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95章 你有恋母情结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蒋医生,这次的活动,可是田副院长亲自带队的。”

    严主任没有过多的解释,只是适当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田副院长这个人不懂任何医术,甚至他都不懂得看体温计,可是他懂得该怎么让京华医院的所有员工,在工作上都忌惮他,乖乖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有人总结了下田副院长最大的特点,就是架子大,御下极严,说话刻薄等等,但这些特点全加起来,都比不上他向上爬的决心大。

    蒋默然最怕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她的前夫吕明亮,就是为了升官,才要不惜把她推到别的男人怀里去。

    所以当严主任说,这个活动是由田副院长来主抓后,蒋默然立即默声不语了。

    除非她不想在医院混了,不然就别得罪田副院长。

    京华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的工作,很好找吗?

    毫不客气的说,如果不是贵人相助,就凭她自己的人脉关系,跪在医院门口,请当一名小护士,也不会有人正眼看她一眼的。

    蒋默然能够走到今天,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尤其(身shen)边人对她都很好,所以如果为了能多陪陪李南方,就可能会把眼前这一切都失去,那不是划算不划算的事,而是关系到愚蠢不愚蠢。

    可她已经答应过李南方,从今天下午到明天早上,她都是他的,随便他怎么玩、哦,不对,是随便他怎么处置都行的。

    食言了后,他会不会怪我?

    蒋默然抱着刚买的衣服,与严主任一起,走进了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早就来到会议室内的小马他们,都在偷偷的看她,低声的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蒋默然毫不在意,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,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反正严主任他们都知道,她被某个精虫上脑的家伙,在急诊室的手术台上给就地正法时,曾经开心大叫了很久,何必这时候再假装害羞?

    倒不如像那些数月得不到心(爱ai)男人滋润的妇女那样,坦然享受该属于自己的(性xing)福,这样最起码人家觉得她是(性xing)(情qing)中人,不会为她假装贞洁烈妇而恶心。

    等田副院长亲自主持的会议结束后,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像蒋默然,严主任这种昨晚值班过的工作人员来说,本该今早八点就该下班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大家下班,通知就下来了,所有人都不许走。

    走了的,请假休班的,都给我打电话叫回来。

    为弥补这些人的超额工作,会后田副院长特意在食堂小餐厅摆了一桌,再三强调所有人今天都要呆在医院内,下午四点半左右整装待发。

    晚秋季节,下午六点多时天就会黑了,田副院长让大家四点半就准备,是担心路上会堵车,晚点了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除了下午四点半整装待发,与任何人都不许请假这两点之外,田副院长还说了些什么,蒋默然都没听心里去,唯有在心里暗中诽谤,当初救治某大使时,真该一刀把他弄成残废,那样他就不会在今天请客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哭丧着个脸,好像丢了老公那样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抱着衣服走进特护病房时,李南方刚好醒来,正坐在(床chuang)上做扩(胸xiong)运动呢,看到她脸色不对劲,就好奇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我可能、可能没空陪你去后海玩了。”

    依着蒋默然的计划,等他午睡醒来后,就带他去爬长城——天黑后去后海转转,最后再去酒店。

    说着话,蒋默然的眼角余光,飞快扫了下李南方,轻声说:“如果不让我去,我现在就去请假。至于老田会不会把我开除,我、我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看她满脸忐忑的样子,李南方就知道她舍不得这份工作,觉得她有些傻,怎么可能会为了陪个臭男人——咳,就丢掉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呢?

    又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这证明,他在女人心目中的地位,已经不再是当初俩人以为的“炮友”关系了。

    她希望,等她白发苍苍时,还能带着他去爬长城。

    虽说想起陪着个老太婆爬长城的那一幕,后槽牙就会酸,李南方还是有些小幸福,不顾旁边小儿子那要杀人的眼光,伸手把女人揽入怀,张嘴咬了下她晶莹的耳垂,轻声说:“两(情qing)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

    蒋默然(身shen)子,立即烂泥般瘫倒在了他怀里,抬头看着李南方的双眸里,不但有雾气萦绕,还带着要疯狂的跃跃(欲yu)试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老人一家在,她会用让她想起来都会害羞的实际行动,来报答李南方说出来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有过不幸婚姻的女人,最渴望的是什么?

    当然是男人的真(情qing)。

    尽管李南方在说出这句话时的真实(性xing),可能连没有一半都没有,蒋默然都不会太在意,只知道她数月来的坚持,终于得到了回报。

    女人再怎么坚强,都需要有个男人能站在她背后,给予她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尤其,是蒋默然这种被男人狠狠伤害过的。

    相当然的,她选择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只是,李南方会真心对她吗?

    当初在青山时,她又不傻,当然能从李南方的态度中,看出他仅仅是在玩儿她。

    幸好,这小子玩火**了——这才说出了两(情qing)若是久长时的话。

    蒋默然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女人有时候特傻,明知道男人的甜言蜜语不可信,可还是幸福到不行。

    其实(屁pi)事也没有的李南方,好像重伤员似的被蒋默然揽在怀里,把迟来的午饭喂光,又帮他穿上衣服,塞给他几千块钱,让他自己去街上随便逛逛后,这才迈着轻快的步伐,哼着小曲走了。

    来时心(情qing)忐忑,走时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李南方喜欢她走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天底下所有的女人,都该为她自己活着而活着。

    喜欢她喜欢的男人,做她所喜欢的工作。

    只要这两点保证了,女人就会变得神采飞扬起来,超级有自信。

    当然了,蒋默然的自信,也让李南方稍稍有了点失落感——自信的娘们,就不会太在乎男人了啊。

    蒙头大睡了一个上午的李南方,走出医院门口时只觉浑(身shen)神清气爽,浑(身shen)有使不完的力气,搞得他每看到黑丝短裙美女走过时,都有种要怪叫着把人扑倒在地上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这都怪蒋默然。

    以为李南方今天凌晨胡天胡地的时间太长,会有造成肾虚的危险,所以给他带来的午饭中,加了些许补阳的佐料。

    可能是加的有些多了,也可能是医生都知道哪些佐料,才能更大限度滋补男人,所以搞得李南方看到美女后,就得弯腰走路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就穿上棉裤。

    穿的裤子厚了,那玩意再竖起来时,就显得不会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蒋默然并不知道,李南方的男(性xing)功能,在遭到万蛇噬咬后,已经不是普通男人能比的了,就算凌晨时胡天胡地那么久,事后也会感到累,但只需休息半天,(身shen)体就能复原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知道啊,还是把李南方当普通男人来看,给他加佐料,这就好比从没吸过烟的人,猛吸一口烟后,会出现烟醉的现象。

    幸好要安抚那家伙的办法有许多种,掏耳朵就是最有效的一种。

    每当男人挖耳朵时,那个冲动不已的玩意,很快就会像爽打了的茄子,蔫了。

    这样,李南方就能快快乐乐的在街上溜达了。

    其实大街上也没什么好溜达的,一旦刻意去忽略那些美女后,你就会发现再知名的国际都市,除了高楼大厦多点,高点之外,和外地小城市也没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至于顶着大太阳的去爬长城,感受古战场遗留下的金戈铁马气息,去十三陵缅怀大明帝国的历代君王,当初是怎么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的——那只是文艺青年才喜欢的调调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喜欢。

    有这闲暇,他更喜欢找个环境不错的小酒吧,点上一杯今夜不回家,慢慢晃着酒杯,看着窗外人来人往,倾心感受下人活着时的美好时光。

    好吧,李南方承认,他有这觉悟在装((逼))。

    之所以坐在酒吧内看着窗外发呆,一来是需要再次好好策划下某些计划,二来——姓蒋的那娘们,精虫上脑的(情qing)况下,给他买鞋子居然买小了一码。

    搞得李南方才走了一个多小时,脚趾头就疼,只想找个地方歇歇脚而已。

    相比起这种没有大几千就买不到的皮鞋,李南方更喜欢穿运动鞋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说,一年四季的总穿运动装,穿运动鞋,那就是没品的表现,有的高级会所,甚至都把运动装列入了衣衫不整的行列内,拒绝入内。

    偏偏,还是这些人,整天在各种场合,嚷着生命在于运动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这些人脑子里包着的,可能是屎。

    “唉,还是去买(身shen)运动装吧。最起码,也要买双鞋子。老子是受够了。”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那双铮亮的皮鞋,以及开始发红的大脚趾头,李南方叹了口气,正准备喝完杯中酒去运动时装店逛逛时,一个英雄救美的好机会,突兀出现在了窗外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确切的来说,是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少妇,从窗外的出租车上刚下来,几个年轻人就从东边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酒吧时,就看到左边的小街里。停着几辆电动三轮,上面摆放着一些新鲜的蔬菜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郊区来的菜农,知道城市里有很多有品位的主妇,不怎么喜欢去超市买菜,特青睐根部还带着新鲜泥土的蔬菜,哪怕价格比超市贵一倍。

    穿着白衬衣,黑裙子,(肉rou)丝袜,平地黑布鞋的少妇,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买菜了,下车后就径自走向街口,就被那几个年轻人给挡住了:“嘿,妹子,这是要去干嘛呢?”

    少妇愣了下,停住脚步,秀眉微微皱起,看着为首的人,淡淡地问:“你有恋母(情qing)节吗?”
小说推荐