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10章 我从不威胁任何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肯定是林康白命中的扫把星。

    他在认识李南方的第一次,就遭到了从没遭受过的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三次。

    他总共见过李南方三次。

    可这三次,他都遭到了平时想都不敢想的“不公待遇”,一次比一次,厉害。

    尤其这次,在他硬着头皮,放出有种你就杀了我的狠话后,李南方给予他的打击力度,也相应升级,用脚踩住了他的脖子,眼中有微红的邪气闪烁,浑(身shen)悠地爆发出让人心悸的杀气。

    以往打击林大少时,李南方还没爆发现在的戾气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他觉得,大有来头的林大少所作所为,并没有触及他的底线,完全就是仗着出(身shen)豪门的纨绔(身shen)份,做所有不成器纨绔才会做的事(情qing)罢了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没必要因此大动肝火的。

    再说回国后下决心要好好陪伴小姨看大海的李南方,也不想招惹这种来头很大的大少。

    这种人,就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典型代表,也可以说是臭狗屎,能不招惹就不招惹。

    可这次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林大少竟然守着这么多人,试图把他的女人就地推倒,给他戴一顶鲜艳的绿帽子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有两种仇恨宁死也不能忍,一是杀父之仇,二就是夺妻之恨了。

    蒋默然不是李南方的老婆,却是等候他数月才穿上(性xing)感细高跟的(情qing)人,与老婆之间的距离,只差一个名头而已。

    普通人都不能忍受的深仇大恨,李南方凭什么要忍?

    更何况,林康白也很有骨气啊,叫嚣着李南方有种就把他杀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本来就对他动了杀心,林康白这句狠话,就像在烈火上浇油,把干掉他后会惹出多大麻烦的顾虑,轰地一声燃尽。

    被魔(性xing)迅速控体的李南方,(阴yin)狠的狞笑着,右脚正要猛地用力,把林大少那修长的脖子,咔吧一声踩碎时,被他搂在怀里的蒋默然,忽然尖叫一声:“南方,不要!”

    遭到林大少突袭,彻底懵圈中依旧拼命挣扎的蒋默然,在李南方一巴掌抽的某小太妹面壁时,才清醒过来,看清是谁把她搂在怀里了。

    后怕,委屈的泪水,决堤的洪水那样,哗地迸溅而出。

    她就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她鼓足勇气离开伤心地青山,来到京华的这数月中,始终都是兢兢业业的工作,尽可能团结好同事们,从不接受男人的追求,只想能够像一颗小黄花那样,绽放在她喜欢的阳光下,不去招惹任何人,也不想被任何人招惹。

    真心话,总是幻想有一天李南方会来京华找她的蒋默然,从没奢望他会真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与吕明亮的不幸婚姻,把她搞得遍体鳞伤,让她不敢接受除李南方之外,任何一个男人的追求。

    为了婉拒众多追求者,她才故意放衣柜里一双高跟鞋。

    在摆上这双高跟鞋时,她不觉得她会穿上。

    以反复无常著称的老天爷,却偏偏青睐了她,让李南方很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,点燃了她平息太久的激(情qing),短短大半天,她就好像变了个人那样。

    变得更(性xing)感,更漂亮,也更(热re)(爱ai)生活了。

    尽管她也很清楚,她是留不住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呢?

    两(情qing)相悦,又岂在朝朝暮暮?

    只要能真正拥有过李南方,也被他真正拥有过,还用在乎每天必须呆在一起吗?

    传说中,小别更胜新婚的。

    蒋医生很满意,很幸福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感觉最满意,最幸福时,林大少为何又蹦出来,掳走她得之不易的这些?

    她害怕,委屈,恨这个残酷的世界,更恨满嘴酒气,要当着好多人推倒她的林康白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出现时,蒋默然在拼命挣扎中,并没有想到要林康白去死。

    她只想逃走,躲在偏僻的角落里,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哭过后,就会擦干眼泪,化好(性xing)感漂亮的妆,没事人那样,快快乐乐去找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李南方知道,她曾经被谁欺负过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她不想给李南方惹麻烦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自己来了,在她最最绝望,无助的时候,天降神兵般的出现,把她搂在怀里,脸色平静的起脚,把林大少等人踹沙包似的,逐一踹出去。

    那短短的一分钟内,蒋默然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男人宽厚而温暖的怀抱,更像是做梦的温(床chuang)。

    直到一股子她从没感受过的(阴yin)狠戾气,从温(床chuang)上蓦然腾起时,蒋默然即可意识到要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杀林康白。

    无论林康白是什么来历,哪怕是沿街乞讨的叫花子,李南方杀了他后,都要承担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更何况,林康白可不是叫花子,而是敢在七星会所内,就要就地推倒她的主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李南方杀了他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就是害了他。

    这个心念电闪般腾起后,蒋默然脱口叫出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正要猛地用力踩下去的右脚,凝滞了下,低头看向怀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,南方,不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慢慢摇头,轻声说着抬手,在他脸上温柔的抚摸着:“我只想咱们,都无忧无虑的好好活着。再活三十年,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定定的看着她,眼睛眨了下时,眼里那种骇人的淡红,散发出的戾气,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笑了下,李南方说:“听你的。我们都会好好活着,至少再过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他踩着林康白脖子的右脚拿开后,现场有很多人,都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感受到李南方蓦然间爆发出骇人杀气的,不仅仅是蒋默然,还有小马,王少等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或许不知道,这种让他们瞬间呼吸不畅,手脚发凉的感觉,就是传说中的杀气。

    可他们能确定,李南方(身shen)上忽然爆发出这种气势后,会有让他们无法相信,不敢承受的大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林康白,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幸好,就在他们因无法承受这种气势,心跳几乎要停止时,蒋默然及时清醒,用她女(性xing)特有的柔(情qing),把戾气给化解掉了。

    整条走廊中的光线,随着大家的松气声,悠地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相比起蒋默然,小马等人来说,被李南方大脚踩着脖子的林康白,感触绝对是最深,最真实的了。

    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,他都以为他要死了。

    后悔,潮水般的涌来,把他淹没,我特么自己找死,才说有种你杀了我的狠话。

    只是再多的悔恨,也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林康白唯一能做的,就是等待随时响起的那声咔嚓——脖子,断了。

    万幸。

    万幸!

    就在这声恐怖至极的咔嚓声响起之前,蒋默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能拯救生命的声音,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林康白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,对蒋默然也徒生出了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是让林康白给蒋默然当牛做马,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但在他颤抖着抬起头后,对蒋默然的感谢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看着她的眼神里,全是文字语言无法形容的怨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林大少怎么可能守着这么多人,被一个鸭子出(身shen)的人渣狠虐,甚至都差点踩死?

    看,这就是林康白这种人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在感谢蒋默然,这一秒就开始无比痛恨她,发誓要让她死的很悲惨了。

    好像有两把锥子,冷冷刺破林康白城墙般厚的怨恨,让他激灵打了个冷颤,下意识的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正低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双眼不再泛红,浑(身shen)也不再散发那种吓人的戾气,可却真像两把锥子,冷冷刺进他心脏上,让他不敢与他再多对视哪怕一秒钟,就赶紧挪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有尿(骚sao)的味道,在走廊中迅速弥漫。

    林大少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林康白,我从不威胁任何人。但今天我要威胁你。以后,你若敢打蒋默然的主意——看那扇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右脚迅即踢出!

    砰的一声,裂帛般的大响声,李南方的右脚,竟然把厚达五厘米的楼梯门板,硬生生踢了个窟窿,整只脚都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他确实从来都不威胁谁,放那些孙子,你给大爷我等着之类的狠话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威胁别人的狠话,都是不敢招惹别人的心虚废话。

    再狠,再犀利的威胁,也比不上行动的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却必须威胁林康白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为了不想让那些关心他的人失望。

    因他脑袋一时短路,主动跳出来给贺兰小新当替罪羊后,为了把他洗白,让他能以良民(身shen)份,重新回到他小姨(身shen)边,过那种打(情qing)骂俏的好(日ri)子,荆红命等人可谓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不是蒋默然及时出声拦阻,他把林康白脖子踩碎后,不但会让荆红命等人的苦心付之东流,再也不能与他小姨在青山快乐的打(情qing)骂俏,还会彻底葬送蒋医生。

    林家大少爷被活生生踩断脖子后,无论是不是他自己找死,这都是京华林家无法承受的,荆红命使出浑(身shen)本事也无法化解的仇恨。

    那么,蒋默然作为林大少之死的直接导火索,结果会好到哪儿去?

    当然了,她可以追随李南方亡命天涯。

    跑了和尚,却跑不了庙,她的娘家人怎么办?

    一人做事一人当,别祸及家人妻儿这句话,也仅仅是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京华林家沉重的丧子之痛,是一句话能化解的吗?

    为所有关心他的人着想,李南方唯有放过林康白,满嘴苦涩的,放出被他嗤笑为(屁pi)话的狠话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,李南方一脚就把实木门板踹个大窟窿,那绝对是无敌的存在,需要膜拜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己却觉得,他这动作像极了小丑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,电梯门开了,七八个(身shen)穿制服的人,从里面冲了出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爸,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被李南方一脚踹飞的王少,声音里带着哭腔喊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