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3章 道歉可以,鞠躬不行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到那会羞辱自己的段狂人,也皱眉不语后,林康白忽然觉得很爽。

    你不是很厉害,很刁吗?

    酒会上守着那么多人,没把我放在眼里,反倒是对鸭子出(身shen)的李南方青睐有加,摆出一副不耻下交的洒脱姿态,来证明你多么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现在当着众多贵族的面,你再给我不耻下交个试试啊。

    林康白心中冷笑着,尽管浑(身shen)痛得厉害,却把腰板(挺ting)的笔直,红肿的下巴高高昂起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自从段储皇代表大理段家参加每年一度的酒会后,林康白第一次敢在他面前,摆出与他平起平坐的架子,凛然不惧,毫不在意自(身shen)形象有些糟糕,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个小丑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忽然感谢李南方。

    感谢李南方能把他揍成这样,才能有机会在段狂人面前,把地位提高到本应有的高度。

    林康白心里怎么想的,段储皇,贺兰扶苏等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也肯定不屑他的做法。

    只是却没谁指责他,都保持着不该有的沉默,很多人都后悔不该来凑(热re)闹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几个人,正要偷偷溜走时,林康白又说话了:“各位,你们还是离开吧。我自己惹得事,我自己解决就是了。请大家放心,就算我被这个人活生生打死,我也不会丢掉我们该有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那几个人立即停住了脚步,心中暗骂起来。

    林康白这样说,就是以退为进,进一步将军,把他与所有贵族更紧密的捆绑在一条战车上。

    他们如果偷偷的溜走,就代表他们不是这个阶级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走,就要站出来,与林康白一起面对来自底层的挑战。

    忽然间,满走廊中的人都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王副局微微低着头,一个劲的给儿子使眼色,示意他闭上臭嘴。

    小马等人虽说搞不懂怎么了,可也感觉出当前气氛很压抑,下意识都看向了段储皇,希望他能站出来,为姐夫讲(情qing),让林大少放大家一马,好么?

    他们的社会地位,距离段储皇等人有着十万八千里之遥,如果不是今天这种机会,他们也不在都别想站在众多大少面前,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没听说过南储皇、北扶苏的大名。

    这可是华夏最有名的两大公子,他们的某些混账行为,却被普通人当作风流韵事来闲谈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看出传说中的南储皇和姐夫关系很不错后,都希望他能站出来,帮忙说(情qing)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大家安然离开,哪怕每个人拿出一个月的薪水,在会所内给林大少摆酒请罪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。

    胳膊被蒋默然挽着的李南方,倒是一脸的坦然,好像打了林大少,与可能会成为整个贵族阶级为敌这两件事,就是尿急必须要找地方放水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其实他在人(性xing)回归后,也不想与整个贵族阶级为敌。

    本次回国的李老板,最大的愿望就是陪在他小姨(身shen)边,当个安分守己的良民而已,无端招惹整个贵族阶级后,就别想实现这个不高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段储皇他们,真要为维护贵族的整体利益,要极力打压他的话——李老板真心表示,光脚的从来都不怕穿鞋的,大不了拼个玉石俱焚罢了。

    贵族与平民最大的区别,就是他们舍不得拼命。

    只因第一个走出楼梯,第一个与李南方说话,段储皇就成了大家瞩目的焦点,整个贵族群体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这是他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反倒是贺兰扶苏要比他聪明多了,虽然就站在他(身shen)边,却始终没说话一句话,仿似一切唯他马首是瞻的样子。

    段储皇微微眯着的眼睛,不时从李南方,林康白俩人脸上扫过,半晌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得出,他在内心活动很激烈,天人交战着,要在贵族与平民之间,做出艰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实在受不了这种难熬的压抑,忍不住低低咳嗽了声,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很突兀的轻咳,段储皇终于做出了抉择,看着李南方苦笑了下:“李兄弟,你不该打人的。这件事,你错了。无论谁做错事,都要受到相应的付出。你说,对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始终紧咬着嘴唇的蒋默然,脸色刷的苍白。

    可能是(身shen)为直接当事人的缘故,她居然也看出当前诡异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在段储皇出现就为李南方说话后,她也把能平安离开的希望,都寄托在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的希望破灭了。

    她无法承受自己被非礼,却要遭到贵族们沉重打击的残酷现实,忽然向前踏步,挡在了李南方面前,看着段储皇哑声说道:“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我而起,与他人无关。所以,请放李南方,与我同事们离开。有什么事,就由我一个人承担!”

    蒋默然只是个普通的漂亮女人而已,小时候会做很多梦,长大后当个医生,当个科学家,甚至去当个女明星之类的,但从没做过要当英雄的梦想。

    很少有女孩儿做英雄梦,因为她们都知道,英雄只属于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长这么大,从来都没想过要做英雄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却必须做英雄。

    为了她的男人,为了敬(爱ai)她的同事们。

    向前走出一步,挡在李南方面前,昂首与段储皇说这番话时,她也忽然像林康白那样,徒增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冲动。

    却让她浑(身shen)的血液,在瞬间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能牺牲自己,为自己男人面对无法承受的邪恶,可能也是女人小时候的众多梦想之一吧?

    段储皇笑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其实很害怕,(身shen)子都在发抖的女人,目光玩味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又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面色平静,就仿佛蒋默然主动站出来一肩挑,就是他授意的那样。

    牺牲你一个,幸福我们大家。

    在与段储皇四目相对后,李南方也微微笑了下。

    小马等人的心,则迅速下沉,有些凉,姐夫这是要决定牺牲蒋姐姐,来保全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段储皇从口袋里拿出香烟,点上一颗后,把烟盒,火机扔给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接住,低头点上后才说:“女人的话,就当玩笑来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!”

    蒋默然一呆,蓦然回首,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,少和段少开这种玩笑话,要不然他会觉得你配不上我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挽住蒋默然的胳膊,稍稍用力拽到了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“南方。”

    泪水,再次自蒋默然眼角哗哗地淌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理她,吐了个烟圈,斜着眼看了下林康白,对段储皇说道:“画出道来吧,想怎么玩,我都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主吗?”

    段储皇看着林康白问出这句话时,眼神里全是厌恶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林康白故作大度的笑了下,耸耸肩。

    他知道,因为他把大家都拖下这潭阶级斗争的浑水后,在场所有贵族,都对他没什么好感了。

    他能((逼))着从来都高调做人的段狂人,替他出头来处理这件事,就算是已经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点头,再看向李南方:“李南方,我不管到底是谁对谁错。你打了林大少却是事实。打人是不对的。所以,你向林少道歉吧。嗯,是鞠躬道歉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把我打成这样,等于抽了所有贵族的脸,你却只让他给我鞠躬道歉,就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?

    林康白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,赶紧抬手用小手指挖了下耳朵。

    好像知道他在怀疑听错了,段储皇又淡淡重复了遍:“李南方,你给林大少鞠躬道歉,说声对不起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,看在我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段少——”

    林康白这次确定自己没听错了,立即怒从心头起,耿起脖子刚要说什么,段储皇霍然回头,目光凶狠的盯着他,缓缓说道:“刚才,我曾经征求过你的意见,我能不能做主。你说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你是问过我。

    我也说过可以的。

    但你这是给我做主吗?

    他把我打成这样了,你却只让他给我鞠躬道歉,这件事就算掀过去了。

    哈,段储皇,你就算是狂人,在场的没人比你更狂,你也不该这样偏袒李南方啊!

    林康白气极反笑,张嘴正要说什么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道歉可以,鞠躬免谈。”

    看在不想为蒋默然惹麻烦的份上,李南方可以捏着鼻子,对林康白说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毕竟把堂堂林大少揍成猪头,半嘴的牙齿都吐出来了,对他说声对不起,还是勉强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鞠躬,则不行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心里,很多时候都是说话好像放(屁pi),说完就忘了,包括某些指天骂地发下的誓言。

    可鞠躬则不同了。

    对林大少放(屁pi)可以,但对他弯腰——扯什么毛的蛋呢?

    迄今为止,李南方总共见过林大少三次。

    哪一次,他的行为,能让李老板竖起拇指赞声好了?

    “姐夫!”

    正在为段储皇出面,只让李南方给林康白鞠躬道歉就把这事给掀过去的判决,而大喜的小马,听他这样说后,急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嘘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食指放在嘴上,对小马等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才看向段储皇。

    段储皇双眼眯起的幅度更大了,满脸饶有兴趣的样子,盯着李南方沉吟片刻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不配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回答,简洁,直白,也坚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意见,遭到了你们双方的集体反对,看来我这个中间人不怎么称职。惭愧。”

    满脸惭愧的段储皇,无奈轻笑着双手摊开:“那,我也无能为力了。你们(爱ai)怎么玩,老子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以后,谁再说段储皇只是个仗着祖辈横行的无脑纨绔,我会抽他的嘴!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贵族,心中陡然间都闪过了这个想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