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6章 给我砸断他右腿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别看林老太已经是百岁开外了,(身shen)体健康(情qing)况却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她用的龙头拐杖,就是实木的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用来协助走路的,倒不如说是来显摆(身shen)份的。

    评书《杨家将》里的佘老太君,不就是拿着这么一根龙头拐杖,上金(殿dian)时见了皇上,都不用行君臣之礼吗?

    所以,林老太砸下的这一拐杖,力道相当大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就把李南方的后脑勺,给砸破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蒋默然失声惊叫,扯着他胳膊向后躲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动。

    林老太怒挥龙头拐杖砸下来时,他当然能躲得开,却没躲。

    他觉得,被这么大年龄的老太太,砸几下也不是多大的事,就当是哄她老人家开心了。

    虽说着实有些疼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“孝心”,并没有取得林老太丝毫的好感,看他还弯腰低头,任由自己砸打绝不躲避后,反而更加愤怒了,索(性xing)双手抓着拐杖,全力猛砸。

    砰砰有声,把李南方的脑袋当木鱼敲了,几乎每一下都用上了全力。

    十几下后,有鲜血从李南方下巴上淌下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动。

    他在用实际行动,向世人表示,他李南方并不是那种不分好坏的人。

    蒋默然明白了他的想法,松开他的手,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,向林老太哀求别打他了,免得气坏了您的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“我听我乖孙孙说了,都是你这个(骚sao)狐狸勾引他,才害他被这该死的去欺负。你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怒声叫骂声中,举起的拐杖,狠狠砸向了蒋默然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小马大惊失色,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可林老太哪管这些?

    砰的一声大响,龙头拐杖,狠狠砸在了一个脑袋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本着尊敬老人家的大原则,他可以甘心被林老太打砸,但却不想绝对受害人,也遭遇这种不公正的待遇。

    如果蒋默然也被林老太砸了,李南方就会怀疑从小就被师母灌输的“孝思想”,那对师母来说是冒犯。

    他不想冒犯师母,就只能抢在龙头拐杖即将砸到蒋默然时,把脑袋“及时”伸过来。

    百多岁的老人家,就算(身shen)子骨再强壮,又能强壮到哪儿去?

    任由她可劲儿的打砸,也就再砸十多下而已,算不得事。

    君不见,林老太砸在李南方脑袋上的这一拐杖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?

    “打吧,打吧,反正您砸我的每一下,我都会记在您乖孙孙头上,加倍奉还的。”

    根本不用看,仅凭拐杖风声就能判断出林老太要从哪个角度砸向蒋默然,李南方就会及时把脑袋伸过去,接住拐杖。

    好,好好诡异的一幕哦。

    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,挥舞着红色实木拐杖,狠砸一个年轻人的脑袋,地上还跪着一个(性xing)感少妇,抱着男人的腿,失声痛哭着,现场那么多人,有帅哥,有美女,还有警察,却都直勾勾的看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也没谁劝阻,都直勾勾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鲜血,从年轻人下巴上,不断滴落在脚下白色的地砖上,仿似一朵朵腊梅,在雪地里绽放,红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有人不忍再看,或低头,或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有人却是满脸的若有所思,重新审视李南方这个贩夫走卒。

    还有人,满脸都是恨不得一拐杖,把李南方脑袋砸烂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都是木头吗?”

    林老太气喘吁吁了,把拐杖搁在李南方肩膀上,回头对林夫人怒声喊问:“难道,难道想把老婆子我累死吗?你过来,帮我把这可恶的脑袋,砸烂。像烂西瓜那样,有一点完整的地方,以后都别说是我林家的人!”

    林老太是典型可劲呵护娘家男丁,却对外来媳妇却不怎么在意,所以她宁可喝斥林夫人,也不会指使林康白兄妹。

    对林老太,林夫人也很忌惮,慌忙哦了声,双手抓起了龙头拐杖。

    既然林老太明白无误的发话,说要把李南方的脑袋砸个稀巴烂了,那么尽管林夫人很怕血——也要尊听长者命,不把李南方的脑袋砸出脑浆子了来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林老太错了。

    不知好歹的林夫人要丢脸了。

    看到林夫人高举起龙头拐杖后,段储皇等人心中这样想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深深的怀疑,有林家人在内的贵族群体尊严,还值不值得去不遗余力的维护了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打了林康白的行为,是对还是错,他在林老太面前,都已经做出了让所有贵族都吃惊的高姿态,继而觉得,这才是真正的贵族风度。

    与他相比起来,林家人更像那些没素质的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李南方甘心被林老太狠虐,那是因为他尊重她的年龄,而不是因为她姓林!

    可林夫人的年龄,值得李南方去尊重,甘心被她砸个脑浆迸裂吗?

    肯定不值得。

    现场很多人都已经看出这个浅显的道理了,林夫人却还以为,是李南方“以死谢罪”,亲自((操cao)cao)刀上阵了,这摆明了是要丢脸。

    段储皇甚至都看到,满脸鲜血的李南方,嘴角浮上了冷笑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看向了贺兰扶苏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,并报以感激的神色。

    段储皇,支持贺兰扶苏与林家解除婚约。

    有大理段氏的核心子弟,无论支持贺兰扶苏做什么,成功的可能(性xing)就会大大提升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双手高举着龙头拐杖的林夫人,此时发出一声好像要来了的尖叫,呼地把拐杖砸向了李南方后脑。

    “南方!”

    蒋默然凄厉惨叫声中,实在是受够了的李南方,终于动手,不,是动脚了。

    就像踹飞某小太妹那样,一脚就跺在了林夫人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林夫人惨叫着,(身shen)子迅速后飞,龙头拐杖也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慌忙闪开,生怕会耽误林夫人落地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林夫人重重砸在了地面上,顺着光滑的地砖,滑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林康白兄妹大惊失色,慌忙去搀扶林夫人。

    林老太则暴跳如雷,连声叫道:“反了,反了你个土孙子!敢当着我的面,打我的林家的人!”

    叮当一声,电梯面开了,有清冷且温和的女人声音,传出:“当着你的面,打你林家的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今天可就怪了,不断有人在戏份最精彩时,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先是这会儿只想昏过去的王副局,随后是段储皇,接着是林夫人母女,荆红夫人,然后又是林老太,这会儿又来了个女人。

    来者,是谁?

    又是凭什么,敢用这种态度,与林老太说话?

    难道,你不知道林老太是贵族群体的扛把子吗?

    荆红命的老婆都不敢惹,你又是凭什么这样说?

    齐刷刷的,大家伙都看向了电梯,想看看是谁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,段储皇俩人却不用看,只听声音就知道,谁来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。

    人世间,除了七星会所的老板花夜神之外,就没谁能说出这么端庄的清冷声了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里,带着沙哑的病因子——果然是重病在(身shen)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事(情qing)闹到连段储皇,荆红夫人等人都摆不平的地步,她是绝不会露面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为何要这样说?

    聋子也能听出,她这样说,是百分百站在李南方这边,要与林家作对了。

    她和李南方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段储皇等人心思电转般想到这儿时,站在人群中看戏的李牧辰,秀眉也是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么大年龄的林老太,竟然能霍然转(身shen),一双混浊的老眼,恶狠狠盯着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花夜神。

    花夜神是被白秘书扶出来的,脚步轻浮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第一眼,贺兰扶苏心中就悠地疼了下。

    她苦苦追求他那么多年了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夜色老虎,绝不适合嫁给贺兰家,贺兰扶苏傻了,才会拒绝她的求(爱ai)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铁石心肠的,所以在看到昔(日ri)无比端庄明艳好像牡丹花样的花夜神,现在容颜居然憔悴成初冬残柳的样子后,能不心疼么?

    如果不是熟悉神姐的声音,贺兰扶苏绝不相信穿着一(身shen)黑色短袖旗袍,却像随时被风刮走的稻草人般的女人,会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花夜神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他再心疼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每一个女人,都只能由一个男人来心疼。

    而他,则不是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唯有像段储皇那样,惊诧万分的看了她一眼后,就挪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是花夜神,七星会所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淡淡地说着,轻轻挣开了白秘书的搀扶,微微弯腰对围观众人,抱歉的说道:“对不起,七星会所发生这种事,都是我的责任。在这,我给大家赔礼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林老太,李南方等有限的几个人外,可没谁敢在花夜神面前托大,纷纷还礼,说没事的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习惯(性xing)的在冷哼时,要顿下龙头拐杖,可拐杖已经被林夫人抛出老远,这让她失去了配合的道具,自觉威严大减,心中更加不爽:“你是七星会所的老板,是花夜神又能怎么样?刚当着我的面,动我林家人的一根毫毛,试着!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是不会动你林家人一根毫毛的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笑了下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重病中,憔悴的不成样子了,但花夜神的笑容,依旧像雪后初晴般,那样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谅你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林老太冷笑声未落,花夜神扭头吩咐内保科长,声音冷淡:“牛科长,给我把林康白的右腿砸断,扔出七星会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牛科长懵((逼)),下意识的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不但他懵((逼))了,其他人又何尝不是这样?

    你刚才还说,你不会动林家人一根毫毛的。

    现在却又吩咐牛科长,把林康白的右腿砸断,扔出会所。

    这不是动他毫毛——哦,明白了,你只说不动林大少一根毫毛,却能砸断他的右腿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