,因为她可是亲眼所见,王子涵在那个群体内,是多么的受人尊敬了,能够与这样的女人在一起,是她祖坟上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,原先心灵好像小黄花一样纯洁的蒋医生,在见识到了某个群体的丑陋后,却也无比渴望,能成为这个群体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她渴望,并不是她像隋月月那样,有着不可告人的野心,仅仅是因为她如果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,那么别人在欺负她时,就得仔细考虑下了。

    蒋医生的安全有所保证后,京华医院外科三室的小马等人,则不需担心他们会遭受打击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京华林家还是一等一的豪门,当今家长也是沉稳之辈,不可能因为林康白被打残后所产生的怒火,发泄在这等路人甲角色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林家真这样做的话,会被贵族们看不起。

    目送载着蒋默然的车子,消失在了远处的车流中后,站在七星会所大厅门口的李南方,转(身shen)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会所一楼大厅经理金经理,立即殷勤的笑着迎了上来,请问贵客有什么吩咐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花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扔下这五个字,就倚在了前台上,抬手点了点酒柜上的白酒。

    见金经理都对这满脸是血的家伙殷勤招待,更亲耳听到他说要找花总,前台小妹哪敢怠慢他,立即按照他手指所点的,把那瓶白酒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正要再给他拿酒杯,却见李南方拧开盖子,举过头顶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人也太浪费了些,用价值上万块一瓶的白酒洗脸。

    客服小妹心里这样说着,连忙又给他拿出了一块餐巾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好像知道小妹怎么想的,李南方放下空瓶子,接过餐巾时解释道:“脑袋破了,用白酒消消毒。”

    消毒?

    消毒也太浪费了呀。

    客服小妹犹豫了下,轻声说:“先生,我这有专门预防贵客受伤用的医用酒精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客服小妹有些奇怪:“先生,怎么就不行呢?医用酒精的消毒效果,要比白酒好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。我说不行,是觉得用十几块钱的医用酒精来清洗伤口,太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非得用价值上万块的白酒清洗伤口,才会觉得有面子的李老板,一本正经与客服小妹解释这些时,跑一边给白秘书打电话的金经理,弯着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秘书说了,花总贵体有恙,不适合见客,还请李先生择(日ri)再来吧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回答很干脆,再给白秘书打电话,就是说他今晚必须见到花总。

    金经理实在惹不起这厮——要不然,在李南方第一次说要见花总时,就会冷笑着问,他算哪根葱,花总那样尊贵的人儿,也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吗?

    可他实在惹不起啊,唯有苦笑着,再次拨通了白秘书的电话。

    为向李南方证明,自己确实尽力了,金经理这次拨打白秘书的电话,是当着他的面,弯着腰,满脸堆笑,语气委婉的说李先生,非得要见花总啊。

    “老金,你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白秘书的语气,相当不耐烦了:“我已经说过了,花总贵体有恙不适合见客了,你怎么还唧唧歪歪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李南方把金经理的手机拿过来,说:“不是老金喜欢唧唧歪歪,是我((逼))着他唧唧歪歪。你再去告诉花夜神,就说李南方要见她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见证花总为了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乡巴佬,不惜与贵族群体作对,更对林老太直言说滚,李南方敢用这口气和她说话,白秘书会在第一时间,通知牛科长,把这厮右腿打断,扔出去。

    花总特别喜欢打断人右腿,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典故吗?

    白秘书也不知道,唯有语气放缓,说是请李先生稍等,她再去禀告花总一次。

    很快,白秘书回话了,语气更加委婉,就说李先生啊,非常抱歉啊,我们花总已经洗洗睡了,碍于男女有别的基本道德准则,你还是择(日ri)再来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把手机扔给老金,快步走向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哎,哎,李先生,请您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已经确定花总真心不要见李南方了,金经理在看出他要做什么后,当然要追上拦住他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甩手,回头看着他,一脸严肃的说:“老金,哥们现在心(情qing)不好。你要是觉得,你比林康白还要牛粪,那你尽管拦我。”

    老金呆住。

    再给他八个胆子,他也不敢说,他比林康白更牛粪啊。

    等等,牛粪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不该是牛((逼))吗?

    牛((逼)),与牛粪,哪一个更好听些?

    就在老金为牛粪与牛((逼)),哪一个更好听些而纠结时,李南方已经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左脚刚走进电梯,右脚刚抬起,电梯没电了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楼梯口:“有本事,你把楼梯也炸了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为了阻拦李南方去见她,当然不会把楼梯炸了,却会派牛科长率领一众内保,逐层拦阻他。

    每当踹翻一个内保,李南方都会抱歉的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当他说到第三十八个对不起时,终于看到了“顾客止步”的牌子,这证明他已经来到了七星会所的(禁jin)地,也是花夜神专属的私生活空间。

    那么多内保,最后只剩下牛科长一个人,面色狰狞的守在楼梯口,摆出同归于尽也不能让他擅闯的架势。

    不过,李南方飞出去的右脚,刚碰到他衣襟,牛科长就惨叫一声,摔在实木楼梯扶手上,好像坐滑梯那样,直接滑到了楼梯拐角处。

    这是个最聪明的,亲眼看到花总是怎么对李南方的后,唯有傻了,才会拼死阻拦他。

    要不然,李南方再怎么牛((逼)),哦,不对,是再怎么牛粪,也不可能在几分钟内,就把三十九个特种兵出(身shen)的内保精英,给全部横趟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用太认真,适当的放放水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牛科长等人,既忠心执行了花总的严令,又没得罪李南方,实在是两全其美到不能再美的事。

    走进走廊中后,饶是李南方见过大世面,可还是为这层楼的奢华装修而惊叹。

    就别说走廊上方的琉璃吊灯,也不说脚下踩上去就会觉得走在云层里的地毯了,单说两侧墙壁上悬挂着的那些油画吧。

    对古董有着一定造诣的李南方,敢肯定随便一副油画拿到苏黎世拍卖行,都能拍出百万美金之上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奢侈了。

    想到还有很多偏远山区里的孩子,连买本子的钱都没有,李南方就有想把这些壁画都摘下来,打包带走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,人不能太贪了,他还欠人家一个亿没还呢,再带走这些油画,真心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整个楼层,都是为花夜神一个人服务的。

    健(身shen)房,室内游泳池,私人电影院等,这是必须存在的,还有专门的按摩室,厨房。

    甚至,李南方在经过一间屋子时,还看到了两头毛发雪白光滑的(奶nai)羊,么么的叫着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是专供花夜神来喝鲜(奶nai)才私养的,也可能是为了泡澡。

    别人泡澡是牛(奶nai)浴,人家花夜神是羊(奶nai)浴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皮肤那样光滑,雪白,还有弹(性xing)呢。

    “唉,奢侈啊,奢侈。实在是奢侈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叹息着,一间屋子,一间屋子的找过去,不但没看到花夜神,连个人毛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屋子里,有什么夹层?她为了躲我,藏在夹层里当饼干去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着,接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东边的走廊尽头,他看到了一个楼梯。

    楼梯上方,是通往大楼天台的玻璃门,站在下面,能看到可怜的星星。

    京华的星星,肯定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星星了,常年被蒙在灰蒙蒙的细微颗粒中,逢年过节都不一定洗个澡,还不可怜吗?

    不过着急要见花夜神的李南方,可没空去可怜这些星星,快步走上楼梯,推开了玻璃门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台面积好大,最南边有个大约六百平米的游泳池。

    游泳池边上,放着白色的桌椅。

    藤椅上坐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,背对着这边门口,风吹起她的发丝,黑夜精灵似的四处飘舞。

    旁边还站着个女人,则是穿了一(身shen)白色职业(套tao)装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那个不解风(情qing)的白秘书了,姓白的秘书,就该穿白色的衣服不是?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后,白秘书转(身shen)看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星光下,李南方能看出她的神色,一点都不友好。

    但不用理睬这种人,连最起码的风(情qing)都不懂,还算什么女人呀?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始终盯着南方夜空发呆的花夜神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秘书低低答应了声,转(身shen)快步走下了天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