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05章 他小看了李南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遭到反问后,段储皇笑了:“没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笑着说:“是的,没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晃了下脖子,发出嘎巴嘎巴的爆豆声:“以后,我会找到理由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“我也希望你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管怎么说,我看你很顺眼。就算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,但总能趁此机会喝一杯吧?”

    段储皇说着,就像搂住贺兰扶苏那样,伸手来搭李南方的肩膀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及时后退一步,避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段储皇的手落空,双眼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堂堂的南储皇,在七星会所这种国内顶尖会所内,不惜自降(身shen)份,与一个穿着大路品牌运动服的家伙交朋友,却遭到拒绝的现实,就已经让人很震惊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怀疑,李南方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然就是瞎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没看到,津门诚达集团的美女总裁李牧辰,含羞(娇jiao)嗔着主动向段储皇献殷勤求交友,却被生冷拒绝了吗?

    无名之辈李南方,会比要什么,就有什么的美女老总,魅力更大?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他偏偏拒绝了段储皇主动伸过来的橄榄枝,大家当然会震惊。

    但震惊仍在继续——谁也没想到,从来都以狂妄而著称的南储皇被拒绝后,居然没生气,反倒退而求其次,对李南方说不是朋友,也可以喝一杯时,再次被毫不客气的拒绝。

    这李南方到底是什么人呀?

    静悄悄的大厅内,上百人都集体懵((逼)),不眨眼的望着段储皇,李南方两个人。

    看着段储皇的,是要看看他是怎么勃然大怒的。

    望着李南方的,则进一步揣摩这厮到底是傻瓜,还是深藏不露的高人。

    因为唯有这两种人,才能连续拒绝段储皇伸出的橄榄枝。

    傻子拒绝段储皇,那是无所畏惧的天(性xing)。

    高人拒绝他,则是不屑与之为伍的傲气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这一点大家能从林大少拿酒瓶子砸他,却被他抄住反砸回去的快速反应中,看出来。

    傻子,是做不出这种动作。

    既然李南方不是傻子,那么他就只能是高人了。

    可——大家伙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瞎,怎么就从李南方(身shen)上,看不出丝毫高人的模样?

    看着段储皇的那些人,终于从他脸上,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尤其是林大少,在看到段储皇微黑的脸,慢慢变青,落空的右手,也慢慢攥成拳后,心中狂喜,呐喊,打死这不知好歹的装((逼))犯!

    装((逼))犯,咳,就是李老板,当然也能看出段储皇很生气,却没害怕,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,腰板(挺ting)的更直了。

    只是贺兰扶苏却能看出,李南方的左手放在了腿后,右脚的脚后跟微微提起,左肩也有了稍稍的下沉。

    这是他随时会踢出右脚的前兆,如果段储皇真要动手的话。

    他左手放在腿后,是要借助左手的摆动惯(性xing),来维持右脚飞起时的(身shen)体平衡。

    他左肩微微下沉,是把(身shen)体重心都放在了左脚上,这样在踢出右脚时,脚下才不会轻浮。

    他的右脚脚后跟稍稍提起,却是在积蓄爆发力,力图做到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外行看(热re)闹,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不懂格斗的人,只会关注李南方两个人的面部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像贺兰扶苏这种真正的行家,则能从李南方看似随意的小动作中,看出蕴含着的强大杀伤力。

    现在满脸怒气的段储皇,就是一头即将暴走的猛虎。

    而表面没事,实则暗中随时准备迎战的李南方,则是盘踞成一团的长龙。

    龙虎斗。

    谁,才会是胜者?

    贺兰扶苏忽地恍然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,他小看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他要认真把这家伙看作一盘菜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早就已经知道,李南方就是当初他去墨西哥营救岳梓童等人时,起到关键(性xing)作用的那个人,很可能是西方世界里传说的黑幽灵了,但此前却从没把李南方当作正儿八经的对手来看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轻视李南方,除了俩人的(身shen)份地位,有着云泥之别外,还因为岳梓童与贺兰小新都掺杂其中,失去(爱ai)(情qing)的不甘,心痛姐姐的亲(情qing),影响了他本该有的正确判断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南方从来都不畏惧他的存在,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原来,人家有着他不知道的底气。

    段储皇与李南方相争,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想到这儿时,段储皇忽然抬头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狂笑声在大厅内回((荡dang)dang)着,把刚才让人感觉窒息的压抑,给砸了个粉碎,很多人都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笑声中,段储皇走到李南方(身shen)边,再次抬起右手,搂住了他的肩膀,大声说道:“哥们,你真是太对我的脾气了。就算你不给面子,不给我当朋友,可我还是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你。今晚,你必须留下来,我们和扶苏好好喝一杯。你可以再次拒绝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搂李南方的肩膀,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次,李南方却没拒绝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刚才段储皇来搂他肩膀时,神色间带着“我够给你面子了吧”的傲气。

    除了美女的面子,与荆红命、叶小刀等有限几个男人的面子,李南方就不再稀罕任何人给他的面子了,当然要拒绝。

    现在段储皇做出相同的动作时,那种让李南方不爽的傲气,不见了不说,还带有了些许无赖的痞气,这是把俩人放在同一个高度上,请他喝酒了。

    不用接受面子,更不用给面子的对饮,还是很符合李南方脾(性xing)的,当然不会拒绝,立即也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,与左手被段储皇搂住的贺兰扶苏一起,走向了大厅中间。

    走到中间小高台的一路上,不住有人与段储皇点头示意,有男有女。

    尤其那些被当作舞伴带来捧场的年轻女郎们,应该是演艺圈内有头有脸的,其中一个貌似还是从台岛那边过来的一线红星,靠绯闻而出名的,在向段储皇问好时,不住地大抛媚眼。

    只是这媚眼却抛给了瞎子看。

    段储皇不但没理睬她,对所有人的点头问好,也都是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把他的狂傲诠释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搂着李南方俩人来到台前,松手从裤子口袋里,摸出个绿色的冰种挂件,当啷一声扔在了钢琴上,对弹琴的女孩子叫道:“妹子,来给哥弹奏一首蒋大为老师的《驼铃》。你可别和哥说,你不会。那样,我会很扫兴。”

    蒋大为老师的《驼铃》这首歌,论起资历来可能比在场大多数人的岁数还要大。

    弹钢琴的女孩子,也就是二十来岁,段储皇却让她弹奏《驼铃》,说是强人所难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毕竟现代年轻人听歌,都喜欢那些无病呻吟的,特绕口的,像这种老歌,唯有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,才会欣赏那个时代的独特魅力。

    “储皇,你有些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弹琴女孩子站起来,满脸彷徨不知所以的样子,贺兰扶苏有些不忍,为她说话:“还是让她换一首吧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笑着问道:“扶苏,你先说说,我怎么就强人所难了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有什么,就说什么:“这首《驼铃》的歌太老了,现在会弹奏这首歌的女孩子,应该不会太多。”

    段储皇依旧笑着,却回头问李南方:“李南方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她如果不会弹,我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旁边那些人在心中,齐刷刷的暗骂,装((逼))犯,马(屁pi)精。

    刚才看你连续拒绝段狂人,还以为你很有骨气呢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你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就连扶苏公子都说让女孩子弹奏《驼铃》是强人所难了,你却又附和段狂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装((逼)),拍马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大家伙心中大骂李南方时,就看段储皇眼睛一亮,饶有兴趣的问:“李南方,你快说说,她如果不会弹奏这首老歌,你为什么会生气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小高台上的女孩子,想了想才问:“你会弹奏施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吗?”

    施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,那可是世界名曲,几乎每个(爱ai)弹钢琴的人,都能来上一段。

    女孩子立马点头,磕磕巴巴的回答:“会、会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问:“那,你知道这首钢琴曲,创作于哪一年吗?”

    女孩子想了想,才说:“这首圆舞曲,是施特劳斯在1866年创造的。”

    听女孩子这样回答,大厅内很多人又在暗中耻笑李老板,你说你一个穿地摊货的,来这场合装((逼))也就罢了,怎么还与钢琴手谈论她的专业知识?

    这首曲子,是不是老施在1866年创造的,李南方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更不关心。

    他只要女孩子说出它的创作年代就好了:“那我再问你,蒋老师的《驼铃》,创作于哪一年?”

    女孩子忽然明白李南方为什么要这样问了,脸儿一红,摇头说道:“我、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“这首在现代还能影响数亿人的歌,是蒋老师在1980年,为电影《戴手铐的旅客》谱曲的。比《蓝色多瑙河》的创作时间,晚了足足一百多年。所以,这首歌确实算不上老歌。你如果不会弹奏,只能证明你可能有崇洋媚外的嫌疑。段少当然会觉得扫兴,我也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卧槽,还有这样说的?

    艺术,是没有国界的好吧?

    这与“崇洋媚外”有什么干系?

    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好多贵客再次懵((逼))。

    唯有段储皇,用力拍着李南方的肩膀,高声问道:“你现在总该明白,我为什么一见你,就想与你交朋友了吧?只因我发现,我们才是一类人!”

    所有觉得李南方装((逼))的人,这会儿再看向他时的目光里,已经带有了沉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包括给女孩子讲(情qing)的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会弹的!”

    女孩子忽然说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