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1章 王少在坑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接到儿子的求助电话时,王副局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会有人在七星会所内,把林大少给虐了?

    这谁呀,如此的猛。

    王副局没理睬儿子在电话里,说他被人踹的有多疼。

    相比起王少等智商可以,但社会阅历几近白痴的二代们来说,能够爬到现在位置的王副局,明显是个八面玲珑的老狐狸,在没搞清楚具体(情qing)况之前,他是不会擅自行动的。

    一,与分局比邻而居的七星会所,可不是随便带人冲进去执法的场所。

    二,胆敢殴打林大少主,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就在王副局心思电转时,王少又在那边说话了,说打人者是京华医院的医生,起因也许,可能是林大少看某美女医生很顺眼,秉着窈窕熟女,君子好逑的古训,就像雄孔雀那样,向人开屏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却引起了美女医生男朋友的误会,二话不说就把林大少给痛扁了。

    美女医生的男朋友,是个练过功夫的练家子,王少这边七八个人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至于王少随后又说了些什么,王副局不用再听了。

    他只记住了两点。

    第一,这是个取得林家好感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,打人凶手,只是京华医院的医生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医生,王副局实在不用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那个自己找死的人再能打,能打得过手持正义之枪的警方吗?

    至于儿子这番话里,肯定会有的颠倒黑白,那就更没必要在意了,只需做到在林大少最无助时,神兵天将般出现在他面前,保护他不给恶人欺负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速度。

    趁着会所内保还没有得到消息时,王副局必须速度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命运之神很青睐王副局,等他火速带人杀到三楼时,会所内保还没出现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王副局没有理睬儿子殷切的呼唤,甚至都没顾得上看躺了满地的纨绔,与站在旁边的小马等人,只是飞快搜索着林大少的倩影。

    林大少时不常的来七星会所这边玩,王副局有幸见过他几次,对他伟岸、俊朗的外貌,可谓是记忆尤深。

    咦,林大少呢?

    王鹏这小兔崽子,不会是骗老子吧,林大少其实并没有来此,被人痛扁——等等,这个猪头是谁呀,看着与林大少有几分相似哦。

    目光刚从拿着手机打电话的林大少脸上扫过,四处搜寻他的王副局,虎躯一震,再次看向他后,立即确定这就是要找的目标了。

    尽管儿子在电话里也说了,林大少被人痛扁了。

    可王副局还是不相信,堂堂的林大少,会被人扁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地上那些散碎的牙齿,应该是林大少的吧?

    肯定是。

    那么,抱着女人的那厮,就是凶手了。

    好,好的很。

    你把林大少痛扁的越狠,我能表现的指数就越高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天助我也啊。

    被天助的王副局,立即大步流星走到李南方面前,冷声叱喝:“是你打人的?”

    把林大少等人搞翻后,李南方就没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不把这件事处理好了,请他走,他都不会走。

    他不想请谁站出来给他主持公道,只想及时赶来的警方,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,来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就该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很明显,王二代他爸,劈头问出的第一句话证明,李南方渴望公正的想法,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对王副局这种小人物——无论谁,能被最高警卫局大局长当儿子看,那么再看某区分局的常务副时,就会觉得他是小人物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想和他解释太多,坦然点头承认:“不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倒是很狂啊。”

    王副局笑了,心想儿子说的没错,这厮还真是个愣头青,不知道惹了惹不起的林大少也倒罢了,居然敢在我面前也凛然不惧,这不是狂妄,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专治各种狂妄不服气,是警方的责任。

    不屑再和李南方费口舌,王副局马上回头:“抓起来,带回局里处理。那个谁,打电话呼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两个警员,亮出了手铐,哗啦一声响,走向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法治社会中长大的蒋默然,倒不怎么怕警察,立即从李南方怀里挣出来,据理力争:“你们也不调查下现场(情qing)况,就擅自抓人,这好像不符合办案流程,有失公(允yun)吧?”

    小马等人,也纷纷向前一步:“就是,就是。凭什么呀,凭什么只抓我姐夫,却不对那什么大少呢?”

    “警方怎么办案,还不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等人的据理力争,对王副局来说是司空见惯,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就脱口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小马等人走过来,挡在李南方面前,做最后的努力:“不把事(情qing)说清楚,就别想带人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再不闪开,就别怪我以妨碍警方执法罪,把你们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副局脸色一沉,冷喝道。

    小马,王二代等人,都是现场目击者,按办案流程,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,去分局被调查。

    但王副局的特意强调,则是表示再敢妨碍警方执法,会给他们戴上手铐带走了。

    小马等人脸色一变时,有纷沓的脚步声从楼梯里传来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的内保,终于得知这边出事了,科长立即带人步行楼梯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科长看到满地的人,墙壁上被林大少喷上的血水后,着实吓了一跳:“王副局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分局与会所比邻而居,内保科长认识王副局,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会所内部出事,王副局不通知内保科,就直接带人来处理事(情qing),感觉权力遭到挑战的内保科长心中不爽,明知故问也是很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牛科长。”

    因牵扯到林大少,与能否获得林家好感,王副局当然不会给内保科长面子,板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:“我们分局接到群众举报,有人在这聚众行凶打人后,迅速出警,正要带犯罪嫌疑人回局里。还请牛科长,给予应有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草,姓王的吃错药了?

    敢这样和我公事公办?

    听王副局这样说后,牛科长特觉得别扭,微微冷笑着,扫了眼李南方等人:“呵呵,王副局,您还真是一心为公的好公仆啊。只是,客人相互斗殴事件发生后,还没有等我们会所内部,你们就,就——哈哈,王副局,您怎么说,我们会所就怎么支持好了。”

    牛科长话快要说完时,猛地认出林康白是谁,李南方又是谁了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的内保科长,那也是个了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从牛科长敢对王副局冷笑,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牛科长这个了不起的存在,在认出李南方俩人后,心儿就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林康白,不是他一个内保科长能招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同样,尾随荆红夫人前来时,在门口放倒大批保安的李南方,也不是他敢招惹的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两座大神打架,牛科长傻了,才会为维护自己内保科长的尊严,干涉王副局自找麻烦呢。

    牛科长态度的忽然转变,当然会引起王副局的注意,心中疑窦顿生。

    牛科长可不管他心中起疑,立即拿出手机,向花总秘书汇报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林大少与尾随荆红夫人来此的李南方起了争执,还不是会所经理能搞定的,必须得上报花总。

    牛科长的不正常表现,让王副局意识到了不好,正在犹豫时,林康白(阴yin)恻恻的说话了:“怎么,警方不敢为我们这些受害人做主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的林康白,当然能看出王副局心中起疑,想搞清楚怎么回事后,再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林大少不愿意。

    他发誓,他必须弄死李南方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下半辈子,都会生活在噩梦中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李南方能来七星会所,肯定有大人物罩着,又刚获得了段储皇的好感,所以要想实现梦想,就不能再用以前的手段,必须把事(情qing)闹大。

    唯有闹大后,才能让人们看到堂堂的林家大少,居然被一个鸭子出(身shen)的家伙,给虐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这是贩夫走卒对整个贵族阶级的侵犯。

    无论与林家合得来,还是不合的豪门大族,都不会(允yun)许他们超然的地位,受到底层的侵犯,势必会团结起来,把试图逆天的李南方,给狠狠踩下去。

    就像刚才李南方拿脚踩住他脖子那样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会脚下留(情qing)。

    林大少再混蛋,终究是出自豪门,对贵族阶级里的这些道道,可谓是门清。

    他能保证,就算段储皇在场,但为了整个贵族阶级的利益,也唯有保持该有的沉默。

    让警方插手此案,是林康白把事(情qing)闹大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明显巴结他的王副局,会不会成为牺牲品,林少真心表示——他从不考虑。

    坑爹。

    忽然间,王副局想到了这个词,看向了他家王鹏。

    被虐成猪头的林大少,在打人凶手在场的(情qing)况下,居然主动让警方插手的表现,这是在告诉王副局,他惹不起李南方。

    林大少都惹不起的人,(身shen)份地位比他矮了不知多少的王副局,能惹得起吗?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林大少被他都惹不起的人虐成猪头,就是把岛搁在王副局脖子上,他也不会来啊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来了啊。

    就因为,他听信了他家王鹏的话,以为打人凶手只是个小医生而已。

    他家王鹏的愚蠢行为,不是坑爹又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一刻,王副局掐死他家王鹏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王副局?”

    林康白(阴yin)声冷笑着,又问:“怎么,你们警方难道怕了吗?”

    怕你麻痹。

    王副局知道,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,唯有按照林康白的话去做。

    王副局心一狠,牙一咬,正要指示手下带走李南方时,就听到楼道上传来嚣张的大笑声:“听说有人在这打架,段某特意过来看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