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4章 只因你们没占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自以为很聪明的林康白,挤兑段储皇必须站出来,为维护整个贵族集体利益时,他就想到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段储皇沉默很久,那是他故意的,让人看出他是全方面的考虑各方利益。

    其实他只是在考虑,他这样做,会不会影响大理段氏在贵族阶级内的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林康白肯定不同意他的建议,这也早就在段储皇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更早就想好说辞了,你((逼))着我出头做主,却又不满意我的提议,这特么的算什么呀?

    不满意,那就去找别人来给你做主,老子不玩了。

    段储皇相信,林大少肯定会配合他,把这场戏演好,让他从不小心站在风头浪尖的位置上,不失面子的全(身shen)而退。

    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不但林康白极力反对他的提议,本该息事宁人的李南方,居然也不同意。

    双方都不同意段少的判决,那他更有理由从中抽(身shen)而出了。

    毕竟被人虐成猪头的,是林康白,而不是大理段家的人。

    段储皇又不是他爸,干嘛非得要帮他争取到他最满意的结果呢?

    只是,这李南方真的很有趣啊。

    段储皇退后两步时,眼睛一直盯着李南方,目光里藏着不易察觉的感激。

    他以为,李南方是故意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在他做出判决后,李南方早就算出林康白不会同意,才果断的提前说不接受鞠躬道歉,就是帮他能更从容的抽(身shen)而退。

    段狂人就这样从容退走,暂且不说懵((逼))的林康白,其他贵族的脸上,也都浮上了若有所思的神色,觉得从今天起,必须正视段储皇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肩膀倚在走廊墙壁上,叼着烟卷的悠然样子,好像这件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样。

    刚才还为他武断拒绝段储皇的提议,而内心焦急的蒋默然,受他看似(胸xiong)有成竹的传染,心儿竟然也慢慢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廊中的气氛,随着段储皇的后退,再次生出了压抑的沉默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把目光,落在了贺兰扶苏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扶苏公子,是现场唯一能与段储皇比肩的人物呢?

    表面狂妄实在则相当狡猾的段储皇从容退下后,大家不看他,看谁?

    别忘了,你可是林家的女婿,大舅子被人虐成这样,就算不牵扯整个贵族群体的利益,你也该站出来,为林康白讨回公道的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暗中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必须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起,他一旦站出来,就不能像段储皇那样从容退后。

    他必须给林康白,给贵族群体,讨回该有的“公道”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只是普通人——算了,说这些,实在没什么意思,这厮就不是普通人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无比讨厌这个大舅子。

    讨厌归讨厌,可该办的事,还得办理。

    该怎么做,才能让林康白满意,又能让李南方接受呢?

    贺兰扶苏眉头越皱越紧,放在腿边的右手手指,也不住地用力搓动着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,这个问题,居然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大难题,比去墨西哥拯救岳梓童,而与数百蓝旗队员浴血厮杀,随时血染疆场还要难。

    只因,无论他怎么想,都无法避开李南方不是普通人这道坎。

    可偏偏,现场除了他之外,就再也没谁知道李南方不是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难道,要让他告诉大家,李南方已经算是他姐的男人,曾经为贺兰家当过替罪羊的事,贺兰家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,丝毫不次于他与林家的关系吗?

    当然不能说。

    就是打死贺兰扶苏,他也不会说出这些来的。

    不能说,就不能做出让林康白满意的判决——贺兰扶苏脑袋无比的疼痛时,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从电梯里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后,贺兰扶苏好想狂抽林康白的耳光,你特么还嫌事(情qing)闹的不够大,才把你妹给叫来吗?

    “李南方在哪儿?”

    林依婷走出电梯,还没等看清眼前多少人呢,就愤怒的尖声喝问。

    随她一起来的人中,还有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。

    美妇人美则美矣,就是颧骨有些高,嘴唇有些薄,一看就是个尖酸刻薄之人,面相里能看出林康白的几分影子,应该是林家兄妹的母亲。

    不等女儿的话音落下,林夫人就怒声说道:“反了,反了,一个小地方来的土包子,就敢在京华行凶打人!警察呢?昂,警察是干什么吃的?不把打人凶手抓起来,站在这儿当木桩子呢?”

    我如果真是木桩子,就好了。

    王副局心里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王鹏王少,也琢磨过味儿来了,知道给老子惹了天大的麻烦,面如土色,额头上豆大的冷汗,就不曾停止过的往下滴答。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姓蒋的(骚sao)女人呢?”

    相比起林家兄妹,林夫人说话办事更加嚣张跋扈,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女儿,飞快扫视着现场的人,很快就锁定了站在李南方(身shen)边的蒋默然。

    锁定她的原因很简单,现场女(性xing)很多,可唯有她是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而且浑(身shen)还洋溢着让男人心动的成熟、不,是(骚sao)气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这样(骚sao),林夫人的乖儿子,又怎么可能搭讪她,结果却被她男人给痛扁了呢?

    打人凶手该被凌迟,误人子弟的狐狸精则该被活剐!

    这就是林夫人听到儿子被人痛扁后的最先,也是唯一的反应,赶来的路上,不知咒骂过这狐狸精,说要把她活剐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现在害儿子的狐狸精就在眼前,林夫人哪会再保持她该有的贵妇气质?

    脚步飞快,走位飘忽,一闪间就来到蒋默然面前,高高举起右手,几乎是用尽全(身shen)的力气,抽向蒋默然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你?”

    挨着蒋默然的小马大惊,刚发出愤怒的惊问,一只手抓住了林夫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李南方。

    也只能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不在场,别人怎么欺负蒋默然,他没意见——可他只要在场,休说是林夫人了,就算是王母娘娘亲临下凡,也别想动蒋默然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也就是看在林夫人是阿姨辈的人了,如果是那个高举着香槟瓶子的小太妹,或者哪怕是换成贺兰扶苏的未婚妻,连问都不问上来就要打人,李南方也敢一脚把她踹飞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些臭女人也不知道哪只眼睛,看出李南方不会打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,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林夫人手腕被抓住后,本能的剧烈挣扎着,尖声喝骂:“你谁啊你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打你儿子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和颜悦色的说:“还请夫人冷静下,等把事(情qing)搞清楚后,再发脾气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冷静你个大头鬼啊!”

    紧随母亲冲过来的林依婷,抬起右手五根纤纤玉指,飞快的抓向他脸上:“你个混蛋,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上阵父子兵这句话,也可以改为上阵亲母女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烦。

    他实在搞不懂这些自诩为贵族的人,这精神思想怎么就不和正常人相同呢?

    你们有权有势,可以不用为孩子上学,老人看病,贷款买房等民生大事((操cao)cao)心,这不是你们多牛((逼)),而是你们沾了祖辈的光。

    你们一生下来,就是口含金钥匙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劳苦大众只能羡慕,或者埋怨自己老子无能——但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,更不会主动来招惹你们,试图效仿项羽把你们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那,你们好好享受你们与生俱来的幸福生活不好吗?

    香车宝马,洋楼别墅,天南地北的随便你们享受,这一辈子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都这样青睐你们了,可怎么还不知足呢?

    难道你们不知道,你们能过上当前的优越生活,都是以劳苦大众为根本,用汗水为你们创造出来的吗?

    不感激劳苦大众也就罢了,再随心所(欲yu)的欺负老百姓,就是你们的错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也会看不顺眼的。

    李老板决定,他要替天行道——冷笑从眼里一闪而逝时,右脚刚要抬起,贺兰扶苏抢先动了。

    一把就扯住林依婷挠向李南方的右手,把她拽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谁敢——”

    林依婷脚下一个踉跄,怒声喝问着抬头,发现是贺兰扶苏后,语气立即变了:“扶苏哥哥,你干嘛要拦我?”

    “只因你们没占理。”

    一个优雅且清冷的女声,从楼梯口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本能的,大家伙都回头向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围在楼梯口的贵族们,纷纷闪开,让那个(身shen)穿淡青色晚礼服的女人,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王子涵后,李南方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她今晚带他来七星会所,绝对是用心良苦的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,李南方却痛扁了林家的大少,挑起了这场贵族与平民的阶级之争。

    荆红夫人这时候应该假装不知道,悄悄的闪人。

    那样,就能避免很多麻烦,荆红命只需躲在幕后,密切关注本次事件的最终结果,并确保李南方不会有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没必要为了李南方,与整个贵族群体作对,可他却有力保李南方安然无恙的本事。

    荆红夫人没有那样做,在林家母女咄咄((逼))人时,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就代表着,她要与李南方站在一起,要与整个贵族群体作对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从一介武夫成为贵族群体的一份子,过程很简单吗?

    那是他用血汗换来的。

    受之无愧!

    但现在,荆红夫人却要为了一个李南方,把他们置(身shen)于贵族群体的对立面,这对荆红家来说,不是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有愧。

    他却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因荆红夫人已经站出来了,事实决定她再偃旗息鼓,就会遭人鄙视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后,段储皇,贺兰扶苏脸色都稍稍一变,接着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们真没料到,李南方会与荆红命有关系。

    从来没参加过这个酒会的林夫人,却不认识她,尖声刻薄的质问:“你是谁,敢帮这个混蛋说话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