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8章 这是我的地盘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自从成为贵族圈内年龄最大的人后,林老太养成了想打骂谁,就能打骂谁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没谁敢反抗。

    就连李老板那样狂傲的家伙,不也是在乖乖低着头,任由她拿龙头拐杖狠砸,(屁pi)都不放一个?

    所以,她在举起右手准备狠抽花夜神时,也没觉得她敢反抗,甚至躲闪。

    但就在林老太要全力抽出这一巴掌时,花夜神说话了,声音很淡,不带有丝毫的烟火气息:“林老太,我不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要抽出去的动作,凝滞住。

    花夜神说,她不是李南方,意思就是在告诉林老太,如果你敢用吊打李南方那样的方式,来对我动手,那么最后结果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我会闪避,说不定还会反击!

    林老太活了百多岁,也不是全把年龄活在狗(身shen)上去了。

    相反,她那双被岁月淬炼过的老眼,比现场所有人都毒辣。

    一眼就能看出她如果真动手,花夜神说不定真会反击她。

    她抽花夜神的耳光,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但如果她被花夜神抽耳光,哪怕力道不大,那对她来说也是至死难忘的耻辱。

    不,说不定,会当场气死。

    世界这样美好,作福作威惯了的林老太,当然舍不得就这样驾鹤西归,她还想多活几年——几年怎么够?

    没有五百年,林老太是绝不会生无可恋的。

    “花夜神,你会遭到报应的!”

    林老太慢慢放下了手,声音无比怨毒的咒骂:“七星会所,会轰然倒塌。你不会死。我发誓,你绝对不会死。但,你会变成被万人骑的婊砸——”

    花夜神冷笑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:“林老太,这是你一个长辈该说出来的话吗?呵呵,你这样的人,都能活到这个岁数,依旧飞扬跋扈的了。我,怎么可能会落到你说的这个下场?”

    林老太语噎,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活到百岁开外,你以为是老天爷眷恋你吗?”

    花夜神却没放过对她的打击,冷冷地说:“错!老天爷在惩罚你呢。如果你能早死三十年,你夫家也不会从当初的一流豪门,沦落到不入流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林老太(身shen)子晃了下,踉跄后退,好像随时要摔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却没有谁来搀扶她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是不是整个贵族群体的敌人,林老太刚才的表现,极大羞辱了“贵族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就像花夜神说的那样,高寿到不像话的林老太,活着唯一的乐趣,就是倚老卖老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太过跋扈,不分青红皂白的偏袒家人,她的子孙后代怎么能变成不学无术,只会横行霸道的纨绔?

    你以为,你活的够久,华夏就是你家的了吗?

    人们尊重你,只是因为你的年龄,你那个三十年前为人民做出过大贡献的丈夫。

    但尊重你是一回事,暗中极力排斥那些被你宠坏了的子孙后代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,没有任何的矛盾。

    真以为,贵族群体能蔑视法律、正义,能为所(欲yu)为吗?

    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吧,你在亲临现场后,最起码也该询问下真相如何吧?

    真要是李南方的错,就算你打死他,也不会有人说你倚老卖老的,只会竖起大拇指,夸一声林老太做了件为民除害的大好事,再把对你的敬意,回报在你子孙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可你没有那样做啊。

    你始终无视整个贵族群体,按照你的喜好,你们林家的利益,来做。

    花夜神,只是说出了大家不敢,也不能说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和你说太多,事实更能证明我这样做,是对还是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花夜神回头对白秘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秘书立马从旁边内保的手中,拿过一个放映机。

    走廊雪白的墙壁,是最适合当放映机屏幕的了。

    画面一闪,有镜头闪现。

    这是监控录像,带声控功能的,真实(性xing)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长长的走廊中,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没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走廊,正是大家伙所处的楼层。

    白秘书按了下快捷键,很快就有音乐声出现在走廊中,十几个人从某包厢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正式站在李南方(身shen)边的蒋默然。

    蒋默然走的很快,看样子有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走到走廊洗手间门口时,又有人出现在了画面里。

    是林康白。

    他刚从洗手间内走出来,就被着急走路的蒋默然踩了脚。

    然后,本次事件的大幕,就徐徐拉开了。

    着急走路,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脚,好像并不是罪大恶极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蒋默然也及时赔礼道歉了。

    可林康白是怎么做的?

    先是一个打耳光抽过去后,又把她搂在了怀里强吻——直到李南方出现,一拳打掉林康白的半嘴牙,把他摔出去,然后再单打独斗白少,王少等人。

    再然后,王副局拍马杀到。

    段储皇、荆红夫人等人逐一登场后,放映机结束了工作。

    这证明,接到内保牛科长的电话后,花夜神就不顾重病在(身shen),急匆匆带着白秘书等人赶来了。

    等白秘书收起放映机后,花夜神才问林老太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林老太的老脸,经过百多年岁月的淬炼后,早就喜怒不形于色了,但那双看似混浊的老眼,却不时会闪过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铁的事实面前,由不得她再颠倒黑白,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可她绝不会闭嘴,(阴yin)恻恻的笑道:“呵呵,老太婆我耳聋眼花,看不清,也听不清这电影里演的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听她说出这番话后,现场所有人的心中,都升起了一个念头,老而不死是为贼。

    这林老太,也太不要脸了点。

    把真实的监控录像,说成是演电影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仗着她年龄够大吧,如果再年轻七十岁,(性xing)格暴躁的段储皇,绝对会扑上去,一巴掌抽掉她满嘴的牙。

    林老太不管别人怎么想,自顾自的说:“就算事实像电影里演的那样,我的乖孙孙酒后乱(性xing),欺负了那个狐狸精。那个该死的,也不能对他下那么重的手吧?”

    是啊,老太婆说的好像也没错哦。

    林康白(身shen)为豪门纨绔大少,酒后乱(性xing)欺负个两家少妇,貌似很正常啊,李南方就算是教训他,也没必要下这么重的手。

    贵族群体心里这样想着,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吐掉了嘴上的香烟,缓缓扫视着这些人的目光里,包含着太多的悲哀。

    他当然能看出,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想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和这些不把老百姓当人看的所谓贵族,实在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凭什么,贵族就可以无故欺压良家妇女后,被人抽掉半嘴牙,他们就会觉得李南方太过分了?

    如果,把蒋默然换成林依婷,把林康白换做随便哪个普通人呢?

    这些贵族群体,还会这样想吗?

    肯定的,他们会让胆敢瞎了眼侵犯林大小姐的人,死的很伤心,很伤心后,还会觉得自己为民除害了。

    整天在嘴上喊着人人平等,可在遇到事后,就不会这样干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贵族,与普通群体最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走吧,实在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挽起了蒋默然的胳膊,回头对小马等人打了个招呼,才对楼梯口的贵族群体淡淡地说:“有谁觉得我该死,尽管去找我。我会给他满意的答案,无论你们用什么样的手段,我都会奉陪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看着他,伸出舌尖,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有些干裂的嘴唇:“事(情qing)还没有分出谁对谁错之前,谁都不许离开。因为这是在七星会所,在我的地盘上。在没有我的许可下,谁都不能擅自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得走呢?”

    烦躁下,李南方连明显站在他这边的花夜神,都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生气,也没说话,只是看向了小马等人。

    她这个动作,不言而喻,我知道你很能打,你可以走,也可以带着蒋默然离开,但你不能带着所有人走吧?

    内保副科长,迅速领悟到了花总的意思,迅速给众多手下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马上,多达二十多个保安,就迅速把小马等人包围了起来,虎视眈眈随时都会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科长都把林大少的右腿活生生砸断了,更何况面对一群没什么背景的小医生呢?

    干他们,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死死盯着花夜神,目光越来越凌厉。

    花夜神的眸光,却始终平静如水,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足足二十秒后,李南方才挪开目光,又点上一颗烟,抬手做了个你继续说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再次重申一遍,希望大家都认真听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好像笑了下,才说:“这是在七星会所,是我的地盘。这儿,是我说了算的,无论任何事。所以,还请大家配合我,把这件事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各位也可以不配合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这次真笑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笑容,却是(阴yin)森森的:“那我会拼着让七星会所从此消失,也要让他尝到不配合我的苦果!”

    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却没谁站出来反对,只会在心中盘算,该怎么才能从这个漩涡中,安然抽(身shen)而退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存在这么多年了,已经是华夏最顶级的会所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从数年前,某大少被砸断腿扔出去,事后家长却亲自来会所赔礼道歉那一刻开始,大家伙就知道花夜神的来历非凡,不是等闲人能惹的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惹,也没必要惹,大家干嘛要在没自己什么事时,就因林康白是贵族群体一员,就站出来与花夜神作对呢?

    看除了林老太不屑的撇撇嘴,就没谁站出来反对自己后,花夜神才徐徐说道:“很多人都觉得,李南方对林康白下手有些重。其实不然。只因各位好像从没想过,如果我们的妻女遭人非礼后,我们会怎么办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