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09章 有种你就杀了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满肚子邪火无处发泄的林大少,借着酒劲正要在走廊中把蒋医生就地推倒呢,忽然有人扑出来,把他当臭袜子般的狠虐。

    不管是陪他一起的几个纨绔,还是小马等外科三室的人,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叫嚣知道咱爸是谁的那些纨绔,个个都瞪大眼睛看着李南方,满脸都是疑问,你敢打林大少?

    小马等人也看着他,好像做梦那样,你敢在七星会所打人,打的还是咱爸很有来头的同伴?

    满心要把蒋医生就地推倒的林大少,猝不及防直接被揍懵((逼)),浑(身shen)剧痛,嘴巴尤为的疼,但他愣是没有昏过去,只因有股子几近疯狂的怒火在支撑着他,要看看是谁敢太岁头上动土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敢打林大少?”

    亮出咱爸字号的纨绔,最先反应过来,用手指着李南方,满脸的疑问,已经变成了不信,吃吃地问:“你知道,知道林大少是谁吗?小((逼)),我敢说,你这次死定了。不但是你,你全家——呃!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是第一次被人威胁了,现在不也是活的好好地?

    对敢威胁他的人,李南方从来都懒得说什么,这时候动手更能有力证明老子不怕威胁的态度,不等纨绔说完,抬脚就跺在了他肚子上。

    那纨绔惨叫着,好像被狂风吹起的稻草人,嗖地一声向后飞去,重重撞在了某包厢的门上,咚的直接把门撞开,砸在了里面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三楼是七星会所专门开辟出来的ktv楼层,大约三十多个包厢。

    像七星会所这种高档次的ktv里,隔音设施肯定是相当好的,就算里面鬼哭狼嚎,外面喊声震天,也不会相互惊扰到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林大少再怎么混账,也不会在走廊中就要推倒蒋医生的。

    包厢里的七八个年轻人,正对着大屏幕狼嚎呢,忽然有人破门而入,砸在案几上,把上面的果盘,酒水之类的,都震的跳起,洒了一地,肯定会被吓老大一跳的。

    “草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正拿着麦克风狂吼的年轻人,真个跳了下,脱口骂着看向了某纨绔,抬脚就要踢上去。

    能来七星会所唱歌的人,有普通人吗?

    这包厢里的七八个人,都是在东城区小有名气的二代,唱歌这个姓王,老子是东城区分局的常务副,平时也是跋扈惯了的主。

    王少大脚正要踢下去,却又及时收回,大吃一惊:“啊,白少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咱爸姓白,所以纨绔只能是白少。

    白少与王少也是相熟的,俩人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王少他爸与白少他爸的地位,矮老大一截了,所以他还没有资格围在林大少(身shen)边,参加今晚十一楼的那个高级宴会,只能与他地位相当的二代们,在三楼ktv内,通过狂吼,来宣泄心中的不甘。

    感觉肠子被踹断的白少,看到是熟人后,来不及惨叫,都没爬起来,就指着门外嘶声吼叫:“快,外面有人在打林大少!”

    卧槽,有人敢打林大少?

    这谁呀,老寿星吃砒霜,活的不耐烦了吗?

    听白少这样说后,王少等人再次受惊了。

    林大少可是大家可劲巴结,都没机会巴结上的大人物,竟然有人敢打他,这不是活的不耐烦了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是机会。

    王少等人趁机巴结林大少的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此时不好好表现下,更待何时?

    至于是谁敢搞林大少,暂且不管。

    敢在京华地盘上搞林大少的人,拿手指头数算几遍,也就那几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几个人要搞林大少,白少也不会如此的气愤填膺,目倡呲(欲yu)裂了。

    要说王少等人的智商还是相当高,从白少气急败坏的吼声中,就迅速推算出敢搞林大少的人,并不是他们惹不起的,很可能是不知道林大少是谁的愣头青所为。

    愣头青吗?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王少心中冷笑时,白少又吼道:“是京华医院的一群小医生!”

    蒋默然是京华医院的外科大夫,她周围十几个人都是同事,所以白少以为李南方也是那边的医生,也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吼吼后,王少等人最后一丝“会不会惹到大人物”的忌惮,也立即烟消云散,齐齐发一声喊,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,争先恐后的扑向门外。

    诸位二代打架打惯了,不说个个以一敌百的话,但对阵一群小医生,自付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胜券在握下,如果再不趁机向林大少靠拢,那也太傻瓜了一些。

    王少一马当先,举着酒瓶子扑出包厢,高声断喝:“是谁打了林大少?我王鹏和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他都没看到林大少,没看到打林大少的人,甚至更没看清外面有多少人,就抢先吼出这句话,自然是在表达立场,传递消息了,林大少休要慌张,某家来也!

    追随林康白的几个纨绔,看到白少被李南方一脚就跺包厢里后,正被吓得仓惶后退呢,王少等人就下山猛虎般的扑了出来,心中自然狂喜,几个人齐刷刷的指向了李南方:“是他!”

    王少敢发誓,这是他有生以来反应最快的一次,就好比开着赛车的舒马赫那样,扑出来的(身shen)子没有丝毫的停顿,顺着几个纨绔指点的方向,扑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王少转向后,当然能看到李南方怀里还抱着个女人,正拍打着她后背,低声安慰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可不管扑过去一酒瓶子下去后,会不会误伤李南方怀里的美女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谁特么的敢搞林大少,他就搞谁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王少与李南方出奇的一致,谁敢来拿酒瓶子砸他,他就给谁一脚。

    都不带正眼看的,等王少扑到合适的距离后,才猛地蹬出右脚。

    然后,勇猛的王少,就再次上演了白少被一脚踹飞的戏码,嗷嗷的惨叫着向后飞去,撞在随后扑上来的同伴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就好比,李南方早就抬脚,等着王少自个儿撞上去那样,只是反弹力度也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小马等人看呆了。

    不能不呆。

    从蒋医生招惹林大少,到王二代被李南方踹飞,说起来很麻烦,其实也就半分钟的事。

    真感觉在做梦啊。

    蒋医生男朋友打架的样子,好帅好帅哦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男人,不管对方有多大来头,只要敢非礼蒋医生,就用最男人的方式教训他。

    刚把王少踹出去,其他几个二代肯定会大吃一惊,想驻足看看怎么再说,只是扑来的速度太快,惯(性xing)太大,后面还有人推搡,已经收不住了,唯有硬着头皮,高喊着打死你个小((逼)),向前冲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让小马等人,见识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帅。

    一脚一个,就像踢皮球那样,各位二代纷纷惨叫着,向后疾飞。

    最后扑上来的一个,则是个画着妖精装的小太妹,果露着大半个白花花的(胸xiong)膛,(身shen)材(娇jiao)小,可手里举着的酒瓶子,却是最大的香槟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要如法炮制,把她也一脚踹出去,却又缩回了脚。

    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,大家平时也无冤无仇的,大脚把她给踹飞,多少有损男人这个字眼。

    李南方决定给她一次机会,抬手抓住了她胳膊,稍稍用力,老鹰提小鸡那样,把她提到了墙边上,刚要说句男人的事,女人少管时,小太妹转(身shen)再次尖叫一声,举起香槟瓶子,对着他脑袋忽地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小心!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给李南方观敌瞭阵的小马,忽然脱口喊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包含着小姨子那真切的担心声入耳后,李南方精神一振,心里暖洋洋的,回头冲她笑了下时,右手扇了出去。

    既然小太妹给脸不要脸,那就没必要再给她脸了。

    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,李南方不好踹她的肚子,可拿巴掌抽她脸蛋没问题吧?

    这小太妹再怎么不学好,正值青(春chun)年少脸蛋嫩手感好,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巴掌抽上去后,顿觉滑腻,颇有弹(性xing)。

    随着啪的一声脆响,高举着酒瓶子的小太妹,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的转弯,面对墙壁,咚的一声脸贴在了墙上,酒瓶子也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王少等人集体放倒后,李南方才不管他们会是什么感受,更不管他们拿出电话呼叫援兵——真心话,收拾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代们,李南方没有任何的成就感,只有说不出的厌恶。

    王二代扑出来时吼的那句话,已经让李南方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主动找虐了。

    成全他们,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,不用太在意。

    当前李南方眼里只有一个林康白。

    林康白这会儿已经醒酒了。

    任何人被一拳打掉半嘴的牙齿,又被重重摔在门上后,不管喝多少酒,都会疼醒来的。

    “李、李南方!”

    疼的眉梢眼角都在打哆嗦的林康白,左手捂着半边脸,右手扶着门框,从地上颤巍巍站了起来,因嘴里缺了太多的牙齿,半边脸也肿了,说话时当然会漏风了。

    可聋子也能听出,他含糊不清说出李南方的名字时,包含着太多的怨毒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冷笑着,左手揽着浑(身shen)瘫软的蒋默然,走到林康白面前,抬脚就踢在了他左腿膝盖上。

    刚站起来的林康白,立即疼的闷哼一声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李南方右脚踩在他肩膀上,慢慢地用力,居高临下望着他,满脸都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林康白很想扛开李南方的脚,也全力去做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(身shen)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,现在使出吃(奶nai)的力气来抗衡,也无济于事,唯有被李南方大脚踩的慢慢弯腰,向地上趴去,嘴里却在哈哈大笑着:“好,好!李南方,你有种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杀你,也不是多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最讨厌这种明明不堪一击,却还嘴硬的傻((逼))了,嘴角浮上一丝(阴yin)狠的狞笑,右脚猛地用力,就把他踩到了地上,踏住了他的脖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