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9章 不想被气死,那就滚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花夜神的提问,现场这么多人,依旧没谁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思考。

    只因花夜神说的没错,他们在以为李南方“小题大做”时,就没把这件事摆在正确的位置上,来考虑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习惯了,用贵族特有的,自私的心态,来考虑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花夜神给了大家半分钟的考虑时间后,才问李南方:“李南方,你能告诉我,你和这位女士,是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回答: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从花夜神干脆的回答中,意识到了什么,刚要说,却又低头看向了蒋默然:“我觉得,由你来说出是什么关系,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修长白嫩的脖子下,大动脉鼓了下。

    这是紧张的表现。

    她只是个普通女人而已,(阴yin)差阳错成了两个阶级对立的导火索,亲眼看到了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一幕后,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,还有没有公平存在了。

    她害怕,茫然。

    李南方,现在却让她出面,向这个高高在上的群体,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说?

    (情qing)人?

    还是朋友?

    可能是(情qing)人吧。

    就在蒋默然眉梢不住地跳动时,李南方轻咳了声。

    他看出,蒋默然被吓坏了,这会儿脑子里乱哄哄的,再让她说什么,未免为难他。

    还是我来说吧。

    这句话,在李南方的嗓子里打滚时,蒋默然忽然说话了:“我说!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用尽全(身shen)的力气,才说出了这两个字,声音嘶哑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她接下说出来的话,却很清晰,足够现场所有人,都能听懂她在说什么:“七月份时,我就认识了李南方,并与他有了肌肤之亲。后来,我调来了京华工作。在这数月中,我从没穿过高跟鞋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到高跟鞋时,大家伙都下意识的,看向了她的脚。

    她的脚上,只穿着一只鞋子。

    高跟鞋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鞋子,在被林康白欺负,挣扎时,不知道踢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有些纳闷,你这不是穿着的吗?再说了,你穿不穿高跟鞋,与今儿这事有什么干系?

    “但在我单位的更衣室衣橱内,却放着这双高跟鞋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低头,看着左脚上的(性xing)感小高跟,声音了全是幸福的味道:“几乎所有认识我的同事,都知道这双鞋的存在。更知道,我不穿这双鞋,是因为我在等一个男人来找我。唯有他出现在我的面前后,我才会穿上这双鞋子,向他展示,我女人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看着李南方,满脸的柔(情qing):“我以为,我这辈子都不会等到他来。天可怜见,我等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了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解释,她与李南方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可现场所有人,却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很美,很浪漫,可以写进小说里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个(性xing)感少妇离开她的(情qing)人,来京华独自打拼后,昼思夜想她的(情qing)人,希望有一天他能出现。

    他不出现,少妇就永远不会穿高跟鞋,展示她的魅力(性xing)感。

    她的(性xing)感,只为一个男人绽放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就是李南方,而不是林康白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低头看着她,毫不在意现场有这么多人,抬手为女人轻轻擦拭脸庞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有轻微的抽噎声响起,感(性xing)的小马,被蒋医生的浪漫(爱ai)(情qing),给感动哭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抬起头看着花夜神,问道:“她的回答,能让各位满意吗?”

    谁会不满意?

    除了林家人之外,没谁会说不满意。

    得知事(情qing)的真像后,大家都可怜蒋默然,讨厌林家的人。

    林夫人已经悠悠醒来了,林依婷松开贺兰扶苏,跑过去把她搀扶起来时,林老太说话了:“我不满意。呵呵,一对来自底层的(奸jian)夫(淫yin)妇而已。真以为有花夜神罩着,就能在华夏掀起浪花了?”

    这老太婆,又开始倚老卖老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没被气死?

    很多人的心里,都这样骂。

    李南方眉头皱起,看着林老太的眼神里,全是“我真是个傻((逼))”的后悔神色。

    他后悔刚才,怎么就傻((逼))那样,任由这个老太婆,拿龙头拐杖差点砸烂呢?

    师母教诲他要尊老(爱ai)幼没错,但其间应该不包括林老太这种为老不尊的。

    看了眼李南方,花夜神淡淡地说:“他当然没本事在华夏掀起什么浪花。因为没谁可以掀起来。林老太,你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好像夜猫子那样,嘎嘎的笑了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保证?就因为你是花夜神?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个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摇头,半转(身shen)点了点白秘书抱着的放映机:“在来之前,我已经吩咐人,把本次事件的真相,复制了若干份,发送到了多个单位的官网邮箱内。其中,就包括纪委,最高警卫局,还有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单位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混浊的老眼瞳孔,骤然一缩。

    段储皇等人也在心中暗叫,好厉害的花夜神!

    林老太的地位,在华夏再怎么无敌,可她终究也是个人。

    自凡是人,就该按照人制定的规矩来办事。

    林老太这种地位高的人,等闲单位或个人,对她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可法律呢?

    任何人在法律面前,都不会是神。

    花夜神敢惹她,就有敢冒犯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看出老太婆终于有所忌惮后,花夜神微微一笑,轻声说:“林老太,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会反思一下。活着的这些年内,仗着你自己的超然(身shen)份,做了多少不公平的错事。是,大家都很尊敬你。但我相信,更多人却盼着你早点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的越久,就越招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笑容越来越靓丽,说出来的话,却越来越毒:“打个比喻,你现在就是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呵呵,我敢保证,你如果现在被我气死了,外面马上就会鞭炮齐鸣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林老太颤抖的已经站不住了,(身shen)子踉跄着很想瘫倒在地上,可没人搀扶她。

    就连最最尊老(爱ai)幼的李南方,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被气死,那就滚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脸上的笑容一收,冷冷的骂道。

    从没谁敢这样骂过林老太。

    她是贵族群体的扛把子,尊敬还尊敬不过来呢,谁敢骂她?

    可大家伙听花夜神,冷冰冰的骂她滚后,却都觉得好像三伏天喝了冷饮那样,爽。

    她,又说出了大家不敢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唉。老夫人,走吧。”

    当前与林家还是联姻关系的贺兰扶苏,轻轻叹了口气,走到林老太(身shen)边,刚搀住她胳膊,她就双眼一闭,倒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总算有人肯过来搀扶她了,趁机装昏,才有脸离开。

    没谁拆穿她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希望,她能“体面”的离开,毕竟是本群体的扛把子,无论有多么的讨人厌,还是要给她留点面子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看向了花夜神,目光里带有征询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刚才说过,在没有她的许可下,任何人都不许擅自离开,要不然就别怪她翻脸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他在与林依婷订婚后,他在她心里,就已经是“任何人”中的一份子了,那么要想离开,当然得经过她的(允yun)许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却没看他,转(身shen)看着段储皇等人,轻声说道:“各位,对不起。一切都是会所的错,没能及时把事件控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,耽误了各位的宝贵时间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等人没说话,只是齐刷刷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各位,请随意。就当是在自己家——我只能以这种方式,来表达我深深的歉意了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双手放在腰间,给大家来了个盈盈的万福,接着转(身shen)走进了电梯内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走了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低着头,几乎是一只手抱着林老太,走到了另外一个电梯门口。

    搀扶着林夫人的林依婷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从贺兰扶苏站出来照顾林老太的举动中,她看到了能被扶苏哥哥重新接受的希望。

    花夜神,林家人都走了,大家伙还站在这儿干嘛?

    必须得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,召集家族里的核心成员,把今晚发生的这件事,最详细的说一遍,然后从中判断接下来,华夏高层会发生哪些变动。

    至于当事人之一的李南方,除了荆红夫人、段储皇之外,没谁会理睬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被蒋默然的浪漫(爱ai)(情qing)故事而感动,可故事终究是故事,与被贵族群体担忧的那些事,相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段储皇走过来,重重拍了拍李南方的肩膀,又看了眼蒋默然,低声说:“如果她想调动工作,可以去(春chun)城那边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虽说是本次事件的绝对受害人,但吃了大亏的林家,绝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,段储皇才提出把她调到(春chun)城去。

    (春chun)城是大理段氏的地盘,京华林家的手再长,也不敢伸到那边去闹事的。

    这是段储皇在释放善意,他对李南方越来越感兴趣了,就因花夜神刚才的态度。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荆红夫人说话了:“多谢段少。她不用去的。如果我家那口子连一个受害人,最起码的人(身shen)安全都无法保证,那他也没必要再坐在那个位置上了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一听,立马双手抱拳:“荆红阿姨,是我自不量力了。替我像荆红大局长问好,有空我会去单位拜访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人确实聪明,代表荆红命的王子涵表态后,他马上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毫不拖泥带水,几句客气话有,就带着自己的人走了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,多与小段亲近下。”

    荆红夫人很欣赏段储皇的行事作风,目送他离开后,轻声对李南方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带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荆红夫人伸手,牵起蒋默然的手:“今晚,你荆红叔叔可能要通宵工作,我在家没人陪。怎么样,你们没意见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